看书屋小说网

第985章 必须尽快尽早

2018-06-21 09:36:43Ctrl+D 收藏本站

    宁静骗了他?

    宁承眸光深深地看着宁静,道出了两个字,“唐离?”

    程叔或许已经忘了在万商宫的事,但是,宁承一直记在心中。宁静当初带唐离到万商宫**去,她还带了蒙面,隐瞒身份。

    她到底是去做什么的?

    她一直告诉他,她还没拿下唐离。可是,她一失踪,唐离竟要拿出唐门的暗器秘方来悬赏。唐离明明是在意她的!

    其实,宁静自己心中有数,如果当初宁承没有在黑楼出意外被劫持,或许,她和唐离现在都还会被困在万商宫,又或者,宁承会扣留唐离直接去威胁唐门了。

    宁承在万商宫的时候就怀疑她了。

    “哥,不知是唐离。”宁承低下了头,“哥,我……我……”

    虽然,现在这件事说出来,已经对狄族,对宁承不会造成太大的伤害,可是宁静还是难以启齿。

    “说。”宁承声音很冷,他可没时间让宁静在这里犹犹豫豫。

    “哥,我,我骗了你一件事。唐门其实……”

    宁静心一狠,还是说了出来,“唐门其实是龙非夜的势力,唐离既是龙非夜的表弟也是龙非夜的下属。”

    这话一出,宁承就怔住了。

    半晌,他才呵呵冷笑起来,“龙非夜……龙非夜……”

    他费尽了心思,牺牲了他最得力的住手,最亲的妹妹的幸福想拉拢唐门,想得到唐门的暗器。没想到倒头来竟是一场笑话!一场被龙非夜一直盯着看的笑话!

    唐门是龙非夜的势力?

    所以……所以的婚事一开始就是并不是狄族将错就错把宁静嫁入唐门,别有用心,而是龙非夜将错就错,让唐离娶宁静,别有用心!

    如果,如果宁静没有拿下唐离,反倒被唐离拿下,那云空商会将会面临怎样的损失。

    宁承立马就想到宁静的嫁妆,兵械行!

    一切,终于真相大白了!

    “你何时知道的?”宁承怒声问道。谁得知自己被耍得团团转的时候,还能好声好气?

    “在医城的时候,我试探出来了。”宁静如实回答。

    “为什么不说?你带唐离去**,到底要做什么?”宁承再问。

    宁静沉默了好久,才低声,“哥,我喜欢唐离……我……”

    她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很多事情都可以解释,独独感情的事情无法解释,感情的事谁都无法绝对的理智。

    最后,宁静轻轻抚上藏在宽松长裙之下的小腹,直接说,“孩子快五个月了,我原想带孩子离开,可如今……”

    宁静知道自己不该在这个时候来问宁承这个问题,但是,她迫不及待想问,只有问了,她一直愧疚的心才能得到解脱。

    她说,“哥,如果……如果将来我们能活着离开,我可以回唐门去吗?”

    东西秦的恩怨既是一场误会,那她和唐离之间就再也没有什么阻隔了呀!她好怀念过去在唐门的那些日子,好想好想,在孩子出现之前能够见到唐离。

    宁承看了她许久,忽然苦笑起来,宁静也不知道他在笑什么,只是听得心中十分忐忑。

    无论如何,她毕竟是背叛过狄族的。

    谁知,宁承却道,“此事你知我知便可,如果……如果我们能活着离开,呵呵,我这外甥的满月宴别忘了我的邀请函!”

    宁静激动得差点扑过去抱住宁承,但是,她还是不敢。她连连点头,“哥,我们一定能活着离开的!哥,韩芸汐不是故意要伤你的,她那一针是给白彦青的,她亲口告诉我的,那枚毒针是误会!哥,你失踪后,韩芸汐帮了万商宫很多事……”

    宁静遂将韩芸汐在万商宫做的一切都告诉宁承,宁承安安静静听的,手也不知道何时轻抚在凤羽面具上。

    “哥,我们现在不仅仅要防着韩芸汐和龙非夜先对狄族出兵,还得防着韩芸汐断掉狄族的财路!一旦万商宫的财路断掉,你答应给君亦邪的钱也未必提得出来了!”宁静紧张起来,“哥,咱们必须尽快想办法上韩芸汐!”

    宁承听得脸色都白了,他喃喃自语,“东来宫……康乾钱庄……”

    他这反应,原比当初顾七少知晓康乾钱庄的龙非夜的产业时,更加震惊,更加绝望。

    要知道,他身上几张金卡,和一张不封顶金卡都是出自康乾钱庄。其实,不用等到韩芸汐断掉万商宫财路,说不定龙非夜早就封死了他这几张金卡,他根本没有军饷可以给君亦邪!

    他没有军饷给君亦邪,君亦邪就对付不了北历皇帝,北历的局势就会一直保持南北僵持,对峙的局面。

    所以,除非北历皇帝和君亦邪联手,否则龙非夜压根不必太担心北历的局势有变化,而威胁到南边!

    而就狄族如今真正的财力,只能支撑狄族自己一年左右的时间,如果再扶持君亦邪,顶多只能撑半年。

    狄族和君亦邪联手,就算不用提防北历皇帝南下,也打不过龙非夜呀!

    宁承终于意识到了一个事实,一个他之前从未想过的事实!

    这个事实是,龙非夜才是云空大陆最大的财主!云空大陆的局势,即便一变在变,都脱离不出他的手掌心。

    如果万商宫没有出那两成风波,或许,他们能撑得久一些吧,狄族也会争到一些主动权吧。

    “金翼宫和龙非夜是什么关系?”宁承冷冷问。

    狄族会落到今日完全受制于人的地步,金翼宫要负直接的责任!

    宁静摇了摇头,她只知道东来宫是龙非夜的,她问过韩芸汐金翼宫的来头,韩芸汐也纳闷,还派人去调查了。

    当初宁静从韩芸汐口中得知那么多事情的时候,一整夜都没合眼,何况,宁承这个狄族之长,云空商会会长呢?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直以来的骄傲忽然被人狠狠踩在脚底下,会疼会痛!

    这种感觉就像是突然发现自己的对手,原来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强大数倍,强大到自己已经没有翻身的机会了。会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

    无论如何,即便东西秦之间的恩怨是一场误会,宁静都知道,宁承的心会难受。

    “呵呵,韩芸汐那女人……又选对了。”宁承笑着,别开脸朝营帐中的黑暗出看去,宁静都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只见一片暗淡。

    宁承一直没有回头过来,他淡淡道,“回去吧,我知道了。等我消息吧。”

    时间很紧,只要韩芸汐和龙非夜一行动,不论是动兵,还是断万商宫财路,他这边都会非常麻烦,危险。

    所以,他不能再把希望寄托着那些银票上了,他必须尽早把密函送出去,直接送到韩芸汐手上!

    “哥,我怀孕的事,沐灵儿帮我扛了。”宁静临走前提醒了一句。

    宁承知道点了点头,挥手让她出去。

    宁静看着他落寞的背影,着实不忍心,她站了一会儿,“哥……”

    “出去!”宁承的声音很冷。

    宁静无奈之下,只能离开。白玉乔站在门口虽然很好奇这兄妹俩说什么说那么久,但是,她也不敢多问。就怕问太多了,宁承会防她,不帮她。

    宁静回到营帐中,脑海里一而再浮现出宁承那孤独的背影,辗转反侧睡不着。

    沐灵儿倒是睡得非常香,她离开的时候沐灵儿不知道,她回来了沐灵儿依旧不知道。

    宁静坐了起来,肚子大起来,睡觉开始不像之前那么舒适,私下里她的动作都是小心翼翼的。

    她看着沐灵儿干净纯净的笑容,心下好生羡慕。

    谁说顾七少没心没肺了?这丫头才是真正的没心没肺吧,这种处境都还能睡成这样。

    宁静实在睡不着,最后还是把沐灵儿叫醒了。

    沐灵儿猛地从**上崩起来,“怎么了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一直闷着脸的宁静忽然就笑了起来,“没事,我睡不着,你陪我说说话,好吗?”

    沐灵儿拍了拍心口,吐了口长气,“吓死我了,三更半夜的,宁静你能别吓我不?”

    “我刚刚去见我哥了。”宁静将刚才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沐灵儿听得一愣一愣的,“苏小玉那丫头有姐姐了?那她知道吗?”

    宁静摇头,“她要知道还得了?这事,她不知道对她好。”

    沐灵儿点了点头,喃喃自语,“也是,要是知道折磨她的是自己的亲姐姐,就她那性子,铁定不认!”

    沐灵儿说着,忽然拉住宁静的手,“这么说来,咱们就快要有救了?让白玉乔给我姐送信去!让我姐姐和姐夫来救咱们!我就能见着七哥哥了!”

    “嗯,宁承会想办法的,放心。”宁静说着,想起了一个事来,“我告诉你个好消息,你听不?”

    “快说快说!”沐灵儿很兴奋。

    然而,当宁静说出来之后,沐灵儿兴奋得差点疯掉。

    宁静说,“刚回来的路上,白玉乔说顾七少拿药鬼谷悬赏天下,到处找你。”

    “啊……啊……啊……”

    沐灵儿尖叫起来,她掀起被子,赤着脚就下地,蹦蹦跳跳,东窜西跳,就差没冲到营帐外去疯了。

    她尖叫个不停,宁静都捂住了耳朵。

    “怎么回事?二位小姐,你们怎么了?”

    “你们回个话!”

    士兵不敢擅闯,在营长外大喊。

    宁静不得不抓住沐灵儿强捂住她的嘴巴,“没事,沐灵儿做恶梦了,没事了。”

    这话更说完,沐灵儿却拉下宁静的手,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