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988章 有把匕首叫七煞

2018-06-21 09:36:40Ctrl+D 收藏本站

    韩芸汐将信纸翻过来,只见宁承写了一行字,这行字并没有透露什么有用的消息,反倒是跟龙非夜讨价还价的。

    宁承要求龙非夜放宽中南都督府对商贾的一些禁令,并且降低对商贾的赋税征收。否则,他非但不会跟龙非夜合作,反倒会促成君亦邪和北历皇帝联手,而且,不会允许宁静腹中的孩子出生。

    韩芸汐愣了好一会儿,差点将密函撕碎。她都怒了,何况是龙非夜呀?

    两方能合作已经非常不容易了,宁承竟还要在这个时候威胁龙非夜!

    中南都督府的禁令和赋税制度确实对云空商会的生意造成了极大的打击,也是云空商会这几年来走下坡路的根本原因所在。

    韩芸汐承认龙非夜当初指定那些禁令和赋税制度,确实有限制云空商会的意思,定得过于苛刻了。

    双手既要合作,宁承可以提出要求,无可厚非,答不答应都可以协商。但是,宁承不能拿宁静的孩子来威胁龙非夜呀。

    这……这简直可恶!

    宁静知道这件事吗?她若知道了,会多难受?

    “写什么了?”龙非夜催促地问。

    韩芸汐很想把这事给瞒过去,可是,她很清楚她敷衍不了龙非夜的,她只能把信纸递过去。

    而当龙非夜看了背后这一行,脸立马阴沉下来,他冷冷反问,“威胁我?”

    “威胁你?”

    站在一旁的唐离连忙拿来信纸,不看还好,一看立马就火冒三丈,“畜生!我现在就去找他算账去!什么东西?”

    韩芸汐及时拉住了唐离,而顾北月他们也看到了那行字,一个个面面相觑,很意外。

    “哥,咱们干脆杀过去!先灭了狄族再北上一路杀上去!”唐离怒火滔天,如果宁承在他面前,他一定会启用身上上百暗器杀掉宁承的。

    顾北月没出声,他一下子就看透彻了这件事。

    宁承在这个时候提出这样的要求,无疑是不希望和龙非夜合作之后,彻底沦为龙非夜的下属。

    如果他能够借此机会威胁龙非夜,解除那些禁令和降低商贾赋税,那么在战乱的这段时间,云空商会不少产业都可以发一笔横财,云空商会便可以在短短的两三年里恢复元气,大翻身。

    而云空商会翻身之后,狄族有了银子,底气自然也就足了。

    到时候,即便公主和龙非夜在一起,他狄族依旧可以只效命于公主,不必服从龙非夜。

    某种意义上来说,顾北月是羡慕宁承,也是佩服宁承的。

    顾北月欠龙非夜太多了,这辈子是还不清的,所以,他效忠公主之余,对龙非夜也得恭敬客气。

    宁承不一样,宁承如果能借机翻身,他日,宁承依旧可以在龙非夜面前,理直气壮。而狄族将会成为公主的一个后盾,一个不受制约龙非夜和东秦的强大后盾。

    这些,顾北月只会藏在心中,不会说出半句。

    他朝韩芸汐看去,也不知道她是否会想到这么多,但是,就目前看来,她正因为宁静的孩子而生气着。

    宁承太聪明了,他不用沐灵儿,不用宁静,而是用宁静的孩子,这威胁不到龙非夜,但是,可以把唐离威胁得死死的。

    唐离一被威胁,龙非夜就难办了。除了韩芸汐,唐离怕是龙非夜目前最大的弱点。

    龙非夜没回答唐离,而是朝韩芸汐看去,“你怎么看?”

    韩芸汐没有马上回答,她冷静了下来,想着,琢磨着,最后,她说,“龙非夜,或许宁承不是威胁你,只是……他已经没有其他办法,这是保住狄族唯一的办法。”

    当初在百毒门,狄族军方和云空商会长老的种种反应,就让韩芸汐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她和龙非夜在一起,狄族如果继续效忠于她,将来东西秦合二为一,东西秦两大阵营为争权多势,必有内斗的。

    她原以为这些问题还太远,却没想到,宁承这个时候就开始在为狄族争取了。

    这个一只只老狐狸,都是深思熟虑,不简单呀!

    “你打算怎么做?”龙非夜又问。

    韩芸汐非常聪明地回答,“龙非夜,哪天云空商会翻身了,你也不怕他们,不是吗?”

    龙非夜原本不怎么好看的脸色忽然就转好了,他笑了。

    他说,“韩芸汐,你连我的马屁都拍?”

    韩芸汐亦笑,“我说的是实话。”

    “好!我给狄族这个机会!”

    龙非夜立马令人取来纸笔,写下了承诺书,只要宁承能把事情办成,他必定会让中南都督府解除对云空商会的重重禁令和降低商贾赋税。

    龙非夜其实起宁承的威胁而已,他还真不怕云空商会翻身。

    其实,狄族如果一心向着韩芸汐,他倒不介意让云空商会翻身。云空商会中有不少经商奇才,他还是很爱惜的。

    连韩芸汐都有些意外龙非夜会答应得这么爽快,更别说是顾北月他们了。

    龙非夜写好承诺书之后,韩芸汐亲自写了一封回信,回应宁承在信中提出的合作。趁着龙非夜不注意,她就出针伤宁承眼睛一事,偷偷道了个歉。

    洛掌柜选用了康乾钱庄专用的信封,一样在封口处写了一行字,立马飞鹰送回北历那边的钱庄去。

    这事,也算是告一段落了。

    事情办妥了,一直没出声的顾七少忽然来了一句,“宁承这兄弟……呵呵,不赖嘛!回头交个朋友!”

    顾七少这厮看似爱笑爱闹,可却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除了顾北月之外,他还跟谁称兄道弟过了呀?

    记得他之前在天宁皇宫里,对宁承可是种种不待见,这会儿,怎么态度大转变了?

    唐离实在看不过去,冷声,“什么东西?”

    这话也是不知道是骂宁承,还是骂顾七少。顾七少一厢情愿地当他骂宁承了。

    “敢威胁某位的,都是条汉子!老子喜欢!”

    顾七少这话音一落,龙非夜手里的茶杯就飞了过去,顾七少连忙躲开。龙非夜慵懒懒坐着,一手却缓缓抬起。

    顾七少明显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息,朝自己逼近,他暗惊,龙非夜这才几天呢,内功居然增长得这么恐怖。

    难不成这就是噬情之力的力量?

    顾七少正想试一试噬情之力的力量到底有多强,韩芸汐却打断了。

    她问,“顾七少,你之前找万毒之火就一点消息都没有吗?”

    北历那边的事情暂时交给宁承,他们自是要尽快把迷蝶梦的几位药引都找齐了。

    否则,他们把一切安排得再妥当,也经不起白彦青的搅和呀。

    这三个月,很重要!

    提起迷蝶梦,龙非夜也不多跟顾七少计较,他冷冷问,“万毒之金呢?你先前都如何寻的?”

    一说起迷蝶梦,顾七少就来劲,他说,“万毒之火真一点消息也没有。万毒之金,我倒是耳闻过一样东西,但是不知可不可信。”

    “什么东西?”龙非夜连忙问。

    “七煞。”顾七少认真了起来。

    七煞?

    “星星?”韩芸汐脱口而出。

    她所了解的七煞,又叫七杀,是命理学里的一颗星星,凶残而不吉利。

    顾七少很鄙夷地看了韩芸汐一眼,答道,“是一把,被下了诅咒的。据说但凡被这把刺中的人都会被诅咒,无论被刺中何处,都会七窍流血而亡。所以,就有了七煞这个不吉利的名。”

    这是顾七少几年前听说的,他最近一直琢磨着万毒之金和万毒之火,偶然想起这件事。

    五行之中,金并非专指黄金,而是一切金属的总称。

    不管打造七煞的材料是玄金,玄铁还是青铜,都一定会是金属。

    韩芸汐非常意外,没想到会有这么神奇的武器,她说,“你怀疑这把上有毒?所以被刺者其实不是被诅咒,而是中毒身亡?”

    顾七少点了点头,龙非夜和顾北月都没出声,却也认可这个看法。

    大家议论得很投入,龙非夜当下就命人去搜集有关七煞的所有传言。

    就唐离一人安安静静,闷闷不乐,坐在一旁想他的静静。

    接下来的几日,韩芸汐他们一边等着万商宫的消息,一边追查七煞的下落。他们打听到了江南的一座水城里,曾有七煞出现过。他们做好了计划,带万商宫了解了真相,找来之后,他们不黑市里的事情处理完就立马出发去找七煞。

    如果宁承提了中毒一事,或许,韩芸汐他们的计划会有变,或许他们就不会这么放心远离三途之地,南下了。

    只可惜,宁承在信中,什么都说了,却独独落了自己中毒一事。

    龙非夜和韩芸汐的回信,很快就经过康乾钱庄落到白玉乔的人手里,白玉乔一拿到信函,看了封口一眼确定没被拆过,当天晚上立马找了机会给宁承送来。

    她还算有耐性,等宁承把秘方看了,收了起来,她才开口,”事情我办妥当了,宁大家主可满意。”

    “不错。”宁承不吝夸奖。

    白玉乔暗暗松了一口气, “那咱们谈一谈救小玉儿的事吧。”

    谁知,宁承回了两个字,“不急。”

    白玉乔立马变脸,“宁承,你怎么意思?”

    “再帮我送几封信,我们再谈。”宁承太多冷淡淡的。

    “你说话不算话!你到底想怎样?”白玉乔十分生气。

    “你可以拒绝,但是,我保证你明日就见不到苏小玉。”宁承冷笑地说。

    白玉乔怔住了,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她后知后觉,宁承是一匹狼,一匹恶狼。她怎么能这么大意,就跟他合作了呀?

    宁承掌握了她的把柄,这是要威胁她,而非诚心帮她救人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