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990章 第一次正式合作

2018-06-21 09:36:38Ctrl+D 收藏本站

    “唐门是东秦的势力。”

    宁诺话说完,全场更加安静了,好几个人,尤其是军中和商会的人那脸色,似乎要崩溃了。

    宁诺又道,“康乾钱庄……是龙非夜的私人产业。”

    宁诺的话说完,云空商会大长老忽然一把捂住心口,使劲捶打起来,幸好周遭的人赶紧帮忙,否则他堵在心口的气还真会要了他的老命。

    其他人一个个全都目瞪口呆,震惊得无法动弹,只觉得这就像是一场梦,一场非常可怕的梦!

    宁诺的心其实也堵得特厉害,但是,他还是撑住了。

    “我哥和龙非夜谈的条件是,一旦君亦邪出兵北上发起北历内战,中南都督府就会放宽对商贾的种种禁令,也会降低商贾的赋税。龙非夜答应了,我哥手上有他的亲笔承诺信。”

    宁诺知道,自己不把这句话说出来,一定会有更多人和商会大长老一样,自己把自己心堵死。

    果然,他这话一说出来,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包括一直维护韩芸汐的五长老。

    “龙非夜没有其他附加条件吗?真答应了?”万商宫大长老忍不住问。

    他都好奇宁主子是怎么跟龙非夜谈下这条件的。老实说来,狄族的处境,宁主子的处境压根就没有和龙非夜提出这个条件的的底气呀!

    而且,龙非夜那么精明的人,也不至于看不出来中南都督府那些禁令解除了,云空商会翻身的机会非常大。

    宁诺摇了摇头,将密函递给大长老,其实,他也非常好奇宁承是怎么和龙非夜谈的。

    大长老看完密函,就将密函递了下去给大家看。

    这密函将银票密文没说明的事情都详细说明了,也给了狄族明确的命令。在场众人,都不敢再有异议。

    云空商会大长老认真说,“如此,那这儿的事务就交给诸位了,我等得速速赶回万商堂去早做安排。中部和南部诸多产业都百废待兴,我等就不多留了。”

    赶回去做准备,等待禁令解除是一码事,逃避责任也是一码事。这大长老还真怕宁诺让他也过去东来宫见公主。

    商会大长老一说要走,军方的薛副将也连忙起身,“诺少爷,接受战马一事还有诸多细节没商议,末将也先行告退了。”

    然而,宁诺却道,“商会的人都可以先走,军方的人都得留下。薛副将你去准备,今夜和我们一道去东来宫见公主。如何同东秦军配合,还得你拿主意呢!”

    一想到要见龙非夜和韩芸汐,薛副将只觉得头皮发麻,可宁诺都发话了,他也不敢拒绝,只能领了命,“是,末将知道。”

    是夜,宁诺只叫了万商宫大长老和军方的薛副将同他一道前往东来宫。五长老默默地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一脸失落。

    经历了这些事情,五长老对狄族内部某些人更加不满了,若非宁主子的信来得及时,那帮人必定会把狄族和公主折腾到无法挽回的地步。

    他原本还打算今夜过去了,找个机会偷偷给公主提个醒呢,谁知道宁诺竟没让他去。

    宁诺他们一报上来头,徐东临立马出来亲自带路,将他们往后院带去。幸好龙非夜和韩芸汐还未开始双修,否则宁诺他们估计得等到明日。

    韩芸汐离开毒宗禁地之后,就又开始进行储毒空间的修行,她一修行,就感觉到小东西也开始修行了。

    小东西都那么努力,她必须更加努力。

    只有当她储毒空间的修为高于白彦青,小东西才能安全,小东西也才能帮他们对抗白彦青。同时,也能帮助小东西的毒牙尽快恢复。

    离开毒宗禁地至今,每天晚上,她和龙非夜双修之后,都顾不上休息,都还要修行个一个多时辰,才舍得睡觉,第二天一早就又爬起来。

    她偷偷准备着的某件事也因为忙碌,而不得不耽搁下来。

    有几次龙非夜看得都心疼,双修之后索性霸王硬上弓,将韩芸汐折腾到昏睡过去,而每每这样,韩芸汐就都早起不了,不知不觉睡懒觉睡到中午才起。

    对于龙非夜强迫她休息的这种霸道方式,韩芸汐嘴巴上是抗议的,但是身体总是非常诚实地臣服。

    宁诺他们三人被带到后院的茶亭子里。

    只见龙非夜和韩芸汐围着茶桌坐,龙非夜低着头,径自泡茶,韩芸汐大老远就看着他们了。

    顾北月端坐在韩芸汐背后,也看着他们,面带浅笑;顾七少坐在顾北月身旁,慵懒懒地依靠在栏杆上,翘着二郎腿,打量着他们。坐在龙非夜背后的是唐离,此时也看着他们,一张俊脸阴沉得像乌云密布的天空。

    别说大长老和薛副将了,就是宁诺,面对这场面都有些心虚,有些心惊胆战。

    他暗自庆幸着,幸好龙非夜没看他们,否则,他真会招架不住。

    谁知道,他刚刚走进亭中,龙非夜就抬头看了过来。

    这一刻,宁诺特想特想他大哥。他知道他大哥一定不会怯场。

    他当初在渔州岛和龙非夜也有点交情的,可如今,一切都今非昔比了。

    宁诺虽然紧张,但还是稳得住的。

    他保持一贯的微笑,先是同韩芸汐行了个大礼,“属下宁诺,拜见公主。”

    见状,十分紧张的大长老和薛副将才缓过神来,连忙跟着行礼。

    “不必多礼,都坐吧。”韩芸汐淡淡道。

    “多谢公主。属下站着就成。”宁诺哪里敢做呀!

    这茶座就龙非夜和公主两人,顾北月他们都还坐后头,他可没资格和公主平起平坐。

    韩芸汐没有强求,而是让仆人安排了个另外凳子,并没有把大长老和薛副将落下。

    三人都坐下之后,韩芸汐才说,“你既然来了,想必也知道宁承那边的情况,咱们就不多耽搁时间了。还有十五日左右,那批战马就会送抵天宁境内,军方那边怎么安排?”

    韩芸汐朝薛副将看了过来,薛副将十分意外,他一过来就一直等着韩芸汐给他下马威,质问他百毒门那般的事的。

    谁知道韩芸汐居然只字不提,好像那事就不曾发生过。

    宁诺偷偷扯了下薛副将,薛副将才缓过神来,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直接回答,“宁主子密函里说君亦邪安排了几个懂御兽术的驯马师,末将想好好用一用这几个驯马师。”

    “如何用?”韩芸汐问。

    薛副将偷偷地看了龙非夜一眼,说,“驯马师的话,君亦邪一定信。”

    君亦邪安排驯马师过来,一是希望能掌控住战马,二也算是派了眼线过来。他们只需要将计就计,利用好这几位驯马师,君亦邪便会更加信任宁承。

    宁承要稳住君亦邪三个月,还要保护宁静他们,这担子可不小,一旦君亦邪对他有一点点怀疑,他都可能全功尽弃。

    韩芸汐点了点头,又问,“君亦邪想利用宁家主来挡大秦军队,你怎么看?”

    “公主,十五日后,战马一到手,宁主子就会支付给君亦邪军饷,君亦邪计划用十日的时间布局,出兵北上突袭北历皇帝。属下私以为,在这几日,东秦军便可先出兵,佯作和宁家军开战打几场。”薛副将回答道。

    只要东西秦一开战,君亦邪会更加信任宁承背叛了西秦,同时也会更加讨好宁承,他需要宁承帮他守住南边,他才能无后顾之忧北上。

    这些,其实都是宁承的意思,韩芸汐他们也早想到了。

    韩芸汐抛出了一个犀利的问题,她说,“这几场仗,该谁胜谁负?”

    打仗总要有胜负的,而有了胜负就会有一方收获,一方损失。

    龙非夜始终没出声,听到这里,嘴角泛起一抹浅浅的弧度,继续喝他的冬片。

    薛副将并没有思索,认真回答,“公主,君亦邪是带过兵的人,那些驯马师也不简单,不做真了瞒不过他们的眼睛。”

    韩芸汐淡淡道,“说下去。”

    “宁家军输,丢鲖阳郡,退守合阳关。宁家军有红衣大炮,又以为天寒落雪,东秦军攻不破合阳关,两军僵持。”薛副将认真说道。

    韩芸汐心下佩服,虽然这薛副将在百毒门对她种种不客气,可如今真正合作起来,薛副将倒也知道以大军为重,舍得丢掉鲖阳郡。

    这个时候,龙非夜终于开口了,“时间如何安排?”

    薛副将有些意外,却还是淡定住,回答道,“时间还得配合宁家主那边,不知道东秦可否配合?”

    君亦邪那边的情况,只有宁承能拿捏得准。

    韩芸汐瞅了龙非夜一眼,正要开口,龙非夜却非常爽快地答应了,“成。回头本太子让百里齐聿同你,他会配合你的。”

    这话一出,一旁的顾北月就无声无息笑开了。龙非夜真是老狐狸,这事情交给百里齐聿简直太合适不过了。

    龙非夜和韩芸汐合作,夫妻两人自是同心同力,都以大局为重,不会计较得失。可是,他们彼此手下的势力就不一样了。

    让百里齐聿来处理这件事,一来是试探百里军对东西秦合作是否还心有不满,,二来也是对薛副将的限制,三也算是提前磨合两支大军了,毕竟来年开春,两军要相互配合,北上北历。

    韩芸汐也看得出龙非夜的用心,虽是合作,其实,宁承占了极大的主导权,两军都要配合宁承的安排,都要根据宁承的决策而做出调整。

    确切的说,龙非夜这一回被宁承威胁了,非但没有反击,还让了一大步。

    宁诺他们离开之后,韩芸汐低声对龙非夜说,“你这是给我和唐离面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