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991章 急,唐离哭了

2018-06-21 09:36:36Ctrl+D 收藏本站

    即便是韩芸汐,每每威胁龙非夜最后都沦到求饶的境地,何况是其他人呢。

    可这一回,龙非夜真的让步了。

    这是看在韩芸汐这个“西秦公主”的面子上,还是看在唐离那个未出生的孩子面上呢?

    龙非夜淡淡回答韩芸汐,“给天下人面子。希望来年开春再没有东西秦之分。这位薛副将,比百里齐聿识时务多了,百里齐聿该跟着学一学。军人,一样得能屈能伸。”

    韩芸汐看了他好久,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就是傻笑。

    或许,是大秦帝国内乱的真相,让龙非夜对西秦阵营多了一份释怀。

    或许,是龙非夜的心更大了,眼睛能看得更远了。

    韩芸汐不仅仅在他身上看到了上位者的霸气,强势,同时也看到了君王的大气度。

    她盼着东西秦两边军方这第一次真正意义的合作可以愉快、顺利。

    这时候,等得都不耐烦的顾七少终于开了口,“这儿的事妥了,明日可以出发了吧?”

    他们要在开春之前赶回来,扣去路途上的时间,真正寻找七煞的时间可非常紧呀!

    韩芸汐还未回答,一旁的唐离终于发作了,他猛得站起来,怒声,“我要救静静!”

    宁静的肚子已经近五个月了,到了开春那就是八个月了。万一宁承失败了,宁静和孩子怎么办?

    唐离无法接受,也无法承担这份风险!

    风险有多大,韩芸汐懂,其他人也都懂。可是,如今冒然去搭救,又或者唐门再有什么举动,反倒会把宁静至于更危险的境地呀。

    “哥,就算赔上唐门,我要救他们娘俩!”唐离撂下了狠话。

    然而,龙非夜却打击了他,“赔上唐门,你也未必救得了。”

    硬闯的话,那是往君亦邪埋伏的陷阱里跳。

    不硬闯,那就只能拿唐门暗器去,君亦邪怎么可能只要几十个暗器的秘方?必定要吃下唐门的。

    再者,宁静比沐灵儿多了一份价值,君亦邪留住宁静不仅可以长期威胁到唐门,还可以牵制宁承。即便面对再大**,君亦邪都没那么轻易放人的!

    “唐门主,稍安勿躁。只要君亦邪一出兵北上,那至少到明年,宁静和灵儿都是安全的。你若冒然行动,影响了宁承的安排,反倒会将宁静和灵儿至于危险之地。”顾北月也出声安慰。

    君亦邪一旦出兵,他就更加得依靠宁承,更加不敢得罪宁承了。

    见大家都出声劝了,顾七少也说了一句,“你就放心吧,宁承那兄弟靠谱,总不能连自己亲妹妹和外甥都保不住?”

    这话一出,隐忍了几日的唐离终于爆发了。

    “顾七少你他妈是眼瞎了还是耳聋了?你不知道宁承拿我孩子的性命要挟我哥吗?谁知道天河那边会发生什么意外,谁能肯定他不会牺牲宁静?为了他的狗屁使命,狗屁大业,他什么事干不出来?他当初让宁静嫁入唐门,还不是牺牲宁静了?他有什么资格拿老子的孩子当筹码,他凭什么!凭什么!”

    唐离又愤怒又着急,骂着骂着,眼眶都红了一圈,全然没了平素吊儿郎当,纨绔模样。

    宁静一定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唐离吧,见着了,会不会心疼?

    唐离的愤怒,韩芸汐最懂。因为她见过宁静当初差点小产的恐慌,因为她知道宁静为了藏住这个孩子,保住这个孩子,付出了多少。

    她按住了唐离的肩膀,没有征询龙非夜和大家的意思,当机立断,“我们等,等君亦邪出兵北上再走。这里离天河不远,一有变故,全力以赴。”

    唐离二话不说,一转身就抱住了韩芸汐,“嫂子……”

    唐离……哭了。

    顾七少哑口无言,有些措手不及;顾北月别过头去,轻轻叹息。

    龙非夜什么都没说,只是拍了拍唐离的肩膀。他已经很久很久没见唐离哭过了,久得他都忘了唐离上一次哭是什么时候。

    很小的时候,唐离哭鼻子的时候总会问他,“哥,为什么你不会哭?”

    “哥,你是不是有什么办法藏住眼泪呀?你教教我吧。”

    “哥,姑姑说男子汉永远都不许掉眼泪。那我是不是做不了男子汉了?”

    在龙非夜眼中,唐离永远都是个长不大的弟弟。

    很快,龙非夜就将唐离从韩芸汐怀中拽了出走,一言不发地拽走了。

    就这样,原本要动身南下的他们,在东来宫里秘密住了下来。一边关注着北历那边的形势,一边关注着白彦青的消息。

    龙非夜拍出了一批密探先行南下,打探七煞的确切消息。

    百里齐聿和薛副将通了两次信后,东秦军就先发动了战场,出兵北上攻打鲖阳郡。宁承再没有来信,但是保持了和万商宫的密函往来。

    在唐离的一而再要求之下,韩芸汐亲自出面,让万商宫回信宁承的时候,前往交待照顾好宁静。

    其实,唐离的原话是,“警告宁承,宁静和孩子要有个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他的!”

    韩芸汐转达为了“照顾好孕妇”这几个字。

    这几天里,除了和龙非夜双修之外,韩芸汐一直都在修行储毒空间,随着修行的强度增大,她和小东西之间的感应也越来越大,却始终无法实现神识的交流。

    白彦青竟一点消息都没有,这让大家都琢磨不透他到底想干什么。而龙非夜并没有忘记另外一件事,那就是追究西周康成皇帝插手百毒门一事的原因。他将这件事交给了楚天隐去调查。

    顾七少闲不住,一边跟进七煞的消息,一边在黑市里帮顾北月寻找回龙丹。大家都盼着顾北月的影术能尽快恢复,顾北月若是恢复了,那将会是龙非夜和韩芸汐极好的助力。

    百里茗香也没有闲着,她在东来宫里寻了个隐蔽的园子,刻苦地练功。

    这日下午,韩芸汐难得放松,找百里茗香学厨艺去。

    龙非夜便把顾七少叫了过去,顾北月见状,也跟了去。

    其实,顾七少一直都等着龙非夜跟他算账呢,他知道龙非夜单独找他,是为了什么。

    见顾北月走过来,顾七少冷冷地看了龙非夜一眼,让龙非夜把顾北月支开。

    谁知道,龙非夜还未出声,顾北月便淡淡道,“七少,你到底多大了?”

    顾七少差点栽倒,他转头看过来,“你……你什么意思?”

    “你的血有问题,我和小东西早就发现。我原以为你就是毒蛊人,可是,你并不是。”顾北月认真说。

    他之前和小东西发现顾七少的血不对劲时,他怀疑过顾七少是不死不灭不老的毒蛊人。

    可是,祭坛密室里的纪录让他知道,他错了。养毒蛊人的果子是有限的,早就被白彦青吃了。当年顾云天给顾七少试药而已,并非试毒,不存在巧合养成的可能性。

    所以,顾北月如今也弄不明白,顾七少的身体到底怎么回事。

    龙非夜饶有兴致地打量起顾七少,顾七少浑身都不自在,他没好气地说,“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鬼东西!我也以为我是毒蛊人,可密室里记载毒蛊人会老,我好像……一直不会老。”

    关于毒蛊人的传说很多,不老不死不灭,甚至有刀不入不伤不病,百毒不侵等种种说法。

    顾北月之前也误以为是不死不老不灭,也是在密室里得知了真相,才有明确的认知。

    龙非夜原本还打算从顾七少身上琢磨出一些破解毒蛊人的其他办法,如今看来是没戏了。

    他问,“顾云天知道吗?”

    顾七少无奈摇头。

    顾北月认真说,“这几日你住我那,我认真帮你瞧瞧吧。不是毒,那极有可能就是药了。”

    顾七少莫名地毛骨悚然起来,“你要怎么瞧?”

    顾北月笑了,“别怕,就把把脉,还有检查检查血液,你的血很特殊。”

    顾七少还是一脸狐疑,不怎么相信顾北月。

    龙非夜也没多说什么,把这事交给顾北月他就要走。顾七少却喊住,“龙非夜,跟你谈笔买,如何?”

    “说。”龙非夜都没回头,他是有多不想看到顾七少呀?

    “如果哪天打听清楚可以杀死雪狼的那股力量,你帮迷蝶梦留给我,我帮你找那股力量,如何?”顾七少认真说。

    迷蝶梦就只有一瓶,指不定也能破解他的不死不灭,如果用掉了,他就连一点点希望都没了。

    龙非夜冷笑起来,“凭什么?”

    “凭老子无条件保护你们所有人!”顾七少大声说,他在三途黑市都快发霉了,还不是为了提防白彦青,为大家着想。

    龙非夜却说,“这是你不守信用的代价,你要走随时可以走。”

    这话潜台词是,顾七少一走,韩芸汐和其他人立马就会知道他不死不灭的秘密。

    顾七少沉下脸,知道龙非夜的背影消失了,他的脸还是无比阴沉。

    顾北月一脸无害的笑容,笑道,“七少,我们走吧。”

    顾七少其实很喜欢顾北月的微笑,可是,此时此刻他却浑身起了鸡皮疙瘩,顾北月还未走过来,他就一溜烟给逃远了。

    顾七少不配合,这事也就遮掩耽搁下了。

    等待的日子,大家都彼此忙碌着,而这一日,北历那边传来了一个人让所有人都震撼的消息。

    顾七少原本躺屋顶上晒太阳,听到韩芸汐他们在院子里说这消息,他立马就从屋顶上滚了下来,摔了个狗吃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