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993章 持久战,帮他们一把

2018-06-21 09:36:33Ctrl+D 收藏本站

    宁承没有提及沐灵儿的事,真是漏了。毕竟这事不是宁承和他们合作的重点。

    这一回宁承的回信中,倒是把事情都交待清楚了。

    如今君亦邪那方面的人,包括程叔和金执事都还不知道宁静怀孕的事情,他已经让白玉乔协商过,这几日白玉乔就会调派婢女过来伺候沐灵儿。

    名义上是伺候沐灵儿,实际上是伺候宁静。白玉乔有办法不让侍卫进入营帐见到宁静和沐灵儿。但是,必须提防着君亦邪要面见她们两人。

    所以,只有君亦邪出兵北上,这件事才算安全,否则随时会有变化。

    而这一回,君亦邪之所以通过养心堂发勒索信,正是因为东秦军和宁家军开战之后,君亦邪更加相信宁承,他提前开始准备出兵北上。

    寒冬将至,北历本土的药材非常有限,君亦邪已经有买粮草的门路了,就是没有买药材的门路。

    天下的粮商太多太多了,龙非夜掌控的中南都督府虽然这一年来对粮食外流管控严格,但是,也无法完全扼住地下粮食买。何况,天安和西周一样有粮商,专门做战争买的。

    君亦邪有买粮食的门路,并不奇怪。

    对于药材,药材的种植在云空大陆基本掌控在药城和药鬼谷手中,君亦邪的存货不多,还真得拿沐灵儿的“孩子”要挟药鬼堂。

    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顾七少呵呵笑了起来,“老子一世英名,差点毁在那臭丫头手上!她可真热心!”

    确实,沐灵儿够热心的,居然能拿自己的名节开这么大的玩笑。

    大家都难以理解,尤其是百里茗香,身为女人,名节是最最重要的东西,比命还要重要呀!

    然而,韩芸汐却明白灵儿的苦心。

    她说,“顾七少,你别怪灵儿了,她不是故意的。”

    顾七少正要反驳,韩芸汐解释道,“宁静被劫持之前,不小心和灵儿撞上,宁静摔了……”

    “什么?”唐离大惊。

    “宁静差点小产,卧榻了很久的,都是灵儿照顾的。她被劫持的时候,应该还未痊愈,灵儿必须护她。”韩芸汐淡淡道。

    大家这才知道真相,唐离是明白人,没怪沐灵儿,他道,“回头把人都救回来了,我得好好感谢她!哪天她要出嫁,我唐门给她备份大嫁妆!”

    唐离这话可不简单呀!

    嫁妆这种东西有两层含义,一层是嫁妆的多少,丰厚与否;另一层意思就是嫁妆代表了一份后盾力量。

    唐门给沐灵儿送嫁妆,那是在告诉沐灵儿的夫家,告诉天下人,沐灵儿背后有唐门罩着呢!

    韩芸汐满心欣喜,都替沐灵儿高兴。打从沐家败了之后,沐灵儿都没娘家可言了。然而,欣喜之余她看到顾七少那无关痛痒的脸,她心下又是叹息不已。

    她那傻妹子,这辈子还愿意嫁人吗?

    顾七少的心情终于雨过天晴了,无债一身轻了。他将那封勒索信掏出来放茶桌上,问道,“怎么回?”

    “答应他们吧!”唐离急急说,“哥,嫂子,这比药材得多少银子,我来付!”

    如果不答应,万一君亦邪他们发现沐灵儿的肚子是假的,那一定会怀疑到宁静头上的。

    对于唐离来说,把宁静留在天河军营里已经是底线了,他再也接受不了任何风险。

    “这钱得你哥和万商宫一道出。”韩芸汐说着,对龙非夜笑道,“药鬼堂给你们打个八折吧。”

    唐离不解,顾北月解释道,“公主言之有理。据在下所知,北历的药材库一直掌控在北历皇帝手上,君亦邪曾和药城沐家私下合作,也和云空商会有过商谈,在北历的雪山上种植过药草,但如今都被北历皇帝掌控住。北历皇帝有药材,君亦邪没有,两人势均力敌之下,北历皇帝还是占了上风。”

    韩芸汐点了点头,接着说下去,“双方交战,一旦一方占了上风,这战役就持久不了。”

    龙非夜自是认可韩芸汐和顾北月的说法,他又补充道,“内战持续越久,内耗越大,损失越大,需求也就越大。只要君亦邪和北历皇帝双方势均力敌,内战拖上半年,双方也差不多都废了。”

    龙非夜说着,吩咐道,“徐东临,回函养心堂准备药材。还有,吩咐;洛掌柜,给北历皇帝送几车粮食。”

    康乾钱庄是个大财库,财库之下自是有些赚钱的产业,比如盐行,糖行,粮行。北历皇帝缺粮一事,萧贵妃早就禀告了。这个时候也该是找几个粮商去坑北历皇帝一笔的时候了。

    顾七少虽然不喜欢这种权谋之斗,也懒得理睬,但是,他一听就懂。

    他啧啧了几声,“龙非夜,你才是最卑鄙的!”

    权术,卑鄙,心机,城府,聪明,智慧这些词在不同场合里,不同人嘴里有着不一样的定义。

    龙非夜非常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他向来不会在意别人的说法评价。他只知道,既要这天下,就不怕天下人骂!当有朝一日,云空大陆的历史由他来书写,各地的老百姓们自会有论断!

    龙非夜淡淡道,“都去准备准备,不必等到战马送达,这几日宁承必定会先给君亦邪军饷的。北历的内战,快了……”

    他都给君亦邪药材了,宁承自是知道该给军饷了。

    龙非夜猜得没有错,在药鬼堂答应给药材的第二日,宁承主动去找了君亦邪。

    他说,“鲖阳郡怕是会失手,我下令军方做好退守合阳关的准备。”

    君亦邪有些意外,他原以为宁家军至少能守住鲖阳郡一个月的,他问,“还能撑多久?”

    “十天之内必会失鲖阳郡。”宁承一脸沉重。

    “你!”君亦邪很愤怒,“宁家军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不堪一击?”

    宁承冷哼,“呵呵,你放我回去,我保证能守两个月。”

    宁承不在军中,副将们指挥失策,这个理由倒是很能说服人。君亦邪扯了扯嘴角,只当没听到。

    他的手急促敲打着桌上的地图,显示出他内心的不安。

    宁承嘴角噙着冰冷的弧度,站在昏暗中,不动声色。凤羽面具遮挡了他的残眼,他那另一眼在阴影里,眸光深邃幽冷,比那个神秘的凤羽面具还令人琢磨不透。

    君亦邪琢磨了许久许久,最后打趣地开起玩笑,“宁承,你倒不必回去。再过七日左右,战马也该抵达天宁了,不如,你先给笔军饷?”

    宁承就等着君亦邪这句话了,但是,他故作犹豫,“你要多少?”

    之前君亦邪狮子大开口要十亿,宁承讨价还价,承诺战马一到手就先给五亿,剩下的五亿后续在给。

    宁承不仅仅是军人,还是商人,他在军中这些日子虽然很缄默,却早就把君亦邪的账算清楚了。

    君亦邪如今的开销无非几笔,一是自己手中骑兵的军饷,二是北历各地势力的军饷,三是拉拢那些中间实力的开销,四是大头,是跟冬乌国买马,运送马匹的开销。

    如今第二批战马有三万左右,已经快抵达天河城了,若不是因为费用紧张,前几日就该到了。而第三批却还留在冬乌国,还未。

    君亦邪的计划是利用第二批战马,而北历中部,南部的势力,群起围攻北历皇帝的势力。

    君亦邪在西南侧,冬乌族在西北侧,一旦军饷到位,他便可以令人去冬乌国带回第三批战马,同时带骑兵过去,从西北侧出兵,围攻北历皇帝。

    总之,君亦邪做充足的准备,对北历皇帝形成三面围攻之势。万事俱备,就缺银子。

    他也并不着急,可是,如今见宁家军节节溃败,他不得不提防着宁家军挡不住龙非夜三个月呀!所以,北历的内战越早打响,他的大后方就越安全。

    “两亿。”相较于约定的“五亿”来说,君亦邪这一回算是行情了。

    见宁承犹豫,他认真道,“宁承,我越早解决北历皇帝,就越早能南下助你一臂之力,你可想清楚了!”

    “一亿!”宁承摆出再多就没得商量的姿态,“足够你三个月开销,还有冬乌族那边的欠款。我这是破例了,只要战马一到宁家军手中,剩下的银子,分毫不会少。”

    一亿齐齐远远够君亦邪对抗北历皇帝的了,宁承没打算再给君亦邪钱了,他也明白君亦邪不能太弱,一旦太弱,就会被北历皇帝压制住,这场仗就打不久。

    打不久的仗,只能是一方败走,永远无法两败俱伤。

    花些银子让君亦邪对付北历皇帝,总比宁家军亲自来冲锋陷阵好。

    有约定在前,君亦邪也没好强迫宁承,他也知道一亿银子足够他去大手笔了。

    就这样,宁承爽快地给了君亦邪两张金卡,告诉他指定的钱庄,并且写了一份信函让他去提取银子。

    没几日,韩芸汐他们在三途黑市就收到了北历内战爆发的消息。

    君亦邪在等第二批战马和骑兵磨合,按兵不动,举兵的是南部和中部的势力。

    然而,又等了两日,韩芸汐他们收到宁承的消息,君亦邪手下驭兽师对战马掌控力十分惊,这几日君亦邪就会出兵北上。

    而也就是在这几日,君亦邪会对宁静,沐灵儿包括苏小玉做出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