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998章 韩芸汐,你敢不敢送

2018-06-21 09:36:28Ctrl+D 收藏本站

    面对韩芸汐的疑惑,龙非夜给了一个颇为肯定的答案,他说,“这事必是七煞有关。否则,以凶手敛骨的能耐也不必找大活人,在义庄里寻几具尸体便可。”

    七煞,本就不是一个吉凶的东西,是否七煞藏有什么秘密呢?

    韩芸汐点了点头,如今也只能等徐东临送名单回来,他们好去寻找了。

    虽然线索不多,但是确定一个范围之后,韩芸汐要找出凶手来就不难。

    因为解毒系统已经记住了翠云中的毒,换句话说,解毒系统已经纪录了七煞的毒。再让韩芸汐碰到,只要在一定的距离里,解毒系统就会发出提醒。七煞这么重要的东西,又是小件东西,凶手自是随身携带的。

    不得不说,凶手掩藏得极好。如果不是韩芸汐的解毒系统拥有如此强大的检测功能,韩芸汐也就无法发现湖水中有毒,也就永远都找不到尸体了。

    一般来说尸体下沉入水之后几天里会浮出水面,之后再永远下沉。

    但是,湖中有旋窝,翠云的尸体根本就浮不出来,所以,永远都没人会找到这尸体。这尸体便会和义庄里的尸体一样,永远消失,无法给查案的人留下任何线索。

    韩芸汐和龙非夜讨论着这个问题,两人忽然停住,看着彼此。

    “龙非夜,难不成凶手知道这个湖中有旋窝?”韩芸汐问道。

    “必是如此。否则,以她的能耐,大可把尸体带走再毁尸灭迹,不必急于脱手。”龙非夜说道。

    凶手必定是知道湖中有旋窝,可以永远毁尸灭迹,所以才会随手将尸体丢掉,处理掉。

    这阴阳湖向来都是晴川水城的禁忌,清川城里的人也都不喜欢太靠近这个湖,更别说是下湖游泳了。

    凶手是怎么知道湖中有旋窝的?湖中旋窝深处的力量又是怎么回事?

    “百里茗香,到湖底看看。”龙非夜命令道。

    “是!”百里茗香总是不敢看龙非夜,她低着头,说,“殿下,湖底极深,以奴婢的能耐,要探到底少说也得两三日。”

    龙非夜点了点头,吩咐了一个影卫陪同百里茗香下水,“都谨慎点,有什么情况立马上来禀。”

    韩芸汐朝百里茗香看去,认真道,“小心点!”

    有殿下和公主这两句话,被吓坏了的百里茗香勇敢多了,她就像在无字碑幻境里那样,认真地禀告,“殿下,公主放心,奴婢一定不辱使命!”

    徐东临却调查敛骨师,一去就是一晚上。

    龙非夜和韩芸汐都没有离开阴阳湖,反正都已经打草惊蛇了,他们也不介意在这里待着。

    这个迷案似乎明朗了一些,但同时也多了些疑点。

    “也不知道顾七少怎么样了?”韩芸汐轻轻叹息。

    幸好凶手只要女人的骨头,否则她真无法想象顾七少的处境。就那个凶手的武功看来,必是在顾七少之上的呀!

    “他命硬,死不了,放心吧。”龙非夜淡淡道。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韩芸汐提起顾七少的时候,他不像以前那般反感了。

    是他心中对顾七少改观了?还是,他更懂韩芸汐的心意了呢?

    等待中,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双修的时间一到,龙非夜和韩芸汐都没有耽搁。龙非夜很谨慎地让影卫在周遭守着,不允许任何人靠近。

    双修之事,关乎他们两个人的武功修为,更关乎他们的性命。三个月的时间,一天都不能停止,否则两人都可能走火入魔,龙非夜的后果会比韩芸汐更严重。

    练完了功已经是深夜了,龙非夜坐在湖边,韩芸汐躺在草地上,脑袋枕在他腿上,两人望着湖光,心难得都沉静下来。

    这阵子太忙了,在百里军中忙,在三途黑市忙,出了三途黑市赶往百毒门也忙,而从百毒门赶回毒宗赶到三途黑市,又从三途黑市赶到这座水城,两人简直是忙得脚步着地。

    他们都忘了多久没有这么安安静静坐下来,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想,只是陪伴彼此。

    龙非夜轻轻把玩着韩芸汐的发丝,柔声问道,“累了吗?”

    韩芸汐抬头看去,见月光撒满龙非夜的脸颊,把他变得特别温柔,似月似水。

    “你在,不累。”她答道。

    “怕吗?”龙非夜又问。

    “你在,不怕。”韩芸汐笑着回答。

    只要他在身旁,无论遇到什么事情,她都不怕,不累。

    这或许就叫做安全感吧。

    龙非夜轻轻抚摸她的脸颊,拉起她的手来,抵在唇边,淡淡道,“那听话,睡吧。徐东临来了,我叫你。”

    韩芸汐其实一点睡意都没有的,可是,听到龙非夜这么温柔的话,她就想睡了。

    她在他大腿上蹭了好久,寻了一个最舒服的位置,枕着,蜷缩在他身旁。哪怕是没有睡意,她都能静下心来培养睡意,享受这一刻的岁月静好。

    或许是太舒服了,或许是全了,没一会儿韩芸汐就睡意倦倦,模模糊糊中,她只觉得他们似乎回到了江南梅海那间竹屋。

    他也是这样坐着,她也是这样枕在他腿上,安静地看着落雪,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

    今年是回不去了,只盼着明年能回去,一定要回去!

    迷迷糊糊中,韩芸汐呓语起来,“非夜……”

    “我在。”龙非夜淡淡道。

    “我喜欢你,好喜欢……”

    韩芸汐是真的在说梦话呢,她做梦了,梦回了江南梅海,那个时候,她就很喜欢很喜欢他了。

    龙非夜看着她迷糊的睡脸,没有回答,嘴角却悄无声息地绽放出笑意。

    他发现,有些时候,看着她睡,比折腾她,更满足。

    他低声,“我早知道了。”

    天亮之后,徐东临就送来了一份详细的名单,把城里所有敛尸人,敛骨人和所有骨制饰品的店铺全都调查清楚,纪录得很详细。

    一晚上的时间不长,徐东临自然有办法和门道去把这件事办妥了,否则,他也担不起龙非夜身旁第一侍从之名。

    龙非夜和韩芸汐回客栈收拾了一番,伪装成行走江湖的夫妻俩。龙非夜换去平素的黑衣劲装,一身锦白便装,拿了一把折扇,看上去像个清贵的公子哥。韩芸汐则穿了一件粉红色的长裙,打扮得颇为俏皮。

    他们两人走在一起,不像是成婚多年的老夫老妻,倒像是新婚燕尔。

    在徐东临看来,这两主子这身打扮至少年轻四岁,他们的年纪本就不算大,平素的装扮都太低调,稳重,而显得成熟了。

    韩芸汐将敛尸人的名单全都划掉,找敛尸人纯粹是为了找出和他们有勾结的敛骨人而已。既然徐东临帮她做了这项工作,她便可以省一番功夫。

    要见到敛尸人不容易,要找和他们打交道的理由,更不容易。所以,韩芸汐和龙非夜先从骨饰品店找起。

    他们走访了好几家,有些店家隐瞒了人骨的事情,慌称店中的骨制品都是大型野兽的骨头;也有些店家直接告诉他们,店中不少大件饰品都是人骨成的,仿造兽骨来。龙非夜负责挑选东西,询问价格和来历,韩芸汐则一声不吭,观察店主和店中仆人。

    一开始他们都没有什么收获,但是,临近夜晚的时候,他们进了一家叫做“挚爱”的店铺,这店铺很特殊。

    店内买的骨饰品都不大,不是摆件,而是首饰,头饰,挂件,而且都是情侣款。

    龙非夜和韩芸汐一进门就注意到,店内只有一个小厮,一个老板娘。老板娘很年轻,生得冷艳美丽,让人第一眼见了便会被惊艳到。

    韩芸汐悄无声息地启动解毒系统,而龙非夜只是打量了老板娘几眼,便低声,“是个练家子,会武功。”

    韩芸汐倒没检测出毒来,“没发现七煞,且看看。”

    老板娘并不怎么打理他们,让他们自己随意在店中挑选。韩芸汐挽着龙非夜走了一圈,便说道,“老板娘,你家就这些款式吗?有没有特别一些的?我想买个送我夫君。”

    今日,韩芸汐已经送了龙非夜不少礼物了,全都被他一离开店铺就丢掉。这个女人第一次送他礼品竟是这种情况,龙非夜十分无奈。

    老板娘打量了韩芸汐一眼,冷冷道,“有特别的,你未必敢送。”

    “这世上就没有我不敢的,什么东西,说来听听!”韩芸汐故作嚣张。

    老板娘却还是没把她放眼中,懒懒说,“是我这店的镇店之宝,名叫刻骨铭心。”

    刻骨铭心?

    这词让韩芸汐一下子就想到了门口那招牌“挚爱”。

    “什么东西?”韩芸汐好奇了起来,龙非夜也看过来,似乎有了兴趣。

    谁知道,老板娘竟掏出一把按在桌上。

    韩芸汐和龙非夜都警觉了,韩芸汐很快就确定这不是七煞。

    “你什么意思?”韩芸汐问道。

    老板娘抬起另一种手来,只见她手上戴了一条很特别的手链。这收敛是用麻绳编程的,麻绳上窜了一块圆珠形骨头,上头似乎还刻了字。

    老板娘轻轻抚摸手链上的骨头,说道,“这是我大婚那日,夫君送给我的礼物。这骨头是从他身体里的余骨取出来的。”

    韩芸汐和龙非夜都非常意外,老板娘又对韩芸汐说,“刻骨铭心,便是从你身体里取出一块骨头来,打磨成饰品送给你挚爱之人。夫人,你还敢不敢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