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008章 沐灵儿你羞不羞

2018-06-21 09:36:16Ctrl+D 收藏本站

    顾七少不进求药洞,也好!

    韩芸汐看了他一眼,也没有多言,她只当什么都不了解。她只知道这一回药庐之行,无论如何,他们都不理亏!即便是真的动手,也要把回龙丹给带回来。

    当日,韩芸汐他们一行人就离开了清川水城,秘密往药城方向走。顾七少也没有再说什么,就像以往一样骑马在前面带路,而且,他还专门挑了一条捷径,从清川水城从药城,只需要十多天便可。

    一路上,韩芸汐和龙非夜依旧很忙,几乎每日都有来来自不同地方的信函,急件需要他们处理。而每每到夜里,他们再忙也抽出时间来双修。百里茗香也没闲着,认真地练武,经常找徐东临请教。

    顾七少什么都不关心,就负责打探万毒之火的消息。

    他们一路往西北走,时间就像是马车的车轴一样,日日夜夜不停息。

    这个时候,宁静的肚子已经快七个月了,不管她穿多宽松的衣服,都无法隐藏。

    五、六个月的时候,似乎也没怎么大,可一到七个月,肚子像是充气一样一下子膨胀了起来。宁静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行动越来越不方便,夜里也越来越难以入眠。

    院里的婢女和侍卫都白玉乔的人,宁静需要的东西,都能够以沐灵儿需要为借口送进来。如今看来,一切都还是比较安全的。

    虎牢中,苏小玉住在小院里,宁静和沐灵儿,金执事他们住在大院子里。

    沐灵儿曾要求白玉乔将苏小玉安排到大院子里来,把金执事和程叔赶到小院子里去,毕竟男女同住不方便,而宁静怀孕的事情,也一直瞒着金执事和程叔。可是,白玉乔并没有答应。

    虎牢里虽然大部分事情都是她安排的,但是,她终究要防着君亦邪起疑,君亦邪的疑心有多重,她比任何人都了解。

    宁静怀孕的事情能瞒到现在,其实已经非常不容易了!宁静还得三个月才生产,一切顺利的话,再过一个半月左右,按宁承之前承诺的,韩芸汐和龙非夜该来救人了。有她里应外合,再加上龙非夜和韩芸汐的能耐,要从虎牢里救出几个人,并不难。

    白玉乔最害怕的事情就是宁静早产,孩子在肚子里的时候,一切都还好隐瞒。可是,孩子一出生,就君亦邪的性子,必定是会派人来把孩子带走的,到时候就麻烦了。

    白玉乔除了照顾宁静他们之外,每天都会去小院子看苏小玉,她对苏小玉的态度,还是很以前一样,时不时威胁恐慌,但是从未动真格。谁都不知道,她有多害怕苏小玉知道真相。苏小玉对一切都不了解,她只当宁承保护了她。

    白玉乔照顾虎牢里的所有人,却也关注着北历内战的情况,关注着她师兄的安危生死。

    每每夜里,她都独自一人坐在苏小玉的房顶上,拆看战场送来的信函。内心的纠结矛盾,取舍两难,五味杂陈,身不由己,种种苦痛只能自己品尝。

    她长这么大, 跟着师父那么多年,即便受了再大的委屈,都从来没有想过一个问题:她的爹娘是什么人,是否还在人世。

    可是,这几个夜晚,她却控制不住地想,无法自控地奢望一个温暖的怀抱。

    小玉儿有没有想过爹娘,想过家呢?

    寂静的夜,睡不着的不止白玉乔一个人。

    宁静在**榻上辗转反侧,肚子大了怎么躺都不舒服,总怕会压到腹中的孩子。而对唐离的思念,并没有随着时间的增长而变淡,反倒越来越浓,尤其是深夜里,总是很想很想知道,唐离在做什么?总会思念唐离亲自煮的那碗红豆粥。

    沐灵儿也醒着。

    她就睡在宁静**榻右侧的暖塌上,亲自为宁静守夜。

    听到宁静辗转反侧的声音,她便开了口,“静姐姐,你又睡不着了?”

    “你怎么还没睡呀?”宁静很意外,沐灵儿刚刚一直没动静,她还以为这丫头睡了。

    “我想七哥哥了。”沐灵儿永远都是这么简单,纯粹。心里想什么嘴上就说什么,喜怒哀乐全写在脸上。

    “他又不想你,你想他作甚?”宁静认真问。她对顾七少一直没好印象。

    沐灵儿不自觉抚摸起平坦的小腹,喃喃道,“静姐姐,装太久了,我都快被自己骗了。我梦到好多回,我真怀上七哥哥的孩子了!”

    带着假肚子那么久,若非睡觉的时候取下,她还真的快以为自己也怀孕了呢。演戏太久,从是会入戏的。

    宁静先是一愣,随即扑哧笑出来,“沐灵儿,小小年纪你做**?”

    沐灵儿大急,一下子就坐起来,“我没有我没有!”

    “那你怎么真怀上顾七少的孩子?”宁静问道。

    “就是……就是……”沐灵儿羞红了脸,“我就是梦到七哥哥摸我肚子了,还冲我笑。他笑得可好看了。”

    如果顾七少知道沐灵儿这梦境,还能不能笑得出来呢?

    宁静是笑了,她都不知道该说沐灵儿什么好,这丫头既让人觉得好笑,又让人心疼。

    顾七少怎么就不惜福呢?

    沐灵儿看着宁静笑,一直没出声,明澈的大眼睛里噙着一抹犹豫。带宁静停下来了,她才下榻,窝到宁静身旁去。

    “静姐姐,我问你一个问题,可好?”沐灵儿低声问道。

    “说吧。”宁静狐疑不已,这丫头靠这么近,想说什么呀?

    谁知道,沐灵儿却问,“静姐姐,唐离一定亲过你吧?”

    呃……

    宁静沉默了一下,很快就掀起被子,赶沐灵儿下榻,“我要睡觉了,小姑娘家,别问那么多。”

    “静姐姐,被亲的感觉是怎样的呀?我……我梦到七哥哥亲我了。”沐灵儿急急说。

    幸好屋里很黑,否则满脸通红的宁静一定会钻到被窝里去的。虽然她折腾过唐离,也被唐离各种花式折腾过,但是,跟外人讨论亲吻这个话题的时候,她还是非常不自在的。

    “下去下去,我要睡了,别吵我!”宁静没好气地说。

    “我就偷偷问一下,我保证不告诉别人?”沐灵儿低声恳求。

    “等见着你姐,你问你姐去!”

    宁静把麻烦推给了韩芸汐,谁知道沐灵儿却胆怯地说,“我才不敢问她,龙非夜太可怕了。”

    “你问她,又不是问龙非夜?”宁静忍不住翻白眼。

    “可这事……这事跟龙非夜有关!反正太可怕了!我才不问!”沐灵儿认真说。

    宁静若不是怀着身孕,一定会一脚将沐灵儿踹下榻去的。龙非夜的事不好问,唐离的事就好问了?这小丫头到底怎么想的?

    沐灵儿又求了两回,宁静还是不跟她谈,沐灵儿无奈之下,只能灰溜溜地下榻来。

    宁静本就没睡意,因为沐灵儿提起了这话题,让她更加无法静心了,她忍不住想起唐离亲吻她的那些时光。唐离每一回都是不依不饶地求,可每一次到最后总变成霸王硬上弓!

    思及此,宁静的嘴角都不自觉勾了起来。她不敢再乱动,生怕沐灵儿知道她没睡,又跑过来“骚扰”她。

    沐灵儿等了许久,见宁静没动,她真以为宁静睡着了。

    她原本就没有睡意,提起了那样的话题来,她更是心烦意乱,怎么都培养不了睡意。

    她索性下榻,出门去透透气。

    直到沐灵儿关上房门,宁静才松了一口气,黑暗中,她并没有看到沐灵儿把假肚子忘在塌上了。

    沐灵儿满腹心思,也没主意到自己没戴假肚子。她出门后就一路往前走。

    她和宁静住后院,金执事和程叔住前院,中间隔了个小花园。

    沐灵儿在花丛里散布,无聊到踢踹起一颗小石头。突然,一颗石子从右侧飞出,将她踢出的小石头击飞了。

    “谁!”沐灵儿厉声。

    她转头看去,却没看到人影。她戒备起来,正要往前走,谁知背后竟有人按住了她的肩膀。

    沐灵儿立马下蹲,横出一腿,往有扫去。背后那人跃起,一脚狠狠朝她踹来,沐灵儿无路可退,只能后仰避开。

    谁知道,她一后仰,那人就一脚踩来,逼得她整个人仰躺在地上,而那人一脚踩在了她小腹上。

    这个时候,沐灵儿才看清楚来者。来者不是别人,正是金执事!

    “沐灵儿,你的孩子呢?”金执事冷冷质问。

    沐灵儿这才意识到自己没有戴假肚子出来,她背脊一凉,冷汗直流,像是虚脱一样,整个人都不好了。

    金执事盯着她平坦的小腹看,用力踩下,沐灵儿忍不住叫起来,“痛!好痛……”

    金执事立马就放开她,急急蹲下捂住了她的嘴,“不想把程叔引来,你就闭嘴!”

    沐灵儿立马乖乖闭嘴,可是,下一刻,她却忍不住尖叫起来。因为,金执事用手按住她的小腹。

    幸好金执事的另一手捂着沐灵儿的嘴,挡住了她的尖叫声,否则不止程叔,这院里的每一个都会被吵醒的。

    沐灵儿瞪大了眼睛,双手使劲来拽金执事的手,还使劲扭动身体,挣扎起来。金执事一手捂住她的嘴,一手按压她的肚子检查,没有多余的手禁锢住她,他索性一腿夸坐过去,压坐在沐灵儿的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