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009章 是这种感觉吗

2018-06-21 09:36:14Ctrl+D 收藏本站

    夜深深,月如钩,花圃里金执事和沐灵儿的姿势着实令人浮想联翩。)然而,两个人都没有意识到彼此的姿势有什么问题。

    金执事按压了沐灵儿平坦的小腹一番,终于确定,这个女人根本没有怀孕!

    而沐灵儿已经惊恐地无法思考问题了,天啊,她被发现了!怎么办?

    “你怀孕是假的!”金执事盯着沐灵儿,那目光特别特别较真。

    沐灵儿已经放弃挣扎,她别过头去,好想哭!她只是自己又闯祸了,闯了大祸!

    宁静说过,程叔一直不满狄族对西秦皇族的效忠,而金执事一心想重获自由,这两个人都是不可完全信任的。怀孕的事情既然已经保密了,就一定要保密到底!

    见沐灵儿不回答,金执事低吼,“你说呀!”

    这吼声,有些气恼又有些着急。

    沐灵儿没听出金执事的着急,就只知道他很生气。她想,他们一路从三途黑市到北历天河城来,她就没有一天是不欺骗金执事的。

    这家伙虽然态度不好,可是,基本都是有求必应的。她要吃什么要喝什么,要用什么,只要开口,多难的事情他都能办到。

    如今,他知道她怀孕是假的,那必定知道她这一路上来的要求也都是假的了。

    连沐灵儿都觉得自己这不叫欺骗,而是耍人玩呢。

    金执事欺身而来,细碎的刘海全垂下。沐灵儿从这个角度看,终于看清楚这家伙的双眸。她忽然发现金执事眼中的色彩也并不是气愤,而是……

    她说不清楚,反正从来没有男人用这种目光盯着她看过。她不自觉认真看了起来,渐渐的有种感觉,感觉自己就像金执事的猎物一样!

    对,猎物!

    金执事就像是潜伏在黑夜里的猎豹,逮住了她,正审视她,随时都可能下口,把她吃掉!

    沐灵儿终于彻底清醒了,她一拳头朝金执事打过来,“放开我,流氓!”

    她那绣花拳头立马就被金执事的大手掌包住,她另一手要打来,金执事立马按住。

    沐灵儿的视线从金执事脸上,缓缓往下移动,终于发现这个男人欺在她身上压着她。

    “啊……”沐灵儿放声大叫。

    金执事不得不放开她的手,捂住她的嘴巴。

    沐灵儿使劲挣扎,踢踹,抓挠,金执事一手捂住她的嘴,一手按住她的肩膀,阻止她起身。

    “你给我安静点,要是把其他人引过来,我不会管你的!”金执事冷声警告。

    这话就像是魔咒一样,将沐灵儿瞬间定住了。

    是呀!

    万一把程叔引过来,或者是把守在院子外头的侍卫引进来,她假怀孕的事情就彻底暴露了。

    沐灵儿不敢再乱动,金执事这才放开她的嘴巴。沐灵儿垂着眼睛,看着两人贴合的身体,也不敢说话,用手比划让金执事从她身上下来。

    金执事倒是立马就起身来,沐灵儿这才吐了口浊气,也站起来。可谁知道,她都还未站稳呢,金执事就忽然拉住她,急急往后仰倒下去。

    沐灵儿的重心完全失控,整个人被拽下去,摔在金执事身上,同他鼻目相对,唇与唇之间的距离,堪称咫尺。

    沐灵儿惊了,“你……”

    后面的话还未说出来,金执事既然就伸手按住她的后脑勺,将她按下来。

    这瞬间,两唇相接,沐灵儿所有的言语,所有的震惊全都中止在金执事的唇上。

    沐灵儿的脑袋一下子就空了。她只觉得唇上有些温软,有些湿濡,说不出什么感觉来。

    这就是亲吻的感觉吗?

    沐灵儿都还没弄明白这是什么感觉,金执事就忽然侧过脸去,沐灵儿便埋头到他脖颈里去了。

    她僵了,僵得不敢动弹,唇都还微微张着。

    “有人从前面过来,应该是程叔,你最好安分点。”金执事低声。

    程叔?!

    心慌意乱,手足无措,胆战心惊的沐灵儿整个人都不好了,她条件反射要起身,金执事却按住她的后背,冷声,“不要动!”

    沐灵儿吓着了,趴在金执事身上,不敢再动。

    就这样,两人安安静静藏在花圃里,没一会儿,沐灵儿也听到了脚步声,一步一步朝这边走过来。

    她心跳立马加速起来,身体都有些颤。

    金执事蹙着眉头,表情严肃,双手紧紧地抱住了沐灵儿,让她别这么紧张。

    脚步声突然停止,但很快就往右侧而去,没走几步,就听不到动静了。

    等了好一会儿,沐灵儿还是听不到脚步声,可是,她再也不敢轻举妄动。

    又过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脚步声,沐灵儿才有些放松,她压低了声音,在金执事耳畔问,“程叔,走了吗?”

    兰息轻吐在耳畔,一直颇为淡定的金执事分明怔了一下,但是,他很快就恢复过来,低声,“不清楚,先别出声。”

    沐灵儿很听话,继续埋头在金执事脖颈里。

    时间一点点在流失,不自不觉中,沐灵儿放松了下来,不再那么紧张,她渐渐地意识到了自己正趴在一个人男人身上,还被他的双臂圈住。她不自觉地又想起了刚刚那个“吻”,虽然她都不知道那算不算是一个吻。

    渐渐的,她开始忐忑,开始别扭,开始不自在。自小到大,除了被七哥哥抱过一两次之外,就从来没有被父亲之外的男人这么拥抱过。

    她说不上来区别在哪里,就觉得被金执事抱着的感觉,和被七哥哥抱着的感觉不一样。

    为什么会这样?

    是不是因为七哥哥只是抱一下她就放开吧,从来没有抱这么久,这么紧过。她都可以感受到金执事身体的结实和温度。

    沐灵儿越想越觉得不妥当,不应该这样,可是,她也没办法,她只能怪自己今晚上出门太大意了。好端端的,出什么门呀?不出门好好睡觉,不就不会有这种事了?

    沐灵儿开始不安起来,而金执事却仰望着星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贯冷淡寡情的目光竟有些迷离、失神。

    等呀等呀……

    终于,沐灵儿忍不住了,又问,“程叔到底走了没呀?”

    程叔其实早就走了。

    金执事没有回答她,而是淡淡问道,“沐灵儿,你为什么要说谎?你为什么要拿自己的清白耍我?这样很好玩吗?”

    沐灵儿沉默着,没出声。

    “你回答我。”金执事的语气还是很淡。可是,如果此时此刻,沐灵儿抬起头来看金执事,一定可以看到他眼中的较真和执着。

    沐灵儿意识到程叔已经走了,她便要起身,可是,金执事圈在她腰上的双手却猛地用力,禁锢地她动弹不得。

    “回答我!”他冷声。

    “就是好玩!没什么为什么!你还不放开我!你懂不懂什么叫做男女授受不亲?你欺负女人!”沐灵儿抬起头来,瞪金执事。

    她暗暗琢磨着自己无论如何都一定要帮宁静保守秘密。可惜,她太低估金执事的智商了。

    “怀孕的是宁静吧?宁静怀了唐离的种!”金执事问道。

    沐灵儿惊了,“你……你想怎样?”

    谁知道,金执事却怒骂,“你把自己的名节当什么了?这么糟蹋?你爹娘怎么教你的?你就不怕以后真嫁不出去?”

    沐灵儿愣了一下,却立马认真回答,“反正我只嫁七哥哥,我不怕!你!”金执事气结。

    “你放开我!快点!”沐灵儿怒声。

    金执事忽然不出声了,很干脆地放开沐灵儿。沐灵儿反倒不动了,怔怔地看着他。

    金执事直接将沐灵儿从身上推开,站起来就要走。沐灵儿连忙起身冲到他面前去,伸开双臂拦下。

    金执事挑眉看她,沐灵儿被看得很不自在,她认真说,“你到底想怎样,干脆点!”

    如今,她也只能和金执事谈判了。要不,金执事可能会把这件事告诉程叔,也可能会把这件事告诉外头的侍卫。不管金执事想告诉谁,这个秘密绝对是他极大的筹码。他甚至可以拿这个秘密去和君亦邪谈判。

    沐灵儿越想越慌张,越着急,她意识到这个秘密一旦被君亦邪知晓,君亦邪必定会怀疑到宁承头上的!那宁承苦心积虑谋划的一切就全完了!他们也会全完蛋的!

    金执事就是打量她,不语。

    “你,你……你要什么条件尽管……尽管提,我能办到就一定帮你办到,只要你帮我保守秘密!”沐灵儿认真说。

    “什么条件都可以提?”金执事冷笑不已。

    “你想提什么条件?”沐灵儿有些心虚了。

    谁知道,金执事却道,“陪我睡一夜,怎样?”

    “啪!”

    一声无比清脆的响声打破了花圃的寂静,沐灵儿这一巴掌快得金执事都拉不下。

    “你休想!恶心!”沐灵儿大骂,她今天算是把金执事彻底看清楚了。

    金执事的脸特别疼,他扯了扯嘴角,什么都没说,绕过沐灵儿,继续往前走。

    许久,见沐灵儿都没追上来,他竟捂着微微浮肿的脸,无声无息笑了。

    可谁知道,沐灵儿很快就追上来,非常果决地对他说,“金执事,我答应你,你发誓不许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否则……否则你永远都回不了冬乌国,你下辈子还得当奴隶!”

    这话一说完,金执事的脸就阴沉了下来。他猛地转身,一步一步朝沐灵儿走去。

    沐灵儿被他阴狠表情吓着了,步步后退,最后背后抵在墙上,无路可退。金执事却还在继续逼近,他邪惑的唇就再她唇边若即若离。

    沐灵儿心一横,别过头去,闭上眼睛,“要睡就到你屋里去!”

    金执事眸光一寒,冷不丁就扬起了一巴掌,可是,他终究没打下去,而是狠狠打了个空。

    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