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014章 烦人的家伙

2018-06-21 09:36:09Ctrl+D 收藏本站

    丹炉老人都妥协答应炼回龙丹了,顾七少却还不满意。

    他嘴角噙着邪冷的蔑笑,站在高耸巍峨的大丹炉上,手持莫邪剑魂,似一尊猖狂的神祗,藐视上苍,蔑视万物。

    这样的男人,不像龙非夜那样会让人心生敬畏,却会让人心生恐惧,不寒而栗。

    韩芸汐仰望着顾七少,这一刻她忽然明白,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小七了,顾七少心里也已经没有小七了。

    小七,早就已经长大!

    “老头,把丹方先拿来我瞧瞧。”顾七少不是商量,而是命令。

    丹炉老人眼底掠过一抹不悦,大声问道,“你要丹方做什么?你又看不懂!”

    “谁告诉你老子我看不懂的?”顾七少反问道。

    “老夫只答应帮你们炼丹,没答应给丹方!”丹炉老人气愤不已,回头朝韩芸汐看去,“丹不给丹方,这是历来的规矩!”

    韩芸汐正要回答,一贯惜字如金的龙非夜却先开了口,他不是对丹炉老人开口,而是对顾七少说,“你还磨蹭什么?”

    丹炉老人还没明白过来,韩芸汐嘴角就泛起笑意,有龙非夜和顾七少在,再天大的事,似乎都没她什么事,她可以跟丹炉老人讨一把椅子坐一旁旁观了。

    “嘶……”

    锐利的声音突起,丹炉老人猛地回头看去,只见顾七少正握着莫邪剑魂,慢条斯理地在丹炉上划圈。

    “顾七少!”

    丹炉老人气得差点喷血,他骤然飞冲而上,随着他的靠近,顾七少的动作越来越快,看得丹炉老人不得不停下来。

    他极其不甘心地从袖中掏出一张方子,丢给顾七少。

    顾七少接住后立马认真看起来,看了许久,他便将丹方丢给了韩芸汐,“毒丫头,你瞧瞧。”

    顾七少的药学水平几乎可以算是云空第一,他若看不出什么问题,韩芸汐更看不出来,除非,这张丹方有涉及到毒的范畴。

    韩芸汐心中警觉了,她一看到丹方,立马提出问题,“雪酒的剂量呢?”

    这丹方里提到了十九味药材,前面十八味药都有明确的剂量,可偏偏第十九味雪酒,没有明确的剂量,只标了“若干”二字。

    这话一出,丹炉老人绝望了大半,他不耐烦地回答,“所需清水,借以雪酒替换,按需而用,没什么剂量可言。”

    “好,没其他问题了,开始配药吧。”韩芸汐没多追问,将丹方丢给丹炉老人。

    丹炉老人立马令人准备来十八味药材,分好了份量。韩芸汐飞落到丹炉老人身旁,笑道,“其他人都退下吧,我亲自给你打下手。”

    有顾七少威胁着,丹炉老人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他只能让药童们都退下。

    十八味药材全都得用雪酒浸泡之后,再熬煮,熬煮到一定程度之后,药渣和药汁过滤分开之后,留着备用。

    韩芸汐亲自来打下手,不为别的,只因为雪酒跟十八味药材里的两味药材按一定剂量混合熬煮会产生一种毒素,叫做醉瘾。醉瘾之毒虽然不会致命,却会让人对酒上瘾。

    而醉瘾这种毒很特殊,无法完全解毒,只能靠一定时间服用解药以缓解瘾毒。要配制出解药,就必要有出醉瘾之毒的原材料药渣,而且解药一服用至少得三年。

    换句话说,如果顾七少没有留心,发现这个疑点,又让韩芸汐发现这个破绽。顾北月将来一旦服了回龙丹,就只能受制于丹炉老人了。

    丹炉老人牵制顾北月,无非是为了留下韩芸汐。

    韩芸汐没揭穿丹炉老人,毕竟丹炉老人没有表明剂量,她也没有证据指责丹炉老人的卑微手段。丹炉老人只需装傻就可以推卸责任!

    而她不戳穿,亲自为丹炉老人打下手,丹炉老人心中有数,自然不敢再伎俩上动手脚。

    果然,在韩芸汐的“关注”之下,丹炉老人就像是夏日里被晒蔫了的草,有气无力,没什么兴致。

    敢在韩芸汐面前使毒,简直愚蠢!

    顾七少可没有那么好的耐性,他大声催促,“你快点!”

    丹炉老人抬头看了他一眼,“快不了,慢工出细活。快的话,万一出……”

    话还未说完,顾七少就打断了,“好好好,我等,我等行了吧!”

    顾七少在丹炉上盘腿而坐,用莫邪剑魂有一搭没一搭敲起丹炉来。他也不是威胁,就是无聊,没事敲一敲打而已。

    丹炉老人那望天的表情,简直生无可恋。

    他的动作终于利索起来,动作快得韩芸汐都看不清楚,只能启动解毒系统检测着雪酒的剂量。

    熬药,过滤,再熬煮,再过滤,捣碎药渣,捏揉搓,看色,闻香,尝味……一些列动作不断重复,变化顺序,整整近半个时辰,丹炉老人的手就没有停过。

    虽然对丹炉老人的品行很不屑,但是,对丹炉老人的制药炼丹技能,韩芸汐还是佩服得五体投地的。

    半个时辰之后,一份泥状的药渣和一份浓稠如浆的药汁就摆在韩芸汐面前了。

    炼丹当然没有那么简单,否则韩芸汐和顾七少拿了丹方,大可自己炼制。

    这药渣和药汁只是原料而已,炼丹其实还没有真正开始。

    丹炉老人已经被顾七少折腾怕了,不必他催促,他立马开启丹炉第二层和第三层的门,准备将原料放入。

    然而,这个时候顾七少又拦下了,“且慢!”

    都到这份上了,这烦人的家伙还想做什么?还能要求他什么?

    “作甚?”丹炉老人愤恨地大喊,

    顾七少却笑吟吟地问,“老人家,你这份量的药汁和药渣,打算炼出几颗回龙丹呢?”

    大家都是聪明人,顾七少这么一问,丹炉老人就知道他什么意思了。

    他怒声,“你们只要一颗,你管老夫要炼多少颗!”

    “不不不!”顾七少摇了摇手指,“老人家,我是问你用了我们那么多雪酒,能做出多少回龙丹?其他十八味药材,我那药鬼谷里遍地都是,你要是喜欢,我给你送几车来都没问题。可是这雪酒稀罕得很,可不能随便送的!”

    这言外之意,炼制出来的回龙丹,他们全都要!

    “你!”丹炉老人气得肺都要炸了!

    他这辈子就不曾这么憋屈过,他阴沉着脸,恨不得让他们统统滚蛋,可是,他还是耐住了性子,他忍!

    “五颗!全给你们!”

    丹炉老人大吼了一声,将药汁和药渣全丢到炉子里去,“啪”一声盖上炉门。

    五颗……

    韩芸汐心下感慨万千,若非顾七少提醒,她还真的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顾七少若不是丹炉老人的徒弟,那就真怪了。顾七少简直太了解这个老头子了。

    五颗回龙丹呀!这是什么概念,这意味着给顾北月一颗之后,他们还有四颗的储备,还能救四个内功尽失的高手!”

    这等好东西,怎么能白白便宜了丹炉老人?

    如果丹炉老人讲信用,韩芸汐还会考虑和丹炉老人平分了剩下的四颗丹药,毕竟从找丹方到找原料,大家都有所付出。

    可是,丹炉老人之前的所作所为,让韩芸汐心安理得都要定了剩下四个丹药。她想,这就当是丹炉老人坑他们的代价!

    见紧闭的炉门,韩芸汐低声,“借这机会也瞧瞧这个大炉子是怎么炼丹的。”

    上一回见到这个大丹炉,韩芸汐他们就很好奇了。

    这个大丹炉有三层楼高,一共九层,每一层都有六个炉门,炉门虽是镂空的,可里头没有火,黑漆漆一片,所以看不到炉里头是什么样子的。

    丹炉的奇特之处就在于,炉中没有明火,整个炉子却源源不断散发出热量来。若非大冬天,估计顾七少早就扛不住热浪了。

    炼丹和制药不一样,制药只需要有药材,配制好便可,就算有些工序比较复杂的药物,顶多也就两三天。

    但是,炼丹需要的时间却很长,少则两三个月,多则两三年。据韩芸汐了解,丹炉老人有别于其他炼丹者最大的能耐,并非能炼制出奇丹妙药,而是他有能耐大大缩短炼丹的时间。很多需要两三年才能练成的丹药,丹炉老人只需要两三个月的时间就可以搞定。

    所以,很多急需用药者,会不惜一切代价来求丹药。

    之前韩芸汐收到丹炉老人的信中,丹炉老人提过,如果找到药方里,最慢两个月内一定能把回龙丹炼出来。韩芸汐琢磨着最慢两个月,那就是说快的话,一个半月应该能搞得定。

    留在这里一边盯着丹炉老人炼丹,一边寻找万毒之火的下落,顺便关注关注北历那边的情况,倒是不错的选择。至少,全天下的人都猜不到他们会在这里。龙非夜和韩芸汐一样,好奇着这个丹炉没有明火该如何炼丹。

    丹炉老人这一回该揭晓丹炉的秘密了吧。

    丹炉老人朝顾七少看了一眼,什么都没说,他忽然凭空虚抓了一把,手心里边燃烧起一朵火焰来。

    丹炉老人凭空取火的能耐,韩芸汐他们之前就见识过了。

    龙非夜和韩芸汐都不动声色,顾七少眼底掠过一抹复杂,似乎想跳下炉子,却终究没有动。

    他在这里混了那么久,当然知道丹炉老人想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