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017章 他比她冷静

2018-06-21 09:36:04Ctrl+D 收藏本站

    丹炉老人居然要龙非夜这样保持三天三夜?

    那他和韩芸汐的双修怎么办?

    韩芸汐和龙非夜都还未出声,顾七少就先吼了,“老东西,你又耍什么手段?不保持三天三夜,怎么着?”

    丹炉老人刚刚化功为火的时候,不才保持一会儿?凭什么要龙非夜保持三天三夜?

    “功法不一样,呵呵,老夫这也是帮你们!他刚刚学的功法有事半功倍之效,如果保持三天三夜,便有机会化出九莲烈火来。呵呵,一化出九莲烈火,一个来月的时间,你们便可以带走回龙丹了。”

    丹炉老人说着,冷哼道,“拿了回龙丹,你们趁早走。”

    丹炉老人如今就只有一个想法,赶紧炼成回龙洞,赶紧把这帮瘟神送走。

    “我问你否则什么?”韩芸汐陡然厉声。她关心的是如果龙非夜不保持三天三夜,会是什么后果!

    “否则,他会被天火乾炉的力量反噬。”

    丹炉老人说得很不经意,他都还不知道自己犯了一个怎样的大错误,他淡淡说,“就三天而已,以他的内功,易如反掌。”

    “被反噬的后果是什么?”龙非夜的语气冰冷,而平静。

    “天火乾炉的力量可是天火的力量,是天之力,被反噬的结果……呵呵,你说呢?”丹炉老人捋着胡子,很无所谓,“你就放心吧,你就当损失些内功,三天很快就过去的。”

    丹炉老人笑着,可是,龙非夜,韩芸汐和顾七少却全都沉默了下来,全盯着丹炉老人看,一言不发。

    渐渐的,丹炉老人终于意识到他们的不对劲,他狐疑地看了他们一圈,正要询问。

    顾七少骤然爆粗,“你***欠揍!”

    他说罢,猛地一蹦便飞冲到高大的炉顶上去。

    韩芸汐眸光掠过一丝杀意,狠狠一跺地,亦是飞冲上去,她慢于顾七少,却后来者追上。她的动作比顾七少还要迅速狠辣,一把揪住了丹炉老人的衣领,怒吼,“谁让你自作主张?你找死!”

    天火之力,是天的力量,远远大于任何人的力量,龙非夜的内功再浑厚,也比不过天之力呀!

    换句话说,如果龙非夜被反噬,那就被比噬情之力更强大的力量反噬,后果是什么?

    根本没有什么后果可言,直接一个“死”字。

    无论如何,龙非夜都不能停下来。可是,龙非夜不能停下来,如何跟她双修?他们坚持了那么久,两个多月来,一日都没有断过,也不能断!

    此次双修一旦停下,他和龙非夜都会走火入魔,龙非夜所承受的后果将会比她更严重。

    噬情之力和别的武功不一样,一旦走火入魔,轻则内功尽失,重则有性命之忧。当初龙非夜找剑宗老人询问回龙丹的时候,剑宗老人特意交待过的。要龙非夜万万谨慎,一旦他被噬情之力反噬,就算是十颗回龙丹都救不了他。

    现在,怎么办?

    “有什么办法停下?”龙非夜冷冷看着丹炉老人。

    丹炉老人真的不知道自己又怎么得罪这尊大佛了,他摇了摇头,“此功法一旦启用,就必须持续三天三夜!

    话音一落,龙非夜平静的脸色终于也苍白了,韩芸汐怔怔的,都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一切。

    丹炉老人还想说他这么做都是为了他们好,他们得感谢他,可是,当他想推开韩芸汐的手时,谁知道韩芸汐忽然就放手了,却随即掐住他的脖子。

    她一言不发,就冷冷盯着丹炉老人看。

    龙非夜停不下来,他们的双修到底该怎么办?

    她一身内功可以放弃,可是,龙非夜不可以!

    他自小学武,背后那一道道怵目惊心的鞭痕,每一道都不曾上过药,那是永远都抹不掉的痛楚和记忆!

    唐门里多少次回死士式的训练,九死一生,当年那个稚嫩的孩子,需要多大的毅力才能熬过来?

    天山顶多少场真刀实的考验,刀剑无情,当年那个单薄的少年需要付出多少才能撑过来?

    他出身不凡,天生血统尊贵,可是,他所拥有的一切,都不是与生俱来的!尤其是他这一身武功。

    怎么可以说不要就不要,说没了就没了?

    就是她的内功,也是他的呀,怎么可以说没就没了?

    这两个多月来,每一个晚上,不管再忙疲惫再困倦,他们都没有停止过双修,他们是多么珍惜这来自不易的内功,尤其是她!

    每一次双修之后,他都会揉一揉她的刘海,冲她笑。看到她的内功一日比一日精进,他有多开心多骄傲?

    再说,就算舍得他们两一身武功,可是,他们一样会走火入魔,一定有性命之忧呀!

    不管是坚持,还是放弃,都是绝路一条!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怎么办?怎么办?

    突如其来的变故,没有让韩芸汐慌张,却让韩芸汐心痛!

    “谁让你自作主张的!谁让你自作主张的!谁让你自作主张的……”

    韩芸汐掐着丹炉老人,一遍一遍质问,执着倔强得像个孩子,非要问出一个答案来不可。

    丹炉老人使劲地挣扎,这才发现韩芸汐的手劲非常之大,他根本争夺不开。丹炉老人开始害怕了,眼前的韩芸汐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陌生极了。

    一旁,龙非夜脸色苍白,眸光深邃得让人琢磨不透他到底怎么想的。

    顾七少也沉默着,眼底一片复杂。

    最后,还是龙非夜开了口,“芸汐,放手。”

    “不可能!”韩芸汐怒声。

    “放手。”龙非夜淡淡道。

    韩芸汐回头看去,她很想坚强的,可是,看到他苍白的脸色,她就哽咽地问,“龙非夜,我们……我们该怎么办?”

    “先放手。”龙非夜好声好气地劝。

    韩芸汐没出声,就是摇头。

    “听话,乖……相信我。”龙非夜柔声道。

    韩芸汐看了他许久,最后才狠狠地甩开丹炉老人。丹炉老人差点就从丹炉顶摔下去。

    他贪婪地深吸了好几口气,总算缓过劲来,他也怒了,“你们什么意思?老夫也是为了帮你们节省时间!”

    没有人想跟丹炉老人解释,龙非夜冷冷问,“被天火之力反噬,到底什么后果?”

    “死!”丹炉老人很干脆。

    “如何而死?”龙非夜再问。

    “龙非夜你要做什么?”韩芸汐急了,顾七少亦急,“龙非夜你疯了?”

    丹炉老人真的迷茫,“你,你到底要做什么,不就三日……”

    话还未说完,一直很平静的龙非夜陡然厉声,“回答我!”

    这声音冰冷得让周遭热滚滚的气息都冰冷了下来。

    丹炉老人被震慑到了,喃喃回答,“天火之地会渗入五脏六腑,灼烧五脏六腑……”

    “够了。”

    龙非夜冷冷打断,他垂下眼,冷不丁凌空而上,而随着他凌空而上,他手下的火焰忽然火芒大作,膨胀成了巨大的大火球。

    “铿!”

    一声巨响,天火乾炉的炉顶盖忽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掀起。

    韩芸汐,顾七少和药庐老人都被热浪震开,凌空在周遭。

    “龙非夜,你要干什么!你疯了!”

    韩芸汐要追过去,只可惜,那火球的火芒太盛了,她根本靠不近,拦不了。

    他和龙非夜都是冷静之人,可是,他们两个到底谁比谁更冷静一些?

    韩芸汐哪怕濒临崩溃,也还知道,两个选择都是绝路,但是,他们还是得选择中断双修,放弃一切。

    至少,选择中断双修还有活的机会,如果龙非夜选择中断化功成火,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韩芸汐一直都坚信龙非夜会比她冷静,可是,他现在是怎么了?

    他竟直接选择了死路!

    “龙非夜,你回答我!你到底要做什么?”

    “龙非夜,大不了我们停止双修,大不了一无所有,那又怎么样!”

    “龙非夜,你到底怎么了?你会死!”

    韩芸汐不停地大声质问,顾七少也震惊不已,可是,他和韩芸汐一样,靠近不了龙非夜。

    “放心,死不了!”龙非夜大声回答。

    他打算搏一把,以他所有内功来抵抗天火之力,他知道天火之力是抵抗不住的,但是,至少一削减。

    只要削减,他就有抗住的可能性了。他并不是不冷静,而是太过于冷静了。噬情之力的双修,越到后期越危险,如果这个时候停止,内功尽失,走火入魔的必然的,有性命之忧的可能性极大。

    其实两个选择都是一样的绝路,区别只在于,如果他选择被天火之力反噬,那他还有努力抗争的机会。

    如果选择中断双修,那么,他们除了等待后果,就什么都做不了了。

    他永远都比韩芸汐多一份冷静,因为,他得护着韩芸汐呀。

    “韩芸汐,相信我!”

    龙非夜话音一落,手中的大火球忽然就化作一道火龙,由上而下往丹炉里流溢了进去。

    “龙非夜,你不要我了吗?”韩芸汐已失控,双眸的视线全都模糊了,龙非夜的身影在火光中,也模糊不清楚。

    火龙急速流溢到天火乾炉中,很快就全都消失了,按理,炉盖子应该随之盖下的。

    可是,巨大的圆形炉盖子并没有盖落回去,反倒重重掉落在低声,“嘭…… 一时间,所有人全都朝炉盖子看去,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