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020章 就让她战斗一次

2018-06-21 09:36:01Ctrl+D 收藏本站

    潜伏在韩芸汐体内的凤之力被意外激发出来,凤之力抗衡了天火之力的同时,也让韩芸汐陷入了浴火涅槃的大劫中。

    她需要三天的时间,才得以涅槃重生。这本该是个极好的事情。她和龙非夜双修,不过是辅助龙非夜而已,即便双修成功了,她顶多也只能掌控她所修的梵天之力,天山剑法。但是,这一回她如果熬过来了,她便可以掌控凤之力,可以同龙非夜站在同一个武学高度。

    可惜,这件事来得真不是时候!

    三天三夜的浴火涅槃,这意味着她和龙非夜的双修依旧会中断。

    他们付出了那么多,龙非夜和顾七少受了那么多罪,可倒头来却还是逃不过这一劫难。

    其他的什么都不算劫难,双修才是他们真正的劫难呀!

    还有三个时辰便是双修的时间了,韩芸汐怎么撑得了三天三夜?一旦中断双修,她因双修走火入魔的同时,也将受到凤之力的反噬,尸骨不存是必定的。

    龙非夜的性命,也未必保得住。

    丹炉老人站在一旁,捋着胡子感慨万千。然而,龙非夜和顾七少怔怔地看着浴在火中的韩芸汐,都已经不想再跟丹炉老人废话了。他们两人的天,早都已经塌了……

    还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止凤凰涅槃吗?没有?

    就算有,也不能阻止。

    进退,都是死!在劫难逃!

    韩芸汐凌在半空中,浴在熊熊燃烧的烈火里,她至今闭着眼睛,表情庄严。此时此刻,她正遭受着怎样的痛苦?此时此刻,她是否也和龙非夜、顾七少一样绝望?进退都是死,早晚都是死,她,是否也已经放弃,是否也在等待时间流逝?

    留给他们每一个人的只有等待,只有三个时辰的等待。

    都说等待的时间,总会过得特别慢。

    可是,这一回,龙非夜和顾七少却都觉得这三个时辰过得极快,他们明明才发愣了一会儿,时间怎么就过去了?

    看着韩芸汐安静的面容,龙非夜忽然有些恍惚,明明人就在眼前,却有种渐渐远离感觉,连同这些年来的记忆,似乎都在远去。

    从来就不曾想过,会有一个女人能走到他生命里,走到他心里,能同他携手同行,并肩作战;从来就不曾想过,自己这辈子会有不孤独的日子;从来就不曾想过,自己这辈子对将来会有那么大的期盼。

    可是,也从来没有想过,这一切都会突然就落空了。

    龙非夜静默地看着韩芸汐,看着看着,一抹鲜血无声无息地从嘴角缓缓流淌了下来。

    时间,到了!

    双修的时间到了!

    顾七少目不转睛地看着韩芸汐,都没察觉到龙非夜的变化,直到一旁的丹炉老人大喊,“东秦太子,你怎么了?”

    顾七少猛地转身看来,这才发现龙非夜脸色苍白,嘴角鲜血靡流不止。

    顾七少这才意识到双修的时间已经到了,如果不马上开始双修,龙非夜必是要走火入魔的!

    龙非夜都这样了,那韩芸汐呢?

    噬情之力已经开始在龙非夜五脏六腑里乱串,可是,龙非夜却忽略了,他的视线仍旧落在韩芸汐那边。

    他的语气平静而淡然,“顾七少,我们……我们可能要把一切都交给你了。”

    龙非夜说的一切,包含了太多太多,不仅仅有云空这片天下,还有许许多多人的生死,将来。

    他似乎还想多说点什么,可是,最后却只道了三个字,“拜托了!”

    他说完,便凌空而上,朝韩芸汐飞去。

    他触碰不到韩芸汐,甚至靠近不了,他只能凌空在烈火之外,看着她。

    当他看到她的嘴角也流出了鲜血时,他整颗心都揪了起来。他很清楚,她此时此刻承受着的,必定比他承受的还要多很多。

    他下意识伸出手,想帮她拭去嘴角的血迹,可是,他怎么都靠不近,碰不到。

    他不声不响着,可眼睛却渐渐都红了……

    韩芸汐此时此刻,承受着的确实比龙非夜要多很多,她不仅仅承受着因为双修中断而带来的内功反噬,她同时承受着凤之力的灼烧,两个力量在她五脏六腑里翻腾,她一身的血气都在乱窜。

    丹炉老人的话,她听得清清楚楚,她知道他们已经走上了绝路,无论她再怎么努力,只要时间一到,结局都是一样的。

    可是,她却还是固执得坚持着,坚持了整整三个时辰,至今不放弃。

    如果,这是命中注定的话,那么,这一回她不会认命!

    如果,这是在劫难逃的话,那么,这一回她不会认输!

    如果,这是天力不可逆的话,那么,这一回她偏偏要与天争。

    她不愿意永远只当被保护那个,这一回,就让她战斗一次,让她来保护他们吧!

    凤之力灼烧着她的身体,她的灵魂,她只觉得身体都快被烧空了,而所有疼痛全汇聚到她背后,凤羽胎记那个位置。

    随着疼痛的加剧,凤羽胎记之下似乎有股力量正在慢慢积蓄,她承受的疼痛越多,那股力量就越大。

    那是新生的力量,是浴火磐涅来的力量!

    是不是,让那股力量欲火而生,破茧而出,她就成功了呢?

    三天三夜的时间,她要承受多少疼痛?

    是否,可以一次全都承受了!

    豁出去,赌一把!

    韩芸汐忽然睁开眼来,她一睁眼就看到了她最最熟悉的那张脸,最最迷恋的那张脸。

    她笑了,她冲他微微而笑。

    龙非夜,只要看得到你,哪怕是遭了天谴,我都扛得住,何况是区区凤之力!

    龙非夜没想到韩芸汐还会睁开眼睛,还会冲他笑,他愣着,痴愣愣地看着她的笑,并不知道她想做什么,却毅然忍下了所有心疼,回以笑意。

    然而,韩芸汐却忽然就放开了所有抵抗,她先前用内功来保护自己,来减少凤之力对自己的焚烧。而如今,她一放开抵御,铺天盖地的烈火就冲她席卷而来,一瞬间就将她吞噬!

    原本的火再烈,龙非夜都看得到韩芸汐的身影,可是,这一回,他完全看不到她了,眼前就是一片火海。

    怎么会这样?

    是凤之力开始反噬了吗?

    “芸汐!”

    龙非夜终于失去了理智,他原以为自己可以冷静到一切结束,可以冷静得接受一切后果。

    可是,他终究高估了自己!

    他疯了一样扑向火海,可是那片大火却忽然下坠,掉落到地上。他追下去,竟又看到了韩芸汐。

    不同于刚刚她凌在半空,浴火涅槃,此时此刻的她,特别狼狈,她在火中蜷缩程了一团,身体不停地颤抖!

    龙非夜摔在一旁,正想爬起来,可是,还未站稳却狠狠地摔了下去,噬情之力已经在他体内失控了。

    他不管这一切,固执地站起来,可是,才刚站起,却又重重跌跪下去,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不止龙非夜疯了,顾七少亦是失去理智,他飞奔过来,一而再地要往火海里闯,却一次次被回弹回来。

    丹炉老人不明所以,被他们吓着了,都忘了之前的恩恩怨怨,连忙赶过来劝说。

    可是,他们谁都没理睬丹炉老人,明明都那么大的人了,却固执得就像小孩子。

    比他们更加固执的是韩芸汐,失去所有抵抗之后,她承受的灼烧之痛,是如此真切,就像是在肌肤上点燃了火,皮肤一层层被烧掉,烧到血肉里去,烧到骨头里去,烧到灵魂里去,

    她都感觉到一身的骨头全都在疼,疼到灵魂都要舍弃这具身体了。她握住手上那个白玉晶石手镯,撑着。

    可是,渐渐的,她的呼吸变得缓慢,她的神识变得模糊。

    渐渐的,疼痛竟消失了,剩下的只有疲惫。她忽然好想睡,她都忘了自己正在经历着的一切,就是好想睡。

    忽然,熟悉的声音传来,是顾七少,那一声声“毒丫头”是那么熟悉。

    还有北月,她似乎听到了顾北月也再喊她,“芸汐姑娘……芸汐姑娘……”

    还有灵儿、小玉儿、宁静、宁承,他们全都在喊她,叫她不要睡,不能睡。

    她不能睡,不能死!还有好多好多事,等着她去做,还有好多好多人,等着她去救!

    龙非夜呢?为什么她听不到龙非夜的声音?

    龙非夜更加需要她呀!

    韩芸汐猛地睁开眼睛,毅然在熊熊烈火中站起来,她屏气凝神,神识全都集中到背后的凤羽胎记上。一时间,所有疼痛感立马又回来了,从身上各处疯狂往凤羽胎记处汹涌而去。

    那是疼痛,更是凤之力!

    本该三天三夜,慢慢承受的苦痛,韩芸汐硬生生一次全都受了,当所有力量灌入她的后背时,漫天的火忽然汇聚起来,汇聚成了一条巨大的火凤,狠狠朝韩芸汐背后的凤羽胎记撞击而去,涌入她体内。

    “啊……”

    韩芸汐仰起头来,发出一声无比凄凉的惨叫,随后,整个人便重重摔在地上。

    火,消失得无影无踪,一切归于平静。

    韩芸汐趴在地上,顾七少就跪坐在她右侧,怔怔地看着她,丹炉老人也在一旁,不可思议之际。

    韩芸汐只觉得背后一股力量蠢蠢欲动,似乎就是凤之力,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失去了凤之力,还是得到了。

    她只知道一身的血气全都在逆流,再不双修的话,就没时间了。

    “龙非夜!”她慌张地朝周遭看去,却看不到龙非夜。

    龙非夜呢!

    她正要起身来,却忽然被人从背后圈住腰肢,捞入了熟悉的怀抱。

    “韩芸汐,先让我抱一会儿,一会儿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