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022章 少让她干蠢事

2018-06-21 09:35:59Ctrl+D 收藏本站

    韩芸汐的凤之力抵抗了天火之力,天火乾炉便恢复了常态,得以外力辅佐,才能缩短练功时间。

    这几日,龙非夜和顾七少的内伤都颇重,便让丹炉老人教徐东临功法,化功为火。一来,徐东临的内功有限,行不了龙非夜他们之前用的功法,二来,丹炉老人也不敢擅作主张,所以,他交给徐东临的是最普通的功法,随时都可以开始,随时都可以停止。

    韩芸汐吃尽了磐涅之苦,内伤反倒不如龙非夜和顾七少的严重,之前没有把凤之力弄清楚,所以她不敢轻举妄动。

    而今把一切都弄明白了,她当然要想办法尽快把回龙丹炼成。还有很多很重要的事情等着他们去做呢。

    丹炉老人很谨慎地点了点头,“凤之力自是可以辅天火之力,有速成之效,只是,你……”

    后面的话都还未说出来,龙非夜便冷冷说,“需要什么条件?”

    顾七少亦是认真,“老头,你可将清楚来,否则老子要你整个丹炉都陪葬!”

    “凤之力不仅可促药丹速成,还可养我天火乾炉,老夫定是把知道的全都告诉你们!凤之力化作的功法并无任何限制,只是需要耗费不少内功。”

    丹炉老人认真朝韩芸汐看去,“丫头,如今你还负伤在身,而且还未掌控凤之力,你未必能学得了那功法。”

    丹炉老人总算有句诚恳的话了,韩芸汐也并不强求,问道,“那待我内伤恢复了呢?”

    “若内伤恢复了,不妨一试。”丹炉老人答道。

    这下韩芸汐就放心了,这十日的疗养,借助双修她的内伤已经恢复得差不多,再养个两三天,便可痊愈。到时候就算她用不了凤之力,她一样可以用普通功法,化功为火。以她现有的内功和徐东临联手,怎么着也能缩短炼丹的时间呀!

    “现在什么时候了?”龙非夜问道。

    “殿下,今日正是十一月初一。”徐东临连忙回答。

    “还有两个月就过年喽!”顾七少一边感慨,一边起身往丹炉走去。

    “你干嘛?”韩芸汐狐疑地问。龙非夜没出声,却也看着他。

    谁知道顾七少几个翻身忽然就飞到丹炉顶去,竟要施展功法。

    “你找死啊?”韩芸汐怒声质问。

    他们三人中,顾七少的内伤是最重的!

    “滚下来!”龙非夜冰冷的声音特别凌厉。

    “老子可不想待在这个破地方过大年!趁早把回龙丹炼成,趁早走!”顾七少没好气地说。

    “我可不想拖一个伤残人氏回去过年,年后还有要事。你给我马上下来!”韩芸汐站了起来。虽然他们就只剩下两个月左右的时间,扣去路途上的时间,满打满算也就只有一个半月。但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让顾七少这么硬撑下去。

    他们回三途黑市后,还得去虎牢救人呢。除了毒虎兽之外,那边潜伏着的毒物必定少不了。

    她的毒术再厉害,一个人也无暇顾及到所有人。何况,他们要救的人里还有孕妇呢。虎牢一行,顾七少是必不可少的。

    韩芸汐不知道顾七少不死的真相,只当他胡闹!

    龙非夜什么都没说,一个眼神而已,徐东临就飞了上去。他和顾七少过了几招,顾七少就败下阵来,不得不自觉得飞下来。

    顾七少不死,却会伤呀。前几日差点才给烧残了,他竟一点都不长记性。

    就他现在这种情况,徐东临都打不过。

    龙非夜以实际行动让顾七少安分了下来,顾七少悻悻地坐到一旁去,韩芸汐看得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

    丹炉老人也忍不住呵呵出声,这些天来他越发地觉得顾七少像个孩子。

    很快,他们便又开始抓紧时间运功疗伤。

    前几日那场过错,他们并没有真正追究丹炉老人的过错,也因此,丹炉老人对他们多了一份”心甘情愿”。

    他们疗伤的时候,丹炉老人便同徐东临一道炼丹去,虽然他内功一般,可是他的炼丹功法却是无人能及了。

    是夜,带韩芸汐休息之后,龙非夜才离开房间。

    丹炉老人为他们和顾七少安排的房间是挨在一起的,龙非夜一出门就看到顾七少盘腿坐在门口,正翻开一本毒经。

    龙非夜高高在上俯瞰他,“你做什么?”

    “找地火坤炉,这玩意是炼毒丹的,经籍上一定有记载。”顾七少低声回答。

    龙非夜站了一会儿,竟在顾七少身旁坐下了。顾七少没理睬他,径自埋头在厚厚的毒经中。

    可是,过了一会儿,顾七少就抬头朝龙非夜看去,“有事?”

    这家伙大半夜的不睡觉,坐在这里干嘛呢?

    龙非夜没回答他,一脸缄默,望着丹炉,徐东临还在上头努力着。

    这家伙没事话,坐到他身旁来做什么?顾七少满心狐疑,甚至戒备,但是,他还是没主动问,他又埋头到毒经里去。

    若是独处,顾七少和龙非夜算得上是一类人,三天三夜不找人说话都可以。

    但是,身旁若是有人,顾七少是不可能耐住性子的,尤其身旁坐着的还是龙非夜。

    很快,顾七少就开了口,“龙非夜……”

    龙非夜没搭理他,顾七少等了一会儿,又道,“龙非夜,有个事……”

    可惜,龙非夜还是没搭理他。

    此时此刻,房门里,韩芸汐正背靠着房门坐着,将外头的动静听得颇为清楚。

    龙非夜的手臂一离她的腰,她就知道他下榻了。原本是担心这家伙偷偷上丹炉顶去协助徐东临,所以她才要偷跟上来。

    然而,发现龙非夜和顾七少都坐在门口,她也就没做声了。

    偷听什么的,韩芸汐不认。她安慰自己,这是偶然听到而已,于是就心安理得地坐了下来。

    其实,顾七少也不知道要跟龙非夜说点什么。

    突然说老实话的话,他还是很喜欢跟龙非夜说话的,可是真有机会聊聊的时候,却发现不知道说什么了。

    龙非夜出门来,纯粹是在等今晚上会送到的一份密函;之所以会坐在门口,纯粹是因为不想影卫过来敲门吵醒了韩芸汐。

    他其实早上把顾七少当成空气了。

    顾七少得不到龙非夜的回答之后,那双狭长的眸子就渐渐眯成了一条直线,他笑吟吟地说,“龙非夜,有个事我不告诉毒丫头,就告诉你,你就说一次,你可听好了。其实……”

    话到这里,顾七少就不往下说了。

    果然,龙非夜立马回头朝他看过来,而一门之隔的后面,韩芸汐紧张地竖起了耳朵。

    她有什么事,顾七少知道,龙非夜不知道的呢?她怎么就不知道了?

    顾七少知道,而龙非夜不知道事,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顾七少这厮是背后告状吗?不厚道!

    见龙非夜终于理睬他了,顾七少心满意足,他冲龙非夜微微一笑,便又埋头到毒经里,一言不发。

    龙非夜嘴角泛起冷笑,冷冷道,“还有件事,我知道,你也知道,韩芸汐不知道。”

    这话一出,顾七少立马抬头,眸中迸射出警告的意味。

    龙非夜嗤之以鼻,正要起身,顾七少连忙开口,“我说!”

    这时候,一个影卫过来了,龙非夜起身来,示意影卫先一旁侯着。

    顾七少见影卫手中的密函,这才知道龙非夜为什么坐在门口,他也起身来,淡淡道,“这件事,你记好了,我就说一次。”

    龙非夜原以为顾七少耍他,没想到这家伙真有事要说,屋内,韩芸汐悄无声息地站起来,一颗心悬到了半空。

    谁知道,顾七少并不是告什么状,而是非常认真地说,“龙非夜,劳烦日后看好韩芸汐,少让她干蠢事!”

    顾七少用的是“韩芸汐”这三个字,而非“毒丫头”,他是有多认真呀!

    若不是龙非夜没把人看好,韩芸汐也不会飞到炉顶去,也就不会发生那么多事了。虽然得了凤之力,可是,他宁可自己多吃苦头,也不想毒丫头冒那么大的风险!

    龙非夜眼底掠过丝丝复杂,正要开口,顾七少却不给他机会。

    “别让老子提醒你第三回!”顾七少说完,便推门进屋去了。

    韩芸汐很意外,她无奈而笑。她期待着和龙非夜完成双修的那一日,待她掌控了凤之力,或许就不必让他们这么操心了。

    韩芸汐又蠢了,她忘了一点,即便龙非夜强过她数倍,她仍旧会为他操心,为他忧心,一日不见便会牵挂。

    操心这种事,向来无关强弱,只在于有没有心。

    龙非夜蹙着眉头盯着房门看了许久都没出声,也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

    他回过头便让因为把密函送过来了,这是来自楚天隐的密函,所以他才会等到大半夜。

    之前西周康成皇帝在百毒门那件事上表现怪异,他至今想不明白其中缘由,所以让楚天隐去调查了。

    西周和天安一样,这些年受尽了战争的连累,国力孱弱,财政吃紧,根本不堪一击。天安好歹还有一门穆家虎将,西周的楚家军早就已经易了主。

    若不是康成皇帝在百毒门那件事上出了风头,龙非夜并不会再将西周放在眼中。

    龙非夜打开了密函,却发现楚天隐禀来的不是百毒门那件事,而是一件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