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036章 令人忐忑的结果

2018-06-21 09:35:41Ctrl+D 收藏本站

    韩芸汐想到的大事,真的非常大,大到关系到龙非夜将来的江山社稷

    这件事不是别的,正是子嗣之事。

    她另一手偷偷伸出被褥,小心翼翼地按住自己的脉搏,把脉。她一直有偷偷在准备,不喝茶就是害怕影响了铁元素的吸收,加重贫血。这些日子如此忙碌,她的气血并不是太足。

    这几日忙着北征时间的事情,她都没注意到自己的好朋友推迟到现在都还没有来访。

    难不成……

    韩芸汐怀着忐忑而又紧张的心情,自己给自己把脉。谁知道,脉象很快就让她更加忐忑了,她并没有摸到喜脉。

    怀孕初期,别说脉象,就是现代专业测试的试纸都未必能给出正确答案,抽血和超声波检查是最准确的。所以,没有把到喜脉,韩芸汐也不失望,就是更加忐忑,紧张。

    这种事,真真无法预测到结果的,只能等。

    收回手来,韩芸汐小心翼翼地翻了身面对龙非夜,龙非夜只是稍稍松了手,并没有放开。

    韩芸汐烈她好近好近,鼻子都差点碰到他鼻尖了。看着他俊美无双的样子,她忍不住想象起将来的孩子,会是男孩还是女孩,会像他多一些,还是想她多一些。

    他,一定会很疼爱很疼爱他们的孩子吧。韩芸汐越想,便越想看一看龙非夜当爹的样子。

    韩芸汐希望他们第一个孩子是女孩,她特想看一看龙非夜有了小情人是什么样子的,而且第一个孩子是女孩的话,他们便会多一些轻松愉快的时光。若是男孩的话,便是长子,将来的责任重要,要为父亲分忧解难的,岂能轻松得了?

    生在帝王家的孩子,与生俱来拥有比别人多,也注定要比别人承担更多!韩芸汐不至于幼稚到想替孩子避开这些现实,她希望自己的孩子,勤奋刻苦,有智慧有担当。

    她能帮他们避开的是帝王家的手足相残的残忍。想到这里,韩芸汐忽然发现自己似乎想太多,太远了。

    如今,天下未定,她这不争气的肚子也还一点消息都没有呢!如果龙非夜现在睁眼,必定会看到韩芸汐懊恼的表情,特别蠢。

    韩芸汐实在睡不着,便认真琢磨该如何和狄族几位管事者谈北征时间延后的事情。

    龙非夜既然已经明确告诉唐离北征的时间,那这件事必是定了下来,不会再有改变

    接下来和狄族的会晤必是一场硬仗,毕竟,狄族为了开春北征已经做了非常充足的准备,他们一直等着龙非夜和韩芸汐回三途黑市,尽快商议北征事宜,将几件大事敲定。

    眼看就要过年了,这个时候再告诉他们,北征的时间要延后,而且要延后至少两个月。他们会怎么想?

    此时此刻,万商宫中,狄族的军方、商会、万商宫长老会的代表们正在召唤密会。这场密会已经从早上进行到现在。

    龙非夜退后了会晤的时间,他们对东来宫里的一切一无所知,只当百里军府的人被大雪挡路,延误了时间还未抵达。

    其实,在这之前他们就召开过好几次密会,商讨的无法是和东秦的合作中,要坚持狄族多少利益,在战争中是哪一方为主动,哪一方为辅助等等问题。

    这些问题颇为复杂,而且狄族内部的意见也不统一,所以他们必须在龙非夜会见他们的时候,紧急商讨出一个结论来。

    他们当然希望能够直接联系上宁承,这些问题由宁承来决定,他们必定都是服从的,也不必争了那么久。只可惜,他们无法直接联系宁承,他们得到的关于宁承的消息,都是宁静转达的。

    而宁静所知道的消息,则是白玉乔的细作在君亦邪军中打探到的,自从宁承被君亦邪带走之后,即便是白玉乔都极难直接联系上他。

    白玉乔是谨慎之人,这种沟通中间牵扯的人越多就越危险,所以,若非非不得已,她是不会往军中送信的,也不允许自己的亲信帮宁承送信。

    按照白玉乔的看法,韩芸汐在,狄族就要听韩芸汐的,宁承只需要稳住君亦邪便可!

    狄族中不少人,尤其是军方的人对宁静是有所戒备的,毕竟宁静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了,而且,宁静还嫁给了唐离。

    就这样,军方、商会和长老会在北征的问题上,都不再询问宁静,采用了大家协商,投票决定的方式。

    恰恰是因为这样,进来从万商宫送到虎牢的密函少之又少,郝三在虎牢待了几日,一无所获之后只能回去。

    程叔无法破解那份被截获的信函,宁静用的是狄族嫡亲专用的数字密文,除了宁承,也就宁诺能看得懂了。

    郝三将此事禀给君亦邪,君亦邪无比失望,破不了密函,日后再截获也没有多大的意义了。

    突然截留这些密函的话,又会打草惊蛇,所以,他一而再犹豫之后,还是决定放任白玉乔继续当信使。

    “可跟那位老程想聊过?”君亦邪冷冷问。

    白玉乔的密函证明了程叔没有说谎,但是,程叔为何出卖宁承,这是他一直想不通的。

    “主子,他不跟奴才谈,他让奴才带一句话给您。”薛三如实回答。

    “说。”君亦邪好奇了。

    “他求主子看在他揭发有功的面上,再给狄族一次机会,说服宁承跟咱们合作。他说如果宁承愿意,只要掌控了白玉乔,要对付韩芸汐和龙非夜绝不再话下。”薛三答道。

    君亦邪先是蹙眉,随即哈哈大笑起来,“本王不是傻子!”

    宁承都身中剧毒了,竟还敢这么坑他,分明是连命都不要了,怎么可能还跟他合作?

    “主子,可要加强虎牢的防备?”薛三问道。

    “当然!”君亦邪眯起了双眸,冷冷道,“本王就是废了三军,都要韩芸汐和龙非夜死在虎牢!”

    就目前北历的形势,和他手中的兵力,即便他知道东西秦要联手北征,也无能为力,也防备不了。

    所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东西秦大军北征之前,先杀了他们的主子龙非夜和韩芸汐!

    一旦这二人命丧虎牢,东西秦必乱,北征之事必定不能成。

    比起之前的冲动,此时此刻的君亦邪无比冷静,并非他沉得住气,而是形势所迫,他不得不暂时沉住气。

    他认真交待薛三,“传令下去,谁都不准打草惊蛇。还有,派人盯紧那个姓程叔的!”

    “是!”薛三领命而去。

    君亦邪坐了下来,这才喃喃起一个名字,“白玉乔……白玉乔……!”

    他想不明白,自小爱慕他到大的白玉乔为什么会出卖她,倒是是被威胁了,还是另有所图?

    他也不着急,待擒住了龙非夜和韩芸汐,他不介意慢慢审一审那个贱人的!

    就在君亦邪得知白玉乔是细作的几日之后,白彦青也知晓了这件事。白彦青哪都没有去,在天河城中一处民宅住了下来。

    收到密函之后,他也非常意外,“居然是那个丫头!”

    “主子,这消息会不会有误?玉乔姑娘一直喜欢君亦邪,这事整个百毒门都知道的。”仆从很不可思议。

    “怪哉!怪哉!”以白彦青对那个女徒弟的了解,着实想不透原因,“打探打探缘由,这里头必有蹊跷。”

    白玉乔独自一人跪坐在榻榻米上,煮着梅子酒慢悠悠地品。

    见仆人要退下,他喊住,“再打个赌,如何?”

    仆人惶恐,“奴才不敢,不敢。”

    “老夫说你敢你就敢!咱们就赌一赌,君亦邪那小子能不能抓住韩芸汐和龙非夜?”白彦青问道。

    虎牢有虎兽,而且机关重重,君亦邪要瓮中捉鳖,必定还会有所埋伏。君亦邪还是有胜算的。

    仆人将自己所想说了出来,惹得白彦青哈哈大笑,“那老夫赌君亦邪必败!”

    仆人想不明白,也不敢多问,拍了一番马匹之后才退下去。

    这仆人追随白彦青甚久,然而,至今都还敲不出这位主子到底想做什么?他既无心争天下,又似乎不想直面龙非夜和韩芸汐。他有不死之身,真要对付韩芸汐和龙非夜应该很容易的,可是,他至今都没有去复仇的心思。

    大雪风飞,天气越来越冷,转眼间已是腊月二十九,明日便是除夕夜。

    龙非夜和狄族约的时间,正是这日早上,地点在东来宫里的晋东堂。

    龙非夜和韩芸汐自是出席,除此之外就只有顾北月和唐离,而狄族来的人却不少,宁诺为首,万商宫五位长老全到,军方以薛副将为首来了三人,云空商会以陈长老为首,也来了三人,一共十二人。

    谁见了狄族这阵势,都猜得到这帮人群龙无首,而且在来商议之前并没有达成统一的意见。

    龙非夜向来讨厌人多,一见到徐东临将这十二人带进大堂来,他就蹙起了眉头。

    不得不说,他虽然很不愿意看到宁承,但是此时此刻特别希望宁承在。

    顾七少原本对今日的事没一点兴趣,但是,听说来者众多,他立马就赶过来了。

    难得有机会见龙非夜和这么多人吵架,他怎么能错过呢?

    是的,今日的会面,只要龙非夜被推迟北征的话说出来,双方必定会吵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