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038章宁静亡,我亡

2018-06-21 09:35:39Ctrl+D 收藏本站

    韩芸汐说,“沐灵儿是我最疼的妹妹,我也是深思熟虑之后才做这个决定。大长老,此次北征是成败的关键,你该知道无论是东秦还是西秦都冒不起风险。”

    “可是……”

    大长老话还未说完,韩芸汐就打断了,“除了人质的安危之外,如果狄族没有别的理由说服我,此事,就这么决定了!”

    宁承并没有在北征时间这个问题上,提过什么意见,开春就北征最开始就是龙非夜提出来的,狄族当时知道这个时间,皆是欢喜。

    而实际上,宁诺和大长老都非常清楚,北征的最佳时间不是开春,而是春末夏初。

    第一,北历地处云空大陆的北方,气候寒冷,一般来说云空的中部和南部进入春季之后,北历实际上还是冬季。所以夏初这个季节是云空大陆最好的季节,冰雪完全消融了,雨水并不像南方那么多,气温也刚刚好。

    这个时候出兵,对于从未踏入北历境内作战的士兵来说,可以避免诸多因为适应**而造成的影响。

    第二,春末夏初还是牧草疯狂生长之时。君亦邪的大后方正是北历的南部,东部,一旦战乱,战马的粮草就会受影响。

    第三,君亦邪和北历皇帝即将今日对峙阶段,一旦对峙便是消耗,且让君亦邪再消耗上两三个月,再出兵突袭,能省了不少事。

    除了救人质之外,宁诺和大长老都提不出别的理由来,更别说说服韩芸汐了。

    龙非夜静默地喝茶,韩芸汐耐性地等着。唐离和顾北月也都很安静。

    宁诺和大长老他们来之前,做好了种种准备,独独没有想到龙非夜和韩芸汐会给他们这样一个结果!

    两人回答不了韩芸汐,却怎么都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或许,韩芸汐这个时候才能真真切切地体会到龙非夜的“残忍”。见宁诺和大长老迟迟没出声,韩芸汐残忍地说,“就这样决定吧。这几个月大家好好养一养,做足准备。”

    大长老直摇头,宁诺喃喃道,“公主,如果……如果我哥和宁静都回不来呢?”

    “不会的!”唐离站了起来,“一定不会的!”

    宁诺冷笑,“你凭什么保证不会?凭什么?”

    唐离冷冷说,“那我这条命保证!宁静在,我在!宁静亡,我亡!”

    宁诺怔住了,突然之前他还怀疑唐离是为了东秦的利益,而牺牲宁静,那么,此时他已无话可说。

    “唐离,你记住你今日说的话!”宁诺说完,拂袖而去。

    “诺少爷!诺少爷!”大长老急急追上,“诺少爷,此事如何同大伙交待?”

    宁诺冷笑不已,怪不得龙非夜要赶大家走了,若是其他人在场,听到这个消息不暴动才怪。

    龙非夜把大家都赶走了,就留他和大长老二人,轻轻松松就可以说服他们。而他们则要去说服狄族所有人。

    “就说是公主的命令,我哥不是说了,一切都听公主的。”

    宁诺终究还是把责任全推卸到韩芸汐身上了,除了这样,他也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若是狄族并没有救人的实力。

    见宁诺和大长老出来,几位长老和副将连忙上来来,正要询问,宁诺便道,“回去说,走!”

    大家都很迷茫,但是,见宁诺的脸色不好,也不敢再追问下去。诺少爷向来爱笑,必是遇到了大事,他才会变脸的。

    看着狄族众人离开,龙非夜淡淡道,“这个恶名,你和唐离背定了。”

    “随他们说去吧,我也问心有愧,该他们说。”韩芸汐洒脱而笑。

    问心有愧?

    龙非夜先是一愣,随即便大笑起来,“好个问心有愧!”

    龙非夜听多了“问心无愧,随别人说去”这种自我安慰,却是第一次听说,“问心有愧,该别人说”这种坦荡和洒脱。

    是问,这世间有谁能真正问心无愧?不愧于这个,总会有愧于那人,即便无愧于所有人,但也会愧对自己呀!

    说什么问心无愧,倒不如荣辱功过由人评说去,只知对错。

    顾北月朝韩芸汐看过来,眼中除了喜欢,更多是欣赏。公主这种心怀,一点都不输男人呀!她若没有遇到龙非夜,或许会是一代女帝。

    原本该是一场剑拔**张的谈判,因为龙非夜的强势,因为韩芸汐的残忍,硬生生变成几句话就可以解决的事。

    当然,宁诺和大长老这两位代表即便用“公主命令”这四字,也很难说服狄族那帮人的。天知道狄族内部会闹成什么样子。

    韩芸汐和龙非夜管不了这些了,韩芸汐就等着这段时间过了,狄族内部稳定下来,再让宁诺往虎牢送信,告诉宁静他们的选择。到时候,也得让白玉乔冒个险,设法告知一下宁承确切的消息。

    见狄族的事情告一段落了,徐东临试探地问,“殿下,公主,明日除夕,是否吩咐下去,准备准备?”

    明日就是除夕,韩芸汐明明想回来陪顾北月和唐离过年的,可是,到了今日却把这事给忘了,她该有多忙呀。

    “不必折腾,让火房准备顿连夜饭便可。”韩芸汐吩咐道。

    唐离是没有心思过年的,所以更需要人陪。大家围在一起吃顿年夜饭,聊聊天,总比他一个人每逢佳节倍思亲好。

    百里茗香在一旁听着,默不作声,当夜,大家都睡了,她却独自一人待在火房里忙碌。

    翌日傍晚,韩芸汐要来火房瞧瞧菜色,这才撞见百里茗香和几位厨子在交谈,讨论要做什么汤羹。

    她没有惊动任何人,静静站在一旁看着,站了好一会儿才道,“茗香。”

    百里茗香猛地回头看来,十分意外,“公主……”

    “晚上别在躲火房里了,和大伙一道用膳。”韩芸汐说完便走。

    百里茗香紧紧抿着唇都不知道如何是好。这,算不算公主已经原谅她了呢?黑夜降临,东来宫最深处的紫气阁里一片灯火辉煌。

    徐东临不知道上哪里找来一块大圆桌,可容七八人。此时,桌上已满是佳肴美酒,每一道菜都是色香味俱全,足以让人垂涎。

    龙非夜被韩芸汐拉着,早早的就入座,两人居主位,唐离坐在龙非夜身旁,顾北月次之。顾七少原本要抢韩芸汐身旁的位置,韩芸汐却拉着百里茗香先抢了位置,顾七少只能坐在百里茗香旁边。

    以往在天宁帝都,除夕夜龙非夜都要到宫里赴宫宴,自从天宁内乱之后,龙非夜都是和韩芸汐独自过年的。只是,除了江南梅海那一回,其他都是匆匆,甚至都忘过了。

    今年这顿年夜饭,不同于宫宴,少了拘束,多了些随意。然而,龙非夜还是一如既往,惜字如金,他除了给韩芸汐夹菜之外,就是缄默地吃饭。

    大家似乎都考虑到唐离的心情,大家都没有喜庆的心情,就是顾七少都很安静。

    安静了一会儿,韩芸汐笑了笑,道,“徐东临,把东西端上来。”

    大家都纳闷韩芸汐要做什么,只见徐东临端着了一个大铜盘过来,上面放满了红包。

    韩芸汐事宜徐东临把东西放中间,笑道,“咱们的大财主给大家发红包了,来来来,一人一包,不许抢不许多拿!里头的银票都不一样,看大家的运气了!”

    韩芸汐说着,亲自先拿了一包过来,攥在手里没有马上拆看。

    韩芸汐拿了之后就没有用动了,大家都在等着唐离动手呢。若论先后顺序,确实该唐离这个当弟弟的来拿红包了。

    可惜,唐离就是看着,似乎有些发呆,一直没动。

    “茗香,快,先拿运气好!”韩芸汐开了口。

    百里茗香觉得不妥,但是,她知道公主不会平白无故让她先的,于是,她起身来小心翼翼地拿了一个红包,同龙非夜福身行礼,“谢殿下恩赏。”

    百里茗香拿了之后,顾北月便也拿了一个,同龙非夜道谢。这个时候,大家突然发现盘子里的红包还有四个。

    在场就剩下顾七少和唐离了,徐东临等下人的红包,韩芸汐早就替龙非夜发过了。

    怎么会有四个?

    顾七少眼底掠过一抹复杂,最后还是起身来拿了一个。他倒也风度,虽然不似顾北月和百里茗香行礼谢恩,却冲龙非夜扬了扬红包,“谢了!”

    这下,盘子里就剩下三个红包了。

    大家都纳闷着,韩芸汐提醒道,“唐离,你哥发红包呢。”

    唐离笑了笑,谁都看得出来勉强,他拿了一个。

    谁知道,韩芸汐又道,“没良心的东西,就不知道帮宁静也拿一个?回头见着她,我就告状。”

    唐离一愣,随即就笑了。这一回,他笑得有些无奈,但是并不勉强。

    他乖乖地又拿了一个红包,可是,韩芸汐立马又骂,“孺子不可教!”

    唐离愣愣着,不明白嫂子为何骂他。

    百里茗香笑道,“公主,唐门主初次当爹,还不适应,怪不得他。”

    百里茗香都说到这份上了,唐离还是没明白过来。

    一直沉默的龙非夜终是开了口,“给你孩子的,领走!”

    唐离终于明白了哥哥嫂子不仅给宁静准备了过年红包,竟连腹中的胎儿也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