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047章 宁静,好样的

2018-06-21 09:35:26Ctrl+D 收藏本站

    看着着急的宁静,沐灵儿只能直说了。

    “静姐姐,一旦用了那药,一辈子都不能再生孩子了。”

    一听这话,白玉乔都吓了一跳,“这药这么歹毒?

    宁静沉默了。

    见状,沐灵儿急急说,“静姐,你当我没说!咱们不用那药了不用了!”

    沐灵儿恨不得扇自己几巴掌,她自己都觉得拿药歹毒。

    然而,宁静却平静得很,她问,“白姑娘,君亦邪派来的产婆还有几天会到?”

    “再过两日就到。”白玉乔如实回答。

    “好!”宁静点了点头,认真说,“灵儿,你帮我配个药吧,我今天晚上就用。”

    “不要!”沐灵儿立马拒绝,眼泪都飙出来了。

    宁静将她拉过来,小心翼翼地帮她擦眼泪,“灵儿,听话。”

    沐灵儿直摇头,“静姐姐,那你以后怎么办呀?你要生了女孩,唐离他爹妈会赶你走的!”

    唐离可是单传呀!万一宁静这一胎生的是女孩,那就没人继承唐门门主的位置了。唐离的父母亲,还有唐门那么多长老,怎么可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到时候一定会为难宁静的,一定会逼唐离再娶的。

    沐灵儿这丫头竟想那么远,宁静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他们不敢!”

    沐灵儿才不相信,宁静笑着说,“大不了,我就把唐离拐走,反正我也不稀罕唐门。”

    沐灵儿却哭出声来,“静姐姐,你不要再笑了好不好,不要再开玩笑了!”

    这么天大的事,为什么她可以如此平静?

    宁静拉着沐灵儿的双手,认真说,“只有这个办法,我怀孕的事被撞破不打紧,白姑娘一旦被怀疑,咱们就永远出不去了。北征的大计也会败露。沐灵儿,现在不是耍小孩脾气的时候。你该懂事的!”

    沐灵儿当然懂事,否则她也不会被金执事威胁成那样。

    “乖,去把药方写出来,咱们时间不多了。”宁静催促道。

    沐灵儿咬着唇,迟迟不动。

    “你去不去?”宁静忽然凶起来。

    沐灵儿吓了一跳,猛地就站起来,眼泪哗啦啦的掉。宁静要真凶起来,她是会害怕的。

    “再哭?”宁静更凶了。

    “我去……”沐灵儿没办法,一边抹眼泪,一边去写药方。

    宁静吐了口浊气,这才朝白玉乔看去。这才发现白玉乔正目瞪口呆地看着她。

    “白姑娘,劳烦让产婆准备准备吧。”宁静淡淡道。

    白玉乔蹙着眉头,心口堵堵的,只觉得有一腔的话想说,可看着如此平静淡定的宁静,她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最后,白玉乔说了一句,“宁静,唐门能有你这样的媳妇是他们的福气!将来他们要敢赶你走,咱也不必稀罕他们!”

    宁静轻轻抚摸隆起的大肚子,笑了笑,什么都没说。

    沐灵儿很快就把药方写来了,药方里的药材搭配和份量都很奇怪,但是所用的药都很常见,虎牢里本就准备了一些,还有几味可以从白玉乔今日带来的药材里挑选出来。

    沐灵儿极不情愿地把药方交给了白玉乔。

    “你们也准备准备,我这就去抓药和安排产婆过来。”白玉乔认真说。

    宁静很坚定地点了头,既然决定了,那就得赶紧行动起来了。

    白玉乔走之后,沐灵儿还傻愣愣地站着。

    “灵儿,去准备准备。今晚上我把我和孩子的命都交给你了!”宁静说道。

    沐灵儿这才缓过神来,意识到这件事已经改变不了的了。

    生孩子是大事,意外常有。何况是宁静用了特殊的药?

    宁静这话是故意说给沐灵儿听的,就是想让这丫头清醒一下,打劲来!

    “好!我去准备!”沐灵儿急急地出去了。

    当所有人都离开了,宁静才卸下所有伪装,她一直都是个决绝的女人,天大的事一旦决定了,就不害怕不后悔。

    她只是……想唐离了。

    唐离,你真的要当爹了,你知不知道?

    唐离,当爹了,以后就不要再吊儿郎当的,得给孩子当个好榜样,你知不知道?

    白玉乔和沐灵儿需要准备很多东西,而宁静需要做好心理准备。

    一个时辰之后,一切都准备就绪,产婆就在屋里侯着,沐灵儿亲自端着药汤,递给宁静。

    “静姐姐,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沐灵儿还是忍不住问。

    宁静只当没听到,没有回答。她端起药汤俩,一起口气就喝光了。

    这下,沐灵儿立马绷紧了神经,就连白玉乔都紧张了。屋子里一片寂静,似乎都听得到时间的脚步声。

    服药之后,半个时辰里宁静的肚子就会发动。如今,要做的事情就是等待。

    半个时辰不长,可对于她们三个女子来说,却像是煎熬。

    沐灵儿和白玉乔的视线都不敢离开宁静,宁静低着头,一动不动的,浑身的神经绷得紧紧的,说不紧张那是骗人的。

    “哎呀,不能呀。静小姐,你得起来走一走,运动运动,待会才好生。”产婆忍不住开腔。

    沐灵儿这才想起这件事来,“对对!”

    宁静挺着大肚子,走起路来颇为艰难,产婆连忙过来搀扶,“就在屋里走吧,多走一走,总有好处的。”

    沐灵儿也过来搀着她,就这样,宁静在空间有限的屋子里,一圈圈不停地走。

    这是她这辈子第一次生孩子,也是最后一次,这是永生难忘的。

    走呀走呀……

    忽然!

    宁静止步,惊声,“疼,开始疼了。”

    隐隐的阵痛,感觉很熟悉的,之前也出现过两次。产婆之前都说是假象,那么,这一回便是真的了。

    大家全都紧张起来了,白玉乔手足无措的,急急问,“那要不要赶紧躺下?”

    “走!继续走!多走走,待会就好生了。”产婆认真说。

    她们三人都没生过孩子,即便沐灵儿有些医学知识,可是,医书上看来的和真实情况毕竟不一样。何况,生孩子这种事情最因人而异了。到了这个时候,她们全都得听产婆的了。

    渐渐的,宁静的阵痛越来越频繁,也疼得越来越厉害。她都走不动了。

    “坚持住,静小姐,你听老身的。现在吃点苦头,待会才会少吃苦头。”

    “多走一走,孩子出来得快,你也少受罪。要不,这第一胎没那么快生的。”“再坚持点,再走几圈……”

    产婆又是劝,又是鼓励,宁静也勇敢,咬着牙坚持。

    疼痛有十级,严重的烧伤,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为八到九级,第十级为分娩之痛。

    有多疼,可想而知。然而,现在还不算最疼的时候。

    突然!

    宁静戛然止步,低头往身下看去,只感觉一股热流沿着大腿缓缓流淌了下来。宁静彻底慌了,不知所措。白玉乔和沐灵儿面面相觑,除了紧张还是紧张。

    幸好,白玉乔请的产婆还是很靠谱的,并没有大惊小怪,而是很镇定地说,“破水了,赶紧躺**上去,快生了!”

    产婆和沐灵儿连忙搀宁静出门,往隔壁小屋子去,白玉乔在前面帮忙开门。

    隔壁的小屋子是白玉乔在产婆的指导下,专门准备的产屋。

    不同的家庭条件,产妇生产的条件都不一样。虽然虎牢这个小产屋没有唐离在唐门准备的那么好,但也算是白玉乔的一片心意了。

    整间屋子被打扫得非常干净,所有窗户全都紧紧关闭,屋内站着两个婢女,是产婆带来的助手,已经把热水准备好了。

    **榻便有一个小桌子,上头放着蜡烛、剪刀、针线、纱布和几碗药汤。

    二月中旬,北方也开始正式进入春季,但是,虎牢这边还是十分阴凉。所以产婆让人在屋里放了两个火炉子,以保证室内的温暖。

    宁静被搀扶着躺在**榻上,破水之后,疼痛一阵一阵的,若换成别人,早就疼得大叫了。可是,她至今都没有吭一声。

    白玉乔得到外头亲自守着,她对宁静道,“你放心,外头的事交给我!”

    “好!”宁静很艰难地回答。

    白玉乔在门口守了一会儿,便听到宁静的痛叫声还有产婆让她配合呼吸,用力的声音。

    白玉乔听得心都揪起来,看着进进出出换热水的婢女,她差点也跟进去瞧个究竟。

    “快了!快了!看到孩子的头了!再加把劲!”

    突然,屋内传出产婆惊喜的声音。白玉乔这才松了一口气。其实,她只负责送信而已,宁静的生死,孩子的平安与否都跟她没关系的。她也不知道怎么的,一颗心全跟着那叫喊声起伏不停。

    这个时候,婢女又端着脏掉的热水出来。白玉乔连忙起身来,正要询问屋内的情况,谁知道,一个侍从却急匆匆跑过来,“白姑娘,不好了不好了!”

    白玉乔大怔,不敢想象侍从这个时候跑过来会给她带来怎样的坏消息。

    要知道,若不是非常紧急的事情,侍从是不被允许到这里来的。

    白玉乔怔怔的,问都不敢问,似乎她不问,就不会有坏消息。

    可惜,侍从焦急地说,“白姑娘,康王又派人来巡查了,还带了两个产婆!这会儿应该就在前院了。”

    白玉乔惊吓得心跳都差点停掉!怎么办?

    侍女一慌张,一大盆血水掉地上,洒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