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049章 以后不要不认我们

2018-06-21 09:35:24Ctrl+D 收藏本站

    院子里一片寂静,就剩下一虎两尸。

    两个产婆不仅仅是被咬死的,也是被毒死的,脖子上的伤口很快就变成了青黑色。

    那只老虎奇怪得很,刚刚还凶猛至极,咬了两个人之后居然乖顺了,就趴在房门口,舔着巨大的爪子。

    侍女不知道跑哪去了,几个士兵全都躲在屋顶上,一个个都惊慌未定,就是为首那位,也至今脸色铁青,呼吸急促。

    要知道,刚刚要是跑慢一下子,现在躺在院子里的尸体极有可能就是自己了。

    大家哪里还有多余的心思,顾忌到屋内的人呀!

    而当大家渐渐平静下来的时候,发现要进屋根本就不可能了。一来,剩下的人都是男的,不好进去;二来,毒老虎挡着,谁敢靠近?

    这些毒老虎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谁敢招惹?

    “大哥,这……这怎么回事?”

    “大哥,要不要禀告康王殿下,这只老虎……不会发疯了吧?”

    为首的士兵纳闷不已,虎牢的老虎早就被康王殿下驯了服,即便康王殿下不在这儿,它们也很通灵,从来不会攻击自己人的呀!

    难不成这头老虎真的疯了不成?

    为首的士兵也揣摩不透,急急道,“赶紧写信禀康王殿下去!”

    他手下的士兵居然没有人赶下屋顶,他一怒一下便踹了一个下去。当然是往另一个方向踹。

    老虎堵着门不走,士兵们也只能守在屋顶上等着。

    后院动静这么大,自是惊动了虎牢里所有人,而一听到后院有一只老虎失控,咬死了两个人,大家便都不敢往后院走。侍卫们甚至将这座院子里的所有门窗全都关了起来。

    好多人都爬到墙上,屋顶上守着,看着。程叔也早就跳到屋顶上,他往周遭看了看,并没有看到金执事,也没放心上,而是焦急地往后院看去,希望能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后院成为整个虎牢的焦点,没一会儿,有限的屋顶和墙头就被全部围住了。即便人多,却依旧一点儿声音也没有,大家都怕惊动毒老虎,惹来杀身之祸。

    寂静中,忽然,产房里传出了一声清脆的啼哭声。

    一时间,大部分人都愣了。

    “生了?”

    “沐灵儿生了?”

    “沐灵儿她……她在生孩子?”

    ……

    毕竟大家都不知道沐灵儿今夜生产,而知晓这事的士兵们都面面相觑。康王殿下有交待,孩子一生下来立马就抱去军营,一刻都不能耽搁。

    可现在老虎拦门,他们谁敢靠近呀?

    无奈之下,大家就只能等了。

    产房里,产婆正抱着孩子给宁静看,“静小姐,是个女儿。”

    宁静已是精疲力尽,她并没有因为是女儿而失望,她淡淡笑着,特想抱一抱女儿,可惜一点力气都没有。

    产婆也不敢耽搁,将孩子交给侍女处理,便抓紧时间帮宁静处理伤口。

    幸好,后续的事情都很顺利。宁静的血止住了,伤口也处理得很干净。侍女将孩子清洗干净,包裹在襁褓中才放到宁静身旁去。

    小娃娃一出生头发就好黑好长,除了肤色暗了一些,皮肤可以说是非常干净的。小脸儿小小的,小手儿也小小的,让人都不敢触碰她,生怕伤着她。哭过之后,此时睡得特别安静。

    白玉乔已经把沐灵儿搀起来了,两个人相互搀扶着,看着**榻上母女相依的一幕,都忍不住热泪盈眶。

    “像静姐姐,鼻子像嘴巴也像。”沐灵儿笑着说。

    “像唐离吧,不都说女儿向父亲,儿子像母亲?”白玉乔纳闷地问。

    两人凑到**榻边上,认真观察起来。

    宁静和产婆算是打了一场硬仗呀,她们两人至今都还不知道外头发生了什么。

    宁静看着臂弯里的女儿,她喃喃低声,“终于等到你了。”

    没有等到她爹爹,却终于等来了她。

    宁静以为自己忍得住的,可惜,她高估了自己。此时此刻,她多么希望唐离守在她们母女旁边呀!

    她多么希望女儿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个人是她那个不靠谱的爹爹呀!

    宁静吸了吸鼻子,硬是忍住了盈眶的眼泪。

    沐灵儿一看到她眼睛湿了,连忙说,“静姐姐,你不能哭!你千万忍着,月子里哭会很伤眼睛的!以后都恢复不了的!”

    产婆也连忙劝,“静小姐,再天大的事都得忍着。”

    宁静吸了吸鼻子,笑了出来,“哭什么?我高兴着呢,我有女儿了!以后铁定像我!”

    她想,唐离不来是吧,以后让女儿跟她一块儿使唤他!

    这个时候,白玉乔才从喜悦中缓过神来,意识到门外还有大事。

    她连忙跑到门边去,透过缝隙往外看,见了门口的老虎和尸体,再看到周遭屋顶全是人。她吓得不轻。

    “发生什么事了?”宁静问道。

    白玉乔连忙走回来,低声将外头发生的事情告诉大家。

    宁静听得本就苍白的脸全白了,她后怕不已,不自觉将孩子拢入臂弯里。

    “灵儿,快点!”白玉乔催促道,老虎一走,他们一定会派人进来抱孩子的。

    产婆已经死,不管他们会不会进来,总要装得像一些的。

    宁静要下榻,大家连忙拦下。沐灵儿认真说,“静姐姐,你不许下塌。你的伤口还没好呢,还会伤膝盖的!”

    宁静也不争,她确实非常虚弱,伤口也疼着。

    白玉乔她们几个人合力将宁静抬到一旁的暖塌上,沐灵儿躺在**上,盖好被耨。当然,孩子还是跟着宁静躺暖塌那边的。

    “药,先把那药喝了。”沐灵儿急急说。

    侍女赶忙将搁在一旁的两碗药送过来,一碗给沐灵儿,一碗给宁静。

    产婆却拦下宁静,无奈地说,“静小姐,肚子饿了吧,先吃点东西填填空肚子再喝药。”

    她们出不去,外头的人也进不了,幸好产婆早就令侍女煮了一碗瘦肉粥放在一旁备着呢。

    听产婆这么一说,宁静才感觉到饿,确实很饿,只觉得整个肚子都空了。

    “静姐,我喂你!”

    沐灵儿急急要下榻,白玉乔瞪了她一眼,“乖乖躺着!”

    白玉乔亲自端来瘦肉粥,坐在宁静身旁去。

    “不用,我自己可以的。”宁静拒绝了。

    “且当我送佛送到西吧!日后你们逃出去来,一定要记得我的好,对我妹妹好一些!”白玉乔认真说。

    “你不走?”宁静问道。

    白玉乔一勺子喂到她嘴里,没回答她。

    宁静也没有再问,白玉乔一口口喂,她就一口口吃。看着白玉乔那认真的样子,她心下感慨万千。

    当初,何曾会想到今日会被白玉乔喂饭呢?

    吃完了粥,宁静总算有些力气了,她把药喝下之后才躺下。明明疲惫地想睡觉,却一刻都舍不得睡,而是默默地看着女儿睡。

    她自言自语,“还是像唐离多一些,鼻子特别像,嘴巴也像。女儿家日后可别像她爹爹那张嘴,口无遮拦吵不停。”

    她艰难地侧身,轻轻地亲了女儿一下。

    大家都没敢劝她休息,因为都知道,她们留不了这个孩子太久的。

    宁静安安静静地看着女儿,忍不住伸手轻轻摸了摸女儿的小脸,拉一拉她的小手。

    或许,宁静实在太疲了吧,最后她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

    白玉乔和沐灵儿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如何是好。别说宁静,就是她们也舍不得这个孩子呀!

    一个时辰之后,宁静还在睡。产婆却硬是将她叫醒,“静小姐,给孩子喂喂奶吧。”

    产婆不说,宁静这个初当娘的都不懂。在产婆的教导下,宁静抱着女儿喂奶,很快就上手了。

    她喃喃低声,“孩子,多吃点,吃得饱饱的。爹娘对不起你。你千万要记得爹娘。娘叫宁静,你爹爹叫唐离。你……你可以怪我们,但是,你以后……以后千万不要不认我们。”

    说到后面,宁静哽咽得都说不下去,她仰起头来,就是不让自己掉眼泪。

    在女儿面前,她这个当娘的怎么可以哭?

    沐灵儿她们谁都不敢出声,沐灵儿哭得眼睛都红了,白玉乔别过头去不看。

    时间要是能慢一些,那该多好呀。

    可是,时间从来都不等人。天亮之后,门口的老虎就走了。

    看着老虎回到林里去,士兵们和侍卫们才赶靠近。

    把尸体处理掉之后,为首的士兵便亲自来敲门了,“白姑娘!白姑娘,安全了,你可以出来了。”

    屋内,谁都没有动。

    宁静仿佛没有听到门外的声音,将襁褓中的女儿紧紧地抱着,脸轻轻贴着她的小脸。

    沐灵儿躺在**上,双手揪着被单,死死地咬着,忍着。

    白玉乔就坐在一旁,迟迟都没有回答。

    “砰砰砰!”

    敲门声越来越狠,“白姑娘,你在里面吗?你应一声?”

    “白姑娘,里头发生什么事了?孩子呢?”

    “白姑娘,你再不出来,我们进去了!”

    白玉乔终是抬起头来,她朝宁静投去抱歉的目光,可惜,宁静并没有看她。

    她毅然起身,她若不出去,士兵们闯进来,情况会更糟糕。

    她特意走到宁静身旁,低声,“宁静,抱歉,我帮不了你。”

    她说完,便大步去开门。

    “囔囔什么?产妇要休息,不懂吗?”她不悦地冲士兵们吼。

    士兵悻悻的,“白姑娘,康王有命令,要我们把孩子带回去。我们几个大男人也不方便,还有劳你把孩子抱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