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055章 密函落入谁手

2018-06-21 09:35:16Ctrl+D 收藏本站

    听到山洞外有动静,龙非夜立马追出去,却不见外头有人。韩芸汐他们几个也随后赶出来,龙非夜抬手示意大家别动。

    他往前方的草丛看去,谨慎的一步一步走过去。他知道那里有人,也做好了动手的准备,可谁知道,他走靠得很近很近了,埋伏在草丛里的人却还没有动。很快,他就闻到了血腥味,这让他更加谨慎。

    他止步,握剑。

    谁知道,那人却忽然大喊,“主子!主子!是我……主子,是我!”

    龙非夜大惊,韩芸汐他们也全都怔住了。

    这个声音他们全都认得,这是楚西风的声音呀!

    “老大!”

    徐东临第一个冲过来,激动得摔在草丛里,连滚带爬而去,很快就扑到了楚西风身旁。

    龙非夜也走近,一见着楚西风他立马蹙眉。韩芸汐他们赶过来,韩芸汐见了楚西风更是目瞪口呆,“怎么……怎么回事?”

    只见楚西风非常狼狈,蓬头垢面,衣衫蓝缕,而且,浑身都是淤青,红肿的伤。

    韩芸汐扫了他的双腿一眼,便知道他这双腿的骨头应该都碎了,而且伤势依旧。

    楚西风见到龙非夜,非常激动,再见到韩芸汐,却不敢看她的眼睛,慌张地避开了。

    “老大……老大你……你到底怎么了?”徐东临声音哽咽,泪水在眼力打转儿,差点就流下来。

    楚西风见状,怒声,“多大了还哭!害不害臊?”

    徐东临别过头去, 抹掉了眼里的泪,像是赌气又像是伤心,迟迟没有再回头。

    楚西风才不管他,连忙对龙非夜道,“主子,属下总算把你等来了。天上顶出大事了!”

    龙非夜这才蹲下,“怎么回事?”

    “锁心院,藏经院和藏剑院三院叛变,他们勾结邪剑宗的人,里应外合,几个月前就攻陷了天山顶。他们把端木瑶,把剑心师父关到地牢里去。”楚西风急急回答。

    虽然大家没有收到回信,都有所怀疑,但是听到楚西风说出真相,大家还是十分震惊。

    “三位尊者呢?”龙非夜又问。

    “邪剑宗的宗主亲自上天山顶,三位尊者都不是他的敌手,邪剑宗主要三位尊者帮他降服干将宝剑,三位尊者不肯,至今还被吊在天山顶。”楚西风如实回答。

    邪剑宗的宗主一直都很神秘,从未露面过。但是,剑术也绝不可能比天山剑宗的三位尊者厉害呀!

    怎么可能以一敌三,还赢了?

    大家面面相觑,都想起了一个人来,那个人无疑就是剑术十分精湛,曾经伪装成龙非夜杀顾北月的白彦青。

    如果是那个不死不灭的老狐狸,要对付三位尊者就不再话下了。

    “白彦青原来就是邪剑宗的宗主!”韩芸汐冷冷说。

    之前赫亦涟临死之前告诉龙非夜,白彦青在天山有埋伏。赫亦涟是苍邱子的大弟子,一直帮苍邱子和邪剑宗秘密往来,而赫亦涟又知道龙非夜有噬情之力。

    所以,龙非夜和韩芸汐就怀疑白彦青和邪剑宗有勾结。他们还的没想到,白彦青竟早就已经掌控了整个邪剑宗。

    “白山青卸任之后,他就继承了邪剑宗宗主一位?”龙非夜狐疑不已,如此说来,白彦青掌控邪剑宗很久了,换句话说,白彦青埋伏在天山山脉已有多时!

    他要干将宝剑做什么?

    “他们是何时攻陷天山顶的?”顾七少忽然惊声。

    “去年十月。”楚西风答道。

    “具体是什么时候?具体到哪一天,你记得吗?”韩芸汐也急了。

    楚西风想了一下,实在不得己具体的时间,但是他可以肯定的是,“十月上旬,还未到十月十五。”

    这话一出,龙非夜都有些僵了,韩芸汐和顾七少都目瞪口呆,有些缓不过神来。

    他们在求药洞的时候,写信上天山询问凤之力的事情,正是十月下旬到十一月上旬这段时间。而剑宗老人已在十月上旬就被囚禁在地牢里了。

    如此说来,他们的信函根本没有送到剑宗老人手上,而是落入了白彦青手里!给他们回信的也不是剑宗老人,而是白彦青仿了剑宗老人的笔迹!

    “坏了……”顾七少怔怔地朝龙非夜看去,“毒丫头暴露了……”

    不仅仅是凤之力的事情,双修之事也被白彦青知道得一清二楚了。

    龙非夜看着韩芸汐,韩芸汐也怔怔地看着龙非夜,都有些后怕。

    “最坏的是……我们那些密函都暴露了。”韩芸汐喃喃说。

    到了现在,韩芸汐暴露之事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重要的是,凤之力到底怎么回事?韩芸汐得了凤之力,是否还可以同龙非夜继续双修?是否因为凤之力的原因,他们的双修才没有成功?

    当初在求药洞的时候,回到的那封伪造信函中说双修可以继续,可他们继续之后却失败了。

    白彦青分明是骗了他们,白彦青安了什么好心?

    如今,龙非夜体内有两股内功,都是顶级的满阶内功;而韩芸汐体内有神秘的凤之力,不管是那一股力量一旦出了差错,后果都足以毁掉一个人的呀!

    若不是他们决定延后北征的时间,他们或许至今还被白彦青蒙在鼓里,或者还会往天山送更多的密函。

    龙非夜的送往天山的密函虽有专门的人手负责,可防守再严密,也抵不上整个天山沦陷呀!

    听到韩芸汐提到密函,楚西风连忙从怀中掏出了一份密函来,只见那信函早就被血水浸湿了。

    “主子,信……信属下拦下了。”

    龙非夜将密函从血染红的信封里抽出来,立马就认出这是他往天山送的最后一封信,信中只告诉剑心师父一件事,他们要上天山。

    这封信被楚西风拦截下来,那就意味着白彦青和邪剑宗的人并不知道他们要上天山?

    楚西风趴在地上,一直撑着上半身回答龙非夜的问题,忽然,他双手一软,整个人便趴到了地上。韩芸汐这才注意到,楚西风的手似乎也伤得很重很重。

    龙非夜亲自将人搀起来坐着,冷声,“徐东临,愣着作甚?”

    徐东临这才急急转过身来,坐在楚西风生怕,撑住他。

    龙非夜冷冷打量起楚西风来,俊朗的眉头一蹙再蹙,“你怎么下山的?”

    楚西风当初被他废了武功,杀鸡儆猴送回天山来,虽然被废掉了影卫之首的头衔,但是,在天山并没有再吃苦头。

    龙非夜的影卫大多是从天山弟子里先拨过去的,有些不是从天山弟子里选拔者,也要送到天山来训练。

    在天山顶有一个秘密的影卫训练基地,直接隶属于影卫之首,龙非夜并没有多余的心思亲自管理。楚西风本是这个影卫训练极地的首领,他平素对下面的人,他落难的时候,下面的人自是不会落井下石。

    而且,徐东临一被废,徐东临便接任了影卫之首一职,有徐东临罩着,谁赶对楚西风怎么样?

    换句话说,楚西风被遣送回天山,其实是龙非夜对他的格外开恩了。否则,要知道,被杀鸡儆猴者即便不死,也必生不如死。

    龙非夜这么问,也提醒了韩芸汐。

    楚西风一直住在天山顶,他的武功被废了,当初还是影卫把他送上去的。他是怎么逃下山的呢?

    要知道,定山顶可是和一般的高山顶不一样,上也难下也难,韩芸汐就走过一回便印象深刻了。

    若非轻功了得,要下天山根本是不可能的,更别说在邪剑宗的监视之下离开。

    是呀,不会武功的楚西风怎么下山的?若是有影卫带他一道下山,早就该给他们送信了,不至于等到他们找到这里来。

    楚西风苍白的脸上尽是淡然之色,他回答说,“主子,属下在天山顶躲了很久,等到了整个天山都积满了雪,属下……属下一路滚下来的,这信是属下下山后看到飞鹰,劫下来的。”

    飞往天山的飞鹰和回信送回去的飞鹰是不一样的,所以他并没能给主子送信。若非靠那只飞鹰填肚子,再春日里满地野草野菜,他早就饿死了。

    他的双腿皆废,手也使不上劲,要活下来,谈何容易?

    忽然之间,所有人便都安静了,就剩下徐东临吸鼻子的声音。

    冰雪封路,冰冻三尺,雪厚三重。寒冬的天山没有路可以上去,却有路可以下来,那就是天山西侧的路。

    那是一条特别陡峭的路,没有被冰雪封住的时候,根本无法上下,而被冰雪封住了,便可以……从雪上滑下来,滚下来。

    可是,从来都没有人这么做过。谁都知道,这么做是就是九死一生呀!

    怪不得……怪不得楚西风满身是伤,而且双腿皆废,手似乎也断了。怪不得徐东临会没有被邪剑宗的人发现。

    韩芸汐忍不住往远处的天山顶看去,她无法想象,徐东临一路滚下来经历了什么,走过了多少次死亡边缘。

    安静中,楚西风看了韩芸汐一眼,低下了头,“主子……属下,属下恳求主子记属下一功,让属下将功抵过。”

    龙非夜还未出声,韩芸汐便道,“茗香,还愣着干嘛呢?把药包拿来!”

    百里茗香这才缓过神来,连忙从马背上取来药包,这是他们离开前顾北月交给她的。

    “龙非夜搭把手,把人翻过来,平躺!”韩芸汐又道。

    楚西风惶恐不已,伺候主子那么多年,何时让主子动过手了?他正不知道如何是好,龙非夜拉住了他的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