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061章 狂妄的红衣男

2018-06-21 09:35:08Ctrl+D 收藏本站

    时间在流逝……

    苍晓盈凌空在悬崖边上,面对一堵针墙不知如何是好,而韩芸汐就站在针墙之后,双臂环抱,气定神闲。

    苍晓盈一手握住长剑,一手抚在脸上,怒声,“韩芸汐,你到底想做什么?”

    “看样子,苍大小姐是不想解毒了。”韩芸汐无能都说。

    苍晓盈怒而挥剑,狠狠朝针墙打去,可谁会带,那些毒针之间是隐藏着一股强大的力量,苍晓盈这发狠的也剑,居然没能打散那些毒针。

    韩芸汐站着不动,在心里默数之间!一夜暮年,按照施毒的分量不同,毒发的是也是不同的。

    苍晓盈不信邪再次挥剑,剑竟被反弹了回来。

    苍晓盈开始害怕了,疯狂都劈砍,韩芸汐笑道,”苍大小姐,要不这样。你回答我几个问题,要是答得我满足,我就给你解药,如何?”

    苍晓盈立马停下来,“什么问题?”

    “我的武功怎么样?”韩芸汐问道。

    “你是高手,你比我厉害!”苍晓盈毫不犹豫地说。

    韩芸汐摇了摇头,“这是奉承,不是实话。”

    “你的内功很强,针法诡异多变,毒辣精准。你算得上是高手,天山弟子没几个是你的敌手!“苍晓盈实话实话。

    可是,韩芸汐还是摇头,”听着不舒服。“

    “你……”苍晓盈绞尽脑汁地想,即便当初端木瑶在的实话,她都不曾这么奉承过呀!

    一想到端木摇,苍晓盈连忙说,“你的武功比端木摇的厉害,三招之内一定能胜过她!”

    wisemedia

    韩芸汐立马眯起双眸来,”苍大小姐,你拿本公主跟一个废物比?“

    苍晓盈的内功尽失,这早就是公开的秘密了。

    苍晓盈这次意识到自己说错话,可是,她着实吧知道该怎么回答韩芸汐才能让她满意。她不停地摸自己的脸,着急得都快哭了。

    最后,她怒声问,”韩芸汐,你要我说什么?“

    韩芸汐就是看着她,不说话。

    顾北月和顾七少已经落在一旁了,都很好奇。

    怎样的回答,才能让韩芸汐满意呢?”龙非夜,要是你你怎么回答?“顾七少低声。

    龙非夜没搭理他。

    顾七少不屑冷哼,“就知道你这个面瘫嘴瘫不懂哄女人开心!”

    龙非夜面无表情,说,“不管本太子说什么,她都开心。”

    顾七少扯了扯嘴角,半天都没有再跟龙非夜说话了……

    这个时候,苍晓盈忽然开窍了,急急说,“韩芸汐,上一次你上天山的事,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欺你不会武功,更不该找幽婆婆告状,我错了我错了,你饶我一回吧!”

    韩芸汐等着的,正是这句话呢!

    她笑了笑,后退了一步,手一扬,所有毒针便都汇聚成一道针流,缓缓流淌到她手里。

    顾七少看的都十分意外,他知道毒丫头的内功很强,却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竟能将内功运用得那么自如。龙非夜……怎么教她的呀?

    苍晓盈欢喜地踩上悬崖,立马伸手跟韩芸汐讨要解药,“快,给我解药!你不能说话不算数!”

    谁知道,韩芸汐却说,“我的问题还未问完呢?你急什么?”

    苍晓盈忍无可忍,还是得忍。

    韩芸汐较真起来,”白彦青呢?””白彦青?“苍晓盈很迷茫,”那个不死不灭的人?”

    见状,韩芸汐狐疑了,冷冷说,“人呢?”

    “我不认识那个人,也从来没见过。”苍晓盈并没有说谎,她至今都还吧知道白彦青就是邪剑宗宗主。

    见苍晓盈这反应,韩芸汐也心中有数了。敢情邪剑宗的人也都不知道他们的宗主就是不死不灭的风族之首,白彦青!

    白彦青对邪剑宗隐瞒身份,是为什么呢?

    “邪剑宗主在天山顶?”韩芸汐又问。

    这些,苍晓盈有些犹豫了,韩芸汐幽冷冷盯着她看,也不催。

    最后,苍晓盈还是妥协了,“他早就离开了,我也不知道他去哪了。”

    原来白彦青不在?

    白彦青在天山的防守如此大意,又没有亲自坐镇,他哪来的自信呀?难不成就因为他掌控了密函往来?

    韩芸汐无暇思索这个问题,她朝龙非夜和顾七少看去,见他们两也都很庆幸。

    虽然已经做好了跟白彦青打斗一场的准备,可是,他们终究还有人要救,还有仗要打。白彦青若不在天山顶,他们不介意夺回天山顶之后,顺道把邪剑宗给灭了的!

    “那谁在天山顶?”韩芸汐继续问。

    若非白彦青亲自守着天山顶,又有何人能降得住三位尊者,难不成白彦青对三位尊者也用了毒?

    这个白彦青,要毒杀整个天山剑宗吗?

    苍晓盈支支吾吾起来,“就是……就是二长老和三长老,还有邪剑宗的弟子。””对于你的回答,本公主非常不满意!”

    韩芸汐眸光利辣,她去除一瓶解药来,递到苍晓盈面前,“这是最后一个问题,天上顶到底什么情况?你们要宝剑干将做什么?”

    苍晓盈下意识伸手去抢解药,韩芸汐却随手将解压丢下悬崖,“回答我的问题,然后自己下去追。你要说得快的话,或许还能追回来。否则,我敢保证,就是邪剑宗哪位会下毒的宗主,都解不了你的毒。”

    苍晓盈朝深渊里看去,她都看不到那瓶解药了。

    这个深渊之深无法想象,天山剑宗开宗至今,都还没人能探到底。时间拖越久,解药就掉得越下去,就算她追得下去,也上不来呀!

    韩芸汐没那好糊弄,她若不一次说清楚来,时间必定会越拖越久的。可是,如果她说了,那一切就都完了!

    韩芸汐嘴角噙着一抹冷笑,及有耐心都等着。

    苍晓盈终究还是败下阵来,“九重殿的人都中毒了,三位尊者也中毒。邪剑宗主的弟子宫北辰亲自守着,天山顶全是埋伏,有暗剑也有毒虫。我听宫北辰说干将是……”

    话到这里,龙非夜和顾七少也都警觉起来,可谁知道,就在苍晓盈要往下说的实话,数道利箭忽然从他们背后飞射过来。

    “小心!”龙非夜急急提醒韩芸汐。

    韩芸汐自是知晓,她拉起苍晓盈,立马飞离悬崖,避开了。龙非夜和顾七少也退到了一旁。

    数道利箭落空,只见一个男子带了数名弓箭手从云雾中飞落下来。那男子长得颇为俊美,一身妖娆的红衣,举手投足之间尽是风骚。

    如果顾七少不在的话,这个男人看着还是有点养眼的。可是,顾七少就在一旁,两个人也对比,便是天上云地上泥了!

    这个红衣男子不仅仅衣着打扮和顾七少相似,就是性子竟也颇为相似。

    他一过来,看都不看两边的人,直接扬剑直指韩芸汐,“臭娘们,你是什么人?我命令你,马上把苍大小姐放了,否则,后果自负!“

    韩芸汐也算是见多识广的,她都被红衣男子霸气的语气吓着了。她甚至有种久违的感觉,龙非似乎很久没这么霸道地跟说过话。

    韩芸汐立马朝龙非夜看去,果然,龙非夜那张天生冷漠的脸一下子就寒了七分。

    至于顾七少,心情似乎不错,正摸索着下巴,饶有兴致地打量红衣男子。

    “他是谁?”韩芸汐低声。

    苍晓盈已经绝望,”他就是宫北辰。韩芸汐,我知道的都说了,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急什么?“韩芸汐低声。

    很明显,这位宫北辰并不认识他们三人。”后果自负?“韩芸汐笑道,”什么意思?“”你找死!“宫北辰大怒,嚣张地一扬手,背后数名弓箭手便四散开,满弓待发。

    龙非夜和顾七少明显忍不住了,正要过来,韩芸汐却抬手示意他们不必过来。那弓箭有毒,而是每一把利箭的毒都吧一样。

    跟她玩毒,简直是找死!

    红衣男子这次朝龙非夜和顾七少看去,冷哼,“不急,待本少主收拾了这个臭婆娘,再收拾你们!”

    天啊,这个家伙到底有多狂妄?狂妄到没脑吗?

    龙非夜和顾七少第一被无视地如此彻底。

    韩芸汐还以为这家伙会有多大的能耐,谁知道,他竟只是令人放箭!

    韩芸汐擒住苍晓盈,几个闪躲就避开了利箭,而随着利箭射出而发散出来的毒药,也一下子就被她收到储毒空间里去。

    一察觉到空气里的毒素消失,宫北辰这次大惊,不可思议地看着韩芸汐。

    “你……”

    “我来找死的!”韩芸汐自嘲起来。

    宫北辰怒声道,”苍晓盈,她到底是什么人?“

    苍晓盈心灰意冷地都不想理睬宫北辰。她心爱的男人被韩芸汐抢了,她将就的男人却连韩芸汐都打不过。这算什么啊?

    等不到苍晓盈的回答,宫北辰大为不安,他立马吹了一声响哨,很快,一大批弓箭手便从天山顶攻下来,把韩芸汐团团包围住。”这么多!“韩芸汐大惊。

    宫北辰却大喜,“呵呵,臭娘们,报上名来,束手就擒的话,本少主可以饶你不死!””宫北辰,你还没资格知道我是谁!“韩芸汐冷汗。”放箭!“宫北辰狠狠说。

    一时间万箭齐发,全冲向韩芸汐。

    可是,所有利箭无论多快,无论多猛,一靠近韩芸汐便全都凭空消失不见。

    宫北辰惊住了,他不信邪,“给我射!快,给我射!”

    可是,不管弓箭手发出多少利箭,竟无一例外全都消失不见。最后,弓箭手都没箭了,一个个全都目瞪口呆,以为撞了邪。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宫北辰惊声,他拔出了长剑。

    剑也出鞘,剑芒就强盛得令人眼睛发疼。韩芸汐有些意外,这家伙的剑术似乎颇为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