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067章 有种很复杂的感觉

2018-06-21 09:35:03Ctrl+D 收藏本站

    幽婆婆这个时候才想起顾七少来。

    “非夜,顾七公子出事了!快,跟我来!”幽婆婆很着急。

    龙非夜不急,韩芸汐急,“他怎么了?”

    顾七少有莫邪剑魂在手,又有毒术护身,要应对已经投降的邪剑宗三位长老并不难呀!

    “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了,你们跟我过来吧。”

    幽婆婆焦急往来路走去,大家便都跟过去。

    可是,他们还未走多远,就看到顾七少好端端地朝他们走过来。

    “他怎么了?”龙非夜终是开口。

    “我刚刚带他过来,他突然就傻掉了,站着不动,随我怎么叫都没反应。现在,怎么……”

    幽婆婆越发的纳闷,远远看去,顾七少确实毫发无损,再正常不过了。

    龙非夜没做声,然而,当顾七少走近了,大家就发现他有些不对劲。

    幽婆婆和两位尊者或许感觉不会太明显,而熟悉顾七少的龙非夜他们,却一下子就看出这家伙的反常。确切的说是他看龙非夜的眼神特别反常!

    若是平素,顾七少基本是不会正眼看龙非夜的,若是看,必是高高在上,鄙夷不屑的目光。

    可是,从刚刚走过来至今,他的视线居然没有离开过龙非夜,那狭长的双眸里隐着一抹极难说清楚的情愫。

    这个眼神让韩芸汐看得很不是滋味,她下意识走到龙非夜身旁,拉住了龙非夜的手。

    龙非夜虽然纳闷,却还是很淡定。他冷眼朝顾七少瞪去。

    顾七少居然还盯着他不放。

    龙非夜冷声,“你看什么?”

    “龙非夜,我……我怎么……”顾七少很迷茫,“我特么看到你怎么有种……”

    他想了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龙非夜那张冷脸已经阴沉了大半,韩芸汐实在忍不住,“有种什么呀?你到底怎么了?”

    “有种……”顾七少琢磨着,半晌才若有所思地回答,“有种……特别复杂的感觉!”

    这话一出,所有人便都怔住了。

    什么叫做特别复杂的感觉?怎么听起来特别……特别的暧昧呢?

    全场一片寂静,顾七少和龙非夜对视,顾七少那倾城倾国的脸上满是迷茫,竟给人一种莫名的喜感。至于龙非夜,他的脸已是臭得不能再臭了!

    龙非夜这辈子见过多少爱慕的目光,却第一次被一个大男人如此暧昧凝视。顾七少是调戏他,还是挑衅他呢?简直是活腻了!

    寂静中,顾七少还迷茫着,龙非夜却骤然拔剑。

    他拔起的不是佩剑玄寒宝剑,而是刚刚到手的古剑干将。干将宝剑本就是有脾气的,被龙非夜降服之后又能感受到龙非夜的情绪。所以,剑一出鞘,便剑气凌厉,杀气腾腾。

    可谁知道,干将一出鞘,顾七少却突然怔住了。和之前一样,像是被点了穴,整个人一动不动的,连表情都是僵硬的。

    唯一不同于上一回的是,此时此刻,他正盯着龙非夜手里的干将看。

    大家都惊了,顾北月推了顾七少一下,他都没反应。

    幽婆婆连忙说,“就是这样,他刚刚就是这样。

    “难不成……”韩芸汐喃喃地说,“难不成是因为……”

    龙非夜似乎也想到了原因,忽然将干将按入剑鞘中。

    这剑一入鞘,顾七少立马就缓过神来,他似乎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脸上的表情更迷茫了。

    龙非夜,韩芸汐和顾北月三人面面相觑,似乎发现了什么秘密。而幽婆婆和两位尊者却都不明所以。

    龙非夜若有所思地上下打量顾七少一眼,冷不丁又拔出干将。顾七少又立马僵硬住。龙非夜再次收剑入鞘,顾七少就立马又清醒。

    如此反复了好几次,屡试不爽。

    终于,在龙非夜又一次收剑入鞘的时候,顾七少大喊,“够了!”

    他一路找过来,脑袋好不容易才清醒一些,被龙非夜一折腾,又开始凌乱了,只觉得有好几个瞬间,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

    难得有一种游戏能让龙非夜瞧得上,还玩上瘾,他没理睬顾七少,又将干将拔出来。刹那间,顾七少又给愣住了。

    龙非夜拔剑收剑的速度加快,顾七少一下子愣一下子清醒,反反复复,脑袋晕得都有些站不稳脚。

    韩芸汐和顾北月早就笑得不行,大尊者忍不住开口,“非夜,这到底怎么回事?”

    龙非夜这才收剑入鞘,顾七少立马回神。

    龙非夜还未开口,顾七少便祭出莫邪剑魂来,怒声,“什么破玩意,老子不要了!”

    顾七少再傻,也想得明白是莫邪剑魂在作祟。这莫邪剑魂见了干将宝剑,魂都被牵着走了,还连累了他被龙非夜耍弄。

    干将剑一出,顾七少就懵了;但是,莫邪剑魂一出,干将剑却岿然不动,不因为别的,只因为龙非夜镇得住!

    大尊者和二尊者一见莫邪剑魂,皆是大惊。

    “这……这是莫邪!这就是莫邪!”

    “顾七公子,莫邪剑魂怎么会在你手上?”

    幽婆婆上天山顶的时候,顾七少已经收起莫邪剑魂了,幽婆婆也是第一次见这剑魂,极不可思议。

    干将剑被锁在天山顶,莫邪剑却早就被毁,莫邪剑魂也在江湖上销声匿迹已久。他们三人万万没想到有生之年居然还能看到莫邪剑魂,更没有想到莫邪剑魂居然会被顾七少掌控。

    韩芸汐便将他们在清川水城的经历说了出来,两位尊者和幽婆婆皆是感慨万千。

    “这真的得来全不费工夫!非夜,老夫原本还担心一年的时间里你们找不到莫邪,如今看来,只要能重铸莫邪剑,你们的双修就有望了!”大尊者激动不已。

    二尊者和幽婆婆盯着莫邪剑魂看,都有些移不开眼。但凡习剑者,何人不爱宝剑?

    干将剑太强势了,他们只能仰望,不敢近观。而莫邪剑魂为雌剑,相对于干将剑来说会温和一切,而且,如今只有剑魂没有剑体,也只有一半的力量,所以他们才有机会,如此近距离好好看一看。

    “铸剑……”龙非夜若有所思。

    当初在清川水城得莫邪剑魂是一场意外,如今回天山得干将剑亦是意料外的事情,却没想到两场意外反倒促成了他和韩芸汐的双修。

    大尊者说的没错,若非他们意外得到莫邪剑魂,一年的时间里他们未必能找到莫邪剑魂。

    如今,他们要做的就只剩下铸剑了。

    龙非夜第一时间就想到清川水城那位铸剑师,叶骁。当初韩芸汐饶了叶骁和老板娘不死,还真应了那句老话,与人方便便是与己方便。

    这个忙,叶骁应该会帮的!

    大家都在为干将莫邪而感慨,顾七少却冷幽幽地来了一句,“你们谁能先把莫邪剑魂收走?老子要不起它。”

    如果没有遇到干将,这莫邪剑魂顾七少还是很喜欢的,毕竟有莫邪剑魂相助,他便可跻身一等高手的行列。可如今这情况,他相当于被龙非夜掌控着,万一他哪里惹龙非夜不高兴了,龙非夜只要一拔剑,便能让他原地发愣上大半天。

    太坑了!

    其实两位尊者和幽婆婆都很想暂时收下莫邪,体验体验拥有剑魂的感觉,可惜,他们收不了。

    莫邪剑魂本就强大,又有戾气,并非一般人收得了。

    顾北月还是心疼小七的,他笑道,”殿下和公主联手,以噬情之力和凤之力便可收服莫邪。”

    当初在清川水城,韩芸汐体内的凤之力还未被引发出来,否则,莫邪也不至于落到顾七少手里去。

    听顾北月一提点,顾七少便笑呵呵朝朝韩芸汐看去,“毒丫头,干将莫邪是夫妻间,龙非夜得了干将,莫邪自然就是你的,七哥哥怎么能抢你的东西?你赶紧拿回去吧?”

    韩芸汐笑得特无害,正要回答,谁知龙非夜却突然将干将宝剑丢给了顾七少。顾七少下意识接住,发现这宝剑特别沉。

    “等铸了剑再收回,这把剑也暂时由你保管,看紧点,要是丢了,那拿命来偿!”

    龙非夜眸光森冷,后面的话没说完却足以威胁到顾七少。一句“拿命来偿”提醒了顾七少一件事。

    顾七少之所以能以身体收服莫邪剑魂,极有可能是因为他是不死不灭之身,换成韩芸汐这正常的血肉之躯,未必能成功。

    一旦是不成,大家必会怀疑上他的体质的。

    顾七少眼底掠过一抹复杂,双手捧着干将宝剑,一句话都不敢多言。不知情的大家还以为他真的被龙非夜威胁住了。

    就这样,顾七少变成了龙非夜的剑奴,专门帮忙扛剑……

    虽然铸剑是大事,但是,现在不是讨论铸剑的时候,天山剑宗混乱的场面,还等着他们去收拾呢!

    剑宗老人昏迷不醒,已经被弟子救回九重殿。两位尊者和幽婆婆留下来,主持大局。龙非夜他们四人带上邪剑宗两位长老,立马就赶赴邪剑宗救三尊者。

    当他们抵达邪剑宗的时候,发现邪剑宗已经人去楼空,只剩下几个没来得及逃走的弟子。

    弟子们逃走不打紧,邪剑宗的二长老和三长老还在他们手上,他们就不怕找不到三尊者。

    “人呢?”韩芸汐冷冷问。

    二长老和三长老被大长老的死相吓得不轻,早就归顺了龙非夜他们。

    “在密牢!”二长老连忙回答。

    当二长老和三长老把韩芸汐他们几位带到密牢去时,竟发现密牢已经空无一人。

    “人呢?”龙非夜冷声质问。

    第三尊者可不是一般的囚犯!三位长老都在天山顶,白彦青又不在邪剑宗里,还有谁有地牢的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