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068章 他是假冒品

2018-06-21 09:35:00Ctrl+D 收藏本站

    看着空荡荡的密牢,二长老和三长老这才想起一个人来,一个女人!

    龙非夜早就注意到完好无缺的锁,他冷声,“谁把人救走的?”

    “是……”

    二长老都不知道怎么回答,索性直说了,“数月前宗主带了一个女人回来,那个女人一直用黑纱蒙面,我二人从未见过她长什么样子。宗主对她极其信任,她也有密牢的钥匙。一定是她把人带走的!”

    “对,一定是她!除了我们几个长老,就只有她有钥匙!”三长老连忙补充。

    他们如今要么死,要么降,并没有其他选择,他们不想死,只能说实话。

    “那是什么人?”韩芸汐问道。

    “我们也不知道那个女人是什么来头,她对天山很熟悉,极有可能是天山剑宗的人!”二长老答道。

    天山剑宗会有什么女人,能被白彦青瞧得上眼。会是戒律院的弟子吗?

    “白彦青去哪了?”韩芸汐质问道。

    三位长老都很不解,白彦青是何人?

    “就是你们宗主,去哪了?”韩芸汐冷冷问。若非有重要的事情,白彦青岂会轻易离开?

    两位长老都震惊了,脱口而出,“白彦青?”

    “正是白彦青!怎么,你们连自己宗主的身份都不知晓,这未免太可笑了吧?”韩芸汐试探道。

    两位长老面面相觑,惊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连连摇头。

    看这样子,除了会毒术的宫北辰,邪剑宗里真没人知晓白彦青的身份。白彦青到底怎么隐瞒身份又怎么当上邪剑宗宗主的?

    韩芸汐好奇不已。

    “西秦公主,我们宗主是姓华,名予叔,是当年白老宗主引咎归隐前提拔上位的。怎么……怎么会是白彦青?”二长老一脸不可思议。

    “百老宗主?可是白山青前辈?”龙非夜开了口。

    “正是!”二长老犹豫了片刻,无奈地说,“东秦太子,邪剑宗的内功心法有极大的缺漏,易走火入魔。想必你也有所耳闻吧?”

    “那又如何?”龙非夜问道。

    “华宗主这些年来之所以勾结天山剑宗锁心院和两大阁,为的就是那把干将宝剑。华宗主想利用干将宝剑之力,修到满阶内功,以寻弥补之法。也算是为邪剑宗里数百弟子寻一条火路。”二长老认真说。

    没想到白彦青将邪剑宗的内功心法研究得如此透彻,竟也知道借宝剑之力补内功之缺漏。

    他到底是何时进入邪剑宗的?是一直改名换姓潜入邪剑宗,还是中途冒名顶替了?

    不管是何种情况,白彦青都蒙骗了邪剑宗的弟子。

    因为,就他回复的那些伪造的密函看来,他想得到干将宝剑,无非是怕干将宝剑落到龙非夜手里,他真正的目的是要彻底毁了她和龙非夜双修的机会了。

    韩芸汐心中有数,唇角泛起了冷笑,“你们宗主以毒攻天山,你们就没怀疑过他的毒药哪来的?宫北辰的毒术那么厉害,你们也没质疑过?”

    二长老和三长老面面相觑,最后,三长老给出了解释,“宫北辰幼时曾入百毒门学过毒,只是……”

    说到这里,三长老忍不住问,“西秦公主,你如何能肯定我们宗主就是白彦青?我们宗主常年在山里闭关,也是最近才出关的!可有画像?”韩芸汐问道。

    “在邪剑阁。”二长老连忙回答。

    顾北月很快就来回了一趟山腰上的邪剑阁,取来了华宗主的画像。

    韩芸汐他们几个一看画像,立马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这画像跟白彦青的长相完全不一样!

    他们原本还担心白彦青自幼在邪剑宗长大,被白山青提拔了,如今看来,真正的华宗主早就被白彦青杀了,白彦青是个仿冒品!

    换句话说,白山青老宗主和叶骁那边,他们大可放心。那对师徒和白彦青并没有牵连。他们必定也不知道白彦青冒充了邪剑宗的宗主。西秦公主,这……这到底怎么回事?”二长老认真问。

    虽然两位长老态度极好,可是,韩芸汐可没有忘记邪剑宗对天山剑宗的所作所为,更没有忘记这二位长老对剑心师父动刑一事。

    想得到干将宝剑,想拯救自己门中弟子,就可以屠戮别人的弟子吗?白山青老宗主都曾经和剑心老人商议过两宗和解,合二为一一事,他们怎么就拉不下脸跟天山剑宗和解?

    非得用毒?撇开干将宝剑不说,邪剑宗这帮人,本就居心不良!

    韩芸汐可没有那么多闲情逸致跟这两位长老解释那么多。那个带走第三尊者的女人是谁,是天山剑宗的什么人,他们还得回天山顶去查呢!这两位长老连白彦青的底细都不清楚,又怎么会知晓其他事情?审也是白是审了!

    如今看来,杀宫北辰似乎杀得有些早。

    “想必二位长老都还未见过干将宝剑吧?”韩芸汐问道。

    两人长老纷纷点头,相较于之前的嚣张,此时的他们比奴才还奴才。

    “那,顾七少背着的就是干将,你们好好瞧瞧吧。”韩芸汐笑道。

    两位长老齐齐回头看去,而就在这个时候,韩芸汐袖中飞出了两枚毒针,正中他们二人的眉心,两人皆是一怔,随即便昏迷了过去。

    白彦青下的毒,韩芸汐解得了。韩芸汐下的毒,白彦青可未必解得了!

    韩芸汐也不动那些没来得及逃跑的弟子,她由着那些弟子逃走,就让顾北月把这两位长老留在邪剑宗的邪剑阁里。

    这是她在毒术上,对白彦青的挑衅!

    然而,龙非夜对白彦青的挑衅却是更加霸气的方式。

    龙非夜说,“顾北月,待人全逃了,给本太子把邪剑宗毁了,就留邪剑阁!”

    龙非夜这不仅仅是挑衅白彦青,更是告诉天下人,他的师门天山剑宗永远都是武林权威,绝对不容挑衅!

    顾北月办事,所有人都放心。

    顾北月留在邪剑宗,韩芸汐和龙非夜先回天山顶去,顾七少低着头跟在他们后面。顾七少是特别喜欢热闹的人,可是,这一路来回他都特别沉默。不为别的,只因为背在后背的那把剑,特么特么沉,压得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龙非夜和韩芸汐使轻功,踩着树叶越飞越高,顾七少追得特别吃力,谁知道,这个时候莫邪剑魂居然自己跑了出来,化作一道淡淡的红芒,在顾七少周遭流窜了几圈之后,便覆在他背后的干将宝剑上。

    韩芸汐和龙非夜察觉到剑气,回头看去,只见那道红光温和浅淡,萦绕在干将宝剑剑身上,像是情人之间的耳鬓厮磨,亲密无间。

    龙非夜在心中暗下决心,无论如何一定把让韩芸汐拥有莫邪宝剑,而韩芸汐亦在心中暗暗下决心,无论如何一定要拿到莫邪宝剑。

    顾七少什么想法都没有,就像赶紧到天山顶,找个地方,趴下!

    一回到天山顶,顾七少果然什么事都不管了,他在一个高高的屋顶上趴下,气喘吁吁,无力地俯瞰韩芸汐他们。

    此时,整个天山剑宗已经基本平静下来,四重山的五十五剑阁阁主带着弟子们再清理山间的尸体,排查潜伏在山里的逃兵。幽婆婆带了几个弟子,控制住锁心院,锁心院里有诸多梵天功法的修行秘籍,幸好没有损失。

    龙非夜和韩芸汐一到,大尊者和二尊者便连忙询问三尊者的情况。

    龙非夜如实以告,两位尊重和幽婆婆都十分震惊。

    “我戒律堂的弟子绝不会背叛剑宗!”幽婆婆有十足的把握。

    “会不会是锁心院的弟子?”二尊者问道。

    能让白彦青瞧得上的,必定是剑宗里的重要人物,他们思来想去,也就锁心院里有几位女弟子是有点身份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戒律堂的弟子匆忙而来,“尊者,长老,端木瑶不见了!”

    戒律院的弟子负责清理天山顶,地牢并不是重点要清理之地,所以才会耽搁到这么晚。

    弟子这么一报,大家便都明白怎么回事了!

    无疑,端木瑶被白彦青秘密救走了,白彦青利用端木瑶对天山剑宗的了解,才能在短时间里不动声色掌控了整个剑宗。

    没想到端木瑶容貌被毁,武功被废,竟还能掀起这么大的风波!他们还针低估了她!

    “早就该一剑杀了她!”幽婆婆特别郁闷。当初若非看在剑心掌门的面上,她这个戒律院之首岂会只关押端木瑶那么简单?

    韩芸汐眼底掠过一抹渗人的寒芒,她冷冷道,“她最好别落在本公主手上!”

    端木瑶带了二尊者逃,自是去投靠白彦青的。

    天知道白彦青又躲哪里去了?

    “非夜,双修之事要紧,你们还是尽早寻到铸剑师。”大尊者认真说。

    一场内乱,天山剑宗元气大伤,百废待兴,若有龙非夜这个剑宗大弟子留下来主持大局,那再好不过了。但是,大尊者还是知轻重缓急的。

    龙非夜犹豫了片刻,低声道,“等师父醒了,我们再走。大尊者,我记得藏剑阁中有不少高仿的干将宝剑?”

    “是有几把,你想……”大尊者不明白。

    韩芸汐笑了,低声说,“将计就计!龙非夜降服干将一事,切勿泄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