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069章 把脉的时间有点久

2018-06-21 09:35:00Ctrl+D 收藏本站

    天山剑宗这么大的动静,邪剑宗和一院两阁的弟子逃走了不少,要封锁消息自然是不可能的。

    就算封锁得住,端木瑶也必会第一时间把天山山脉的变故告诉白彦青。

    可即便如此,韩芸汐他们依旧可以将计就计。

    因为,知道龙非夜降服干将宝剑一事的人,就他们几个,而邪剑宗的二长老和三长老虽是昏迷,却形同被灭口。

    白彦青既打了干将的主意,想破坏他们双修,他们自然要制造假象,让白彦青误以为他们重新封锁了干将,并没有将之降服。

    “白彦青到底想做什么?他在怕什么?”龙非夜蹙着眉头,认真问。

    他一直想不明白,以白彦青的实力并没有一直躲着他们,算计他们的必要,真正较量起来,白彦青的胜算会更大一些。

    可是,白彦青却似乎一直躲着他们,一直在算计他们。着实令人看不透他的目的何在。

    一不争为风族争这天下,二不要他们的性命,那他要的是什么?

    韩芸汐也迷茫,两位尊者和幽婆婆他们更是不明白了,他们只庆幸非夜及时赶来,否则这天山剑宗数百年的基业,怕是要毁于一旦了。

    这个时候,山后面突然传来一阵阵轰隆声,大家往悬崖上去,便见邪剑宗的殿宇全都坍塌,就剩下一座邪剑阁立于废墟之上,特别显眼也特别突兀。

    没多久,顾北月就回来了。

    两位尊者亲自去重塑锁剑台,幽婆婆肩起众人,处理乱一团的一院两阁。把一切都弄清楚之后,龙非夜和韩芸汐总算能松一口气了。

    他们守在剑心师父床榻边,虽然曾经因为韩芸汐,对剑心师父有过滔天的怒气和恨意。可是,龙非夜对这个师父还是很孝顺的。

    他和韩芸汐坐了一会儿,便让韩芸汐在外头等着,他要为剑心师父输一些真气。韩芸汐一出门就撞见了顾北月过来。

    “公主,剑心前辈可有大碍?可需要属下效劳?”顾北月谦逊而恭敬。

    “他在里头待着,过会儿你在进去吧。”韩芸汐低声说。

    其实,她对剑心师父的同情多过于敬重,在她看来,天山剑宗今日之乱,李剑心要负责主要责任。

    若非锁心院和藏经阁,藏剑阁为内应,白彦青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如此无声无息掌控了天山剑宗呀!而这一院两阁的叛变,归根到底还是李剑心这么多年来不作为。

    这些话,韩芸汐自是藏在心中不会说,她全是给龙非夜面子。

    “公主,坐下歇息吧,连着数日操劳,你可得寻个时间,好好养养身子。”顾北月认真说。

    韩芸汐在院中石桌旁坐下,顾北月就站在一旁。

    韩芸汐实在无奈,蹙眉看着顾北月,就是看着,一言不发。

    顾北月一开始还算淡定,可是,时间久了,他便不自在了,他很自觉地在韩芸汐对面坐了下来。

    这下,韩芸汐才没盯他。

    “宁静该生了吧?也不知道是男是女,唐离怎么还没来消息?”韩芸汐一直惦记着这事,一闲下来就又想道。

    “公主,天山之事必要尽快处理妥当,回三途黑市还得十多日,北征的事不宜在拖延。”顾北月认真说。

    “我知道。”韩芸汐心里是最着急的。

    顾北月安静了一会儿,似有些犹豫,却还是开了口,“公主,可否让属下把个脉?”

    “怎么了?”韩芸汐不解。

    “公主进来操劳,脸色似乎不甚好,属下担心。”顾北月很坦荡地表达关心。

    韩芸汐立马就伸出手去,“就是累了一些,睡眠不足,其他都还好。”

    顾北月还未把脉就先说了一句,“气血有亏。”

    这是老毛病,从离开东秦军营至今就一直这样,不是什么大毛病,就是太过于疲惫了,没有休息的时间。

    一直处于忙碌缺眠的状态,就算有再多灵丹妙药,一样无济于事。

    睡觉和放松,才是女人最好的疗养方式。

    韩芸汐把手伸过去,顾北月连忙取随身携带的小药包让她垫着。他两指轻轻按在韩芸汐脉上,认真琢磨起来。

    就顾北月的能耐,只需要一会儿的时间便可以将一个人的身体情况掌握透,可是,这一回他却琢磨了很久很久。

    久得让韩芸汐都有些慌张,怀疑自己的身体是不是有什么大问题。她正想问,趴在一旁屋顶的顾七少却先开了口,“顾北月,毒丫头怎么了?”

    顾北月还没理睬,反倒是韩芸汐抬头看了去,勾了勾手指,示意顾七少下来。

    顾七少即便背着一把干将,一见韩芸汐勾手指也会立刻飞下来的。

    他很快就到韩芸汐面前了,笑呵呵问,“毒丫头,有什么事说吧!”

    “嘘!”韩芸汐之所以冲他勾手指,没喊他下来,就是不想惊动周遭的人。

    她低声,“你寻个黑布把干将包起来,再伪装一下,别让人看出你背了一把剑,懂吗?”

    知道顾七少有莫邪剑魂的人不少,顾七少若再背着一把剑,难免会被有心人怀疑。所以,还是伪装起来比较好。

    干将已经很沉了,再伪装一下,岂不更沉?

    这事若是龙非夜交待的,顾七少一定会把干将丢给龙非夜,但是,这事是韩芸汐交待的,顾七少便非常爽快,只答了一个“好”字,立马就去办了。

    顾七少走后,顾北月依旧认真把脉。

    韩芸汐真的心慌。

    虽身为大夫,可以往孤身一人的时候,她总不会太注意自己的身体,只觉得怎么过怎么开心就好。

    可如今却不一样了,她特别害怕自己出事。万一她不幸怎么着了,龙非夜该怎么办呀?

    虽心慌,她却打趣地笑道,“顾院长,我这是患了什么疑难杂症,你诊断半天都诊断不出来?”

    顾北月这才放开她的手,笑了笑,“没什么大碍,就是气虚些,需要休息和疗养。公主,忙完了天山之事,这一路回三途黑市,你可得好好养一养,烦心的事就交给殿下和属下,可好?”

    “顾北月,你骗我?”韩芸汐眯起了眼睛。

    把了这么久的脉,就这样?怎么可能?

    顾北月连忙起身来,甚至单膝下跪,“公主明鉴,属下绝不敢欺瞒公主!”

    韩芸汐急急起身拉他,“顾北月,你起来!你再这样,我……我……”

    韩芸汐都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了,顾北月却还是跪着,一脸认真,安静。

    “成了成了,我刚刚开完笑了,你起来吧!”

    韩芸汐这么一说,顾北月才起身,又来了句,“谢公主明鉴。”

    韩芸汐第一次有想踹他的冲动,这个家伙看似温和无害,其实忒可恶了。

    顾北月嘴角掠过一抹浅笑,三分无奈,七分宠溺,特别特别温暖。这七分宠溺是韩芸汐专属的,只可惜,她永远都不会看到。

    就这样,韩芸汐无法再追问脉象的事情。不过,她也没多放在心上,毕竟顾北月不会坑她,顾北月说没大碍,就一定没事。

    没多久,屋内就传来龙非夜的声音,“芸汐,进来!师父醒了!”

    韩芸汐和顾北月皆喜,两人急急进屋去,只见剑宗老人靠在枕上,一脸苍白。顾北月二话不说就过去把脉,韩芸汐道了一声“剑宗前辈”就站到一旁去了。

    剑宗老人伤得不轻,幸好有龙非夜的真气护体,顾北月把脉之后,便到一旁去开药。

    龙非夜将天山发生的事情和双修之事告诉剑宗老人,剑宗老人听了都替他和韩芸汐捏了一把冷汗。

    “非夜,其他事都可缓后,铸剑之事一定得抓紧!”剑宗老人认真说。

    龙非夜只是点了点头,韩芸汐知道,铸剑之事他们必定要等到北征之后的。

    剑宗老人朝韩芸汐看来,笑了笑,“丫头,老夫当初还是小看你了。”

    韩芸汐居然毫不客气地点头,“是,你小看我了。”

    剑宗老人一愣,随即笑了起来。这丫头很骄傲,可是她就是有骄傲的资本。

    “剑宗前辈,因为你小看我,给我造成了心理伤害,所以,我觉得你得补偿我!”韩芸汐认真说。

    “你想要什么?”剑宗老人无奈地问,除了剑宗掌门这个虚名之外,他还有什么?而这丫头,得非夜盛宠,还需跟他讨东西?

    韩芸汐认真说,“把玄女剑法的剑谱交给我!我要练这套剑法。”

    剑宗老人微怔,打从端木瑶被囚之后,他就把这件事藏在心底了。

    见剑宗老人为难,韩芸汐认真说,“剑宗前辈,你别误会,我练玄女剑法并非为圆你心愿。我想,除了洛青灵洛前辈之外,谁练玄女剑法都弥补不了你的遗憾。”

    韩芸汐的话说到了剑心老人心坎里去。

    遗憾是永远弥补不了的,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弥补的永远都只是弥补。

    “那你想做什么?”剑宗老人不明白,以韩芸汐如今的能耐,多一套玄女剑法少一套玄女剑法并无多大区别。她的毒针完全可以自保。

    韩芸汐冷冷说,“我要用玄女剑法,杀了端木瑶!”

    剑宗老人怔住了,龙非夜和一旁的顾北月却无声而笑,尤其是龙非夜,笑得尤其开心。天知道他开心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