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070章 韩芸汐拜谁为师

2018-06-21 09:34:58Ctrl+D 收藏本站

    韩芸汐一心想要玄女剑法,都没注意到龙非夜的异样。反倒是剑宗老人,若有所思地朝龙非夜看了过去。

    韩芸汐这才跟着看过去,然而,龙非夜早就恢复平素的一脸冷肃,不苟一笑。

    剑宗老人无奈不已,韩芸汐不知道怎么回事,还当剑宗老人不打算把玄女剑法教给她。

    她想了一下子,连忙说,“剑宗前辈,想必洛前辈也不希望玄女剑法变成压箱底的废纸的吧?”

    剑宗老人颇为认真地说,“丫头,拜师得有样子,你这前辈长前辈的短的。呵呵,老夫听着心里不是滋味呀!”

    天下多少人想拜在他座下为徒?即便他如今武功尽废,可是,天山剑宗最机密的基本剑谱可都掌控在他手里,不曾外泄过。这个臭丫头既是非夜的妃子,就该跟着非夜一道称呼他师父!她不称呼就算了,这会儿来求剑谱,居然还一点自觉性都没有?

    他还琢磨着等日后她和非夜有了孩子,他还要当武学启蒙之师,亲自教导呢!这会儿不趁机压一压她的傲气,将来还震得住她的孩子?

    剑宗老人捋着胡子,等着韩芸汐乖乖下跪认师父,可谁知道,韩芸汐却说,“剑宗前辈,玄女剑法既是你给洛前辈的,那这套剑法便是洛前辈之物吧?芸汐要拜师,那也是拜洛前辈为师,不是吗?”韩芸汐颇为认真地问。

    这话一出,李剑心心头顿是一怔,竟无法反驳韩芸汐。

    “洛前辈的灵位在何处,我要去拜师!”韩芸汐态度坦诚。

    李剑心从来没有想过,在洛青灵离开人世那么多年之后,还会有人愿意拜她为师。他忽然发现自己错得离谱,他怎么能让自己的弟子,怎么能让端木瑶学玄女剑法呢?

    这剑法是属于洛青灵的呀!只有她的徒弟才有资格继承!

    “好!好!”李剑心激动不已,“丫头,老夫带你去,老夫这就带你去!”

    李剑心重伤在身,却坚持下榻,龙非夜和顾北月也都没有阻拦。他们看着韩芸汐,都不知道说这个女人什么好了。

    她是那样与众不同,总是出人不意却又令人心服口服。

    李剑心很快就将他们带到九重殿第九重殿中的阁楼里。这个小阁楼是天山最高之处,站在这里可以将延绵不断的天山山脉尽收眼底。

    洛青灵的灵位就供奉在这里,李剑心每日都必要上来,供上两炷香,陪洛青灵说说话,直到两柱香燃尽了,才会离开。

    被邪剑宗的人囚禁了那么久,他已经数月未来了。一上来,他便急忙去擦拭灵位牌,而后再擦香炉,供桌。

    看着剑宗老人忙碌的背影,韩芸汐他们都没有打扰,就站在门外安静地看着。

    在爱情面前,人和人都是平等的。无论身份多高,成就多高,在爱的人面前,永远都是平凡而卑微的。

    待剑宗老人忙碌完了,韩芸汐他们才走进去。

    韩芸汐亲自点燃了两炷香,坦荡却又谦逊地看着那快小小的木牌,认真说,“我,龙非夜之妻,韩芸汐,今日拜洛青灵前辈为师,日后必潜心练习玄女剑法,将其发扬,传承于武林。”

    韩芸汐说罢,毫不犹豫地跪下去,“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韩芸汐认认真真地磕了三个响头,剑宗老人望着这一幕,心头满满的情愫,激动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洛青灵也有徒弟了!

    他知道,从此以后,洛青灵这个名字不会尘封在这个小小的阁楼里,玄女剑法也不会成为回忆,江湖里会有她的传说。

    龙非夜看着韩芸汐的背影,都有些走神。

    她刚刚那句自我介绍是那样简单,干脆。

    “我,龙非夜之妻,韩芸汐。”

    韩家女,秦王妃,西秦公主,这三个身份她都没认,她就认一个身份,他的妻。

    “龙非夜之妻”,他暗暗发誓,他必要给这五个字最至高无上的荣耀,超越这个世界上任何身份,地位!

    拜师之后,李剑心便将玄女剑谱交给了韩芸汐,韩芸汐拥有满阶的梵天内功,其实已经攻克了修炼玄女剑法第一大难关,她要掌握的纯粹就是玄女剑谱里的七大式剑法而已。

    她花了三天的时间,便将正本剑谱读透了,只有三四个不明白的地方,其他的皆可自学。李剑心这才被韩芸汐的天赋所震惊到,他原以为韩芸汐至少也得一个月的时间才能琢磨透这剑谱吧。

    李剑心不得不承认,端木瑶根本不及韩芸汐的十分之一,而韩芸汐的天赋甚至远远超过当年的洛青灵。

    这日,他私下对龙非夜说,“非夜,此女是你之大幸!”

    龙非夜径自笑着,一个字都没回答。

    三日的时间,两位尊者把锁剑台修好,拿了一把高仿的干将宝剑重新锁在剑台之上,且驻守在左右两侧,施加力量使得周遭剑气缭绕。此举未必能骗得过白彦青,但是至少可以干扰他的判断。

    三日里,他还商议了铸剑之事。

    所谓十年一磨一剑,要铸出一把好剑,岂是短短的一年可以成事的?何况,能承受住莫邪剑魂的剑已经无法用“好剑”二字来形容了。

    铸剑之事,绝不简单。

    叶骁的能耐再大,也免不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尴尬。他们不仅仅需要寻到可铸剑之铁,还得寻到可铸剑之火。

    “非夜,铸剑为要务。北征之事还是缓一缓吧。”剑宗老人苦口婆心地劝。

    两位尊者也是一样的观点,纷纷点头,就盼着李剑心这个当师父的,能劝得住徒弟。

    龙非夜没做声,他早就和韩芸汐商量好了,无论是救人,还是北征都不能再拖延。那是他们欠东西秦的,也是欠宁承兄妹和沐灵儿的。

    韩芸汐想了一下,认真说,“天火!若要快的话,就得用天火来煅烧,如果能寻到可经受天火煅烧之物,必能在短时间里铸出莫邪剑!”

    “芸汐,你上哪去寻来可经受天火煅烧之物?”剑宗老人立马发问。

    “地火坤炉呀!那玩意不拿来练剑也是废物了!”

    门外立马传来一个嚣张的声音,说话者除了顾七少,还会是谁。

    这话一出,韩芸汐立马惊喜地站起来,“对!那个炉子可以!”

    顾北月亦是大喜,“多亏七少想到这事,坤炉之铜再适合不多!”

    地火坤炉能承受得住地火的热度没有被烧毁,自是不会被天火烧没了。而那炉子如今已经没了地火,失去了力量,自是可以被天火融化。

    龙非夜虽然没出声,却也点头。

    剑宗老人和两位尊者亦是惊喜,但是,剑宗老人很快便又问,“此事,丹老可否……”

    话还未说完,顾七少就打断了,“此事包在我身上!龙非夜,你趁早把叶骁送到求药洞去!越快越好!”

    顾七少走了进来,只见他背着一把古琴,身姿颀长,红衣妖娆,容貌倾城,笑意邪惑。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浪迹天涯的琴师,以琴为伴,潇潇洒洒。

    可是,在场的都知道,他那把古琴里藏着干将,他背起来一点都不轻松。

    其实不止顾七少,就是两位尊者要背干将,都很费尽。

    只有身为干将宝剑主人的龙非夜才能轻松持剑,也才能拔剑出鞘。顾七少恨不得赶紧把莫邪剑铸造出来,好让龙非夜收回干将,也好让莫邪剑魂离开他的身体。

    而在莫邪剑魂离开他之前,他是不会轻易得罪龙非夜的。因为,龙非夜一拔剑,他就得犯傻。

    有顾七少去开口,丹炉老人必不会拒绝的。

    韩芸汐却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当初是她把地火坤炉送给丹炉老人的,如今不仅得要回来,还可能得破坏他的宝贝炉子,这怎么都说不过去。

    最后,韩芸汐亲自备了一份大礼令人送过去,这大礼不是别的,正是之前在东秦军营附近蛇窟里得来的蛇丹。这东西可是炼丹极好的辅佐之物,是炼丹之人可遇而不可求的。

    当日,龙非夜就亲笔写了一封信,派人送给徐东临,让徐东临亲自送去给叶骁。

    铸剑之事也算是安排妥当了,白彦青即便知道顾七少得了莫邪剑魂,也猜不到莫邪剑魂是怎么来的,更不知道有叶骁这么一个人。

    然而,龙非夜依旧谨慎,他令人放出消息,说他和韩芸汐已离开天山,往西边沙漠走,去寻铸剑之铁。放出这个消息的同时,韩芸汐还让人假传了几个消息,有说她和龙非夜去了北厉的,有说她和龙非夜去了江南的,还有说她和龙非夜继续留在天山的。假中带假,足够扰乱白彦青的判断了!

    待铸剑之事尘埃落定,幽婆婆才找上九重殿来。

    几日的时间里,幽婆婆已经把叛徒都关押待审,清点了藏经阁和藏剑阁的损失,也派了人暂时代管一院两阁事务。

    剑宗老人一直有意将宗主之位传给龙非夜,可是,龙非夜这个大忙人怎么可能一直待在天山顶掌管天山剑宗呢?眼下,剑宗里又没有合适的人选。幽婆婆就担心龙非夜他们离开了,剑宗还得内乱。

    毕竟,经历了这场变故,五十五剑阁的阁主和弟子们对天山顶多少会心寒,而天山顶一宗的两阁两院皆群龙无首,余下的弟子之间的明争暗斗势必会比之前激烈。

    “非夜,不如你多留上一两个月,先稳一稳大局。”幽婆婆苦口婆心地说。

    “办不到!”韩芸汐先开了口,天山顶这些老人家岂能体会到他们揪人心切呢?

    多解释也无益,韩芸汐给剑宗老人和幽婆婆出了一个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