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074章 你到底有什么好

2018-06-21 09:34:53Ctrl+D 收藏本站

    沐灵儿梦到了什么,会让她哭着喊“七哥哥”?

    她需要顾七少来做什么?救她吗?

    金执事原本要叫醒沐灵儿,可一听到“七哥哥”这三个字,他便不动了。就这样安安静静地坐着,看着她泪流满面,看着她小脸惶恐,听着她哭,她喊,一声一声“七哥哥”。

    顾七少,到底有什么好的?

    忽然,金执事喃喃开了口。

    他说,“沐灵儿,我带你回东坞去,如何?”

    他说,“沐灵儿,忘掉一切,我们改名换姓一起到东坞牧羊放马,可好?”

    他说,“沐灵儿,你到底有什么好?”

    他费尽了那么大的力气,险些连性命都搭上了,本该带她去跟韩芸汐交换卖身契的,然后一个人远走高飞,回冬乌国去。

    可是,该死的他居然连卖身契都不想要的,只想带她走。

    沐灵儿梦得好深,哭得好难过,可即便如此,她还是紧紧地抱着小唐糖,不曾松手。

    明明不是孩子她娘,保护这个孩子却成了一种本能。连做梦都不会轻易放掉。

    终于,沉睡的孩子被惊醒了,一开始是抽泣,接着越哭越大声。

    沐灵儿猛地惊醒,这刹那还针险些放掉孩子,幸好她及时又抱紧了。

    她都还没有发现金执事已经醒了,正坐在不远处盯着她看。

    她吐了口浊气,喃喃自语,“吓死我了!”

    她连忙将小唐糖拥紧,脸贴着满是奶香味的襁褓,看似在安抚小唐糖,实则是想在小唐糖身上寻找安慰和勇气。

    若不是小唐糖需要她的保护,她估计早就崩溃了吧。她至今都不敢想象宁静和白玉乔她们的安危,到底是安还是危?

    “唐糖不哭不哭,娘亲很快就回来了哦。小唐糖乖乖,不哭不哭……”

    “娘亲很快就回来了哦,干娘不会骗人的,小唐糖乖乖……爹爹就要来救我们了……不许哭了哦……”

    为母则强,她不为母,一样得坚强呀!

    沐灵儿低声哄着,再哄慰小唐糖,更像是在哄慰自己。小唐糖都已经不哭了,她自己还满脸的泪水未干。

    金执事原本想让沐灵儿先发现他醒的,可是,他着实看不下去。

    这个臭丫头自己明明都还像个孩子,干嘛还要装出一副成熟的样子,搞得那个孩子真像她生的。

    “沐灵儿!”金执事骤然冷声。

    沐灵儿猛地抬头看去,立马就看到金执事一脸阴沉地坐在对面。

    这家伙什么时候醒的?

    她愣住了,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傻了吗?哄什么孩子?先把自己的眼泪擦干净了!”金执事不悦训斥。

    沐灵儿连忙抱着孩子跑过来,不可思议地看着金执事,“你……你,你终于醒了!”

    她一走近,金执事立马发现她憔悴了许多,脸色非常非常差。

    他昏迷了多久,她在这个山洞里待了多久,这些天都是怎么过的?想到这些问题,他的眉头就锁得更紧。

    沐灵儿深深地看了金执事一眼,连忙将小唐糖放到一旁去,居然伸手去捏金执事的两颊。

    “疼!”

    金执事嘴上叫疼,双手却始终没动,没推开她。

    “沐灵儿,你傻了吗?你干嘛?”

    谁知道,沐灵儿呜哇一声居然嚎啕大哭起来,哭得比小唐糖刚刚还大声。

    “呜呜……金子,我不是在做梦!你终于醒了!你终于醒了!“

    “你吓到我了,你知不知道?我以为你再也醒不来了?”

    “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呜呜……金子,你终于醒了!呜呜……”

    沐灵儿这么一哭,一旁的小唐糖立马跟着哇哇大哭起来。

    沐灵儿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立马就闭了嘴,急急要去抱小唐糖,可谁知道,她刚转身,金执事就冷不丁将她拉过去,狠狠拥入怀中。

    沐灵儿傻了……

    但是,她很快就挣扎起来,“你干嘛,你放开我!”

    “别动!”金子凶巴巴地命令。

    沐灵儿岂是他能吓得住的?她挣扎得更距离,“你放开我,唐糖在哭,你快放开我!否则我不客气了!”

    “你给我安静一点,她就不会哭!”金执事的臂力,岂是沐灵儿挣扎得了的呢?

    沐灵儿还要辩解,金执事又道,“是你把她吓哭的!自己都是爱哭鬼,还怕她哭?”

    沐灵儿竟无言以对,最后她只能说,“你放开我!”

    而面对她这句话,金执事却反倒无话可答了,他没有放,反倒将沐灵儿拥得更紧。

    沐灵儿挣扎了好几番,最后只能妥协,令她意外的是,小唐糖居然真的没有哭了。

    沐灵儿被抱太久了,很不习惯,心也慌慌的,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她特认真地说,“金子,男女授受不亲,你这样是占我便宜。你不能这样。”

    “你别忘了你欠我什么?”金执事冷冷回答。她还欠他一夜相陪,就抱一下,算什么占便宜?

    谁知道沐灵儿竟赖账了,“你现在就去找君亦邪告发我们呗。”

    话音一落,搂在腰上的力道陡然大紧,紧得沐灵儿都疼了。

    可是,沐灵儿没把柄落在金执事手上,她才不怕他。她倔得很,也硬得很。

    “金子,我不欠你什么!我告诉你,你要想从我姐那里拿回卖身契,就马上放开我,从此以后跟我保持三步的距离,否则,我姐和姐夫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沐灵儿严厉地警告。

    金执事却无动于衷,俯在她耳畔,淡淡说,“我不要卖身契,我就要你。”

    这话一出,沐灵儿整个人就僵了,“你,你……你开什么玩笑?骗,骗谁呢?”

    “沐灵儿,当初说好的,我救你离开虎牢,你就跟我回冬乌国。你要食言吗?”金执事又问。

    沐灵儿记得金执事说过这话,可是,她只当他无聊说大话,她哪知道他有那么大的本事,居然能驾驭老虎?

    沐灵儿呆住了,明知道这不是一场梦,可却越发的感觉自己在做梦,一场不知道是不是噩梦的梦。

    她知道金执事喜欢她,可是,她不知道金执事为什么喜欢她?什么时候喜欢她?

    金执事该很讨厌她的才对呀!

    “你跟不跟我走?”金执事又问。

    “我们……我们得先找到静姐姐他们,要不,小唐糖怎么办?”沐灵儿寻了借口,回避了金执事的问题。

    她不是不想拒绝,而是不敢拒绝。这个家伙正搂着她,还埋头在她肩窝上,万一她把他惹毛了,这荒郊野外的,她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答呀!

    沐灵儿总算有点心眼了,可是,金执事一句话就让她绝望。

    金执事说,“把孩子带走,永远不同他们任何人往来。这是我的底线。”

    沐灵儿实在忍不住,怒斥,“金子,你偷人孩子,你要不要脸啊?这么小的孩子你都欺负,你跟君亦邪那个大混蛋有什么区别?”

    “你走不走?”金执事不耐烦了。

    他对宁静和唐离的女儿一点兴趣都没有,就这么小的孩子,还是女娃,在奴隶市场也买不到几个钱。

    他不想跟韩芸汐那帮人有往来是因为,一旦被韩芸汐他们知道沐灵儿在他手上,他估计逃到天涯海角都会被抓回去的。

    沐灵儿终究太单纯了,而且一点儿也不了解她那位姐姐。

    就韩芸汐那脾气和野心,若是知道他会驭兽术,岂能轻易放他走?他也一直琢磨者他和黑族的君亦邪到底是什么关系,他的驭兽术到底是怎么来的。

    他虽然好奇,但是他并没有去探究清楚的兴趣,他不想卷入七贵族和东西秦皇族的争斗,他只想回到他的家乡去。

    改名换姓,从此消失,才是最清净也是最安全的选择。

    沐灵儿想了半天,特别诚恳地问,“金子,我能考虑考虑吗?”

    如果说沐灵儿变狡诈了,那一定是跟着金子被逼出来的。她想,这里离虎牢不远,这都夏天了,韩芸汐也该来救他们了。或许,她再等几日就等来韩芸汐他们了。

    到时候,她要金子好看!

    “好!我给你三天的时间。”金执事放开了沐灵儿。

    沐灵儿暗暗松了一口气,也不跟金执事讨价还价,她想等三天过了她再跟他要三天,反正能拖多久算多久吧。

    再说了,他们也未必能逃出这片山林,那个神秘人和君亦邪一定还到处在找他们。

    沐灵儿连忙抱起小唐糖,这才发现大白虎和母虎都用非常奇怪的眼神看着她。而她一看过去,两头老虎居然低下头,特别恭敬。

    无疑,金执事刚刚那一抱,让两头老虎将沐灵儿当成女主子了。

    沐灵儿扯了扯嘴角,只当没看到。金执事也别过头去,当什么都不知道。

    两头老虎会不会很尴尬呢?

    两个人不说话,山洞便安静了下来,也不知道怎么的,气氛突然就尴尬了起来。

    最后还是沐灵儿先开了口,“金子,你到底什么来头,你为什么能驾驭这些老虎?”

    “天赋,听多了虎啸就知道它们什么意思,后来我试了几次,发现他们都怕我,我偷偷训了几回,它们就都听我的了。”

    金执事说得云淡风轻,好似这不过是件很普通的事情。他一定不知道君亦邪为了驯养这些老虎,花了多少时间和精力。

    “我不信……”沐灵儿狐疑地朝他看去。

    可是,金执事并不愿意多谈,“没人逼你相信。”

    沐灵儿索性不再问,别过头看向一旁。

    这时候,大白虎突然站了起来,金执事以为它察觉到了洞外有危险,谁知道,它竟冲沐灵儿一直摇尾巴。

    沐灵儿这才想起一件事来,笑道,“金子,你吃药的时间到了。”

    吃药?

    他一直昏迷不醒,怎么吃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