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078章 如果,万一有如果呢

2018-06-21 09:34:48Ctrl+D 收藏本站

    白彦青说完便怒而拂袖而去,苏小玉绷紧的神经总算全放松了下来。

    她并不清楚北征的事情,更不清楚金执事跟她们并不算是一伙的。她想,沐灵儿既已经逃走,那就一定能搬来救兵的。

    她只祈祷救兵赶紧到,否则她和宁静这些苦头就都白吃了。

    这一日,苏小玉灌了宁静三次药。夜里,宁静总算醒过来了。

    她一看到苏小玉便笑了,可是,两个门牙空荡荡的,不再像之前那么好看。

    她一笑才意识到自己的门牙没了,她摸了摸就自嘲起来,“孩子丢了,连牙都丢了,孩子她爹会不会不认得我呀?”

    “命没丢就万幸。”苏小玉是多么务实的一个孩子。

    宁静笑了,这话她爱听。

    她要坐起来,苏小玉连忙过来搀扶,她趁机低声,“说话留点神,小心隔墙有耳。”

    “我知道。”苏小玉压低了声音,“静小姐,咱们只有半个月的时间,我家主子要是来了,咱们就能活。要是,他们没来,咱们……难说了。”

    宁静眼底掠过一抹复杂,低声,“放心,他们一定会来。”

    宁静立马将北征的事情详细告诉苏小玉,苏小玉之前在虎牢看宁静,沐灵儿见面的时候,听过一回,却不是太了解,如今听宁静详细一说,便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苏小玉把声音压得更低,认真说,“静小姐,你这样子真的……不好看。”

    宁静愣了。门牙没了,自己到底成了什么模样呢?

    苏小玉很快又道,“静小姐,无论如何,咱们要哪天白彦青落到咱们手上。你就拔光他所有牙齿。怎么样?”

    宁静也不知道苏小玉哪来的乐观。但是,听苏小玉这么一说,她似乎也有了复仇的期盼。

    她低声,“拔光他的牙齿算便宜他了。我不用拔的,我用鉆的!我要让唐离给我打造专门的小钻子,把他的牙齿一颗颗全给钻空!”

    这话一出,苏小玉只觉得满口牙齿都酸疼起来。拔牙还是一时的痛,而且只是痛。钻孔牙齿的话,那可是酸又疼,要钻空上下两排牙,那得多久呀?

    就是苏小玉这么狠的人都忍不住倒抽了口凉气,她说,“静小姐,咱们就这么说定了!无论如何,咱们都不能死!”

    “好!”宁静非常认真地点头。她不能死,为了复仇,为了唐离,更为了还在襁褓中,不识爹娘的女儿。

    苏小玉想起一件事来。她低声,“静小姐,白玉乔和你大哥到底有什么约定?她能这么背叛君亦邪,跟咱们混一伙?她连命都不要了呀!”

    白玉乔的惨死,宁静也是亲眼看到的。

    白玉乔临时前的那一刻,眼中的不舍和凄凉,宁静看得清清楚,她以为白玉乔会认苏小玉这个妹妹。可是,白玉乔最后还是选择带着秘密离开。

    白玉乔都没有亲口说出真相来,都没有请求过苏小玉的原谅,宁静如何能多言?

    有些谎言会随着人的离开而变成一个永远揭开不开的谜,无奈是非对错,只要活着的人不会难过,不会流泪,不会后悔,那比什么都重要。

    就算白玉乔永远离开了,苏小玉还是有家人的。她是,沐灵儿是,韩芸汐更是。

    “我也纳闷,得宁承才知道。”宁静淡淡叹息,“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见着他。”

    她们都离开了虎牢,君亦邪岂会让宁承好过?

    至于金执事,时间那么匆忙,宁静也不知道知道金执事救他们,是善意还是另有目的。

    她唯一能安慰自己的就是,孩子和沐灵儿落在金执事手里,总比落在白彦青手里要好数百倍。至少,金执事为了得到身契,会去找韩芸汐他们。

    三月中旬了,山里的桃花都纷纷而落。

    北征要开始了吗?韩芸汐他们要来了吗?唐离要来了吗?

    他们可抵得过君亦邪重重陷阱,抵得过白彦青的阴谋诡计?

    宁静把事情推给了宁承,苏小玉也就没有再多追问了……

    宁静和苏小玉在等待,金执事和沐灵儿也在等待,就是君亦邪和白彦青一样在等待!

    而此时此刻,韩芸汐他们一行人已经抵达三途黑市。

    刚到东来宫,顾七少就收到来自药庐的信函,他看了一眼,便大笑起来,“毒丫头,那事成了!让徐东临把人带过去吧!”

    徐东临前几日就找到叶骁,叶骁非常乐意帮韩芸汐这个忙,徐东临便秘密带叶骁去药城等着。也不知道顾七少什么时候给药庐老人写信的,更不知道他是怎么写的。今日这回信想必是药庐老人答应借天火乾炉给他们铸剑了。

    “记你一大功!”韩芸汐淡淡道。

    虽然得了好消息,可是,韩芸汐却一点儿都开心不起来。这一路回三途黑市,她和龙非夜的心情都很沉重。

    不为别的,只因为虎牢那边失联,情况非常不乐观。

    “唐离呢?”龙非夜一进门就冷冷问。

    “殿下,唐门主这几日情绪一度失控,属下自作主张将他关在屋中。请殿下降罪!”影卫如实禀告。

    龙非夜二话不说就往后院去,韩芸汐他们立马追过去。

    刚刚到院子门口,就听到一阵阵撞门声。而走到院中,竟见房门和窗户都盯了“十”字形的本条加固。

    “放我出去!我求求你们了,放我出去!”

    “我要去救宁静,我要去救我的孩子!你们放我出去!”

    ……

    听到唐离这等哀求的声音,龙非夜忽然止步,他别过头看向别处,俊朗的眉头紧紧地锁了起来。韩芸汐亦戛然止步,整颗心都揪了起来。

    顾七少靠在门边,盯着那些门窗看,虽然不像龙非夜和韩芸汐那么难受,却也不见平素的吊儿郎当,没心没肺。就是顾北月那么淡定的人,都无奈叹息。

    顾北月正要走过去,龙非夜却没有犹豫,冷冷下令,“把们打开,让他出来!”

    影卫一开门,唐离就冲了出来,披头散发,满脸胡渣,眼睛浮肿,就像个疯子。

    他看到龙非夜他们先是一愣,随即就冲龙非夜扑了过来。

    然而,龙非夜伸手将唐离挡在一臂之外,他冷声训斥,“都是当爹的人了,还这般模样?”

    唐离又气又想哭,冲龙非夜大吼,“哥,虎牢失联了!失联了!”

    “我知道!”龙非夜吼回去,“我给你一盏茶的时间,收拾好你的脸和你的心情,跟我去狄族谈判,然后去救人!”

    “哥,宁静她们……”唐离还要说,龙非夜凌厉地打断,“我就在这里等你,逾期不候!”

    唐离怔了一下,随即就转身往屋里冲去!

    唐离一进屋去,偌大的院子便又安静了下来。虽然彼此都很安静,但是,他们每一个人都知道,从今日开始他们要打一场硬仗!

    不管君亦邪准备了什么等待他们,他们都只许赢,不许输!

    一盏茶的时间还没到,唐离就出来了。他的胡渣刮得干干净净,头发高高的束成一个发髻,简单地绑了一条发带。他穿了一身灰白色的练功装,袖口和裤脚全都束紧,干脆利索。

    虽然面容憔悴,眼睛也还有些浮肿,但是他眼中的光芒足以掩盖这一切,让他整个人显得精神抖擞。

    终于要去救静静和孩子了,他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来!

    他大声对龙非夜说,“哥,我准备好了!”

    唐离的振作,让心情沉重的大家振奋不少。

    “那走吧!”龙非夜他们连歇脚都没有,直接去了万商宫。

    一路回来,他已经通过书信往来,把东秦大军这边的一切都部署好了,而百里元隆和几位副将提前抵达了三日,已经先和狄族军方就合作的一切细节问题接洽过两次,小问题自是谈妥,而几个大问题却僵持不下。

    宁诺有收到消息,知道龙非夜他们今夜会到三途黑市,可是,他没想到龙非夜和韩芸汐居然会一抵达就立马来万商宫。

    宁诺都有些措手不及,请龙非夜他们在客堂坐后,便连忙要去把万商宫长老会,云空商会代表和军方代表都找来。

    韩芸汐却拦下,冷声质问,“宁诺,上一回浪费大家的时间还不够?这一回你还想继续?”

    宁诺还未回答,龙非夜“啪”一声种种拍案,“如果狄族没有合作的诚意,那就罢了!区区一个北历,我东秦军也不是拿不下来!”

    这话一出,宁诺就急了,“太子殿下,我哥和我姐都在君亦邪手上,我能不着急? 有什么事,咱们好好商量!”

    就目前北历的形势,东秦军必是所向披靡的,而虎牢那边,狄族也没什么人可以帮得上忙!

    龙非夜和韩芸汐之所以亲自到万商宫来,并不是给狄族这帮人面子,而是给宁承面子,而是努力地想维持住东西秦两大阵营这第一次合作。

    “攻三途关,宁家军打前阵,可有异议?”龙非夜直截了当地问。

    这是两军商议变成,僵持不下的第一大难题。

    三途关是北历和天宁,西周之间的一个大关卡,一直被北历大军占据。三途关以北是北历境内,三途关之外就是三不管的三途战场。三途战场之西是西周之境,三途战场之东是天宁之地。

    北历大军占据了三途关,易守难攻。所以,历史上但凡三国开战,北历的铁骑只要出了三途关,便可驰骋过一马平川的三途战场,往西攻西周,往东攻天宁。而西周和天宁要攻北历却没那么容易。一来三途三场一马平川,极难掩护;二来,三途关艰险不易攻克。

    历史上的战役,无论是天宁还是西周攻三途关,都没有能攻克下来的。

    百里元隆也算厚道,要和宁家军合力攻关。可是,宁家主的薛副将却执意要百里军来攻三途关。还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