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079章 君亦邪的邀请

2018-06-21 09:34:48Ctrl+D 收藏本站

    薛副将不仅仅要百里军来单独来攻克三途关,而且还说如果百里军如果连三途关都攻克不了,两军也没合作的必要!

    不得不说,薛副将如意算盘打得太好了。

    北征最难的一步,最关键的一步就是三途关了。三途关占据天险本就难以攻克,而且如今虎牢失联,君亦邪怕是不再相信宁承,所以君亦邪必会将最精壮的兵力集中在三途关。

    百里军本就是第一次到北方打仗,也是第一次跟北历军打仗,对一切都不熟悉。这一开始就丢了这么个烫手山芋给百里军,无疑是要百里军来当炮灰的!百里军当了炮灰之后,宁家军在支援,一来要攻克三途关就容易了,二来也能甩一甩威风,削掉百里军的气势。

    若是两军诚心合作,龙非夜必不会计较谁付出更多。可是,薛副将这并非诚心合作,而是打了自己的小算盘,将百里军往虎口里推,要挫百里军的士气,要百里军白白承受损失!

    这种心思,利己就罢了,更重要的是会损害双方的合作,影响整体兵力和士气。

    别说龙非夜了,就是百里元隆都绝对不会让步的!

    这件事宁诺当然知道,只是他和大长老都没办法震慑住军方,真正到了打仗的时候,还是军方说的话大声。

    将宁诺的为难,韩芸汐恨不得一脚踹飞他。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这样犹犹豫豫,优柔寡断的。就他们这种作风,还没去救人,人早被逼死了!

    “把薛副将叫过来!”韩芸汐冷声。

    宁诺其实也顾不上那么多利益争夺了,他现在就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赶紧去救人。

    宁诺亲自跑出去,把薛副将带了过来。薛副将一进门,就看到龙非夜和韩芸汐高高在上坐在主座上,顾七少和顾北月,唐离分坐左右两边,他心头一怔,被震慑得不轻。

    龙非夜正要开口,韩芸汐却先质问,“薛副将,你坚持要百里军单独攻打三途关?”

    薛副将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日,他早就想好了如何应对。他正要分析军情,谁知道,韩芸汐冷冷甩来一句话,“废话不必说,你只回答我,是,还是不是?”

    韩芸汐站了起来,冷冷说,“薛副将,如果你坚持,那本公主今日正式通知你宁家军,两军合作,到此结束!北征,由东秦军全权负责!”

    韩芸汐宁可百里军牺牲多一些,都不愿意因为谁为前锋的争执而动摇了军心,影响了士气!

    什么叫做军人?一马当先,遇到再难的事都争当排头兵,争着冲锋陷阵的,才是军人!仗都还没开始打,就在这里斤斤计较,阴险算计谁付出多一些,谁付出少一些;谁得到多一些,谁得都少一些,这好叫军人吗?

    “我原以为,你们两军会为争着攻三途关,呵呵,没想到你们是争要躲!”韩芸汐冷笑者,忽然怒声训斥,“薛副将,我和龙非夜没时间跟你耗者,宁承和宁静她们更没时间等你算计清楚。战,还是不战,你给个痛快话!”

    薛副将被骂得满脸通红,他心一狠,索性将所有不满都说出来,“公主,并非我算计,是百里元隆算计在先!那三万战马都是好马,可胃口也极好,需要大一笔钱养着。这两个月来,狄族的军饷都被那批战马给吃光了。末将向百里元隆提出粮草共享,百里元隆非但拒绝,还羞辱了末将一把,说末将私藏军饷,借机讹诈东秦的军饷。”

    薛副将越说越委屈,“公主,末将也心急宁主子!若非宁主子委身为人质,今日东秦军也未必能有这么大的口气,敢单独去攻三途关!宁主子那命换来的军机,若非万不得已,末将岂忍心白白糟蹋了?”

    这话一出,韩芸汐和龙非夜皆惊诧,军饷的事情,百里元隆居然没有禀上来。

    好个百里元隆的,竟敢在这个节骨眼上如此藏私心。

    龙非夜怒不可遏,“把百里元隆叫过来!”

    百里元隆一进来,问清楚情况之后,立马辩解,“殿下,薛副将污蔑末将!明明是薛副将不出兵攻三途关,末将才拒绝军饷共享之策!末将冤枉!”

    “百里元隆,十日前,本将跟你借调三十担粮草,你拒绝了;九日之前,本将再跟你借调三千弓箭,你又回绝了;就在七日之前,本将需要三百帐篷,你怎么说的?你说没有!那会儿你就知道本将不攻三途黑市了?”薛副将质问道。

    “哼,你虽没有明说却有此意,别以为本将军不知道!”百里元隆冷声反驳。

    ……

    两人就这样你一眼我一语吵了起来。无论大事小事,若诚心合作者,岂会吵成这样?两人分明都藏私心,都想争利,所以都不让步。

    若非这二人是两军之首,大战前夕军队少不了他们;若非龙非夜和韩芸汐必须去虎牢打探个究竟,无法亲自率兵被征,他们一定会当场杀了这两个家伙的!

    “嘭”

    一声巨响,龙非夜一拳头狠狠砸在桌上。

    刹那之间,百里元隆和薛副将便都不敢出声了,两人齐齐低下了头。

    “百里元隆,本太子给你一天的时间,把你手上的军饷全都统计清楚,交给西秦公主!”龙非夜冷冷说道。

    “不必交给我,交给万商宫长老会五长老。”韩芸汐认真道,“薛副将,我给你半天的时间,把宁家主如今的军饷全算清楚,上报五长老。从现在开始,两军军饷的调配,由五长老全权负责,若有不服者,军法处置!”

    五长老是狄族的人,薛副将自是心服口服了。百里元隆瞅了龙非夜一眼,一看到他那张盛怒涛天的脸,就不敢再多言。

    “薛副将,你还没有回答本公主刚刚的问题!”韩芸汐又问。

    在军饷上,东秦算是让了一大步,薛副将虽有些不甘心,却也不敢再奢求。他抱拳作揖,“一切听公主的!”

    这话,可还真是得之不易呀!

    若是平素,韩芸汐还会自嘲地笑一笑,可是,如今这个时候,她那张粉黛不施的小脸,冷肃得令人害怕。

    “你们俩还有其他问题吗?”韩芸汐冷冷问。

    当还有别的问题,只是相对于攻三途关和军饷来说,都已经是小问题了。面对怒火腾腾的两位主子,百里元隆和薛副将自是识相,不敢再提。

    “本太子给你们三天时间,把合作计划重新拟好,再出什么乱子,你们看着办!”龙非夜冷冷警告。

    “是!”

    “末将遵命”

    百里元隆和薛副将不敢多留,一并退了出去。

    顾七少都不知道翻了几个白眼,顾北月在无奈摇头,而宁诺却松了一口气,他连忙问,“殿下,公主,咱们何时去虎牢救人?”

    如今宁诺和虎牢那边断了,他们只能做一些推测,并没办法得知虎牢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白玉乔出事了。如果白玉乔没有出事,绝不可能这么久都没有回信。白玉乔一出事,宁承的计划自是败露了。

    所以,宁静他们现在是否还继续囚在虎牢,还是转移了位置,他们都无法肯定。

    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把北征的事情安排好,然后赶赴虎牢,先打探清楚情况,再商议救人的办法。

    龙非夜朝顾北月看去,顾北月立马明白他什么意思。

    “殿下,公主,属下先行一步,打探打探情况。”顾北月起身来。

    “先打探清楚,别轻举妄动。宁承还在君亦邪军中。”韩芸汐连忙吩咐。

    宁静他们在虎牢,宁承跟君亦邪在军中,所以,无论他们先动哪一边,都会打草惊蛇,伤及另一边。

    早在去天山之前,韩芸汐就考虑清楚了对策,她和龙非夜,顾七少、唐离四人去虎牢救人,顾北月独自潜入军中,救宁承。

    虎牢必有重重埋伏,并不好闯,人手得多。而君亦邪那边则不然,虽然君亦邪会毒术,可是,以顾北月的影术采用不攻只守的方式,救了人便走,还是办得到的。

    无奈,如今事有变故,只能让顾北月先走一趟了。

    以顾北月那可怕的速度,来回虎牢一趟,百里元隆和薛副将应该把两军的合作计划,作战计划都拟写好了吧。

    “公主放心,属下自有分寸。”顾北月认真说。

    顾北月都要出发了,谁知道仆从忽然从外头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诺少爷!诺少爷,有你信!虎牢来的信!”

    一时间所有人都惊了,唐离头一个站起来,差点就扑过去抢。

    宁诺箭步冲过来,一把夺了侍从手里的信函,急急打开,一看到信中内功,他便大骇,“不好!”

    “怎么了!宁静怎么了?”唐离吓得心跳都快停了。

    宁诺将信函递给龙非夜,喃喃道,“君亦邪的邀请函,邀请你和公主到虎牢喝茶……”

    龙非夜虽意外,却不慌,他朝顾北月看去,淡淡道,“你省走一趟。”

    “殿下,君亦邪这是弃军了?”顾北月认真问。

    君亦邪就算要威胁他们,也该是把人质都带到战场上去,逼迫他们退兵的呀?可君亦邪却选择了虎牢。

    这分明是豁出一切,要对付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