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082章 自作孽不可活

2018-06-21 09:34:42Ctrl+D 收藏本站

    君亦邪万万没想到毒蛇会反扑!

    要知道,他为了弄来这些毒蛇,可是费了不少心思的。

    要防韩芸汐他们偷袭,其实也不必那么多毒蛇,他布下了漫山遍野的毒蛇,正是要给韩芸汐他们一个下马威,一个警告!

    他要告诉他们,他君亦邪没那么好欺负!告诉耍他就一定要付出大代价。

    可谁知道,倒头来他居然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他在第二重的山阴面部署了无数弓箭手,足足有十重弓箭手。可是,弓箭手再多,也不如毒蛇多呀!弓箭手的箭再厉害,也射杀不了毒蛇的围攻。

    山里的任何一条毒蛇,虽是常见却也是剧毒,一旦被毒蛇咬了,基本在短时间里都会丧命。

    要知道,弓箭手是第二道防线,是真正的防守,是他牵制龙非夜等几个高手的关键部署呀!

    君亦邪站起来,都站不稳有些晃动。

    自己布下的第一道防线竟把第二道防线给坑了,这件事若是传出去他必会成为云空大陆历史上最大的笑话。

    “康王殿下,那些毒蛇到底怎么了?就没有破解的办法吗?再这么下去,咱们会自乱阵脚的!”侍卫急急提醒。

    “把虎牢的防守全都准备!把宁承看紧了!”君亦邪交待完了立马冲出去,身影消失在山林中。

    置身在山林里,他就可以听到周遭时不时传来的哀嚎,甚至可以听到不远处一大群毒蛇窸窸窣窣,争先恐后前行的声音。

    君亦邪循着哀嚎声赶过去,只见几个弓箭手皆已中毒身亡,两条毒蛇往从他们身上爬过去,寻觅其他猎物。

    君亦邪一靠近,毒蛇就嗅到了他的气息,立马掉头扑过来。

    君亦邪可不怕它们,一脚踩住一条毒蛇的脑袋,一手抓了一条毒蛇的蛇尾,在毒蛇转头咬过来的时候,他便狠狠将毒蛇摔地上,直接给摔死了。

    他捡起死蛇来,认真检查,这才发现毒蛇中了毒,只是,到底是什么毒,他根本判断不出来。

    而且,他学毒术这么多年,从来就没有听说过有什么毒能让毒蛇变得如此暴躁,嗜血的。

    君亦邪的大动静立马就引来了十多条毒蛇,有比他的手臂细的,也有蟒蛇般巨大的。毒蛇们将他包围起来,全都吐着红信子,跃跃欲试。

    它们在君亦邪眼中跟叛徒没有什么区别,君亦邪越看越愤怒,他骤得凌空而上,打出了数到毒针,立马将毒蛇全都给毒死了。

    而巨大的蟒蛇中了几针之后依旧气势汹汹,用巨大的蛇尾朝他狠狠扫过来。

    毒蛇嗜血,纯粹把君亦邪当猎物。君亦邪杀它们却是迫不得已的。

    他侧身飞出,躲开了大蛇的攻击,气得脸色都青了。即便不乐意,却也不得不一脚狠狠踹过去,将大蛇巨大的头颅直接给踹碎了。

    这几条蛇死了之后,周遭早就又围满了一群,而且周遭还有不少前仆后继的。

    君亦邪不得不逃走,否则,天知道他会浪费多少时间在杀自己的这些毒蛇上。

    没有寻到破解之道,君亦邪不得不下令漫山遍野的弓箭手撤退到深壑里去,他令人砍掉虎牢周遭的树木,布下一圈毒药。如此一来,毒蛇要进入虎牢就只能从地上爬过,而一旦粘上那些毒药,无论什么毒蛇都会中毒,皮肉腐烂而死。

    韩芸汐他们站在山顶,俯瞰而下。虽然看不到山林里具体的动静,但是,听得到山林里传来的种种哀号声,也看到了好几拨草木波动的大动静。

    “撤兵吗?” 唐离狐疑地闻。

    “是!好几路全撤了,应该都是弓箭手。”龙非夜冷冷说。

    他曾经好几次在山林里布过这种埋伏,也被别人埋伏过几回,这种动静声他太熟悉了。

    “嫂子,果真是好戏!干的漂亮!”唐离大喜。

    “毒丫头,你厉害!”顾七少竖起了大拇指,一脸讨好,“那毒药叫什么,送七哥哥一些吧?”

    韩芸汐很大方地送了顾七少一瓶,“这些毒蛇至少得疯三天。咱们今晚上可以休息一晚上,明日继续看戏。”

    这话一出,顾北月和龙非夜都笑了。

    天知道君亦邪埋伏了多少弓箭手,天知道他们闯进来会面对多大的危险。他们都做了打硬仗的准备,可是,君亦邪却偏偏给了他们休息的机会。

    原本夜晚潜入虎牢最好的时间,而如今,他们完全可以放心地把这最好的时机交给毒蛇们。除非君亦邪手上有类似韩芸汐的毒药,否则,他就算毒杀这数量庞大的毒蛇,那也不是一晚上能解决得了的事情。

    一晚上的时间,毒蛇足以毒杀遍山的埋伏,甚至攻到虎牢里去。

    当然,君亦邪要是离开虎牢,主动来找他们,他们也不介意先请他喝喝茶的。

    天渐暗,韩芸汐他们往深壑里俯瞰下去已经什么都看不到了,除了一片黑还是一片黑。

    山林本就安静,在夜里更加寂静。山中群蛇流窜的窸窣声此起彼伏,听得出来群蛇全都往深壑里去。

    韩芸汐他们在山顶悬崖的大岩石上坐成一排。韩芸汐和龙非夜坐一块,唐离坐在龙非夜身旁,顾七少坐在韩芸汐身旁。

    顾北月则坐在他们后面,某种意义上,顾北月才是一个真正的影卫。三月的尾巴四月的开端,天空中并没有月亮,而恰似没有月光,所以漫天的星辰特别璀璨。

    他们在山巅上,仰头望去,感觉离天好近好近,漫天的星辰就在头顶上,举手可摘。

    韩芸汐忍不住伸手,一伸手立马就发现一切都是错觉。天,原来还很高很高。

    “毒丫头,想要星星吗?”顾七少笑道。

    韩芸汐没回答,她原以为一旦上山,必定要一口气战斗到底的,可谁知道,大家竟会有这种机会,坐在山巅上看星星。

    韩芸汐望着繁星,缓缓后仰躺了下去,龙非夜跟着躺下,手臂早就在她脑后等着了。

    枕在龙非夜的臂弯里,韩芸汐并不意外,仿佛这已经是一个习惯了。

    她正要回答顾七少的问题,唐离却开了口,“我嫂子当然想要,你去摘吗?”

    “呵呵,这得让你哥去摘!”顾七少难得如此谦让龙非夜。

    他转头朝龙非夜看去,“你摘吗?”

    话音一落,一颗流星竟划过天际,让他们全都惊坐而起。

    “唐离,快!许个愿!”韩芸汐急急说。

    唐离傻乎乎的不明所以。

    “看到流星的时候如果许愿,就一定能实现。”韩芸汐认真说。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也会相信这种事。

    唐离立马大声说,“我希望宁静和孩子都平安无事!”

    许愿不能说出来呀!

    韩芸汐本想纠正,可是见唐离那么认真严肃的样子,她还是作罢了。

    韩芸汐并没有发现,龙非夜坐在一旁,闭了一会儿眼睛。

    很快他们就又躺下去,摘星星的话题就被打断了。听到唐离的愿望,顾七少也没了开玩笑的心思。他双手枕在脑后,望着璀璨的星辰,渐渐地走了神。

    “顾七少,你怎么不担心沐灵儿?”唐离忽然问。

    顾七少愣了一下,回答说,“我这不是来救了?”

    一句话就让唐离没什么好说的。然而,没有唐离的提醒,顾七少还真把沐灵儿那个小丫头给遗忘了,都不曾想起过。

    不想则已,被人一提醒,此时想起来,倒还是怪怀念的。似乎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追着他跑,满天下找他,打听他的下落了。

    顾七少闭上眼睛,回忆了一下沐灵儿的样子,脑海里浮现的是一张爱哭的脸。

    全天下,也就沐灵儿叫过他“七哥哥”吧。

    沉默下来,大家都沉溺在星空中,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唐离都数不清自己到底有几天没有见到宁静了。

    想当初他们在万商宫里最后一次见面,还吵架呢。

    他想着,见到宁静后,第一句话该说什么?想着宁静见到他,第一句话又会说什么?

    会骂他吗?

    还是不理睬他?

    还是让他抱孩子?

    想着想着,唐离的嘴角就泛起一抹甜蜜的笑意。就算见面了,宁静打他骂他,他也甘之如饴。

    山风抚过,星辰闪烁,大家都有些睡意朦胧了。

    顾北月寂静地守在他们背后,他望着没有月的夜空,淡淡而笑。

    月明星稀,月若越明亮便注定月孤独。而这满天星辰那么热闹,那么浩瀚,却偏偏没有月的位置。

    也只有仰望夜空的时候,顾北月才会想起自己真实的名字,孤月。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顾北月忽然出声,“公主,殿下,你们看山下!”

    大家这才都惊醒坐起来,只见顾北月已不在他们身后,而是站在悬崖边,望着深壑。

    深壑里发生什么事了?

    韩芸汐他们连忙起身来,只见原本一片黑漆漆的深壑中竟出现了一抹灯光!

    “那是虎牢吗?”唐离惊声。

    “他们一定是把虎牢周遭的树木全砍了,否则咱们看不到灯光的!”顾七少亦是惊喜。

    韩芸汐笑了,“君亦邪这是为了防蛇呢!”

    龙非夜捏了捏手腕,活动了筋骨,冷冷说,“准备下山!”

    君亦邪都退回虎牢了,他们当然不能给他喘息的机会。

    事到如今,他们自是得大大方方站到虎牢大门口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