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085章 你不想嫁了

2018-06-21 09:34:40Ctrl+D 收藏本站

    忽然

    一个熟悉的叫声从韩芸汐他们背后传来,这个叫声是,“七哥哥”

    七哥哥

    顾七少第一时间回头看去,立马就被幕后那一幕给震慑住了。[一]

    这一定是至今为止,顾七少对沐灵儿印象最深刻的一幕

    只见沐灵儿抱着一个襁褓之婴,骑坐在一头庞大的大白虎后背,依靠在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怀里。

    即便她唯一承认的韩芸汐在场,即便她对害怕的龙非夜也在场,但是,她眼中还是只有他一个人。

    她明明在流眼泪,却冲他笑,笑得好似全世界的花都开了;笑得好似岁月从此以后就会安静美好了;笑得让所有人见了都会不自觉忘记所有烦恼,跟着她笑起来。

    这种笑,就叫做幸福

    哪怕只是看到,只是看到七哥哥而已,沐灵儿都是幸福的。

    她流着泪笑,“七哥哥,灵儿好想你七哥哥灵儿终于见到你了”

    所有人都愕然了,就是虎牢院中的君亦邪和宁承也非常意外,万万没想到沐灵儿和金执事会在这一刻出现。

    宁承眼中终于又重新燃气了希望,沐灵儿和金执事来了,君亦邪的阴谋就一定不会得逞一定不会

    君亦邪怔住了,他已经数到了八,还差七步,还差七步他就可以杀了龙非夜他们所有人了

    为什么

    低声的蛇都已经被毒死,而周遭是弓箭手没有宁承的命令也不敢放箭。老虎突然就闯了过来,至今他们都还愣着,不知道这老虎和这两个人是怎么来的。

    其实,韩芸汐用毒吸引毒蚊子和毒蛇,搞得满山喧嚣的时候,金执事和沐灵儿就知道是救兵到了。

    金执事很快就发现山林里的防守全都撤退到虎牢方向,他知道这是他带沐灵儿逃走的最佳时机。

    可是,他还是带沐灵儿找过来了。不为别的,只为沐灵儿许诺了她一个条件。

    若是平素,一定会有人注意到沐灵儿的长发少了一小截,可是,此时此刻大家都没有多余的心思。

    大家都意外着,惊喜着。

    唐离的注意力全在沐灵儿怀中那个孩子身上,沐灵儿都还未开口,唐离就冲了过来,“孩子我的孩子,是吗”

    “是”沐灵儿连忙将孩子递给唐离。

    唐离惊喜得都不知所措了,甚至都忘了伸手去接。

    “接着呀”沐灵儿抱着孩子从虎背上跳下,“唐离,这是静姐姐帮你生的女儿,你赶紧抱抱她。”

    唐离忽然怔住了,他没有伸手,而是喃喃问道,“宁静呢”

    为什么只有沐灵儿和金执事宁静呢

    不应该是宁静抱着孩子的吗

    宁静呢

    “灵儿,怎么回事你们什么时候离开虎牢的宁静呢”韩芸汐大声问,同龙非夜他们也退了回来。

    顾北月和顾七少断后,一个提防者虎牢里的君亦邪,一个关注着周遭弓箭手的动静。

    毕竟多了一个孩子,他们必须更加谨慎。

    “姐,金子救了我们金子会驭兽术。他救了我们,可是,他们遇到了一个神秘人,我和金子带孩子逃了。静姐姐和白玉乔还有小玉儿我们也不知道他们在哪。”沐灵儿急急说。

    金执事朝虎牢里看了一眼,冷笑道,“看样子,你们被君亦邪骗了。”

    这下,众人更震惊了。

    刚刚没看到宁静,他们还以为宁静还被困在虎牢里。谁知道真相竟是这样

    君亦邪竟如此骗他们

    此时此刻,君亦邪这才知道原来那个孩子不是沐灵儿的,而是宁静和唐离的。他被白玉乔坑得彻底

    然而,君亦邪此时都无暇多想这件事,他的注意力全都在骑在虎背上的金执事身上。

    他终于知道是谁救走沐灵儿他们,他终于知道是谁抢走了他驯养多年的大白虎,他终于知道是谁的驭兽天赋远远高于他。

    原来是他,金执事

    为什么凭什么

    他不过是一个奴隶,一个连冬乌族的奴隶而已。

    怎么可以

    “你是黑族什么人”龙非夜冷声质问。

    虽然沐灵儿只说金执事会驭兽,但是,金执事此时此刻坐着的正是白老虎,是白玉乔在信中提及的白老虎

    换句话说,金执事驾驭了被君亦邪驯服的虎兽。

    黑族是东秦皇族的旧部,龙非夜对黑族的了解远远胜过其他贵族。黑族的驭兽术是一种天赋,每一代人,每一个人的天赋都不一样,拥有黑族嫡亲血统的人,驯兽的天赋是最高的。

    虎是山中之王,是兽王之一,能驯服虎兽者,天赋必是顶级的。而且,金执事驯服的老虎还是君亦邪已经驯服过的,他操控了君亦邪驯服的虎兽背叛了君亦邪。

    换句话说,金执事的驭兽术远远高于君亦邪

    君亦邪若是黑族嫡亲,那么,金执事又是黑族什么人无论如何,金执事都比君亦邪要尊贵一些,只要金执事在,君亦邪就没有资格担任黑族的族长。

    龙非夜的问题,也正是君亦邪想问的。

    金执事回答说,“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沐灵儿和孩子我都送来了,把身契还给我。”

    这话虽然很不客气,但也表明了立场。

    龙非夜没再追问,而是冷冷说,“一边等着”

    龙非夜转身朝君亦邪看了过去,嘴角泛起了一抹阴狠的弧度。

    既然君亦邪就只有一个人质,那么君亦邪就没有跟他们谈判的资格

    唐离还愣着,韩芸汐却从沐灵儿手里接过孩子来,她看了一眼立马递给唐离,“宁静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万箭在一旁侯着呢,保护你的孩子”

    这个时候,唐离才缓过神来,颤者双手接过孩子。

    在这种幻境下,小唐糖居然在酣睡,唐离一把她抱在怀中,她嘴角就咧起了笑容,纯净甜美,看得唐离的心都快融化了。

    他也不知道小唐糖像谁,他才刚刚缓过神一看到小唐糖立马又给愣了,就看着小唐糖傻笑。

    他的眸光温软得不像话

    韩芸汐狠狠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保护好她”

    她说罢,亦是转身,朝君亦邪看了去。

    这个时候,唐离才彻底回神,将小唐糖抱得更紧了,这是他和宁静的女儿,是他的宝,他的命呀

    唐离一手抱着女儿,一手拿着特制的**弓,浑身戒备。无论周遭多么凶险,他都决不允许女儿收到任何伤害,绝对不允许

    金执事骑着白虎,在一旁等着。沐灵儿却已经跑到顾七少面前去了。

    以往,每一次把七哥哥跟丢了,她都满世界找,找到了之后,她都会冲到他面前来,站着,盯着他。

    这一回,也不例外。

    其实,这一回她却特别特别希望,希望能抱一抱七哥哥。

    但是,她终究没有。

    这是她爱他,最后的底线。

    以往,顾七少都是由着她瞪,他径自忙他的事情。可是,这一回顾七少却也瞪着她看。

    他足足高过她一个头,他饶有兴致地俯瞰下来,甚至,缓缓俯身下来,逼近她。

    沐灵儿从来都没有被七哥哥这么近地看过,也没有被他用这种玩味的眼神看过,更没有被他看这么久过。

    一贯大大咧咧的她竟有些不好意思了,耳根子立马就给红了,她不好意思得想避开视线,却又很舍不得。

    这个瞬间,全世界似乎就剩下她和七哥哥两个人了。她由着两颊绯红,继续大胆地看入七哥哥的眼睛里去。她看到他眼睛里全都是她的影子。

    然而,就在沐灵儿美滋滋的时候,顾七少的额头忽然撞下来,撞在沐灵儿额头上。

    “好痛”沐灵儿脱口而出。

    顾七少立马就放开,冷声,“臭丫头,你什么时候怀上七哥哥的孩子了”

    沐灵儿揉着额头,这才想起那件事来,她扑哧给笑出声了。

    “这么说别人才会相信。”她笑道。

    “为什么”顾七少沉声问。

    沐灵儿笑得更大声了,“因为,七哥哥看起来就是会干这种事情的人。”

    顾七少恨得牙痒痒的,敲了敲沐灵儿的脑门,低声训斥,“名节都毁了,不想嫁了”

    七哥哥,你可知道,即便灵儿的名节毁了,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人愿意娶灵儿;

    七哥哥,你可知道,沐灵儿即便毁了名节,也没办法不嫁,也没办法追着你跑一辈子了;

    七哥哥,你可知道,沐灵儿一直觉得灵儿会把你追丢了,可是可是,这一回,灵儿把自己丢了

    “不想嫁,很不想嫁,特不想嫁。七哥哥,灵儿可以不嫁吗”沐灵儿喃喃低声。

    只可惜,顾七少并没有听到,他已经不理睬她了,他转身走到顾北月身旁去,看向君亦邪。

    金执事在一旁不动声色看着沐灵儿,见沐灵儿还杵着不动,他渐渐地不高兴了。

    这个女人就没看到周遭全是弓箭手吗就没看到君亦邪和龙非夜他们之间剑拔**张吗 本书醉快更新{半}}{生

    她还不过来

    以她一人之力,能敌对得过这些弓箭手

    就在金执事要出声的时候,沐灵儿却很自觉地走了回来。她承诺过的事情,她一定会做到的。

    金执事高高在上俯瞰她,虽然非常不悦,却还是朝她伸出手去,“上来”

    沐灵儿也坐到虎背上,金执事就揉她的额头,低声,“疼吗”

    上一更有个bug错误,漏洞君亦邪不知道孩子是宁静和唐离的写太嗨,没留心到细节了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