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086章 引燃导火索

2018-06-21 09:34:37Ctrl+D 收藏本站

    疼吗?

    沐灵儿原本都很坚强的,可是,听到金执事这两个字,忽然就好难过好难过!她的额头不疼。y.

    心,却好疼好疼。

    沐灵儿迟迟没出声,金执事的态度反倒柔软了下来,他也没做声。他一边轻轻地揉了揉沐灵儿的额头,一边留心着周遭的弓箭手,还有君亦邪那边的情况。

    龙非夜,韩芸汐,顾北月,顾七少一字站开,就站在虎牢门外五六步的距离,君亦邪挟持着宁承,原地不动。

    两方的气氛越来越紧张。

    “君亦邪,你自己走出来,本太子可以留你全尸!”龙非夜冷声。

    君亦邪却不畏惧,“龙非夜,有本事你就进来!本王就放了宁承!否则,本王一定会让他生不如死的!”

    顾七少冷笑起来,“君亦邪,你当我们都是傻子吗?”

    方才是顾忌到了君亦邪有不少人质,杀了宁承,他还可以继续拿别的人质威胁他们。

    而如今,君亦邪手上就只有一个宁承。也就是说宁承是他手上最后的,也是唯一的筹码。

    君亦邪比他们还不希望宁承死呢!

    这种情况下,他们怎么可能还傻傻地进到虎牢去冒险呢?傻瓜都看得出来君亦邪在虎牢里布下了陷阱。

    君亦邪已经占不到任何优势了,就是耗,他们都能把君亦邪给耗死了!

    龙非夜已经懒得回答君亦邪了,顾北月也不做声。

    忽然,君亦邪怒声,“来人,放箭!”

    话音一落,左右两侧的弓箭手立马形成一个半圆形,将韩芸汐他们全困在虎牢门口,万箭齐发,想将他们逼入虎牢。

    君亦邪这么做,更加说明了虎牢里藏了极大的猫腻。

    龙非夜和韩芸汐没动,都盯着君亦邪,顾北月持剑在他们周遭挡箭,就顾北月的速度,飞射而来的箭再快,都休想威胁到韩芸汐和龙非夜。

    唐离护着小唐糖,一边闪躲,一边发出**箭,射杀弓箭手。这把精**是他最新研制出来的,虽然小威力却非常大,而且速度堪称一流。除了楚家的御箭手之外,应该没别的弓箭手能快过他的**。

    金执事护着沐灵儿,被白虎带着闪躲,他借助老虎的速度,挥砍了好几道刁钻的利箭。

    顾七少原本要动手的,可是,这会儿他正盯着沐灵儿和金执事看,因为他发现金执事搂着沐灵儿的腰。

    这个臭丫头,什么时候跟来路不明的金子好上了?这个臭丫头不成日追着他跑吗?怎么突然变心了?这可不像她的脾气。

    变心是好事,可是可是也不能被金子骗了呀!

    这个金执事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难不成,臭丫头被金子欺负了,还是威胁了?

    龙非夜和韩芸汐没动,因为知道以顾七少的能耐,很快就能搞得定这些弓箭手。可谁知道顾七少居然在发愣。

    龙非夜冷冷看了他一眼,遂是拔出长剑来,与此同时韩芸汐凌厉而上,和龙非夜,顾北月一道对付弓箭手。

    他们也不怕君亦邪跑了,君亦邪要跑出虎牢,那更好!

    龙非夜和韩芸汐一出手,顾北月就不必在守护,主动发出了攻击,与此同时,金子也召唤了一群老虎过来。

    没一会儿的时间,一千弓箭手死的死,逃的逃,可谓全军覆没。

    龙非夜他们所有人全都站到虎牢门口,君亦邪已是走投无路。

    谁知道,君亦邪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好!极好!龙非夜,韩芸汐,本王跟你们打个赌,如何?”

    龙非夜和韩芸汐都不做声,他们知道要把君亦邪引出来是不可能的,只有把他“逼”出来。

    韩芸汐想过用毒,可是,宁承受不了。

    她走近之后才检查到宁承身上的毒,她发现宁承中的毒之复杂,她甚至怀疑君亦邪要把宁承养成毒人。宁承每天都服用一种新的毒,隔日有一半的解药来解毒,又被下了一种新的毒。

    好几种慢性的毒药累积到一起,一道毒发的时候,宁承的身体如果扛得过,他极有可能就变成毒人,如果扛不过那就会死!

    宁承已经连续服药数个月了,要解他体内的毒并不是那么简单的!至今解毒系统都还在计算解毒方案。她必须再靠近他一切,才能算出最佳的解毒办法。宁承这样的身体,让她不敢随便再用毒,万一她用的毒引发了他体内所有毒素的大爆发,后果不堪设想。

    到底有什么办法呢?

    若不尽快想出法子,宁承必定又要受罪了。

    韩芸汐可不想再看到君亦邪虐待宁承来要挟他们!

    谁知道,情况比韩芸汐想象的要糟糕很多。

    被逼到绝境的君亦邪竟然一把拽住宁承身上火药的引火线,将引火线拽得长长。

    他想干什么?

    “君亦邪!”

    “住手!”

    龙非夜和韩芸汐同时出声,怎么都没想到君亦邪会这么做!可是,君亦邪还是将引火线引燃了。

    这个时候,宁承那紧锁的眉头忽然就松开了,像是释怀了一样,他看着韩芸汐,眸中露出了笑意,释然的笑意。

    他用这笑意告诉韩芸汐,不要过来了,再见了。

    “顾北月,顾七少,救人!”龙非夜冷声,自己也要动手。

    一听这话,君亦邪就笑了,看着他们,无声无息而笑。

    就算金子和沐灵儿来了,又怎么样?龙非夜他们一样得进虎牢来!他们逃不了的!

    谁知道,如此紧急的情况下,韩芸汐居然拦下他们,她大声说,“君亦邪,金子才是黑族嫡亲遗孤,其实你不是!你被白彦青骗了,你想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吗?你想知道你和白彦青到底是什么关系吗?”

    这话一出,君亦邪就怔住了。

    他知道金子一定是黑族嫡亲,也知道金子的血统一定比他尊贵。那又如何,他也一样的黑族的嫡亲呀!

    可是,韩芸汐这么一说,竟让他怀疑了自己,尤其是韩芸汐提起了白彦青,让他不得不怀疑!

    金执事怔者,火苗却没有停止。火苗沿着导火线一直烧,往火药包渐渐烧过去,越烧越快!

    即便引火线被君亦邪拉长了,火线也终究是有限的。

    时间,非常非常紧迫!

    其实,龙非夜他们刚刚动手就没有多少胜算了,更别说现在了?

    韩芸汐没有后退的余地,更没有犹豫的时间。

    即便她非常非常紧张,但是,她还是坚持住,冷静住!

    她这个办法比龙非夜他们动手,风险要小一些。

    她说,“君亦邪,白彦青那样骗你!你跟我们斗,值吗?他这会儿指不定就在一旁看戏呢!”

    这句话,彻底刺激了君亦邪的神经。君亦邪忽然一把握住导火线上的火花,一下子就将火花握灭了。

    见状,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尤其是韩芸汐!

    她没敢停下来,她朝龙非夜使了个眼色,立马又道,“君亦邪,你想要天下,那你知道白彦青想要什么吗?”

    其实,韩芸汐压根不知道金子是什么来头,也不知道君亦邪在黑族宗族里应该是什么身份,更加不知道白彦青搅乱天下的目的是什么。

    白玉乔告诉过他们,君亦邪被白彦青坑了,而金子的出现,让她知道君亦邪不是黑族遗孤里最尊贵的血统。韩芸汐纯粹是通过这些信息,提出一些敏感的问题,让君亦邪误以为她知道真相而已。

    君亦邪心性极高,又好面子,何况还那么恨白彦青,被韩芸汐这么一挑拨,他能不弄个清楚吗?

    “他到底要什么?”君亦邪怒吼。

    “呵呵,君亦邪亏你一世聪明,他要什么你竟还不知道!”韩芸汐拖延着时间,转移着君亦邪的注意力。

    顾北月已经盯着他手中的火把很久了,而龙非夜也随时准备动手。趁着君亦邪不注意的时候,只要顾北月把他手里的火把抢下,只要龙非夜将宁承从他手里救出。

    那么,一切就都结束了!

    韩芸汐那样一说,君亦邪便认真琢磨起来。龙非夜和顾北月还在等着,等着最佳的时机,毕竟这件事容不得一点点失误。

    君亦邪一旦发现被韩芸汐耍,那他们就不会再有机会了。

    这个时候,金执事大声喊,“君亦邪,我才是黑族嫡亲遗孤,你不是!你只是”

    金执事没说下去,却成功得吸引了君亦邪的注意,君亦邪朝他看了过去。

    龙非夜和顾北月相互了一个眼神,机会来了!

    顾北月忽然飞掠而去,龙非夜紧随其后,君亦邪这才缓过神,他下意识握紧了火把,而就在他要引燃的时候,顾北月已经凭空出现在他面前,扼住了他的手腕。

    君亦邪另一手放开,掐住了宁承的脖子,顾北月另一手立马抓来,想拉开他的手。可是,君亦邪却抓得死死的。

    这个时候,龙非夜到了!

    龙非夜毫不犹豫,一脚狠狠冲君亦邪腹部踹去,君亦邪喷出了一口鲜血,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居然哈哈大笑起来。

    龙非夜和顾北月虽然不知道虎牢里的埋伏到底是什么,但是,他们都知道必须尽快带宁承离开。

    龙非夜拉着君亦邪擒在宁承脖子上的手,正要狠狠要拉开。

    却忽然,“嘭”一声巨响,整个虎牢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