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090章 我们,私定终身

2018-06-21 09:34:32Ctrl+D 收藏本站

    地上一片片血痕,断断续续的。

    韩芸汐一眼就瞧出来,这是血迹融到泥土里的颜色。时间有些久,有些血迹已经淡掉了,但是有些已经和泥土混为一体。所以才会变成断断续续的一片一片。

    沐灵儿和金执事只看到两头老虎被融化掉,但是,就地上的血迹分析,血量之大,可不止两头老虎呀!。

    唐离站在一旁,紧紧地抱着小糖糖,一动不动。

    龙非夜他们过来,正要触碰泥土,却被韩芸汐拦下,“别碰,这些泥土全都有毒,这种毒专门腐蚀皮肉。”

    “静姐姐她们她们被劫持了吗?”沐灵儿怯怯地问。她都已经不奢求静姐姐他们能逃走了,只奢求这满地血迹不会有静姐姐她们的。

    唐离立马就朝她看过来,沐灵儿明明没做什么坏事,却还是吓到了,她避开了唐离的目光。

    韩芸汐没理睬沐灵儿,她蹲在地上,认真地检查毒血。

    她何曾不是和沐灵儿一样的奢望呀!只可惜,解毒系统很快就给了她一个坏消息。

    她起身来,淡淡道,“这些血迹有兽血也有”

    虽然残忍,她还是朝唐离看了过去,认真道,“也有人血”

    韩芸汐还未说完,沐灵儿就急急打断,“她们受伤的时候流的血吧?”

    有人血,也不能证明人死了呀!

    可惜,韩芸汐否定了这个说法,“这些人血全是一个人的,就流血量看,足以致死。”

    血迹残留上数年,都可以检查出da来,何况是这一两个月?

    解毒系统是不会出错的,虽然,韩芸汐也不愿意相信。

    “这么说,宁静,苏小玉和白玉乔中,有一个被杀了?”顾七少插了嘴,“看样子,也尸骨不存呀!啧啧,这什么毒?和迷蝶梦那么像?”

    “一定是白彦青。他不至于杀苏小玉。”龙非夜很冷静地分析。

    忽然,唐离大吼,“一定不是宁静!”

    他这么一吼,小糖糖就吓到了,哇哇大哭起来,越哭越凶。

    沐灵儿心疼不已,连忙冲过来,“唐离,你吓着她了!让我抱吧!静姐姐一定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

    唐离没理睬她,他将小糖糖抱着更紧了,他朝韩芸汐看去,懊恼而又无助,他什么都没说,却特希望嫂子能给他一个明确的结果。

    韩芸汐眼底掠过一抹复杂,都不知道如何安慰。

    龙非夜认真分析,“宁静有人质的价值,倒是白玉乔对白彦青来说,一点价值都没有。”

    这话一说完,唐离就又大声说,“哥,我信你!我相信!”

    他这一大声,小糖糖就哭得更大声了。

    无论是谁死,沐灵儿都特别难受,她眼眶里全都是泪,哽咽地对唐离说,“唐离,你把孩子给我成不?成不!你别再吓她了,静姐姐知道了,饶不了你!”

    唐离立马就安静了,不知所措,沐灵儿直接把小糖糖抢回来,紧紧地抱着,亲吻她的小脸。小糖糖是她们几个人合力保下的,看着这满地的血迹,她只有抱着小糖糖,才能有些安慰。

    说来也奇,小糖糖一到沐灵儿怀里就不哭了。唐离眼巴巴地看着,想把女儿抱回来,却开不了口了。

    “白彦青早就劫了人质,至今没动静,他到底想做什么呀?”韩芸汐实在不明白。

    加上天山剑宗的第三尊者,白彦青手上就有三个人质了。

    唐离一拳头砸在一旁的树上,冲着大山里吼,“白彦青,你给我出来!把宁静还给我!”

    “白彦青,有种你出来!”

    回声,在山林里一阵阵地回荡着,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回响。

    他们在明,白彦青在暗,这种感觉让龙非夜和韩芸汐都很不熟悉,感觉自己就像是猎物一样,被人盯着。

    可是,他们想不到什么办法将白彦青逼出来。这个老东西连自己最亲近的两个徒弟都没放心上,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什么人是他在意的?

    “龙非夜,我们只有迷蝶梦了。”韩芸汐低声。

    龙非夜没做声,却点了点头。

    如今,他们也就只有这个办法了,用迷蝶梦将白彦青引出来!

    “殿下,公主,此地不宜久留,先到军中去再做商议。”顾北月认真说。

    虽不尽如意,但是此行总算是把宁承救回来了。

    大家正要离开,金执事却在韩芸汐面前拦下了,他一字一字说,“韩芸汐,我的身契呢?”

    “跟我们回去,再说。”韩芸汐冷冷道。

    “不可能。”金执事拒绝了。

    韩芸汐本来还算隐忍,一听这话立马就火了,她很不客气地说,“那你就别要了。”

    谁知道,沐灵儿竟开了口,“姐,把身契给他吧!我答应他的。”

    “凭什么要我把身契给他?”韩芸汐冷冷反问。

    沐灵儿吓了一跳,“姐,他救了我们。”

    确实,没有金执事把宁静她们几个救出来,今日他们未必能这么快从君亦邪手里揪出宁承,更不可能那么快杀了君亦邪。

    但是,这一切不都是金执事闯出来的祸吗?

    “他救你们也是应该的!若非他和姓程的勾结,今日,东西秦的大军早就踏平北历了!他顶多是救了你和孩子,宁静至今还下落不明,他凭什么跟我要身契?”

    韩芸汐愤怒地看着金执事,冷冷警告,“金子,我告诉你,宁静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别说身契,就是你的命,也得给我留着!”

    唐离在一旁看着,虽然没说话,眸中却满是敌意。

    金执事却不管他们,他只在意沐灵儿。他那双狭长而冰冷的眼睛,缓缓地眯了起来,散发出危险的气息。他盯着沐灵儿看。

    沐灵儿咬着唇,都不知道如何是好。她答应金执事一定会说服她姐把身契还给他,可如今,她听她姐这么一说,竟无法反驳了。

    这个时候,顾七少忽然将沐灵儿拉到身后去,他勾着冷笑,上下打量起金执事,“怎么,欺负我们灵儿年纪小,好骗呀?”

    金执事还是不说话,就看着沐灵儿。

    沐灵儿都不知道怎么办好了,她宁可自己怨恨金执事,可是,她都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他已经怨恨不起来。

    “顾七少,把人带走!”韩芸汐冷冷说。

    终于,沐灵儿忍不住了,甩开了顾七少的手,跑到韩芸汐身旁去拉着她的手臂,“姐,如果不是金子,我也活不到现在,还有小糖糖,小糖糖早饿死了。姐,你就让他将功抵过吧,算了吧!”

    韩芸汐心下狐疑着,沐灵儿这小丫头一直都是个有仇必报,爱恨痛快的主儿,怎么对金执事那么宽容了?

    她眼底掠过一抹复杂,又说,“沐灵儿你可以算了,宁静呢?”

    “就算宁静回来了,也没那么容易算了!”唐离终于出声了。

    沐灵儿更着急了,她这才知道金子说的是对的,只要他把她带回来,他就只有死路一条。

    可是,为了她那个承诺,他还是把她带过来了。

    到底谁对谁错,到底谁欠谁多一些,沐灵儿都不想计较了,她不想违背自己的承诺,更不想再亏欠什么。

    她狠下心来,拉住了金执事的手,紧紧地握住,她说,“姐,灵儿已经和金子私定终身了。灵儿生是金子的人,死是金子是鬼,你们要不放过他,就是不放过灵儿。”

    韩芸汐怔得目瞪口呆,“你你们”

    沐灵儿不敢看韩芸汐的眼睛,生怕露馅,她朝唐离看去,认真道,“唐离大哥,求你看在灵儿丢了名节保住静姐姐的孩子份上,就饶了金子这一回吧?”

    唐离最感激的就是沐灵儿了。

    看着沐灵儿泪眼模糊的样子,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朝他嫂子看去。

    韩芸汐被沐灵儿吓得够呛,她绝不相信沐灵儿会这么容易对顾七少死心,她暗暗琢磨者,沐灵儿是不是被金子威胁了?还是哄骗了?

    看着如此激动的沐灵儿,韩芸汐很理智地没多争辩,她说,“灵儿,唐离也替宁静做不了主!再者,身契也没在我身上。还有,私定终身算什么?你好歹是沐家的女儿,我的妹妹!想娶你,哪能那么随便?你且回三途黑市去等着,灵儿同我们走。这件事,我会考虑的!”

    韩芸汐这才缓兵之计,也是一种试探。

    她在试探金执事的诚意,试探他会不会拒绝,要知道,在这荒郊野外的,金执事要召唤来虎兽对付他们还是容易的,到了三途黑市,要逃可就难了。好!娶她,该有的都会有。我等!”金执事竟答应了,他又补充了一句,“相信西秦公主一言九鼎,不会食言。”

    “当然!”韩芸汐很爽快地答应。她想,她不食言,沐灵儿可以食言不嫁呀!去军中的路上,她可得好好的问一问沐灵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七少一直没做声,他摩挲着下巴,也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沐灵儿的视线已经朝他那飘去好几回了,金执事也看了他几眼,可惜,他就是一声不吭。

    灵儿的心肝脾肺肾,全都快碎了。

    她一赌气,竟说,“姐,别让金子回三途黑市了,就让他跟着咱们走。灵儿不想跟他分开。”

    金执事到底是不是黑族嫡亲,这身份有待调查。如今宁承那些部下还未铲除,把金执事带在身旁,比让他回三途黑市安全多了。

    韩芸汐朝金执事看去,金执事竟说,“沐灵儿爱怎样就怎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