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096章 舍得情郎了

2018-06-21 09:34:24Ctrl+D 收藏本站

    龙非夜瞪韩芸汐,韩芸汐由着他瞪,就是笑,而门外的影卫一直等着。不一会儿龙非夜就起身来,韩芸汐亦是起身,慢条斯理地整理衣服、头发,正想去照照镜子,收拾一下脸。

    谁知道龙非夜却说,“带他去见宁承,他们主仆两那么久没见了,想必能聊一晚上。”

    “是!”影卫领命而去。

    虽然影卫走了,可是,龙非夜这话其实是说给韩芸汐听的呀!

    一晚上

    韩芸汐嘴角抽搐了下,正要下榻,龙非夜又俯身下来,他考得特别近,沉声说,“爱妃,我们继续?”

    “薛副将应该也有很多话想跟咱们聊,他和宁承应该不会聊一晚上那么久。”韩芸汐认真说。

    “在本太子的榻上,只许你叫一个名字。”龙非夜埋头在她耳畔,冷幽幽地警告,“这是最后一次。”

    韩芸汐望着天花板苦笑不已,这个家伙是怎么说出这种话来的呢?龙非夜的吻在她脖子上流连起来,渐渐地她就无法好好思考了,意识渐渐凌乱。

    虽说一整夜,其实他只要了她一回,比起以往来说,简直是无法形容的温柔,体贴。

    她靠在他硬朗的胸膛上,听到他强有力的心跳。

    无论霸道,强硬,又或者是轻柔体贴,每每事后,他对她总是柔情似水。她若还清醒着,他必会拥着她跟她聊天到入睡。

    “最近累了吧?”他柔声问。

    她这才知道,原来他怕她累呀!她确实累,储毒空间的修炼并没有中止过,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前阵子太过忙碌了,一休息下来她就有种疲乏感,像是春困。

    “真有点!”韩芸汐淡淡说。

    “睡吧,军中的事,不必操心。”

    龙非夜翻了个身,将韩芸汐拥入怀中,修长的腿随即跨过去,跨在她腿上。

    他太高大了,只要他愿意,他能将她整个人都藏怀中里。

    韩芸汐安静了一会儿,见龙非夜没动,以为他也睡着了。于是,她小心翼翼地伸手,轻抚龙非夜肌理分明的胸膛。

    龙非夜压根就没睡,垂眼看着怀中的人儿使坏。

    以她对他的了解,自是知道,即便他睡了她这么一动,他也一定会醒。她知道,他已经在看她了。

    她的手还是没有停下来,很快,她便埋头过去,轻吻,流连。

    “胆子肥了?”终于,他忍不住出声。

    在这么下去,天知道他会干出什么事情来。他经得住这人世间一切**,任何威胁,却最经不住她的温柔,哪怕就一个动作,哪怕就一句话。

    她真真不敢看他,低声,“龙非夜,再一次,可好?”

    虽然有些疲,虽然还有些怕他的不知收敛,可是,说好了要好好努力的呀!

    她想看他疼女儿的样子,她也想生一个跟他很像很像的儿子。

    “不好!”龙非夜残忍的拒绝了。

    她正要抬头,他却说,“再两次,倒是可以商量!”

    还商量?韩芸汐彻底投降了!

    这,可想而知

    翌日,他们见到薛副将的时候,已快接近中午。

    宁承和薛副将确实聊了一晚上,聊的不仅仅是军事,还有这段时间宁承不在族中,狄族和东秦阵营的一些冲突。薛副将有私心,但是,私心不是个人的私心,而是向着狄族的私心。

    宁承只是听,没发表任何看法。他这个态度,让薛副将琢磨不透,也不敢再多言语。

    薛副将的炮兵和三万骑兵就驻扎在附近,距离这里大约二十里便是天河城,这是北历西部和南部最大的一座城池,也是君亦邪的老巢。

    君亦邪被杀的消息传出之后,驻兵天河城的大将军宇文广立马联合了天河城西部和北部两大要塞的驻兵,宣布独立。这是北历南部最难啃的骨头了,如果能拿下来,在寒冬到来前拿下北历南部,就不在话下。

    薛副将一边过来接宁承回军中,一边等着东秦大军赶到。他和百里元隆的计划是,集中最强大的兵力,速战速决,务必保证在冬季来临之下拿下北历南部,过冬之后再继续北上。

    如今的主动权全在他们手上,北历皇帝就算有拖延战事之心,都没有那个力量。

    这个战术,宁承是认可的,他也期待着与百里元隆会面的一日。

    有宁承这个家主在场,薛副将完全没说话的资格。虽然他很好奇为何公主和殿下不亲自出征,振奋士气,但是他可不敢多言,他退到了宁承身后去站着。

    韩芸汐给了宁承一瓶解药,交待了一些注意事项,宁承体内的毒基本没有大碍了。

    事情都交待得差不多了,韩芸汐他们也没有多耽搁,午饭之后就启程。

    临行之前,宁承说“公主,属下有个不情之请。”

    韩芸汐坐回来,宁承认真说,“属下,想借金子一用。”

    韩芸汐不必多问,都知道宁承打了什么主意,宁承是对了解金执事的,把金执事交给他,她绝对放心。

    “本就是你的人,不必借。”韩芸汐回答道。

    “那属下斗胆,请公主归还身契。”宁承恭敬地说。

    韩芸汐眼底掠过一抹复杂,特意令人把金子押过来,她当着金子的面,拿出身契交给宁承。

    她对金子说,“呐,以后要身契别找我讨了。”

    金子冷着脸,没回答她。

    韩芸汐视线缓缓移动,落在一旁的沐灵儿身上,她毫不客气地问,“灵儿,走吧!”

    “沐灵儿,你要走?”金子不自觉脱口而出。

    话一出口,他就有些后悔了,说好的,给她一年的时间。

    话都说出来了,都让大家听了去,他索性豁出去不让步,就等着沐灵儿做选择。

    沐灵儿没想到金子会当众这么问她,她第一反应就是往外头看去。虽然她这几日没有跟着七哥哥,但是,她知道,七哥哥这会儿一定坐在屋顶上。

    她看着外头,迟迟都没有回答。

    龙非夜低声对韩芸汐说,“我在马车上等你。”

    他一出去,顾北月也缄默地跟了出去,宁承也没有久留,低声对薛副将说,“去后院,兵械的事得谈谈。”

    他们主仆两人一走,屋里就剩下金执事,沐灵儿和韩芸汐。

    若是以往,韩芸汐必定早跟龙非夜走了,但是,此事关系到沐灵儿的一辈子,甚至是性命安危,她得陪着。

    她没出声,和金子一样静静地等着。

    虽然大家都走了,可是,沐灵儿还是望着门外,她知道,她姐不出这个门,七哥哥就一定还在屋顶上坐着。

    她忽然冲了出去,站在院子里抬头看去。果然,七哥哥就坐在屋顶上,嘴里叼着一根茅草,正望着前方,天知道他在看什么,但是沐灵儿知道,屋内的事他一定都听在耳里。

    见她跑出来,顾七少低头看来,笑道,“你姐呢?磨蹭什么,还不出来?”

    话音一落,韩芸汐和金子都走了出来。

    顾七少立马跳下来,笑吟吟说,”毒丫头,出发吧!”

    七哥哥一定是觉得她会跟金子留下来吧?再大的伤,都不如那日那句,“啧啧,我家傻丫头终于长大了,不黏七哥哥了!”

    沐灵儿跑过去,挽住了顾七少的手臂,“七哥哥,灵儿也跟你们走!”

    顾七少由着她挽臂,溺地摸了摸她的脑袋,笑道,“哎呦,这会儿舍得情郎了?”

    沐灵儿不回答,就是亲密冲顾七少笑,故意把金子忽略得彻底。

    金子原地站着,一动不动,一直看着她。

    沐灵儿前后态度如此矛盾,韩芸汐更不可能相信她真喜欢金子了。

    “走吧!”她先走了。

    顾七少这没心没肺的,只知道自己那天晚上跟沐灵儿说清楚了,就万事大吉了。这丫头暂时跟着他,总比被金子坑好吧?

    他放开沐灵儿追韩芸汐而去,却留下一句话,“丫头,走吧,七哥哥带你吃好吃的去!”

    沐灵儿从来都不觉得七哥哥坏,哪怕七哥哥干了很多坏事,残忍的事,她都会替七哥哥找各种理由。

    可是,这一刻她觉得七哥哥特别坏特别坏!偏偏,她还是像着了魔一样,觉得有一瞬间的幸福感。

    至始至终,她都没有看金子一眼,跟顾七少跑了出去。如此残忍的拒绝,总比跟她姐揭穿他对她的威胁来得好吧?

    她突然发现自己便聪明了,一年的时间,七哥哥不会娶她;金子,也可能变了心呀!

    毕竟,一年还那么长。

    人都已经走远了,金子还原地站着,面无表情地望着院外。他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即便身为奴,一身的傲气,骨气也都不曾被折断过。他怎么会爱上那么卑微的一个女人?

    想因为得不到吗?

    是否,是否得到了他就会清醒了?

    一年,并不长。

    金子喃喃道,“沐灵儿,待我拿回身契,一定要你兑现承诺!”

    金子并不知道,一离开别庄。顾七少都还未松手,沐灵儿就主动放开了手。

    不得不说,这让顾七少颇有意外。

    他笑道,“小丫头,你这是折腾什么呢?”

    “没折腾!你带我去吃什么好吃的呀?”沐灵儿笑起来就像以前那样,大大的眼睛灵动极了。

    一路上,沐灵儿都等着韩芸汐过来审问呢,她也做好了什么都不说的准备。可是,韩芸汐居然什么都没问她。这反倒让她憋得难受。

    他们到三途黑市的时候,宁承已经率军攻天河城了。

    可是,就在宁承攻天河城的第三天,一件令所有人都震惊,甚至恐慌的事情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