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100章 屠城,老子怕谁

2018-06-21 09:34:19Ctrl+D 收藏本站

    如此困境,该怎么办?

    龙非夜和顾七少一人一臂,拦在韩芸汐面前。

    韩芸汐无奈地回头朝顾北月看去,淡淡问,“顾北月,你告诉龙非夜哪个选择才是对的。”

    当初,推迟北征要龙非夜做选择的时候,顾北月说过,没什么残忍不残忍的,选择只有对错,而帝王之道在取舍!

    北征还算不上什么帝王之道,而如今摆在他们面前的,才是真真真的帝王之道呀!

    放弃,失去的不紧紧是措手可得的天下,还有已经得到的人心!

    或许,换成别人,顾北月会一如既往地冷静、理智,可是,这一回面对的是韩芸汐。

    顾北月不是神呀!他如何残忍地冷静?顾北月不做声,该说的话他已经说了。

    “毒丫头,咱们走!离开这个鬼地方!我早就打探清楚了,冬乌族的雪山之后的冰海,冰海之后是一片新的大陆!我们走,我们一起离开云空!”顾七少大声说,“现在就派人把消息散布出去,就说我们全都死了,没了!穆博远爱干嘛干嘛去!这天下谁要就给谁!”

    此时此刻的顾七少看起来就像个任性的孩子,说着异想天开的话。

    可谁知道,龙非夜居然听了他的话,“好,马上走!”

    韩芸汐直摇头,“龙非夜,你要弃了天下吗?”

    “别说北历,就是整个云空天下,本太子都不要!”龙非夜冷冷说。

    当初对君亦邪说的一句“江山不换韩芸汐”,他并非说着玩的,更不是骗君亦邪的。

    别说北历那片疆土,就是整个云空大陆拿来换韩芸汐一人,他都不换!

    “我不想毁了你的江山,更不想毁了你,让你当逃兵!”韩芸汐冷声,“我韩芸汐不是逃兵,我韩芸汐的丈夫,更不会是逃兵!”

    顾七少出是什么鬼主意呀!

    竟要他们逃?

    天下是很大,可是,人心就那么点大。他们逃得出云空大陆,逃得出自己的心吗?逃得过天下人的嘴,逃得过史官的口诛笔伐吗?

    韩芸汐不介意别人怎样看自己,更不介意史官怎样写自己!但是,她介意天下人怎么看龙非夜,介意史官怎么书写龙非夜!

    他跟她不一样!

    她不过是三千年前穿越而来的一抹孤魂!她只有他,只有身旁的一群出生入死的挚友。有他,有他们就够了!

    但是,他是真真正正的东秦太子,是大秦帝国遗留的唯一皇室血脉!他还是云空老百姓心中,最值得敬仰爱戴的王!

    他是个大男人!

    他肩负者必须完成的使命,肩负者天下人的期望,同时更肩负着自己野心,还有她对他的期盼。

    多少个秉烛夜谈的夜晚,他和她一道憧憬未来!憧憬一个全新的帝国,一个最最高贵的皇族,一个前所未有的太平盛世!

    这些,他都忘了吗?都不要了吗?

    面对韩芸汐的“逃兵”二字,龙非夜一言不发。

    韩芸汐将他拉过来,让他正面看着她。

    “龙非夜,你跟我说过的,这个天下很大,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大!你告诉我,天下到底有多大,我们能够逃多远?”韩芸汐认真问。

    龙非夜还是没有回答,顾北月眉头紧紧锁着,看着韩芸汐。他突然发现,原来自己也不是最冷静理智的,这个女人……才是!

    他输得彻底。

    “你告诉我!”韩芸汐逼问着龙非夜。

    龙非夜不答,顾七少却大声替他回答,“成!不逃了!”

    他转身,立马祭出莫邪剑魂,眯起狭长的双眸,冷幽幽地说,“老子才不当逃兵。老子现在就去屠了天安皇城,看是谁威胁谁?”

    这话一出,龙非夜立马朝顾北月看过去,而顾北月也朝龙非夜看了过来,两人似乎都想到了什么。

    顾七少是真的要去,幸好韩芸汐拉住他,她厉呵,“你要敢干出这种事,我先杀了你!”

    顾七少差点就回她,“可惜,你杀不了我”

    但是,龙非夜将韩芸汐拉了过去,他说,“让他去屠!给本太子屠了穆博远,把他的项上人头挂到城门口去!”

    “对!此人不屠,何必安天下人之心?”顾北月也颇为激动。

    他们一定是被穆博远的威胁气昏了头脑,否则,也不至于那么不冷静。他们早该想到应对之策了呀!他们此行,本就是秘密而来,准备偷袭的呀!

    幸好,幸好顾七少刚刚那句话提醒了他们二人。

    顾七少这个不死不灭的家伙和白彦青一样可怕,他要是豁出一切,屠城那也是轻而易举之事呀!杀穆博远更是易如反掌。只要杀了穆博远,离族无首,必是自乱。

    至于白彦青,此行若遇上了那正好。

    龙非夜传来影卫,下令道,“让天宁军营那以本太子的名义给穆博远回个信,就说,本太子会亲自带韩芸汐前往!让他好好准备,出城迎接!”

    听了龙非夜两句话,韩芸汐也缓过神来了,知道龙非夜的应对之策!

    顾七少才不管他们如此做法有哪些考量,莫邪剑魂在他手上散发出幽幽冷芒,不屠了穆博远,难消他一腔憋屈的怒火。

    天宁军营距离天安皇城有半个月左右的路程,而他们从这里到皇城,快得话一天**足以。

    既然穆博远利用天下人来捧杀韩芸汐,那么,他们就将计就计,再得一次人心!

    影卫正要离开,顾北月却叫住,低声同他耳语,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只见影卫认认真真地记着,低声重复着,好一会儿才离开。

    一场争执,并没有影响到龙非夜和韩芸汐,反倒让他们更懂彼此的心。

    商议好对策,他们继续前行。

    果然,在翌日傍晚十分,他们已经秘密抵达天安皇城外围。而与此同时,天宁军营一边给穆博远送信,一边以龙非夜的名义发了一封告军民函。

    书函中先表达了龙非夜对韩芸汐的伉俪情深,表达了龙非夜对携手西秦公主再创大秦太平盛世,造福云空万民的心愿;然后,阐述了龙非夜和韩芸汐面对离族穆家的威胁,种种考量和取舍;最后,不仅仅向老百姓,也向参战的将士们承诺,为了减少牺牲,为了和平,韩芸汐愿亲赴天安皇族,以自己的性命换云空的太平。

    这封信函正是顾北月让影卫去传达了。虽然有虚伪和故意煽情的成分,但实际上说的也是实情。若非有一颗记挂老百姓的心,龙非夜和韩芸汐岂会被威胁,被束缚?论快意恩仇,心狠手辣,龙非夜绝不输顾七少。

    这封公开函一公布出来,几天之后就传遍了云空大陆的每一个角落,不仅仅的中南,天宁两地,就是北历和西周,天安的老百姓都会龙非夜和韩芸汐叫好,同时也声讨离族穆家,甚至不少郡县的老百姓都自发组织了民兵队伍,要参军参战。

    几日的时间里,整个云空就彻底沸腾了,离族穆家成了众矢之的,到处都充满了对离族穆家的讨伐声。老百姓说了,只要穆博远敢伤韩芸汐一根毫毛,天下人就绝不会让穆家好过!

    龙非夜他们四人潜伏在天安皇都附近,观察形势,准备伺机而动。

    他们都没想到事态会演变成这样,他们本只是想将计就计而已,却没想到一封公开函让离族穆家惹了众怒。

    探子来了消息,天安皇城附近几个城池的老百姓都已经暴动,而其他地方的老百姓也都暴动,已经不再阻止民兵组织参战,而是自发的全都冲涌到叛军营地里去。

    什么叫做天下大乱,老百姓乱,才是真正的天下大乱呀!龙非夜他们都不必急着偷袭,大可坐观事态发展。

    天安皇城的消息的封闭的,否则,城中的老百姓必也早揭竿而起了吧!

    这日,江南传来了一个极好的消息。

    有一支叛军抗不住压力投降了,不仅仅投降,还大骂离族穆家不仁不义,不配领军。这消息一传出来,立马就引来好几支叛军投降。

    韩芸汐他们更加不必露面了,完全可以不战而胜。

    面对这种压力,穆博远根本不敢再杀天安皇城里的老百姓,他已经连着好几日彻夜不眠。

    他不自己关在穆将军府的书房里,任由门外的离族长老们敲门,劝说甚至威胁。

    是的,穆大将军软禁龙天墨,以屠城来威胁韩芸汐,已经让长老会非常不满。

    而离族成为天下人声讨的对象,成为天下公敌,隐居不管俗世的离族长老会就再也坐不住了。

    离族善将兵,却是最不愿意看到战争,最不愿意参战者。

    唯有真正上过战场,见识过血流成河,尸体遍地的人,才会知道什么是战争,才会厌恶,害怕战争。

    离族,成是如此!

    离族的兵法,不是天赋,而是一代一代离族子孙在沙场上冲锋陷阵,舔刀饮血,风险生命而累积得来的经验。

    离族的兵书,不仅仅是兵书,更是一部部离族的血汗历史,一张张生死军令状!

    离族厌战,所以中立!所以当年大秦帝国内战,东西秦两败俱伤,离族手握十万大军,没有偏倚哪一方,更没有背叛哪一方自立为王,而是选择了解散大军,归隐,消失……

    穆大将军,为何要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