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105章 东西到手了

2018-06-21 09:34:14Ctrl+D 收藏本站

    苏小玉!

    韩芸汐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这个名字了,已经更久没有见到那个孩子了。

    当初即便知道苏小玉是细作,却依旧狠不下心处置掉,依旧希望能收服那丫头,留在自己身旁。是因为缘分,莫名的就是讨厌不了苏小玉那孩子,二是实在狠不下对那么小的孩子推向绝路。

    如今想来,韩芸汐宁可当初把失忆的苏小玉赶走,也不愿意留她在身旁被劫为人质,吃了那么多苦头。

    苏小玉宁可把自己饿死,病死,都不愿意沦为君亦邪威胁她的人质。这件事在白玉乔的来信中反复地提及过。

    她知道,白玉乔那个当姐姐的,是在提醒她小玉儿的付出,是在提醒她一定要遵守承诺,救出小玉儿,厚待小玉儿。

    想起小玉儿那明明稚嫩却总是表情老成的脸,想起虎牢后面那一滩血迹,韩芸汐心头就堵堵的。

    小玉儿可以永远不知道自己有一个姐姐,姐姐是谁。但是,绝不可以死在白彦青手上!

    韩芸汐正要止步,宁静就先开了口,“韩芸汐,就算我死,苏小玉也不能死!我哥对白玉乔有承诺,我哥的承诺就是狄族的承诺!我们不能失信于一个死人!”

    “知道。”韩芸汐的语气特别坚定。她停下了脚步,转身朝白彦青看去,冷冷问,“你敢?”

    “韩芸汐,你母亲当年但凡有你一点点脾气,也不至于落到那种境地!”白彦青冷冷说。

    “是你杀了她!”韩芸汐冷声。

    “不是!老夫最后说一次,不是我!”白彦青说罢,立马拔出长剑。

    韩芸汐自知逃不了,这一战是免不了的。她让宁静退到一旁去,也拔出长剑来。

    见状,白彦青不屑冷笑起来,“丫头,你娘比你知进退多了!你觉得自己能打得赢?”

    白彦青看她的目光,轻蔑到了极点。

    韩芸汐鄙视回去,大声说,“能,而且会赢得很漂亮!如果……你敢让我三招的话!”

    “好,老夫让你心服口服,三招之内,你要杀不了老夫,就乖乖跟老夫回去!”白彦青爽快地答应了。

    在看他来,韩芸汐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太高估了自己。

    可是,韩芸汐眼底却掠过一抹算计。她向来能屈能伸,能进能退,跟着龙非夜久了,沾染了他的脾气,更是不说废话,不做没有目的的事。

    这一战,这讨来的三招,她可是别有用心的!否则,她早知斗不过,何必白白浪费力气?

    两个顶级的毒术高手较量,都没有用毒,因为毒对彼此都是无效的。他们只能用剑术。

    白彦青还未动手,韩芸汐就先持剑袭过去,她拥有满阶的梵天之力,又掌控了一些凤之力,她的武功远在白彦青之上。

    随着她的靠近,剑芒越来越大,剑气亦越来越盛,都可以伤及周遭。可是,白彦青却持剑迎面而已,任由剑气在他手臂上,甚至是脸上割出一道道血痕。

    早在他刚刚不闪躲,硬生生承受了一剑之后,韩芸汐已经心生一计了。她要白彦青的毒蛊人血!

    刚刚那一剑,白彦青虽然没有闪躲,直接承受,受的却是内伤。

    这一回,她要白彦青一剑溅血!

    韩芸汐眸光一寒,将一身的内功和凤羽之力全都发出来,加之在利剑之上。刹那间,剑气如虹,势不可挡!

    “白彦青,说好的让我三招,你要是躲,你就是孬种!”韩芸汐大喊。

    白彦青冷冽地看着她,没有回答。

    强大的剑气凌空劈斩而下,随之而来的是韩芸汐的利剑,当头就朝白彦青头上劈下。

    可是,无论韩芸汐再用力,终究还是劈斩不下去,天知道这个家伙骨骼变异成什么样子了?

    韩芸汐很快就放弃,剑锋偏转,第二招狠狠朝白彦青手臂砍下去!

    这一剑并没有砍断白彦青的手,却将在白彦青手臂上砍出了一道深深的口子,鲜血一下子就迸射出来。

    韩芸汐当机立断,挥剑冲白彦青的眼睛刺去,以转移白彦青的注意力。几乎在她出第三剑的时候,储毒空间收入了白彦青飞溅出来的一滴血。

    一滴足够用了!

    虽然想要的东西已经到手,但是,韩芸汐这第三剑并没有停下,也没有放松力气,依旧倾尽全力地朝白彦青的眼睛刺去。

    白彦青条件反射地闭眼,令韩芸汐诧异的是,她的剑竟刺入他的眼皮!

    如此看来,白彦青身上各个要害之处,都是刀不入的呀!

    三剑结束了。

    白彦青非但没有丧命,伤口也很快就止血,并没有流多少血。

    韩芸汐毫不犹豫,转身就逃。

    “臭丫头,言而无信!”白彦青怒声。

    “对你这种人,不必讲信用!”韩芸汐使劲地逃,她这是故意逼白彦青出手呢!

    她要的东西已经到手了,接下来就看小东西的了!

    “你找死!”

    果然,白彦青被激恼了,他持剑追过去,就在他的剑逼近的时候,韩芸汐忽然转身,主动迎上剑刃。

    这一刹那,就连白彦青都感觉到小东西在储毒空间里怒吼。

    电光火石之间,白彦青的剑刃终究还是偏了一点点,利剑从韩芸汐腹侧刺穿过去,差一点点就刺穿韩芸汐的腹部。

    好险好险!

    其实,韩芸汐早就做好了闪躲的准备,在刚刚那瞬间,白彦青的剑刃如果没有偏开,她亦会闪开的。

    她还不至于愚蠢都真去找死,以激将小东西。她感觉到小东西的盛怒,等着晋级的契机到来。

    可是,储毒空间却迟迟没有变化,她的精神状态也一直很好。晋级会很疲惫,疲惫到昏迷,如今看来,一点点预兆也没有呀!

    这辈子从来没有赌输过的韩芸汐终于开始不安起来,难不成这一回,她赌输了?

    白彦青的剑架到了她脖子上,韩芸汐正要砖头,谁知道,白彦青却用剑把,狠狠地撞了她的后脑勺一下。

    韩芸汐根本站不住,只觉天旋地转,很快,眼前一黑就给昏迷了过去。

    而此时此刻,龙非夜他们三人早已原地不动了。

    剑气消失了,他们分辨不了方向。他们看着周遭,焦急,不安,担忧,愤怒等种种情绪全都写在脸上。

    龙非夜终于忍不住,拔出玄寒宝剑来,一剑横扫,剑芒如虹,朝周遭排山倒海而去。可惜,周遭的密林却分毫动静都没有。龙非夜又一剑,气势恢宏地劈过去,整个大地都震颤了,只可惜四周密林岿然不动。

    他就不信这个邪!一剑一剑地爆发而去,周遭很快就变成了一个剑气之场,若非顾北月和顾七少内功不赖,想必都抗不住。

    最后,龙非夜却忽然停下来,剑刃倒刺入地,喷出了一口鲜血来。

    顾北月大惊,冲顾七少喊,“解药,快!”

    连他都急乱了,忘了龙非夜还中毒着呢!

    为了让韩芸汐检查到毒素,顾七少对龙非夜下了剧毒,这会儿要是再不解毒,命会没掉的!

    顾七少满脑子也都是韩芸汐的安危,这才想起这件事来,连忙取出解药。龙非夜比他们两人还慌乱,更是忘了自己身中剧毒。

    他服下解药,单膝跪在地上,双手按着长剑,半晌,才喃喃道,“我丢了她。”

    “不是你,是我们。”顾七少跌坐下去,整个人都没了力气。

    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被困成这般模样,除了坐以待毙,什么都干不了!

    顾北月何尝不绝望?

    他已经把能走的路走走遍了,每一个方向走走了一遍,可不是被密林所挡,就是发现自己其实一直在原地转圈。

    他也把公主护丢了。

    龙非夜忽然起身来,冲周遭大吼,“白彦青,你出来!你想要迷蝶梦,本太子给你便是!你出来!”

    “迷蝶梦就在本太子手上,你出来!有什么事,你冲本太子一人来,你为难一个女人作甚?”

    “白彦青,是个男人你就给我出来!出来!”

    ……

    不管龙非夜怎么骂,怎么激,周遭都没有任何回应。龙非夜他们并不知道,白彦青已经在苏小玉那失去了所有耐性,连迷蝶梦都不想要了。

    他如今,只有一个目的!

    忽然,周遭的密林全都消失不见,恢复了原本的模样。周遭还是空荡荡的,一旁还是有一座茅屋,他们还是身处在穆府的后院。

    阵法,被解开了。

    可是,韩芸汐呢?

    “韩芸汐!”

    龙非夜追出后院去,满穆府找。顾北月和顾七少也没有多言,立马分头找。

    这阵法一定是白彦青自己解除的,他一定离开不救!

    龙非夜和顾七少几乎是濒临发疯的边缘了,幸好,幸好顾北月还保留着一丝丝冷静。

    他立马下令所有影卫,分头去封锁住城门,以及调派潜伏在城外的人手,份两路寻找,一路进城来协助招人,一路在城外不同方向追寻。他自己则跟着龙非夜,生怕再出什么乱子。

    果然,他追到时候,龙非夜已经怒发冲冠,杀了西城门上所有穆家守卫,只留一人。

    他掐着那人的脖子,将人抵在城门上。他的脸寒彻无比骇人,他怒声质问,“穆元博人呢?”

    顾北月这才松了一口气,他知道龙非夜还保持着最后的一份理智。否则,他不会这么快就想到穆家。

    逃得了白彦青,逃不了离族穆氏。顾北月祈祷着离族穆氏能知道白彦青想干什么,能知道白彦青的下落。

    否则,他都不知道理智全无的龙非夜,会干出什么事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