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107章 欺负女人这种事

2018-06-21 09:34:11Ctrl+D 收藏本站

    穆琉月做梦都想再见到龙非夜,这是她自小到大,梦寐以求的男人。

    她望着高高在上的龙非夜,一时都忘了自己的处境,她多么希望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这个世界就只有她和龙非夜两人。

    这不是奢望,这简直就是异想天开!

    顾七少很快就走过来,说,“我找遍了,没见到穆元博那个老东西。但是,有她在,那个老东西一定会出来!”

    顾七少脸上没有一贯的笑意,除了严肃还是严肃,那双狭长的眸光阴沉沉的,仿佛全世界的人都欠他的债。

    龙非夜看都没有多看穆琉月一眼,冷冷说,“把她吊到城门上去,抽!”

    这话,穆琉月终于从自己臆想的美梦中清醒过来。

    “殿下!”她惊呼,还未求,龙非夜早就走了。

    也不是龙非夜不怜香惜玉,而是穆琉月在他眼中连快臭石头都不如,他的香他的玉就只韩芸汐一个。

    至于顾七少,他压根不知道怜香惜玉是何意。他一把揪住穆琉月的后领来,拽着直接走。

    龙非夜到宫门口的时候,只见宫门口空荡荡的,就只有顾北月站在那儿。

    “人呢?”龙非夜问道。

    离族那几位长老和留下的那帮人,不仅仅是挑衅他,而是挑衅天下人,岂能轻易放过?

    “都押到一旁去了。殿下,咱们得借离族这帮人给天下人一个交待。”顾北月认真说。

    其实,以他对白彦青的了解,白彦青既然敢解除阵法放他们出来,那就说明白彦青并不怕他们,早就逃远了。他必须在殿下还心存希冀,还未彻底失去理智的时候,尽可能地把一些可以做的事情都做了。

    顾北月何尝不急?不怒?不慌?

    可是,终究要有人逼迫自己冷静的。要知道,这个时候不冷静,万一龙非夜杀心大起,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来,就正中白彦青下怀了。

    龙非夜屠了西城门所有守卫,短短不到半个时辰,其他三方城门的守卫,和皇城内外的驻兵全部都逃走,竟无一投降。

    要知道,这些守卫和驻兵都并非离族人,而是招募来的士兵,很多还是龙天墨手上招募过来的。他们为何选择逃亡,不投降呢?

    怕是只有一个原因,龙非夜屠杀西城门守卫的事情让他们害怕,害怕自己即便投降也会被杀掉!这可不是一个好苗头,龙非夜屠杀西城门守卫一事万一被有心人利用,大肆宣扬一把,那好不容易造出来的民心所向之势便会崩解。唯有人心所向才能在最短时间里结束各地的叛乱,战争,才能将战争所带来的损失和伤害降低到最小。

    龙非夜再愤怒再失控,都不能成为第二个穆元博,不能滥杀无辜,屠戮人命!

    顾北月在这城门口站着,一是守着不让宫里的人外逃,二也是给自己时间说服自己冷静。唯有他自己冷静了,才能说服龙非夜冷静!

    离族的人该死,但却不能现在就杀掉!他们得把离族让交给皇城的老百姓们,让老百姓们出一口恶气!

    老百姓出了气,自是会臣服龙非夜,而皇城里的老百姓一臣服,便是个极好的开口,天安国其他地方无论是百姓,还是官员都会纷纷投降。

    不战而屈人之兵,才是至高无上的兵法!

    看着龙非夜怒火滔天的样子,顾北月已经做好了受气的准备,可谁知道,龙非夜并没有质问他为何没有杀掉离族那帮人。

    龙非夜冷冷说,“很好。“

    很好?

    这是什么意思?

    顾北月都琢磨不透他的意思,正要问,宫门上忽然掉落一个人来,顾北月抬头看去,只见穆琉月被荆棘藤捆绑着,从高高的门顶坠下来,就吊挂在半空中。

    顾七少从宫门口上飞落下来,手里拿着一条长长的鞭子,冷笑道,“先抽哪呢,脸吗?”

    这话一出,穆琉月立马尖叫起来,“啊……啊……啊!”

    这声音,尖锐得好似利器破过比例的声音。

    都还没抽下去呢,她就吓成这样了?堂堂将门之女,离族穆家的脸真是让她丢得彻底!

    “爹爹……爹爹救我!救我!爹爹……”

    “爹爹,你在哪里,快来救我呀!爹爹!你不能不管女儿呀!”

    ……

    这不,龙非夜他们都还未威胁,穆琉月先喊起爹来。

    “殿下,求求你饶了我吧!我爹爹做的那些事情都跟我没关系,我全都不知道的!我也做不了主的。”

    “殿下,琉月自小就仰慕……”

    话到这里,龙非夜失去了最后的耐性,冷声,“顾七少你还杵着干嘛?咻……”

    顾七少一鞭子抽过去,直接就甩在穆琉月脸上,皮开肉绽的鞭痕将她的脸竖分成上下两半。

    “啊……”

    穆琉月哭叫起来,天知道是吓哭了还是疼哭了。

    由着她哭,顾七少可不留情,又是一鞭子抽过去,还是抽在脸上,这一回抽出了一个横分的鞭痕将脸分为左右两边。

    这下她的脸就被一个血肉模糊的“十”字给分成了四部分,这脸基本已经不叫做脸了。

    “啊……啊……啊……”

    穆琉月简直是动用洪荒之力在尖叫,声音打破了满宫满城的寂静和荒凉。吵死了!”

    顾七少第三鞭正要打下去,穆琉月忽然大骂,“顾七少,你还是不是男人?你打女人!”

    “你是女人吗?”顾七少大声反驳。

    “你,你们欺负人!有本事找我爹爹去呀!欺负我一个女人家算什么……呜呜……”穆琉月嚎啕大哭。

    就在这个时候,龙非夜终于抬头,正眼朝穆琉月看去。他认真看着穆琉月的脸,穆琉月忽然就安静下来。

    即便脸上火辣辣的疼,都已经濒临奔溃的境地,可是,见龙非夜正眼看她,她还是安静了下来。

    多少年了,总希望殿下能正眼看一看她,可是如今他终于看她了,她的脸却毁了。

    穆琉月慌张地别过头去,不敢面对龙非夜。自己都觉得自己可笑可悲到极点,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比这样的事还令人绝望的呢?

    “顾七少,确实不能欺负女人。”龙非夜冷冷开了口。

    一听这话,穆琉月猛地就回头看过来,于绝望中有了丝丝希望。她想,一定是她刚刚的话让殿下改变主意了?

    她就知道,殿下对她还是有一点点怜惜之情的。

    “放她下来。”龙非夜又道。

    这下,穆琉月岂止是看到希望,简直是看到了春天!她开心得都忘了脸上的疼痛,正要对龙非夜说话。

    顾七少却忽然挥剑,劈斩了荆棘藤。

    刹那间穆琉月就从高耸的宫门上掉落下来,而龙非夜无动于衷地看着。

    是的,他就是这个意思!

    穆琉月看着无动于衷,表情冷冽的他,这才知道原来没有什么怜惜,他是真的要她死!

    就在穆琉月要摔在地上的时候,一道身影从宫门内窜去,及时抱住了穆琉月。

    这人,除了穆元博,还会是谁?

    穆元博刚刚抱住穆琉月,龙非夜便掠身而来,穆琉月怔怔地看着他,只可惜龙非夜当她的空气。

    他揪住穆元博的衣领,狠狠后推,将穆元博抵在墙上,怒吼,“白彦青人呢?”

    顾北月和顾七少也追过去,左右为主穆元博。

    至于穆琉月,她即便想被欺负都已经没有机会了,她跌跪在地上,回头看着龙非夜的背影,可悲地发现,他不仅仅不怜惜她,也不是要她死,而是从头到尾都没有把她放在眼里,记在心上。

    他要对付的是她父亲,她不过是一颗棋子而已。

    “放了琉月,我一定告诉你!”穆元博依旧当女儿是宝。

    他一直在暗处躲着,等着,他以为自己能忍住的住的,只要他不出去,龙非夜最后还是得答应大长老的条件,放过他放过离族。

    白彦青刚刚离开,龙非夜的时间其实非常紧迫。

    所以,只要他能够牺牲琉月,最后妥协的只会是龙非夜。牺牲琉月,便可救了自己,救了离族。

    只可惜,他实在办不到!正如,他无法牺牲清武而保离族穆家的声誉。在父亲和族长之间,他选择了前者。

    “你没有资格跟本太子谈条件!”

    龙非夜这话一出,顾七少便后退,后退到穆琉月身旁。顾七少没动手,穆元博都知道他想干什么。

    “龙非夜!”穆元博愤怒了,“你把一个女人家伤成这样,你还不满意吗?要是男人,你冲老夫来便是!”

    龙非夜特别平静,“穆元博,天安这皇城里有多少女人家?”

    穆元博一愣,半晌都回答不上来。

    “又有多少老人,孩童?”龙非夜淡淡问。

    穆元博急急辩解,“那些人是白彦青杀的!我也是被逼的,我知道,你和韩芸汐一定会来!只要你们来了,白彦青就会停手的!龙非夜,老夫比你还不希望看到杀戮!”

    龙非夜忽然勃然大怒,一巴掌甩过去,怒声,“所以这一切要韩芸汐一个人女人家来牺牲?是吗?所以你离族穆家就可以伤韩芸汐,是吗?”

    穆元博这辈子何时被人这么扇过耳光,他彻底被激怒了,“龙非夜,我只是个父亲!你要是不放过琉月和清武,我死也不会告诉你白彦青在哪里!”

    谁知道,龙非夜又一巴掌甩过去,直接将穆元博甩到地上去。

    “我也只是一个丈夫。”他冷冷说,“顾七少,给我把穆琉月丢到窑子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