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108章 他,缄默不语

2018-06-21 09:34:09Ctrl+D 收藏本站

    听到龙非夜那句话,穆琉月吓得浑身汗毛全都竖起来,她爬起来要逃,可是,影卫立马过来拦下。

    她无路可逃,她朝穆元博看去,怒声,“爹爹,你不可以这样对待我你不可以为了哥哥抛弃我爹爹,我恨你”

    穆元博虽然心惊胆战,但是,还是坚持着。

    他知道,只要自己不松口,龙非夜就不会真对琉月怎么样。他可以跟龙非夜慢慢耗着,但是,龙非夜的时间不多。

    他的胜算还是有的,他不愿意放弃最后的努力,他的条件就只有一个,放了他的儿女。这儿女,当然包括清武和琉月。

    他这辈子其实做了很多错事,愧对了离族所有人。他所做的一切全都是为了保护这两个孩子呀

    可是,他最疼爱的女儿,今日居然这般指责他,污蔑他

    “琉月,我没放弃你哥哥,更没放弃你”穆元博解释到。他如果放弃她,还至于赶到宫里来,还至于现身挨了龙非夜两巴掌吗

    “那你告诉他们,你不要哥哥了,让他们放了我只要他们放了我,就告诉他们白彦青的下落”穆琉月急急说。

    这话一出,龙非夜唇畔就泛起冷笑,顾七少更是不屑,顾北月看着穆元博,露出了同情的目光。

    穆元博怔住了,他看着女儿满脸是血,冲自己怒吼的样子,他忽然浑身无力,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爹爹,你还不快点说白彦青在哪你说呀”

    “爹爹,不愿意对不对好呀,你为了哥哥,你不要琉月了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打小你就偏心”

    “我恨你我恨你”

    穆琉月嚎啕大哭起来,穆元博看着她,眼眶不知何时已经湿了。他一直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好族长,但是,他觉得自己至少是一个好父亲。

    可是可是他忽然发现自己也不是一个好父亲

    他竟不知道女儿变成这番模样他一直以为女儿只是娇纵,无知而已,他万万没想到女儿会贪生怕死,自私自利到这种地步

    竟然要他放弃清武那可是她亲哥哥呀

    而且,她可曾想过他呢龙非夜可否会放过他这个当父亲的

    “偏心偏心”

    “我干脆一头撞死好了,说不定还能见着我娘亲”

    穆琉月还在哭,任由她再怎么哭,影卫都没有停下来,两个影卫架着她要走。

    穆元博终究是妥协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妥协的。

    他绝望得都无法好好思考了。

    “白彦青在城西郊外的城隍庙,他的人都在那,他两次约我也是在那。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穆元博颓废地坐着,像是永远都站不起来了。

    龙非夜将这父女俩交给影卫处理,一刻都没有耽搁,转身就走。顾北月却停了一会儿,他低声交待影卫,“暂且不人都关押,看紧了,听候命令。还有,且隐瞒消息,别让老百姓知道穆元博在咱们手上。”

    “是”影卫立马领命。

    若是以前,影卫还是犹豫,多问一句这是不是殿下的意思,而如今,即便明知道是顾北月的意思,影卫也照样领命去办。

    这时候,一个影卫上前来,认真道,“顾公子,你赶紧过去吧,城隍庙若有埋伏,就糟了。”

    顾北月点了点头,没做声。

    其实,他并不抱太大的希望。白彦青既放他们出来,就有十足的把握让他们找不到。

    这么简单的道理,龙非夜和顾七少不至于想不透,可是,他们还是疯了一样到处找他们尚且还有一点点理智,只是那点理智已经支撑不了他们好好的思考问题了。

    顾北月不忍心打破他们最后的希望。

    都说最冷静的人是最冷血的人,其实不然,最冷静的人是最可怜的人,他们不是感受不到伤痛,只是即便感受到了,也要撑住。

    即便绝望了,也还要维护住希望

    顾北月很快就追上龙非夜他们,当他们抵达城隍庙的时候,天都已经亮了。

    这座城隍庙是一座破庙,断垣残壁,杂草重生。

    龙非夜第一冲进去,那速度都能和顾北月匹敌了,他以最快的速度将整座庙宇里里外外都找了一遍,结果令人失望。

    “穆元博”顾七少掉头就要去找人算账,他当穆元博骗了他们。

    顾北月不得不拦人,“看样子白彦青是走了,这里离皇城那么近,他不会笨到躲在这里的”

    这话一出,龙非夜忽然看了过来,他意识到了自己判断的错误。

    “老子管他走没走,穆元博不是和白彦青有交易吗现在毒丫头落白彦青手上了,白彦青铁定会把穆清武还给他的老子就去等”顾七少气呼呼地说。

    这话一说出来,他自己都警醒,意识到自己错得一塌糊涂。

    突然白彦青遵守承诺,把穆清武放回来,穆元博和离族的长老们就不必求他们原谅,求他们帮忙救人了。

    顾七少恶狠狠踹地上的泥土,一脚一脚狠狠地踹,一腔的怒火却怎么都宣泄不了。

    而龙非夜,他却沉默得非常可怕。整个人就像是个没有表情,没有灵魂的死士,盯着城隍庙看。

    顾北月并不担忧顾七少,宣泄出来,总比憋在心里好。他最担心的,终究是龙非夜。

    其实,他最最担心的还是另外一件事,但是,那是一个秘密,他不能说,更不能在这个时候说出来。

    他若说出来,那估计他费再大的劲都劝不了龙非夜了。

    顾七少忽然祭出莫邪宝剑,狠狠朝周遭的杂草横扫过去,几剑之后,周遭的草木就被夷为平地了

    顾七少回头看过来,冷声,“龙非夜,迷蝶梦呢”

    迷蝶梦是唯一可以引出白彦青的办法了。

    龙非夜一动不动站着,似乎没听到顾七少的话,一言不发。

    顾北月无奈轻叹,顾七少忽然一剑冲地上劈去,碎了一口。他真真是起糊涂了

    迷蝶梦一直都在韩芸汐手上,而且,最关键的是刚刚在阵法里,龙非夜就已经那迷蝶梦要挟过白彦青了,白彦青压根不搭理他们

    天知道白彦青是知道迷蝶梦在韩芸汐手里,还是已经不想要迷蝶梦了

    总之,现在除非白彦青自己露面,他们没有任何法子把人引出来。

    他们,丧失了所有主动权。

    白彦青到底想干什么

    他们四人一路从三途战场过来,就讨论过无数次了。他们不知道白彦青想干什么,但是,有件事是可以肯定的。

    白彦青在天山剑宗的所作所为,正是要龙非夜和韩芸汐刀剑相向,自相残杀

    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只要龙非夜和韩芸汐没有完成双修,那么,一切都完了

    龙非夜和韩芸汐刀剑相向,不仅仅是他们两人自己的事情,更是东西秦之间的事情,也是天下事到时候,这天下能不乱吗

    忽然,剑芒大作是龙非夜拔剑,他转身,身影便在林中疾速飞驰起来,一路刀光剑影,所到之处,所有树木皆被摧毁

    龙非夜的恨,到底有多大

    他恨的是白彦青,还是他自己

    顾北月和顾七少在后面追,不敢吭声,一路追着龙非夜到城中。

    龙非夜一路的刀光剑影,剑气如芒,引来了无数围观,龙非夜却视如不见。他进城之后直接入宫。

    宫中,有顾北月的安排,一切都井然有序。

    离族穆家留下的所有人,包括穆家父女都被关押,至于被软禁的龙天墨,顾北月也继续将之软禁着。

    龙非夜到了宫里,一声不吭,一句不问,直接就冲到密牢去。

    见状,顾北月怔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无奈笑了起来。

    没想到龙非夜居然知道他的安排,龙非夜虽然不冷静,但面对韩芸汐下落之外的事情,一点儿都不傻呀

    他的剑刃抵在地上,一路拖行而去,在地上发出低低的鸣声,一到安静密牢里,这声音就更明显。

    龙非夜,想干什么

    他在关押穆元博的牢门前止步,实际劈开牢门。

    穆元博其实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可是,面对如此冰冷的龙非夜,他还是心生畏惧。

    他心中居然会有一丝丝的后悔,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龙非夜的剑就指在穆元博面前,他棱角分明,俊美无双的脸上全是冷意他一手持剑,一手垂在身侧,握拳,浑身散发出森然的冷意,整个人就像是一尊无情的冰魔。

    冷意、杀气,开始在牢中弥漫。就连站在龙非夜背后的顾北月和顾七少都不自觉心生畏惧,何况是穆元博

    穆元博发现自己的手竟在颤抖,控制不住地颤抖。 .fu

    终于,穆元博忍不住了,“殿下,老夫”

    后面的话还未说出来,龙非夜的剑狠狠往上扬起,刹那间,剑芒大放,剑芒大作,将牢房三面的铁栅栏全都震得支离破碎,震得顾北月和顾七少都被迫后退,避开。

    耀眼强盛的剑芒吞没了穆元博的身影,龙非夜高高扬起的玄寒宝剑陡然挥落,这一落,所有剑芒便都散尽,剑气亦渐渐退散。

    只见

    只见牢房中央就只剩下穆元博一颗完好无损的脑袋,穆元博的身体,支离破碎,散落在周遭的血泊中。

    穆元博的眼睛并没有合上,他并不是死不瞑目,怕是没想到自己会是这个死法吧

    龙非夜缄默不语,看都没多看穆元博一眼,转身就往一侧的牢房走去。顾北月大急,连忙追过去,“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