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109章 他是真正的皇

2018-06-21 09:34:09Ctrl+D 收藏本站

    “殿下,白彦青并没有杀公主的意思,公主未必会有危险?”

    “殿下,咱们还有时间,咱们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赶紧得到干将宝剑!”

    “殿下,你若屠戮,这天下必乱!白彦青就得逞了!”

    “殿下,公主必不愿见到你双手染血!”

    “殿下,你若为公主大开杀戒,公主必遭天下人诟骂!”

    “殿下,救人要紧。或许白彦青还在附近,咱们继续找,想办法走!或许公主会留下线索给咱们!”

    任由顾北月劝说,龙非夜都不理不睬,应都不应一声。他长剑拖地,一步一步往另一边的牢房走去。

    明明是怒,可是寂静中,长剑拖地发出的鸣声,显得特别孤独,甚至透出了凄凉的气息。

    这可是,龙非夜心中的声音?

    龙非夜不应,顾北月就止步了,顾七少却紧紧跟着,一步都没有停下来,他就等着龙非夜开杀戒呢,巴不得把这帮人全都宰了。

    虽然暂时救不出毒丫头,但是,这一口气得出!得替毒丫头出了!替他们自己出了!

    顾北月望着龙非夜高大却孤独的背影,眼底一片凝重。

    就这形势看,再怎么劝都是徒劳了!

    怎么办?

    龙非夜已经开杀戒了,杀了穆元博,杀了离族所有人,接下来呢?

    接下来他会做什么?

    顾北月急了,急得都不知道如何是好,脑袋一片空白。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急得不知所措,毫无头绪,急得心慌。

    即便是上一回他的内功被废,双腿被废,他也没有这么慌过。

    顾北月没有办法,只能追过去。

    他追到时候,龙非夜正要对离族四个长老动手,顾北月按住了他的剑,“殿下,这天下是你和公主的天下,你没有权力毁了它!”

    龙非夜不语,甚至都不看顾北月。顾七少看过来,眸光冽冽,也不说话。

    他手一扬,直接将顾北月震出去!顾北月撞在一旁墙上,他顾不上痛,爬起想再拦。

    可惜,他刚到龙非夜身旁,便见到牢中一地血肉模糊,只剩下四个人头,眼睛都睁得大大的人头。

    这速度快得让人拦不住!

    顾七少看得都愣了,喃喃说了两个字,“痛快!”

    即便没有动手的机会,看龙非夜复仇都很痛快!

    龙非夜依旧缄默,缄默得让人害怕他会从此以后都不说话。他拖着沾血的剑,继续往牢房左侧走去。

    牢房左侧是一个大的牢房,里头关了二十多个离族族人,他们还不知道牢里的杀戮,但是,当他们看到龙非夜那张寒彻的脸,一个个便都惧了。

    “这一回,让老子来!”顾七少冷冷说。

    谁知道,龙非夜居然开了口,他说,“滚开!”

    顾七少还未反驳,龙非夜就走入牢中去。牢中二十多个人知道投降无望,为了求生,他们纷纷散开,将龙非夜包围在中间。

    忽然有个人喊了一声,“一起上,杀了他!”

    话音一落,人就被龙非夜一剑砍断了头,周遭众人见了,全都惊要逃。

    顾七少一脚踹过去,关上牢门。

    随之而来的,一剑一剑都是可怕的屠戮。

    顾北月别过头去,不是可怜离族这帮该死的人,而是无法想象杀了这帮人之后,龙非夜还要杀什么人?

    除了离族这帮人之外,大部分人都是无辜的呀!

    当开牢门的声音传来,顾北月才看过去,只见龙非夜一身,一脸的血迹,玄寒宝剑更是被鲜血染红了。

    他一步一步走出来,仿佛从地狱里走出来的魔,步步染血,身后一片血流成河。

    龙非夜是否已成魔?

    他的眼睛都是猩红的!

    看着这样的龙非夜,一步一步走过来,顾北月都有种无力的感觉,他喃喃自语,“公主,你在哪里?你可知道殿下的手已经染血了!公主,你可知道,殿下激将血染云空这片天下?”

    这一刻,他多么希望公主可以回来,多么希望公主可以站在他面前,也站在殿下面前!

    可惜,这是奢望。

    龙非夜走到他面前,即便他眉头紧锁,目光哀求,可是,龙非夜都没有止步,而是拖着剑,同他擦身而过。

    顾北月,闭上眼睛,绝望了。

    可是!

    龙非夜在他背后停下脚步,他说话了。语气很淡很淡,仿佛在说一件云淡风轻的事情。

    他说,“顾北月,天安交给你。把离族所有人的人头挂到城门口,示众。别忘了穆琉月,一样挂上去!告诉天下人,但凡拿老百姓来要挟本太子者,即便是女人,本太子也不会放过!”

    他说罢,便大步离去。

    顾北月愣了,顾七少亦愣了。

    他们没想到,龙非夜竟然抗住了!

    他没有失控,他没有疯狂;他没有落入白彦青的诡计,他没有辜负他和韩芸汐这么多年携手并肩的所有努力,他没有辜负天下人的爱戴和期待!

    他残忍的屠戮了离族人,却冠之以无人能反驳的理由,震慑全天下。

    那他的苦,他的忧,他的恨,他的慌呢?

    该藏到多深的地方,才能抗住韩芸汐被劫,抗住他和韩芸汐可能双修不成,刀剑相向的事实?

    顾北月知道的。

    “七少,他是真正的皇族,真正的皇!”顾北月喃喃道。

    他欣慰之余,心,隐隐疼着。

    一个真正成熟的男人,并不在于肩上能抗住多重的责任,而在于心里,能藏得住多大的伤痛,把悲伤留给自己!

    龙非夜的背影已经远去,顾北月双膝跪下,恭恭敬敬地磕了一个头,“属下,定不辱使命!”

    顾七少看了看顾北月,又看了看远方,很快就追出去。

    可是,他到处都找不到龙非夜。

    他找到城门口去,问了影卫才知道龙非夜独自一人骑马出城了。

    “他要去哪里?”顾七少问道。

    “属下不知。”影卫如实回答。

    顾七少狠狠踹了城墙一脚,怒吼,“白彦青,老子就不相信找不出你来!就算把这个世界颠覆了,老子也一定要把你揪出来!啊”

    顾七少也离开了皇城,带毒丫头走不了天涯海角,却要天涯海角去找人。

    顾北月没有亲手杀穆琉月,他也不想脏了自己的手,他让影卫把人杀了,按照龙非夜的吩咐割下脑袋。

    也不知道穆琉月死前是否知道龙非夜的吩咐,总之,她死后,眼睛也一直没有合上。

    顾北月将离族近三十个人头,全都悬挂到天安城西城门上示众,并且将龙非夜的话告知天下。天安皇城的老百姓直接将龙非夜奉为守护神。虽然龙非夜还未称帝,但是云空大陆各地的老百姓却都将他封为云空圣君。

    能以二十多个人头,一句警告得了全天下的心,龙非夜是云空大陆有史以来的第一人!

    顾北月亲自坐镇天安城,以降兵去收服那些抗争到底的城池,最后在投降和老百姓里应外合之下,一切都非常顺利。

    至于天安国的皇帝龙天墨,一直都还被他软禁在宫中。说来,他和龙天墨也算是故人,可是他只吩咐侍从不要刁难,好吃好喝伺候,却始终不去见一面。三个月后,顾北月一步没有离开天安皇城,没有动用过原来的军队,拿下了整个天安国。

    而顾七少,他找遍了可以找的地方,可是,事实证明,他所作的一切都是徒劳。他没找到关于白彦青的任何消息。白彦青好似从这个世界人间蒸发了一样。

    三个月的时间里,龙非夜并没有找韩芸汐。

    他都在战场,但凡他走过的城池,统统都被攻下。中部和天宁所有战役都结束,叛军要么被诛杀,要么投降臣服。

    西周楚将军的叛军齐军而逃,西周其他军队早早就退出天宁境内。康成皇帝将所有军队都押在边境,成日胆战心惊,担忧龙非夜会亲自率兵攻过来。

    然而,军中却传来消息,龙非夜并没有亲自指挥过任何一场战役。他一到军中,就直接单桥匹马为前锋杀敌,以一敌百,甚至敌千!

    整整三个月的时间,没有人听他说过一句话,哪怕就一个字。唐离下山来想找他,可明明知道他在军中,每次找到军营里,他就都走了,似乎是刻意回避,谁都不见。

    三个月的时间,宁承和金子终于攻下了北历南部和北历皇帝形成对峙的局面。金子虽然利用虎军,招降了几批黑族兵力,但是,他们的兵力终究是有限的。能在寒冬到来之前拿下北历南部,可以说是一个奇迹。最关键的是,宁承并没有任何败绩!

    宁承岂能专心打仗?每十日就给顾北月送一封信,询问公主的下落,询问龙非夜救人的打算。

    可惜,顾北月每一次的回信都让她失望。

    三个月的时间,韩芸汐都被捆在一个昏暗的小黑屋里,见不到其他人质。

    白彦青提防得她非常紧,一日三餐都是亲自送过来的,一句话都跟她说,任由她怎么激将,也不回答。

    小东西并不是她晋级的契机,她掌控了迷蝶梦,掌控了五行至毒,掌控了美人血,尸人血,毒蛊人血,偏偏就少了小东西的毒兽之血。

    韩芸汐不担心自己,她只担心龙非夜!

    她都顾不上双修的时间,她无法想象她被劫持,龙非夜这些日子是怎么过的!

    这日早上,白彦青又如时送来早饭。

    韩芸汐的手正轻轻抚在腹上,一听到动静,连忙就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