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113章 怎么送出消息的

2018-06-21 09:34:02Ctrl+D 收藏本站

    石门一关上,韩芸汐立马回头看过来,任四小姐却给跌坐到地上去,双腿发软。

    太可怕了,她经历过无数次生死抢救,却都不必刚刚来得凶险呀!

    韩芸汐笑了,回想自己当初在医学院实习,第一次抢救中毒者之后,也是这种反应。大夫的淡定从容总是在一次次性命攸关里养出来的。

    医学的女子,尤其是学有所成,经验丰富的女子,都不会差到哪里去的。

    宁静连忙过来搀任四小姐,低声说,“好样的,别怕!”

    有了人握着手,任四小姐这才放松了一些,她连忙朝韩芸汐走过来,“公主,太子殿下和北月院长他们到处在找你呢!”

    任四小姐差点就把北月院长知道公主怀孕的事情说出来,幸好她还是及时打住了。

    任四小姐并不清楚北月院长为何要隐瞒此事,他只知道,如果太子殿下知道北月院长隐瞒了此事,北月院长的麻烦就大了。

    “龙非夜可安好?”韩芸汐连忙问。

    “听闻太子殿下这段时间都在军中,单匹马杀敌。东秦的军队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就降服了中部和南部的叛军,打退了西周的军队。如今除了北历境内,天下都太平了。”任四小姐认真回答。

    韩芸汐问的是龙非夜,任四小姐回答的却是天下。

    可是,龙非夜不就是天下吗?龙非夜若不好,这天下能好?

    韩芸汐嘴角泛起一抹无奈的笑意,她觉得自己一定是被关傻了,任四小姐怎么可能知道龙非夜的具体情况。她问也是白问。

    “三个月前,医城来了很多影卫和毒卫,还有一批天山高手,他们至今还潜在毒宗里,应该是在找你们。”任四小姐又说。

    “任四小姐,刚刚多亏了你。”韩芸汐岔开了话题。别人嘴里问来的,终究不如她亲眼看到的。

    好想好想看一看龙非夜,好想好想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好想好想拉着他的手十指相扣,靠在他肩头同他说说话。

    有些人注定没办法思念,一思念就想哭,必须永远陪在身旁才能安心。

    韩芸汐不希望自己在怀孕的时候流泪,更不喜欢流泪。

    “公主,我刚刚已经把消息送出去了,放心,北月院长很快就会收到消息。他们很快就会到医城来的!”任四小姐把声音压到了最低。

    韩芸汐和宁静都非常诧异。

    韩芸汐知道那张药方一送到药堂去就会被要求转到产科医馆让大夫检查。云空各地的产科大夫都是任四小姐安排下去的,而医城里的产科医馆只有两个,一个在医学院里,一个就是医学院产科附属的妇产堂。

    医学院可不是人人都进得去的,那张药方必定会被送到妇产堂去,那边的人可都是任四小姐的人呀!

    只是,韩芸汐琢磨不透,任四小姐写了什么,可以躲过白彦青的眼睛,又可以把消息传出去?

    “你在药方上怎么写的?”韩芸汐诧异地问。

    任四小姐让宁静也靠过来,低声告诉她们。

    韩芸汐和宁静听了都佩服不已,同时也充满了希望。只要这药方顺利送到药堂,至少顾北月就可以确定他们在医城里。

    只要确定了范围,要寻人就容易多了。而且,只要他们认出第一张药方,对后面的药方便会格外留心。

    也不知道这之后还有没有单独说话的机会,韩芸汐连忙将确切的地址告诉任四小姐。

    白彦青是不会再让苏小玉开药方的了,重任落到了任四小姐肩上。

    抓紧时间把一切交待清楚之后,韩芸汐还是让任四小姐给她做详细的检查,以确保腹中的小家伙没大碍。

    任四小姐立马又紧张起来,手都有些颤。

    “没事的,放心,白彦青不会进来的。”韩芸汐低声安抚。

    “公主……这……”任四小姐一脸无奈和苦笑,“这可是太子殿下的孩子,是东西秦两皇族共同的血脉呀!我……我不是害怕,我就是紧张。”

    一听这话,韩芸汐和宁静都沉默了。

    这孩子的身份太尊贵了,所以任四小姐紧张,可是,对于他们来说,“东西秦两皇族共同的血脉”这几个字却含满了太多太多说不尽的酸楚,说不清的不容易,说不了的无奈。

    韩芸汐轻轻抚摸微微隆起的小腹,忍不住问,“也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

    “公主,回头让北月院长把个脉,说不定他会知道。”任四小姐连忙说。

    “怎么会知道?”韩芸汐无奈地说。

    “在产科里流传一个说法,说脉象可以辨出男女。不过我长那么大也没见识过,北月院长的医术那么厉害,说不定能把出来!”任四小姐笑了起来。

    “那得偷偷找他,不能让别人知道。”韩芸汐亦笑。

    三个月来,被关在小黑屋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连瞧瞧跟小家伙说话都不敢。这份喜悦也就今日能分享,也就今日能讨论。

    再强悍的人,怀孕之后的心情都是惶恐的,还有什么事情比孕育一个新生命令人紧张呢?

    虽然就只能聊两句,但是韩芸汐的心情好多了,她说,“男孩女孩,龙非夜都会喜欢的。”

    宁静不经意就走了神,她想,唐离也一定很疼爱小糖糖的。那可是他们这辈子唯一的孩子了呀!

    任四小姐一番认真的检查之后,给了韩芸汐一个心安的诊断,她说,“公主,在药来之前,她只要卧榻,就不会有事。”

    “好!”韩芸汐认真地点头。

    任四小姐和宁静也不敢耽搁太久,任四小姐把韩芸汐医疗包里的针套取出来假装在收针,宁静去敲了门。

    白彦青亲自进来,察看了一圈,见韩芸汐还是面无表情地盯着天花板看,他撂下了句狠话,他说,“丫头,你孩子一条命能抵得上好几个人的命,呵呵,别让孩子还未出生就背命债,超生不了的!”

    韩芸汐转头怒目瞪过来,白彦青非常满意,大笑而走。白彦青把任四小姐留下,把宁静和苏小玉分开关在两个密室中。

    白彦青在等,等这几个月的时间过去。

    韩芸汐她们也在等,等侍从把药送过来,任四小姐开的那些药,就医城这地,野外可不好找呀!

    医城这个区域,大片的草地林地都被毒宗给占了,药材全都是有毒的。所以,侍从要在最短的时间里抓到药,只能去药堂。

    只要药来了,那么就说明那张药方是被妇产科的大夫检查过的。

    等待永远那么漫长。

    韩芸汐犹豫了一下,让任四小姐去催。

    侍从把药方拿到药馆去,得知药方要通过产科大夫的检查,会不会折回来询问白彦青的意思?

    若是这样,她们就多了一次危险了。

    “你就跟他说,我情况有变,要尽快服药。”韩芸汐低声。

    任四小姐深吸了一口气,连忙去敲门。

    开门的并非白彦青,而是守卫,任四小姐一脸着急,“我要见白前辈!”

    这时候,郝三刚好路过,他已经把苏小玉那张药方给追回来了,正从白彦青那边过来。

    “做什么?”郝三没好气地问。

    “我开的那些药怎么还没到?劳烦告诉白前辈一声,公主的情况恶化,必须尽快服药!能不能催一催抓药的人呀?”任四小姐认真问。

    “急什么急什么!等着!”郝三不悦地说。

    “公主不急,可是……可是我们几个可不想死!孩子要保不住……”任四小姐说着,就呜呜地哭了起来。

    “把她关进去!”郝三不耐烦的下令。

    虽然不耐烦,但是门关上之后,郝三也没再请示白彦青,连忙命令侍卫去催抓药人,“无论如何尽快把药抓回来,惹恼了主子,谁都没好果子吃!”

    郝三只当主子亲眼检查了药方,又命人临摹,必是不会再出问题了。他并不知道,正是因为他派人去催促,让原本正犹豫着要不要把药方拿去产科医堂检查的侍从不再犹豫,直接把药方送到妇产堂去了。

    没一会儿,任四小姐就被叫出密室,带到另一间石室去,当她看到满桌的药材时,她差点就叫出来,当然,她还是忍得很好的。

    她知道,这张药方一定就在送去给北月院长的路上了。

    这个时候,顾北月已经不在天安皇都了,他正在求药洞门口。许久不见的顾七少就站在他身旁,唐离也在。

    顾七少收到丹炉老人的密函,说莫邪宝剑已经基本铸成,就等着用剑人来亲自开刃。开刃,便是将刀口的杂质磨掉,让锋利的刃露出来。

    若由用剑者亲自来开刃,人和剑会有更好的默契。而且,地火坤炉打造出来的宝剑可不一般,以丹炉老人和叶骁的力量,根本开不了。

    顾七少一收到这个消息,就告诉了龙非夜和顾北月,顾北月则告诉了唐离。顾北月就是心慈,他知道唐离找殿下已经找了整整三个月,借这机会唐离应该能见到殿下了。

    “龙非夜不会不来了吧?”顾七少怒声质问,这段时间,他疯了一样满世界跑,脾气特别不暴躁。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多久没有笑过了。

    “会的!我哥一定会来的!”唐离很肯定。

    他相信他哥不是退缩的人,更不是怯弱的人!这三个月里,他虽然一言不发,给影卫的密函却没有断过,他一直在安排影卫寻找嫂子的下落,他也单匹马地走战场。

    他坚强着,怎么可能退缩?

    果然,马蹄声哒哒,只见龙非夜纵马疾驰而来,一身黑衣劲装,面容清瘦冷峻,整个人缄默得特别冷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