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115章 龙非夜知真相

2018-06-21 09:34:00Ctrl+D 收藏本站

    龙非夜都开金口了,顾北月能不赶紧看信函吗?

    其实,这份来自药城的密函这么紧急,他大概猜到了什么事,此时此刻,他的心情可谓又紧张又惶恐。

    紧张的是,他交待任四小姐的事情一定是有什么线索了;惶恐的则是,若真是有线索了,他就不能再隐瞒龙非夜公主怀孕的事情。

    即便已经做好了被怨的准备,他还是惶恐不已,毕竟这件事,他有错。

    顾北月着急地打开密函,发现这密函里有两张信函,一张禀了任四小姐失踪的事情,另一张则是一张药方!

    今日是初五早上,任四小姐失踪在初三晚上,这封密函从医城送到药庐来,两天的时间不到,速度确实很快了。

    任四小姐失踪之后不到两个时辰的时间里,就有人拿了这张药方到妇产堂去给大夫检查。

    龙非夜下马来,顾北月自觉地把这信函和药方交给他看,顾七少等人也连忙凑过来。

    可是,除了顾北月之外,大家都看不出来这和韩芸汐的下落有何关系。

    “任四小姐是产科的大夫吧?”顾七少好奇地问。

    顾北月瞅了龙非夜一眼,有些无奈,但是,他并没有耽搁,没有犹豫,他说,“大家先看看那张药方。那是任四小姐失踪之后,有人送到妇产堂去检查的。”

    “然后呢?”顾七少还是不明白。龙非夜眉头紧锁,等着,不过就那样子基本要失去耐心了。

    这个时候,唐离插了嘴,“这张药方有问题!紫林草,马蹄青还有十方奇蕾都是禁药!这是谁开的药方?”

    在场大男人,除了顾北月这大夫,都不知道医学院对产科的改革,唐离却清楚得很。

    当初他帮宁静生娃做足了准备,不仅仅请了最经验的产婆,也请了好几个产科大夫到唐门去等着。

    他的小册子里纪录的注意事项里,就有孕妇禁用药物这么一类,他把顾北月告诉他的所有禁药都背的滚瓜烂熟的!

    龙非夜没理睬唐离,冷冷看着顾北月。明显,唐离只知其毛,不知其本。

    “对,把三味禁药去除掉,这是一张给孕妇安胎用的药方,就药材的搭配和剂量的使用上看来,非常专业,能开出这等药方者,必是六品之上的大夫。”顾北月解释道。

    “既是六品之上的大夫,为何要开出禁药?”一旁的丹炉老人忍不住发问。

    “六品以上的产科大夫,除了产科的几位老人家,就只有任四小姐一人了。”顾北月又说。

    “任四小姐是故意这么开的!”唐离惊声。

    “对,任四小姐落在劫匪手上,怕是被劫匪逼迫开安胎药方,所以利用药方送出消息。”顾北月很肯定。

    龙非夜听到这里,还没听到跟韩芸汐有任何关系的线索,他冷声,“好个特急密函!”

    特急密函是影卫里专门传递最紧急信息的信函,若非是事关重要,非常紧急之事,影卫是不会滥用的。就单任四小姐始终一事,还不够资格启动这个等级的信函!

    顾北月连忙退开,双手作揖,躬身而下,“殿下,在下有一事相瞒,不敢奢望殿下降罪,但求殿下冷静,待寻到公主再惩罚在下。”

    这话一出,大家就都安静下来,不敢多言。顾北月犯的错,那可一定是大事了。

    顾北月没有停顿,紧接着说,“殿下,公主怀孕了,如今算来已经有五个月左右了。”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龙非夜都站不稳,酿跄了几步,他不可思议地看着顾北月,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这个消息,怕是他此生最意外的消息吧!

    来得,太突然了!

    他一直都知道韩芸汐在准备怀孕,可是,这个消息对于他来说,依旧是绝对的意外。

    孩子五个月左右,韩芸汐失踪三个多月,换句话说,韩芸汐还未被劫持就怀孕了?这样的事情,不是该韩芸汐自己来告诉他吗?

    韩芸汐是医者,她自己应该很清楚自己的身体的呀!她应该是第一个知道的呀!

    为什么,她没有告诉他?

    这,是一个意外,也是一个打击,然后才是一个惊喜。

    龙非夜怔怔的,他不明原因,有种天旋地暗的感觉,他顾不上去多想韩芸汐为何不告诉他,也顾不上去责怪她怀孕却如此冒险,跟他走南闯北。他脑海里就只有那张安胎药,韩芸汐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在场,谁见到龙非夜这帮模样,顶天立地的他,在任何时候都在站如松的,何时看到他站不稳的样子呀?

    这是顾北月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

    但是,事情发展到这地步,他必须面对,而且必须告诉龙非夜一切。

    他在天山的时候,就从公主的体温和脉象,检查出她的身体有受孕的迹象,但是,他无法肯定。

    有受孕的迹象并非代表成功怀孕,可能受孕不成功,也可能受孕成功了,却是几日的时间里不知不觉流掉。怀孕早期充满了种种不确定因素,甚至会有人受孕成功后流掉,一点感觉也没有,或者是出了一些血误以为是好朋友乱套了。

    顾北月只是无意中把到脉象,一切言之过早,所以他什么都没有说,就是开了一些调养身子又不影响怀孕的药给韩芸汐喝。

    而顾北月第二次把脉的时候,他已经非常明确公主怀孕了,但是,他仍旧没有多嘴。因为那个时候还是怀孕早期,即便是妇产科里最厉害的大夫也把不出脉象来,公主自己当然更把不出来。

    顾北月知道,再等上半个多月,公主就能察觉到自己身体的一样,也能把出喜脉来。就差半个月,他不想多嘴。这等事,本就该公主自己去发现,本就该公主自己去跟殿下分享。他,终究是个外人。若非他医术好,他也不可能是最早知道的一个。

    那个时候,恰逢要去虎牢救人,他犹豫过。可是,权衡了厉害关系之后,还是选择了隐瞒。他给公主开了安胎的良好,一路上也用心护着。

    那个时候君亦邪要公主到虎牢里去,他便做好了一切准备,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公主涉险的。

    虎牢脱险之后,他暗暗松了一口气,心情都放松了就盼着公主发现喜讯和大家分享喜讯。可谁知道,虎牢脱险才几天,离族穆家的门生就四处起兵,他们才到中部,就受到了穆元博屠城的威胁。

    他们几乎是马不停蹄地奔波,忙碌。其实,他也不知道这段时间公主是忙碌得忽略了自己的身体,还是已经发现自己怀孕,却怕被殿下软禁,才没有说出来。他只能以调养身体为由,给她开安胎奇药。

    其实,那个时候,他宁可公主不知情。因为面对白彦青,面对双修的压力,在短短的这几月里,无论如何他们都要和白彦青战一场的。换句话说,公主若知道自己怀孕了,无论如何都还是得选择去天安皇城涉险。

    与其让公主来痛苦地冒险选择,不如让她什么都不知道,这个残忍的选择,他来做就好。

    无奈,他们在天安皇城失了手,栽在白彦青的阵法里。

    从那一刻开始,他就知道,无论如何他都要尽量隐瞒这件事了。因为,如果让殿下知晓公主怀有身孕,他估计连最后的冷静都坚持不住。他一边忍着,瞒着,一边给任四小姐消息。

    顾北月自是没有同龙非夜解释那么多的,他只说了两件事。第一,孕早起,公主并不知道自己怀孕;第二,他担心因为公主怀孕影响了对付白彦青,所以私自隐瞒了此事。

    顾北月是把这个坏人当到底了。

    他话刚说完,龙非夜就一拳头狠狠朝他脸上打过来,那拳风大得让周遭的人都本能地散开了。

    顾北月却一动不动,在他给任四小姐下密令的时候,他早就准备好了挨着拳。

    这一拳下去,他这张脸都会塌了吧!顾北月认了,他闭上了眼睛。

    然而,龙非夜的拳头在顾北月面前停止,就差那么一点点,就一点点他的鼻梁就塌了。

    一股愤怒的力量凝聚在龙非夜拳头上,他出拳之猛之快,这力量再不打出去,无处宣泄的话,就会反噬到自己身上呀!

    顾北月很快就睁开眼睛,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龙非夜拳头上的力量沿着他的手臂反弹回去,重重击在他自己身上,龙非夜喷出了一口鲜血来。

    谁都不知道,这一口鲜血,到底是他被反噬的力量所伤,还是气的,急的?

    总之,他没有伤顾北月,反倒伤了自己。

    “哥!”唐离大喊。

    他能懂他哥此时此刻的心情,因为他经历过,亲身体验过。所以,在嫂子落到白彦青手里之后,他至今都没有提起过宁静,没有催过他们去救人。

    他知道,没有必要。

    顾七少站在一旁,拳头紧紧握着,却始终没出声,天知道他想什么呢。丹炉老人和叶骁都十分担忧,只是,见龙非夜那寒彻的表情,他们不敢多嘴。

    顾北月很想给殿下一些时间,舔舐心中的伤口,可是,时间紧迫,他不舍得耽搁。

    “任四小姐失踪不到两个时辰,这张药方就被送到妇产堂,那就说明任四小姐是在医城里开出这张药方的。在下不能保证任四小姐就是被白彦青劫持的,但是,这是一条线索!如果真是白彦青劫的人,那就那张安胎药方看,公主应该不会有大碍!”这是顾北月唯一能说的安慰的话了。

    龙非夜的眼眶有些猩红,他将干将宝剑和新的莫邪宝剑绑在一起,背着后背。

    两剑重压,他的后背还是笔挺的。拭去了嘴角的血迹,他冷冷说,“去医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