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121章 紧张紧张紧张

2018-06-21 09:33:52Ctrl+D 收藏本站

    龙非夜、顾七少和顾北月、唐离遇到的阻碍不是别的,正是上一回困住他们的阵法!

    一从树洞跳入,没走多远顾七少就察觉到不对劲,他说,“是十面埋伏阵。”

    因为上一回被奇门遁甲之术坑了,顾七少专门去学了这种秘术,虽然学会的时间不长,但是水平还是不错的,至少他能在百步之内辨别出阵法的种类来。

    一辨别出阵法来,便可开始寻找破阵之术!

    顾七少拦下龙非夜,“别走,再走也是枉然。”

    谁知道,龙非夜却没有止步,而是继续前走,他说,“西南方向是死门,十面埋伏,九十一生,死门即是‘一生’是生门,是出口。”

    这话一出,顾七少就愣住了。

    奇门遁甲有八门,分别是休、生、伤、杜、景、死、惊、开。相对于的阵法也基本都有这八个门,八个方位。八个方位中藏着不同的危机,一般来说,开、休、生三门为吉,死、惊、伤三门为凶,杜门、景门为中平。

    懂此秘术者,未必能破解阵法,因为经常会出现判断错误的情况,误把死门当生门。一旦走入,后果不堪设想。而有些刁钻的阵法,则生死颠倒,生为死,死为生。

    顾七少纳闷不已,龙非夜这厮什么时候也去学奇门遁甲,九宫八卦阵这玩意了?这三个月来,他不都在战场上杀敌吗?他居然学得比他还溜,这才走多远,居然就看出死门就是生路了。

    顾七少愣在原地,龙非夜已经走远了,他没回答,没停步,而是厉声道,“还不快点!”在阵法里,最忌讳的就是分开,上一回他们就是因为不小心分开而吃了大亏。

    就在龙非夜和顾七少从阵法的“生门”里走来的同时,顾北月和唐离那边也出了阵法,顾北月也去学了奇门遁甲之术,他的水平和龙非夜应该是不相上下的。

    就在他们破阵的同时,白彦青立马察觉到阵法被破了,他震惊地起身来,冷声,“有人闯入!”

    昨夜侍从抓药回来,他亲自换掉了两个入口的阵法,如今两个阵法皆破,那就证明两个入口都有人闯入!

    “主子,什么人有这么大本事,能破您的阵法?”郝三也非常意外。他补充了一句,“龙非夜他们并不懂奇门遁甲之术。”

    白彦青也考虑到了这一点,可是,除了他们还有什么人能找到这个地方来?他专程找来的,还是误闯?

    白彦青虽然震惊,却也不着急,因为破了入口处的阵法,也未必能找到这里来。

    如果是从树洞入口下来,就得经过一个规模庞大的迷宫,如果是从悬崖的入口进来,那会面临二十多个通道。选对了,能直通到这里,要是选错了,那便会走入迷宫。

    他之所以选择风明山为藏身之地,也恰恰是因为这个地方有如此便利的条件,有一个云空大陆规模最大的迷宫。这是毒宗禁地最隐蔽的一处禁地。

    白彦青还是很从容地等待着,他更愿意相信是有人误闯进来,因为,他绝不相信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龙非夜他们能学会奇门遁甲之术,还能破了他亲自布的阵法。

    可是,很快,侍从就匆忙来禀,“主子,是龙非夜他们!他们找过来了!”

    这话一出,白彦青真真被震惊到了。

    “是谁破的阵法?谁?”他大声问。

    奇门遁甲是他风族的立族根本,是风族最擅长的密。外人自是能学奇门遁甲之术,但是,鲜少能破风族的阵法。

    龙非夜他们是怎么办到的?

    “龙非夜和顾七少在一块,从树洞那边下来,已经走入迷宫!顾北月和唐离在一块,从悬崖那边进来,还在站在二十道洞口,属下也不知道是谁破掉阵法的。”侍从如实回禀。

    白彦青虽然收到不小的打击,但是,他的注意力很快就从阵法一事上转移到了药方上。

    三个多月了,龙非夜他们都没找过来,偏偏最近药方送出去,他们才找来。很明显,这药方把消息送出去的。

    他愤怒地走出石室,亲自推开关押韩芸汐石室的门,韩芸汐刚刚被任四小姐扶着坐起来。见白彦青气势汹汹, 一脸愤怒地冲进来,她先是一愣,随即就拉紧了任四小姐的手,心道不好。

    看样子是药方的事情被发现了,白彦青不会拿她怎么样,但是,任四小姐危险了呀!

    “臭丫头,你好本事呀!”白彦青一边走,一边走近。

    韩芸汐直接下榻来,将任四小姐护在背后,她瞥了敞开的石门一眼,准备带任四小姐伺机而逃。

    若不逃,任四小姐必定会死在这里的。

    如果之前在小黑屋里,白彦青肯跟她说话,她早就找到机会逃了,可是如今,她带了一个任四小姐,不得不谨慎呀!说她不慌,那是不可能的。

    可是,再慌张,面对一条人命,面对帮了她大忙任四小姐,她都逼着自己沉下气,赶紧想办法。

    “说,你们是怎么送出消息的?”白彦青怒声质问。

    这话一出,韩芸汐正震惊了。她原以为白彦青是发现了药方上的文字游戏,可是,听白彦青这么说,他并没有破解那么文字游戏呀!

    所以……

    所以是龙非夜他们找过来了吗?

    韩芸汐抑得住惊慌,却抑不住狂喜。龙非夜他们终于来了,她就知道,他一定能破解她的文字游戏,一定能!

    正是这个好消息,让韩芸汐更加坚定要趁机逃出这个密室的心!

    她一手拉着任四小姐,一手护在小腹上,直面步步逼近的白彦青,她紧急地思索着,该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说!”白彦青怒火冲天。

    他又一次被耍了!若非他谨慎,在两个入口处都布下阵法,或许龙非夜他们潜入,他会一无所知。

    韩芸汐灵机一动,回答道,“那是我爹交我的办法!

    其实,韩芸汐也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否过世,她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只能赌一把了。

    如果她的生父已经过世,那么,她只能另想办法;如果她的生父没有过世,这会是一个刺激白彦青的极好办法。

    白彦青伪装是她的生父,又对她的母亲沐心有诸多怨恨,如果她没有猜错,白彦青和她母亲之间必有什么爱恨纠葛。

    唯有爱能乱人心,也唯有恨能毁人心。

    她的生父是白彦青的情敌,那么关于她生父的一切也就是白彦青最使命的弱点了。

    韩芸汐一颗心都吊到嗓子眼了,如果她赌错了,她还真不知道再找什么事来激将白彦青了。

    任四小姐躲在韩芸汐背后,虽然不明所以,却明显感觉得到韩芸汐的紧张。

    白彦青忽然止步了,韩芸汐心头一咯,更加紧张,手心里都出了汗。

    白彦青眯起了双眸,盯着韩芸汐看,韩芸汐握紧了双拳,硬是坚持住,同他对视,一副淡定从容,无所谓惧的样子。

    “你,父亲?”终于,白彦青开了口。

    他这质疑的语气,让韩芸汐琢磨不透他到底在质疑什么。他是在质疑她说谎,还是在质疑他父亲教她药方上的文字游戏?

    韩芸汐不明情况,不敢乱回答,她警觉地盯着白彦青看,同他对峙。

    谁知道,白彦青却忽然冷笑起来,“怪不得!怪不得你不相信我是你父亲。”

    这话一出,韩芸汐大喜,看样子,她又赌对了!

    虽然,她也不知道白彦青是否知晓她父亲的生死,下落。但是,她已经把白彦青掉上钩了。

    她从袖中取出一块玉石来,紧紧握在手上,举高了手。

    “白彦青,你猜一猜,这块万年尸玉是怎么来的?”她冷笑地问。

    真正的尸玉已经被她用迷蝶梦融化成一颗毒泪了,那是之前沐家怜心夫人交给她的。

    是沐心夫人为了帮韩从安谋到医学院理事头衔而送给怜心夫人,让怜心夫人帮忙的。怜心夫人当初想拿这块万年尸玉来讹诈他们,骗她说知晓她生父的身份。

    而实际上,怜心夫人只知道这块尸玉是韩芸汐生父给沐心的定情信物而已,其他的一无所知。因为尸玉的毒宗嫡亲的东西,所以,怜心夫人推测出韩芸汐拥有毒宗嫡亲的血统。

    韩芸汐并不知道生父是谁,更不知道生父和白彦青的关系。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她的生父也是毒宗嫡亲,和白彦青或许有血缘关系。

    他们二人,到底谁有资格继承毒宗宗主之位?万年尸玉这种好东西,必是要掌控在宗主手上的。

    白彦青一定认识万年尸玉的!

    韩芸汐把玉石完全包拢在手心里,一点点都没有露出来。但是,就万年尸玉这个名字,足以让白彦青疯狂!

    “好呀,原来这东西落到你手上了!”白彦青怒吼。

    韩芸汐眼底掠过一抹狡诈,冷哼,“这是我父亲给我娘的定情信物,落在我手上理所当然!待我见了龙非夜,我就送给他!”

    白彦青要她和龙非夜反目成仇是吧,她就秀恩爱给他看!

    “那我老夫的东西!还给老夫!”白彦青忽然暴怒,大吼!

    韩芸汐知道机会来了,她拉紧任四小姐的手,冷不丁运功将手里的玉石狠狠朝**榻内砸去,“毁了也不给你!”

    白彦青想都没想,立马扑过去抢。而就在这个时候,韩芸汐以最快的速度,拉着任四小姐冲出了石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