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122章 怪不得沐心不要你

2018-06-21 09:33:52Ctrl+D 收藏本站

    韩芸汐拉着任四小姐冲出石室的时候,白彦青已经扑到**榻上去抓住了那枚玉石,发现这玉石压根就不是万年尸玉!

    “拦住她!”白彦青大吼,随即转身追出来。

    可是,韩芸汐已经把郝三给毒残了双腿,朝右侧黑暗的通道里跑去。

    左侧通道是光线照射过来的方向,这就说明往左的话,能抵达悬崖,而悬崖之下,极有可能就是毒宗祭坛所在的黑森林。这是韩芸汐被带出小黑屋抵达这里的时候就发现的问题。

    但是,这一回她却毫不犹豫地往右侧跑去!她被关在石室里就已经做好了种种设想,也认真考虑过如果自己能逃出来,该往那个方向逃!

    左边,看着很美好,实则凶险无比。白彦青绝对不可能把她们困在距离出口那么近的地方。看得到光并不代表可以轻易闯出去,反倒代表着危险非常近。

    她琢磨着白彦青应该是在左边布下了阵法的,她可不想一逃出来就又被困住。她最明智的选择是右边,只要不被困住,她就有机会继续逃出去。

    如果风明山这个地下宫殿和君临山的地宫有相似之处的话,另一个出口应该是往上走,从树洞出去!

    韩芸汐一路毒杀了五六个侍卫,身影很快就消失在黑暗中。

    白彦青追出来的时候已经看不到她的身影,他正要追,却被郝三拉住大腿,“主子,救我!”

    郝三一会武功,二会毒术,可也敌不过韩芸汐呀!

    刚刚就和韩芸汐过了一招,立马就被她的毒针所伤。毒已经让他双腿的骨头疼痛得站不住,他也不知道自己中的是什么毒,只觉得自己不仅仅这双腿会废掉,浑身的骨头都会被废掉,最后逃不了一死。

    他只能盼着主子帮他解毒了。

    “滚开!”

    白彦青又怒又急着,哪里顾得上郝三?

    谁知道,郝三却死死抱住他不松手,他抱的不是主子,而是自己的命呀!一松手,命就会没了。

    “滚开,听到没有!”白彦青大吼,望着右侧的黑暗,心急如焚。

    龙非夜他们已经进入迷宫了,要是被他们两人撞上,他又得费一番力气才能把人带走。他不死,却不代表不会疼痛,不会受伤。他很清楚自己的武功和龙非夜已经差距了一大截。

    “主子,老奴跟了你你们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老奴……”

    郝三这话还未说完,白彦青就一掌狠狠往他头顶击下去,“没用的东西!”

    鲜血立马从郝三头皮里流淌下来,沿着他的脸汹涌而下。郝三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会是这么一个下场。

    可是,他早该想到的,不是吗?

    君亦邪和白玉乔不是跟了白彦青那么多年?自小追随到大的呀!还不一样被白彦青踢掉?

    这个人就是个疯了,没有人性可言!

    仰头看着白彦青,郝三脑海里忽然浮现出君亦邪那张脸,他终于后悔了!

    他最该效忠的人不该是白彦青,而是君亦邪呀!如果……如果他当初觉悟的话,也不至于落到今日这下场!一切也都将不一样!

    即便重伤,郝三还是没有放开白彦青的腿,他死死地抱住,仰头朝白彦青看去,“你……你……怪不得……怪不得当年沐心会不要你!呵呵……”

    白彦青被就怒,一听这话,骤然俯身下去揪住郝三的衣领,狠狠将他揪起来,质问道,“为什么?你什么意思?你说!”

    “为什么她会不要我,你说!你说!”

    鲜血还是不断地流淌下来,郝散整张脸都是血迹,他冷冷笑着,笑着笑着,笑容就停住了,表情就僵住了。

    死了……

    白彦青忽然愣住,似乎这才意识到郝三死了,在他亲手杀死的。郝三追随了他三十多年了吧?他和沐心在一起的时候,郝三就追随他了。

    他手下那么多人,就郝三一个知道他和沐心的过去,就郝三最了解他和沐心的恩怨,也就郝三能陪他喝酒解闷。

    “为什么?”

    白彦青忽然放开手,郝三就摔在地上,一动不动了。人是真的死了……

    “为什么,为什么她不要我!为什么?你说!你说啊!”

    白彦青一边问,一边看着自己的手掌。忽然有种后悔,难过的情绪浮上心头,但是,他很快就忽略掉。

    不……

    他该死!

    如果没有他的阻拦,韩芸汐一定逃不掉,他该死!白彦青没有再耽搁,转身就往右侧追韩芸汐。

    此时此刻,龙非夜和顾七少已经在迷宫里了,顾北月和唐离却还在二十道石门前犹豫,不知道该走那一道。

    他们从悬崖的山洞里走进来,破了阵法之后就看到一排二十个石门,每个石门里都是深不见底的通道,越往里头越昏暗。

    之前在君临山里也有这样的布局,不同的门里有不同的危险,而且走到底都是死路,真正走得通的只有一条路。

    那个时候顾北月隐身在暗处,把端木瑶兄妹怎么嚣张,韩芸汐怎么坑人的看得清清楚楚。也正是哪一回端木瑶记了韩芸汐的仇。

    只是,那一回他们面临的不过几个门而已,眼前却有二十个门。

    “唐门主,你在这稍等,我一一试一试。”顾北月做了最后的决定。

    唐离立马拦下,“不行!太危险了!”

    虽然顾北月的速度快,逃得了,可是万一里头是毒瘴或许有其他毒物存在呢?这里可是毒宗呀!虽然此行本就是大冒险,可是他们不能在刚入口处就冒了这么大的风险,怎么说也得留着机会等白彦青。

    而他们并不知道白彦青的手下暗地里盯着他们,所以他们并没有调派影卫过来。又怕人太多引起太大的动静,暴露的。

    “不碍事。”顾北月认真说。

    “不成,你要是中了毒,我怎么办?谁带我进去?”唐离反问道。

    “唐门主,咱们不能再耽搁下去了,殿下他们应该早进去了。”顾北月认真说。如果可以,他也不愿意在这个地方就冒险,而且面对的还是十九个危险。

    “你走完这些们需要多久?”唐离认真问。

    “不知深浅,不好说。”顾北月如实回答。

    “你回医学院一趟,带一笼老鼠过来,如何?”唐离说着拿出了一样暗器来。

    一看到顾七少的暗器,顾北月沉静的眸光立马就亮了,“是个办法!”

    以他的速度,来回医学院那是非常快的事情,这山就在医学院后面呢!

    唐离和顾北月退到悬崖下面,唐离在下头和影卫们守着,顾北月赶去医学院。

    没一会儿的时间,他们就带了两大笼老鼠回到二十道门前。

    医学院拿老鼠来做研究,饲养了一大群,要多少有多少。顾北月带了一大笼来,密密麻麻挤在一起,有二十多只!

    看一老鼠的嘴巴都被封了,唐离忍不住佩服顾北月行事周密,速度之快。

    唐离拿出了一枚暗针,

    这针和其他的暗器不太一样。针上带着一条细细的线,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无色透明,虽细却硬。若非近距离认真看,还真看不到。

    顾北月特意扯了扯细线,竟没能扯断。

    “这就叫针线,用来拖住人的。针很普通,线是唐门特有的,叫做暗线,是唐门几个长老琢磨出来的。上个月刚刚研制出来的!给影卫们一人配了三针,万一咱们没逮住白彦青让他逃出来,只要有人能射中他,好歹能跟他一段路,拖住时间!”

    唐离一边低声解释,一边把暗针刺入老鼠的后背,虽刺伤,却不至于致命,反倒让老鼠惊吓得挣扎起来。

    唐离将老鼠放在第一道门门口,老鼠便逃命似得往前跑。随着老鼠狂跑,唐离缠绕手腕上的细线也一圈圈的放出去。

    很快,线就不动了。

    唐离连忙把老鼠拖回来,而当老鼠出洞之后,顾北月和唐离便都倒抽了口凉气。

    “乖乖……顾北月,我可救了你一命呀!”

    老鼠已经死了,也不知道中了什么毒,整个头面目全非。

    就这么一会儿时间,也没听到山洞里有什么动静,天知道里头有什么毒呀!天知道老鼠是怎么中毒的。

    “还有针线吗?”顾北月问道。

    唐离连忙给了他一枚,两分工,用这办法试探每一个入口。很快,他们就得到了十九头死老鼠。有的老鼠也不知道被什么咬了,拖出来就剩下半个身子了。 这些山洞原本就危险重重,就是白彦青给布个毒瘴,就足够他们受的了。

    不得不唐离这一回还是真是谨慎对了,十九天山洞因为都是死路,都是封闭的,所以白彦青早就布下毒瘴,就算顾北月的速度再快,只要闯入,必会中毒。

    就剩下最后一道门了。唐离松了一口气,“应该就是这条路了!”

    顾北月还是拿了一只老鼠来实验,老鼠跑进去好久,不断追过去的暗线才停下来。最后暗线都用光了,顾北月不得不把老鼠拽回来。

    而拽回来一看,这老鼠竟还活得好好的。

    “就是这个条路,错不了!”唐离大喜。

    顾北月没敢再耽搁,使了轻功和唐离一起飞入。然而,还没走多远,他们就遇到了阵法。

    幸好顾北月这三个月在天安皇都里日夜不休好几日学了奇门遁甲之术,否则,他们今日还真不来。

    一个阵法被破了之后,又是一个阵法。就在一条通道里,白彦青居然布下了整整五个阵。

    韩芸汐没有选择这一条路果然是正确的。而如此密集的布阵方式,让顾七少猜测到,这条通道之后,极有可能就是囚人之处!

    当他们破了第五个阵法,走出通道之后,便远远地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