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127章 永不亏待她和孩子

2018-06-21 09:33:44Ctrl+D 收藏本站

    白彦青的不死之身,并非龙非夜他们最忌惮的,他们最忌惮的终究是白彦青的毒术。

    见唐离发黑的手臂,顾七少就知道龙非夜和顾北月也躲不过了,他怒声对白彦青说,“解药!”

    “放开我。”白彦青慢条斯理地说。

    唐离忽然想起一件事来,惊声,“哥,七少。我嫂子已经逃了,就在迷宫里。她很快就会过来的!只要咱们撑住!”

    唐离急急说,可话刚说完,人就怔了,随即跌跪下地,整张脸都黑了,都说不出话来。

    “毒发了!”顾七少大骇。

    韩芸汐就在迷宫里,这里毒素那么浓,她一定很快就能找过来的。可是,他们没有时间了呀!

    唐离命在旦夕,龙非夜弯身下去扶他,发现自己的手掌也开始发黑。他朝顾北月看去,顾北月正看着自己的手掌。无疑,他也快毒发了。

    顾七少没有选择余地,更没有多耽搁的时间,他对白彦青说,“三个人,先给两份解药,否则我怎么信你?”

    “你要跟老夫讨价还价的话,大可等韩芸汐赶过来。”白彦青冷笑。他知道韩芸汐能找过来,但是,都到了这份上,他非常乐意赌一把。

    顾北月忽然也跌跪下去,撑不住,只剩下龙非夜还撑着。

    顾七少看了龙非夜一眼,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放人。

    荆棘藤一下子就松开了,白彦青立马后退,顾七少追上,白彦青还真就丢出解药来,可顾七少接住后才发现解药只有一份。

    “白彦青,你无耻!”顾七少大怒,正要出手,却见白彦青背后的黑暗里跑出了一个气喘吁吁的女人来。

    那个女人一手扶着墙壁,一手撑在腰上,虽然衣裙宽松,但是她这么挺身站着,分明可以看得出她的小腹有些笼起。

    除了不明情况的白彦青,所有人都怔住了,就是跌跪在地上的顾北月和唐离也都抬起头来。

    龙非夜是最目瞪口呆的一个,一贯冷冽的俊脸露出了从未有过的慌张和无措。

    眼前这个女人,这个怀孕的女人不是韩芸汐,又是何人?

    他的视线从她脸上,缓缓下移,最后落在她微微笼起的小腹上,视线像是被什么东西锁住了,永远都移不开了。

    这一刻,龙非夜一定忘了凶险的处境,一定忘了自己中毒,或许,连自己的谁都忘了。

    虽然知道韩芸汐怀孕了,可是,“知道”和“亲眼所见”是完全不同的体验呀!尤其是看到她好端端地站着,他更加不知所措,不知道如何是好,不知道说什么。

    不知不觉,他就笑了。看着韩芸汐的肚子,傻傻地笑了。

    白彦青自是很快就发现背后有人,正要转身,顾七少的荆棘藤又一次袭来。有了刚刚被捆的经验,白彦青立马就躲,也很快就发现韩芸汐来了。

    “可恶!”他碎了一口,直接朝韩芸汐袭去!

    韩芸汐见到龙非夜,恨不得扑过去好好抱一抱他,可是,她不可以!她连忙避开,与此同时,同龙非夜丢去了解药。

    顾七少可不敢用白彦青给的解药,把解药丢给白彦青,荆棘藤有一次袭去。

    眼看白彦青就要逮住韩芸汐了,韩芸汐急急侧身,与此同时,荆棘藤也击在石壁上,朝白彦青反弹而去。

    白彦青只能再躲,而韩芸汐趁着这机会,身影一掠就落在龙非夜他们这边。她做的第一件事是往周遭撒了一圈药粉,让那些毒蛇退开,不敢靠近。

    龙非夜正在服用解药,韩芸汐看了他一眼,低声,“我和孩子都想你了。”

    她没有耽搁,哪怕是一会儿的温存都没有,话一说完就蹲喂唐离解药和顾北月解药。再不解决,他们两人就会没命的。

    而且,这毒也并非解药可以马上解掉的,她的解药只能暂时减缓毒发身亡的时间罢了。

    龙非夜看着她,什么都没说,目光却是极尽的温软。

    “龙非夜,你们都坐着,我必须马上施针。你们的时间都不多!”韩芸汐认真说。

    见过韩芸汐解毒,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龙非夜也坐了下来。

    韩芸汐回头看了顾七少一眼,只见顾七少和白彦青还在打斗,白彦青对顾七少的荆棘藤有了防备之后,顾七少要困住他,似乎也没那么容易了。

    “放心,他没事。”龙非夜淡淡道。

    韩芸汐明明检查到顾七少身体里也有毒素,可是,为什么他好端端没有毒发呢?

    她顾不上多想,顾七少一人是对付不了白彦青的,她必须赶紧救了龙非夜他们。只有她和龙非夜联手,才能制住白彦青!

    “抬手!右手!”韩芸汐认真说。

    龙非夜他们三人照做,韩芸汐并非给他们一个个解毒,而是三个人一起施针排毒。

    因为,时间真的太近了,施针的过程也是在排毒的过程,好歹能再争取一些时间。如果她帮他们一个个解毒的话,被留到最后的人就极有可能救不回来了。

    可恶的白彦青,选的毒还真的是歹毒至极呀!

    韩芸汐正紧急解毒,背后忽然传来一道剑气,她下意识回头一看,只见白彦青一剑朝顾七少当头劈了下去。

    韩芸汐惊了,“顾七少!”

    她本能地想过去阻拦,可是,已经迟了。

    剑芒尽速劈斩下来,鲜血就从顾七少额头流下。韩芸汐惊得都说不出话,手里的针落地。

    这应该是她第一次解毒,如此不认真吧。

    “他死不了!他也是不死之身!解毒,快!”龙非夜不得不说出真相。

    虽然,顾七少曾经抱过希望,希望能在韩芸汐不在的时候,单独干掉白彦青,但是就目前看来,他的希望是要落空的了。

    “什么?”韩芸汐不可思议地回头看来。

    “解毒,快!顾七少困不住他。”龙非夜急急说。

    韩芸汐又看过去,只见顾七少真的没事,又和白彦青打了起来。她这才缓过神,纵使满腹的不解和震惊,也暂时顾不上了。

    她拾起针来,继续加快速度排毒。

    她一边施针,一边低声,“就剩下三针了,七少一定要撑住!”

    她的心跳噗通噗通加速,蹲太久她肚子开始有些难受了,她索性跪着。

    见状,龙非夜无比心疼,恨不得将她抱起来。可是,不行!

    他不仅仅不能抱她,而且不能打扰。看着跪在身前的韩芸汐,他暗暗发誓,此生,无论如何,无论发现什么,即便这个女人背叛来他,他也永远不会亏待她和孩子。

    顾七少和唐离立马靠近,方便韩芸汐施针。

    很快,又一针结束,剩下两针了。

    她继续寻找穴位,在龙非夜他们三人手上一一寻找穴位,一一施针,第二针也结束了!

    就剩下一针。

    而这个时候,顾七少用一道荆棘藤,从白彦青背后窜出,捆住了白彦青的腰部!

    龙非夜三人皆是大喜,龙非夜低声,“快,顾七少困住他了!”

    可谁知道,白彦青却狠狠将荆棘藤拽过来,顺带地将顾七少拉了过来,擒住了他的脖子。

    顾七少由着他擒,双手的荆棘藤疯狂地流窜出来,将白彦青裹得严严实实的。

    他仰着头,嘴角泛起一抹放肆不羁的笑意。

    他赢了!

    虽然都死不了,但是,他还是赢了,他困住了白彦青!

    接下来的事,就交给龙非夜和毒丫头吧,他们一定会好好报仇的!

    这个时候,韩芸汐终于施完最后针。

    龙非夜恨不得一把抱起韩芸汐来,可是,他不敢像以前那样霸道了,他小心翼翼地将她搀起。

    顾北月和唐离围在右侧,龙非夜牵着韩芸汐堵在左侧。

    而此时此刻,白彦青和顾七少抱在一起,两人都被荆棘藤捆绑住。顾七少狠狠拽下白彦青的手,偏头朝韩芸汐看过来,灿烂一笑,“毒丫头,七哥哥厉害吧?”

    韩芸汐他们几个可不敢放松警惕,即便是韩芸汐都不敢多问顾七少的身体是怎么回事。

    他们得有一个安全的办法,将白彦青真正困住。

    唐离很快就取出了一卷绳子来,这可是唐门几个长老数个月的心血呀!这是一种材质特殊的绳子,和暗线很类似,却比暗线粗多了,用来捆人四肢,不管是什么人都挣脱不了。这绳的名字是唐夫人取的,就叫索命绳。

    龙非夜和顾北月接过绳子,正要动手,谁知道,白彦青忽然狠狠地跺了一下脚。

    “小心!”唐离第一个反应过来,下意识去抓顾七少的手。

    只可惜,迟了!

    顾七少和白彦青站的那个位置,约莫一块砖的位置忽然下陷,他们两个人一下子就给掉下去!

    下面似乎非常深,唐离第一时间扑下去看,竟已经看不到人影。

    “这里机关重重,大家都小心点!”龙非夜拉紧了韩芸汐的手。

    “到底怎么回事?顾七少他……”韩芸汐再也忍不住了。

    “哥,顾七少他……他也毒蛊人?”唐离也急急问,他刚刚就想问了。

    “我只知道他是不死之躯,至于是不是毒蛊人那得问他自己。他死不了,或许还能困白彦青一会儿。我们必须马上找人质。”龙非夜认真说。

    “对,且不必管七少。宁静和苏小玉在不同方向,我们最好别分头行动,时间真不多!唐门主,石室内应该还有暗阁,咱们赶紧找吧。”顾北月急急说道。

    韩芸汐知道情况紧急,可是,她的视线一时间还是移不开脚下的黑漆漆的深洞。

    她太惊诧于这个真相了。

    七少,死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