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131章 七少,有病要去看

2018-06-21 09:33:39Ctrl+D 收藏本站

    疼?当然会疼!顾七少是最怕疼的!

    毒丫头哭着问他“会很疼吧?”

    这辈子有她这句话,足矣。

    “疼死我了!”顾七少说的是大实话,可惜,却还是笑呵呵地说,“疼得都快没力气了,要不,也不会被白彦青给溜了!”

    真的太疼了。

    虽然他一直在忍,一直在撑,但是,他终究还是没能撑下来。这是多么丢脸的事情,多么难以启齿的事情呀?

    他真心不想承认呀。

    “到底怎么回事?”龙非夜问道,顾七少正要回答,龙非夜却又说了一句,“你当真没事?”

    顾七少心头微微一怔,却很快忽略了。

    他扯了扯嘴角,解释道,“我和白彦青掉下来,就落到那些铁柱子中间,被刀子乱砍。后来,密室的门启动,跑来两个白彦青的仆从,要白彦青帮他们解毒。敢情是毒气泄露到下面的。”

    大家都很可思议,没想到白彦青这么不是东西,为了毒杀他们,竟连手下的性命都不顾了。

    唐离在一旁听着,忍不住插嘴问了一句,“七少,你看到宁静了没?”

    “没有!”顾七少耸了耸肩,见唐离没再多言,他才继续解释。

    他和白彦青在密室里待了一阵子就疼得受不了了,刀刃太多了。砍在荆棘藤上,其实他是会疼的。而那些刀刃不仅仅砍在荆棘藤上,还不停地砍在他身上。

    他实在撑不住,想着趁放开白彦青之际,逃出密室之后,再捆他。于是,他先断掉荆棘藤和他手臂的连接,同时也终止荆棘藤汲取他的血液。

    无奈,荆棘藤一终止和他的连接,立马就被刀刃砍成了碎片,他和白彦青身上的衣服也被劈得粉碎,两人都是一身的伤。

    白彦青一获自由便启动了机关,让他落到地下密室里困住了。

    至于白彦青逃到哪去,他也不知道。若非他们找过来,估计他只能被困一辈子了。

    听了顾七少的解释,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会看到那么多零碎的荆棘藤和红绸碎片,还有那枚铜板了。

    那些零碎的血肉碎片,估计就是白彦青那些中毒的侍卫,拦了他的逃路,被他丢到里头的。

    “真抱歉,呵呵,老子没撑住。早知道你们要下来,老子就多撑一会儿了。”顾七少说了道歉的话,却没有道歉的态度。

    其实,他是真的歉疚。他被困在地下都已经给了自己几巴掌了。他不过是用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想掩饰自己的难堪和没用,却没想到龙非夜淡淡说了一句,“千刀万剐,谁都受不了,怪不得你。”

    顾七少狐疑地瞥了他一眼,他忍不住想,如果哪天他真的死掉了,这家伙会不会难受那么一点点呢?

    韩芸汐将那个铜板递给顾七少,认真说,“收好!这东西在,你在!”

    顾七少都没发现自己这东西也掉了。

    虽然刚刚被困在下面,他听不清楚上头的声音,只听到一些动静,但是,看着韩芸汐双手的血迹,又瞥见一旁一堆红绸碎片和荆棘藤,他也知道怎么回事。

    他认真看了看韩芸汐那哭红的眼睛,又看了看龙非夜和顾北月他们,嘴角忍不住偷偷泛起一抹窃笑。

    特么,怎么就突然感觉好幸福了?

    顾七少感觉幸福,韩芸汐他们却是虚惊一场呀!

    韩芸汐心疼之余,可没想跟他再这么嘻嘻哈哈了,她认真说,“顾七少,你的身体到底怎么回事?”

    不死不灭就可以横行天下了吗?就可以任人劈砍了吗?不把自己的身体弄清楚,不查清楚自己的忌讳,弱点,指不定最后连怎么死的自己都不清楚呢!

    顾七少悻悻的,这才意识到毒丫头已经知道他的秘密了。

    他避开她审视的视线,轻咳了一下,还想故作轻松,“就是个怪胎,死不了,放心吧。”

    韩芸汐还未开口,顾北月便借机劝,“七少,毒蛊人尚且有弱点,何况是你?”

    既然公主都知道这件事了,他们自然要趁这个机会说服顾七少面对自己不死不灭的事实。顾北月知道,顾七少谁的话都不会听,但是,对公主的要求,必是不会拒绝的。

    龙非夜居然也跟着开口劝说,可是……他是这么劝顾七少的,他冷冷说了一句,“顾七少,有病就要去看。”

    唐离正也想劝呢,听他哥这么一说,他就默默地闭嘴了。他觉得,任何劝说在他哥这句话面前,都是多余的!

    顾七少冷眼看过来,眼看就又要跟龙非夜吵起来,韩芸汐却认真说,“你的荆棘藤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伤在荆棘藤上,你也会疼?”

    刚刚听顾七少解释的时候,韩芸汐就纳闷了。

    当初顾七少在晴川水城的时候,被烈火焚烧,因为用荆棘藤捆住自己,所以没有被烧到。

    她一直都相信他是被荆棘藤所保护的,也以为他的荆棘藤是特殊的植物,不忌惮火烧。如今看来,她那一回就是被骗了!

    顾七少没有被烧死的原因,不是因为荆棘藤的保护,反倒是因为荆棘藤汲取了他的血液,拥有了和他一样的不死不灭之体,所以才没有被烈火烧毁,也才能避免他的身体被烈火烧到。

    如今看来,荆棘藤和顾七少完全是一脉相连的,荆棘藤被伤被烧,顾七少都是会疼的!

    荆棘藤的种子到底怎么终顾七少的手臂,又是怎么汲取血液迅速生长出来的?为什么只是汲取了顾七少的血液就会和顾七少发生“感同身受”的关系?荆棘藤伤,顾七少会疼?

    如此琢磨起来,这荆棘藤倒像是顾七少身上长出来的一部分了。

    如果不是荆棘藤,换成别的植物,会不会也是这种效果?这和顾七少特殊的体质和血液,又有什么关系呢?

    揣摩到这里,韩芸汐隐隐约约有种熟悉感,只觉得自己似乎曾经在哪里接触过类似的问题。可是,一时间她又想不出来。

    植物……植物……

    韩芸汐记起了曾经在医学院里听过一位老教授说过一句话,“植物才是大自然真正的强者,可以活上数千年甚至万年。”

    顾七少打断了韩芸汐的思路,他无奈地说,“好了好了,等咱们出去了,我躺到顾北月的看诊台上去,随便他怎么研究都行,成了吧?咱们还是赶紧找人吧!”

    他说着,偏头对唐离说,“急了吧?”

    唐离使劲地点头。

    韩芸汐当然也急着想找出宁静他们两个来,她不过是想逼顾七少一个承诺而已。

    她对顾北月说,“到时候他要敢逃,天涯海角你都得把他抓回去。”

    “遵命!”顾北月认真说。

    “看样子白彦青是从前面逃了,咱们往回走吧。”龙非夜淡淡说。

    白彦青逃远了,他们不熟悉这里的情况,在如此狭窄的密室里,追人是不明智的。即便明知道宁静是被从这条密道带走了,他们也不能追。万一前面还有埋伏,他们就危险了。

    他们得赶紧离开这密道,再商量如何找人。

    没一会儿的时间,龙非夜他们便顺利地退回到上面的石室去。

    见韩芸汐情绪起伏这么大,又如此劳累,龙非夜着实不放心,正要问顾北月,顾北月便先递给来一颗药丸,“殿下,且让公主服下,滋补安胎,以防万一。”

    顾北月心细如针,在来风明山之前便准备好了药材,特意制成了方便服用的药丸。

    龙非夜递给韩芸汐,认真交待了一句,“自己小心点。”

    “嫂子,我和北月从悬崖那边过来,看到石室门口有一个老者,头皮流血而亡,是不是你毒杀的?”唐离认真问。

    虽然顾北月总是尊称他一声唐门主,他却早就直接喊顾北月的名字了。

    “郝三?头皮流血?”韩芸汐惊了,“应该是白彦青自己杀的吧?我下的毒,致命却不至于头皮流血呀。”

    “这个白彦青连自己手下都杀,这世间还有什么人他能善待的?”顾北月都生气了。

    “我就被关在那间石室,任四小姐还被我藏着,咱们赶紧找出宁静和小玉儿,再过去找她。得先把她们三个送出去!”韩芸汐认真说,“小玉儿和宁静之前就被关在我住的那个石室里。白彦青要关她们两人,应该也就在那石室前后,不会距离太远。只是,刚刚那两个声音……”

    那两个喊声,从两个方向传来,很明显苏小玉和宁静都被带离原本关押的地方了。

    唐离朝顾七少刚刚掉下去的那个洞口看了看,又往石室里看了一眼,很快就指着右侧方向,认真说,“密道的走向和这条路是上下平行的。咱们不能走下面,不如先沿着这条道找一找?”

    虽然大家都没察觉出来,但是,韩芸汐却明显看到唐离一次比一次更稳重一些。真希望快点找到宁静,真希望宁静不要再收到什么伤害了。

    她相信,无论唐离变得多么稳重,只要见到宁静,他依旧会恢复到以前的模样逗宁静笑。

    没有更好的办法之前,只能按唐离说的做了。龙非夜眼底掠过一抹复杂,他等着洞口的消息。

    白彦青既知道顾七少是不死之身,必会忌惮他们,或许逃了也说不定。只要白彦青逃出去,外头一大批人马至少能拦下他几个时辰。

    徐东临会马上办法把消息送进来的,他可是连都准备好了,一旦白彦青逃出,就让徐东临炸开那个山洞入口,那么大动静,他们在山体里是听得到的。只要白彦青带人质逃出去,他们要救人就方便多了。

    龙非夜正琢磨着这个问题,却忽然想起了刚刚的叫喊声。刚刚急着赶来救人没有细想,如今想到,他就立马察觉到不对劲了。

    他止步,认真说,“唐离,你喊一声,越大声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