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133章 小玉儿当姐姐吧

2018-06-21 09:33:37Ctrl+D 收藏本站

    黑衣侍卫的力气太大了,纵使苏小玉很想掉个头,或者落下来,却都没有办法。

    她被丢飞出去之后,就重重地撞在宁静身上,和宁静一起摔在地上了,摔得老远。

    随即而来的,便是十多枚毒针,他们两人根本来不及闪躲。火电石闪之际,宁静忽然翻身而上,将苏小玉护在怀中。

    这一刹刹那有三四枚毒针都打在宁静后背,中针的刹那,宁静想起了她的女儿,也想起了白玉乔。

    苏小玉大惊,连忙挣扎起来,她都顾不上检查宁静到底中什么毒,只匆匆拿了一颗药丸给宁静服用。

    这药丸也是她从韩芸汐那边讨来的,如果是一般的毒,服下这药丸便可以延缓毒发的时间,但是,如果是厉害的毒,根本无效。

    她也不知道有木有效果,只能给宁静服用!

    更无暇多想,拉着宁静就踩上轻功使劲地往前跑,因为,黑衣人追过来了。

    “静姐姐,你想想你女儿!你一定要撑着!”

    “我主子他们一定是来救咱们了,说不定就快赶过来了!你一定要撑住”

    苏小玉一边说,一边拼命跑。

    她无暇看宁静,也不敢看,只要她拉着宁静往前跑,只要宁静还可以跟着她跑,就应该还没毒发,就应该不会有事。

    宁静的唇都黑了,虽然中的不是马上发作的毒,可是,她的状态真的非常不好。

    她虽然一直跟着苏小玉在狂跑,但是,双脚似乎已经不是她的了,她完全感觉不到。她脑海里只有女儿那张稚嫩的脸,只有每一日她都要回忆一边的女儿的哭声,只有唐离,多年前站在万商堂门口的那个唐少爷。

    门外远山如墨,唐离是那墨色中的一抹白,那一日,他柔情款款的笑就这样定格在水墨画中,定格她的脑海里。

    那一日,唐离在山水如画的风景里,回头同她小,特深情款款地同她说,“静儿,等我来娶你!”

    仿佛就是发生在昨日的事情,一晃眼已是多年。

    唐离,你我初见,你说你叫长离。

    是否初见那日,就注定了你我这辈子要长别离?

    两个人在拼命的跑,谁知道,前面居然有火光,再往前一会儿便发现前面是一个悬崖!

    有悬崖又有火光,怎么回事?

    黑衣人放慢了速度,这座地下宫殿的出入口只有两个,在迷宫两侧。前面的悬崖可不是出口,而是一条死路,真正意义上的死路。

    苏小玉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继续往前走,而很快,她和宁静就站到了悬崖上,脚下竟是一个巨大的火坑。

    苏小玉没敢靠太近,她紧紧拉着宁静,立马朝步步逼近的黑衣人伸出手来,“你同伴的解药!你放了我们俩,我就给你。否则,我现在就把解药丢下去!”

    黑衣人冷冷而笑,不回答,一步一步靠近。苏小玉一点儿都不想后退,她拉着宁静,忽然就朝黑衣人冲撞过去。

    黑衣人一掌就给震开,苏小玉和宁静立马飞出去,然而,就在他们要掉落的时候,黑衣人及时拉住了苏小玉的手。宁静抓着苏小玉另一手,悬在半空。

    黑衣人一手抓着苏小玉的手腕,一手掰开她紧紧握着的五指,要找解药。苏小玉之前被丢出来,已经受了极重的内伤,现在又被震这么一掌,人都快晕了。

    可是,她还是撑着。

    她要是不撑着,她和宁静都得葬身火海!

    而此时此刻,韩芸汐已经检测到了毒的存在。

    “有人中毒了,不只一人!应该就在不远处。”韩芸汐止步,认真说。

    “一定是宁静他们!一定是!”唐离激动起来。

    可是,此时此刻他们面对的是一个三岔路口,韩芸汐检查到的方向,却是两个岔路口中间的一堵墙。

    “分头行动,就算遇到白彦青,也尽量想办法拖住!”龙非夜认真说。

    顾北月和唐离,顾七少一道,往右岔路走,韩芸汐和龙非夜往左侧岔路走,两批人都急速往前。

    可是,当唐离他们跑了一段路之后,居然发现又有岔路口,他们都不知道怎么走。无奈之下,顾北月只能原路返回去找韩芸汐。

    唐离急得打了墙壁好几拳,都快疯了。

    韩芸汐和龙非夜也遇到岔路口,解毒系统提醒她的方向依旧是一堵墙。无奈之下,他们只能又走到一起,先尝试右侧的路。

    他们并不知道宁静和苏小玉此时此刻的凶险境地,但是,他们知道这是非常难得的线索,不能错过。

    黑衣人正使劲地掰开苏小玉的五指,苏小玉暗暗的卯劲,卯最后的劲。

    她没有跟宁静商量,也无法跟宁静商量。她只在心里暗暗地对宁静说,“静姐姐,咱们生死就这一回了!”

    说罢,她忽然就反手拉住黑衣侍卫的两个手指,使劲往上吊,嘴巴够着了黑衣人的手腕便狠狠地咬了下去!

    这是她身上藏的最后的毒了。她原本想吐出毒针的时候,顺便咬人的,只可惜速度不够快,还未咬到就被甩出去了。

    着一口咬下去,黑衣侍卫骤是发狠,狠狠要摔开苏小玉。苏小玉死死地咬着,不放就是不放。

    忽然,黑衣侍卫停了下来,脸色发黑,忽然整个人往深渊这边倒下来。

    “啊……”

    苏小玉尖叫起来,立马放手,手沿着黑衣侍卫的身体一路滑下来,及时地攀住了悬崖。

    而黑衣侍卫毒发倒头而下,从她和宁静背后掉了下去。

    好险好险!

    只是,她们并没有脱离危险呀!

    苏小玉就抓住了悬崖的一小角而已,她都有些承受不住自己的重量,何况,她另一手还拉着一个宁静?

    她的手指明显在一点点地往下移动,她知道,再不想办法,她和宁静都得死。

    苏小玉问道,“静姐姐,你还好吗?”

    宁静毒发了,很难受很难受,她知道,她再不放手,她很快就会连累苏小玉跟她一起掉入火海。

    她说,“小玉儿,你放手吧。”

    “我不放!”苏小玉认真说。

    “傻孩子,静姐姐毒发了,撑不住了。你救我也是徒劳,放手吧。”宁静无奈地说,她一直觉得苏小玉是个又歹毒又刻薄的孩子,却没想到这孩子如此重情重义。

    “不,静姐姐,你刚刚就毒发了,到现在还能撑着,说明这毒不会那么快致命!你只要撑住,我主子他们找来就没事了。”苏小玉说得特认真。

    “傻瓜,我撑不住了。你在不放手,你我都得死。”宁静凶了,“放手!”

    “我有办法的!静姐姐,你抱住我的腰部,我另一手就能攀住墙了。你相信我,我一定能抓得死死的,你从我身上爬上前,一定可以的!你快点!”苏小玉并不是说笑,这是一个办法。

    宁静却笑了,她也不跟苏小玉多废话,伸手来掰开苏小玉的手。

    她要真那么做,苏小玉会撑不住的,最后掉下来会是苏小玉。

    小手指被掰开,苏小玉就急了,连忙劝,“静姐姐,你还有女儿呢,你还有丈夫!我什么都没有,我就是个孤儿,我死了不碍事的!其实我早就得死了,要不是我主子救了我,我活不到现在的!多活这几年算是我捡掉的!”

    这话一出,宁静就哭了。

    宁静很想很想告诉小玉儿,她不是孤儿,她有姐姐的。她姐姐就是救了大家的白玉乔。

    可是,她不能说。她和宁承都答应过白玉乔不许说出这个秘密的。

    “小玉儿,你不是孤儿,你还有我们呢!”宁静哽咽地说。

    “静姐姐,我快撑不住了,你赶紧上来,快点!”苏小玉催促道,“你还要照顾你女儿和你丈夫呢,我也没什么事必须做的,我主子可多人照顾呢!你别跟我争了!”

    “小玉儿,你还有路要走!你才几岁呢,你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你还要嫁人生子呢!你放手!”宁静大哭。

    小玉儿永远都不会知道,她和宁承都答应过白玉乔,一定要救出小玉儿,要护着小玉儿平平安安长大,将来小玉儿嫁人了,要给她置办丰厚的嫁妆,要风风光光地出嫁。

    她和宁承不可以失信于人,狄族也不可以失信于人!

    宁静心一狠,掰开了苏小玉所有手指,反拉住她的手腕,认真说,“小玉儿,你答应我一件事。以后我女儿长大了,你当她姐姐吧,好好照顾她,护他平平安安长大。将来她要嫁人了,你帮我为她准备嫁妆,一定要风风光光的!一定要!”

    这话说完,宁静毅然放开手,人就这样掉落了下去!

    “静姐姐,不要!”

    苏小玉哭了,大喊。只可惜,她喊得再大声也没有用,她的视线全都被泪水模糊了。她渐渐地看不到宁静越来越小的身影。

    她也没有看到,就宁静就要没入火海的时候,有一个身影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掠而过,宁静的身影也随之消失。

    这个时候,韩芸汐他们刚刚从一个岔路口冲出来,看到了前方的悬崖。他们听到了苏小玉的哭声,都疯了一样直接冲过来。

    可是,迟了……

    他们连宁静的身影都没有看到,只看到苏小玉悬在半空中,小手正一点点下滑。

    韩芸汐连忙将小玉儿拉起来,小玉儿顿是嚎啕大哭,“主子,静姐姐掉下去了掉下去了!”

    唐离如遭五雷轰顶一般,怔在原地,傻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