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141章 小东西想起一切

2018-06-21 09:33:26Ctrl+D 收藏本站

    龙非夜他们四人都记得很清楚,这个深渊除了最上面的出口之外,完全是封闭的,并没

    有任何暗道和陷阱。

    “追!”

    龙非夜可不想再让白彦青逃走了,韩芸汐他们三人也是一样的意思。

    顾七少依旧第一个追下去,顾北月紧随其后,而后才是韩芸汐和龙非夜。

    然而,他们追下去没多久之后,便陷入了一片黑暗,完全失控了。

    哪怕他们很努力要往上飞却都办不到,似乎有股神秘的力量牵引着他们往下掉落。

    下面,到底会是什么地方?

    龙非夜将韩芸汐紧紧地护着,顾七少的荆棘藤也圈住顾北月和他们俩,以保证四个人不被

    分开。

    真的不像是掉落,这种感觉仿佛是进入了什么阵法,可是,龙非夜和顾北月他们又知道,

    这不是阵法。

    谁都无法解释,他们掉落了怎样的一个地方。也不知道白彦青是什么情况?

    这个地方,白彦青是否熟悉?

    见周遭似乎没有什么威胁,韩芸汐的警惕性放松了一些,她低声,“白彦青应该不知道这

    个出口,否则他早就逃了。”

    “公主,属下刚刚一直盯着他,并没有看到他触动任何机关。这极有可能是偶然。”顾北

    月连忙说。

    “不管这是什么地方,反正都是毒宗的地盘!毒丫头,你好歹也是毒宗之后,连自己家的

    地盘都不熟悉?”顾七少不是抱怨,而是逗韩芸汐玩呢。

    韩芸汐正要开口,却忽然惊了,脱口而出,“小东西”

    “怎么了?”

    龙非夜都有些紧张,以为小东西能帮韩芸汐晋级。谁知道韩芸汐却说,“小东西很难受,

    它在哭”

    刚刚韩芸汐也感受到小东西的存在,知道小东西很高兴,她还想象着以小东西的性子,一

    定在白彦青的储毒空间里上窜下跳了。

    可是,这会儿她却感受到小东西非常非常强烈的悲伤情绪。

    小东西这是怎么了?

    就算他们让白彦青逃了,小东西也不至于难过成这样呀!

    “那小玩意怎么了?”顾七少好奇地问。是的,小东西太小了,在顾七少眼中就像个小玩

    具。

    “小家伙怎么了?是不是跟这儿有关系?它认得这儿?”顾北月关切地问。

    “有可能。”韩芸汐认同顾北月这个猜测。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和小东西心意相通,被它感染了的原因,韩芸汐竟无端的也有了些悲

    伤的情绪。

    她在心中暗暗祈祷着,希望他们不会掉到一个坏地方。

    此时此刻,小东西却是哭。

    它已经化身小松鼠的样子,把自己蜷缩成一个小球,在空荡荡,黑漆漆的储毒空间里,低

    声抽泣。

    哀伤,弥漫了整个储毒空间。黑暗中,它显得是那样渺小,孤独,无助。

    它活太久了,久得都忘了自己的过去,忘记了自己的爹娘,忘记了自己是怎么长大的,忘

    记了自己是怎么来的。甚至,忘记了自己是怎么被囚禁在毒宗禁地的。

    它也没有去回忆过,它只知道自己跟了芸汐麻麻,就要保护芸汐麻麻一辈子;它只知道,

    自己喜欢公子,就要喜欢一辈子。

    它的一辈子,是永生永世。

    哪怕有一天芸汐麻麻不在了,公子也离去了,它还会喜欢他们;哪怕它活得再长久,久得

    忘了一切,它也要记住他们。

    然而,当白彦青摔下来,一路往下掉的时候。那股熟悉的气息,就越来越近。

    不用它刻意去回忆,那些记忆,那些被刻意遗忘掉的记忆便渐渐浮现出脑海。

    记忆里。

    它还很小很小,它的雪狼之身就像如今这松鼠般大小。那个时候,它还是一直幼仔。

    它是血狼族崇拜的神兽,是不死不灭的毒雪狼,它们无忧无虑地生活在毒宗的山林里。

    可是,那一日,有一个人用一股神秘的力量,屠杀了所有雪狼,它躲在天坑里,侥幸逃过

    一劫。

    它一直都不知道自己会什么那么喜欢天坑,为什么会在天坑里等着主人的到来。原来,毒

    宗的天坑是它的避难之地呀!

    记忆的碎片中,剑起剑落,全是鲜血,一头头雪狼鲜血四溅,应声倒地,一地的尸体。

    它吓坏了,都不敢出声,掉头就跑,往天坑里一路俯冲下去,躲了起来逃过一劫。

    那场屠杀是很久很久以前了,那个时候还没有毒宗呢!

    在毒宗出现之前,毒宗禁地那一片山,那一个天坑,是雪狼的地盘。居住着一群崇拜雪狼

    的族人,他们自称雪狼之族。他们拥有储毒空间的能力,通过对储毒空间的修炼可以拥有极高

    的毒术技能。

    雪狼被屠杀之后,他们就隐姓埋名,潜伏在毒宗禁地山林中,鲜少出现了。他们在西边森

    林里立下无字碑,以祭念雪狼,并建造祭坛,年年祭奉。

    回忆起这些,小东西已经泣不成声了,小小的身体一直在颤抖。

    它想起来了,全部想起来了。

    是它告诉血狼族毒蛊人的秘密的。是它带雪狼族人在天坑里挖出了十株毒草。血狼正是吃

    了那些毒草才拥有了不死不灭之躯。那些毒草需三百年开花结果,果实得三百年之后才能成熟。

    雪狼族的人就把那十株毒草养在祭坛的琉璃墙里。白彦青就是利用那十株毒草才养成不死

    不灭之身的!

    后来,雪狼族人越来越少,毒宗禁地之前的城池被医城所占用。医城成立之后,便分出了

    毒宗,毒宗占领了整片后山之地。

    雪狼族之女和当时的毒宗之主秘密联姻,合并为毒宗,共同掌管毒宗禁地,毒宗在雪狼族

    人的帮助之下,开始在毒宗禁地种植毒药草。渐渐的,毒宗就发展了起来。

    它也渐渐长大,和雪狼族人心意相通,可以进入雪狼族人的储毒空间修行。它本是雪狼族

    崇拜的神明,却沦为了毒宗的毒兽,恶名远扬。

    可是,后来它的主人就老死了,它却永远活着。

    它看着好几个主人离它而去,哀伤得躲了起来,可是,有一天,它回去毒宗的时候,却发

    现毒宗被灭了。医城的人到处抓拿它,它索性就乖乖待在天坑里。有一日,它漫山遍野地跑,

    竟发现毒宗还有遗孤在。它记起来了,那两个人的其中一个就是白彦青,另一个它至今不知道

    他是谁。

    但是,它可以肯定,那个身上拥有最纯粹的血狼族血统,白彦青却是只是毒宗嫡亲,是血

    狼族和毒宗之后。

    雪狼族和毒宗嫡亲通婚之后,雪狼族的名字就不存在了,两族人公用了毒宗这个名字。

    后世所谓的毒宗嫡亲都是雪狼族和毒宗嫡亲通婚所生的后人,所以毒宗嫡亲也继承了储毒

    空间这项本事。然而,后世人并不知道,雪狼族其实还有最纯粹的血统存在!雪狼族嫡亲的拥

    有的储毒空间,远远高于毒宗嫡亲。

    它是厌恶毒宗嫡亲的!

    当年,它避开了白彦青,投奔雪狼族人,却被拒绝了。它只能继续孤零零待在天坑里。

    后来,芸汐麻麻和公子就来了。

    回忆到此为止,从它还是头懵懂的小雪狼开始,直到现在。小东西记起了一切。

    它缓缓抬起头来,渐渐地化身为白狼,它仰头长鸣,无比哀伤。

    它虽然看不到外头的一切,但是,它感知得到,它嗅得到那股熟悉的气息,那股它继思念

    却又害怕的气息。

    这个通道是当年雪狼族人布下的结界,无论是雪狼族人还是毒宗嫡亲之后的血,都可以开

    启结界之门。

    这个通道是通往祭坛之下,雪狼坟地的。

    当年,被那股神秘力量屠杀的雪狼,它的族人,它的爹爹娘亲全都葬身在那儿,布下了一

    个结界,让它们安息。

    小东西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遗忘这些事情的,但是,它知道,自己其实不是真正

    遗忘。真正遗忘的事情是永远都想不起来的,它只是刻意地遗忘掉。因为,回想起来太悲伤了

    ,悲伤得会承受不住,所以,只能遗忘。

    如果白彦青没有意外掉落到这里,或许,它永远都想不起来一切吧。

    渐渐的,小东西安静了下来。

    它等待着,等待白彦青掉落到坟地中。它比之前更加希望,希望芸汐麻麻能救它出去。

    它好像好像看一眼埋葬族人们的地方。如果说有族人,有爹娘的地方就是家,那么那片坟

    地便是它最后的家。

    白彦青最先掉落在地。

    他双脚一落地,刹那间黑暗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草原,草原的远方的雪山。

    白彦青虽然一身伤痛,千疮百孔,可是,他的意识还是清醒的。

    他知道,这里要么是一个结界,要么就是一个阵法。地宫之下,绝对不可能看得见天。

    他很纳闷,他花了那么多年的时间把毒宗摸索得透透的,竟不知道这个地方的存在。这是

    什么地方?到底是结界,还是他看不透的阵法?

    白彦青看不透,但是,他无暇多想。

    他往周遭看去,望见了一片树林,立马就跑了过去。

    龙非夜他们一定会追下来的,无论这里是什么地方,他都必须先躲起来。

    然而,当白彦青跑到树林里的时候,他惊住了!

    只见树林里立着一块块无字碑,和毒宗祭坛的一摸一样,唯一不同的是,每一块无字碑上

    都挂着两个獠牙。

    这里,是一片墓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