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144章 龙非夜送大礼

2018-06-21 09:33:23Ctrl+D 收藏本站

    面对龙非夜的赔罪,韩芸汐满心的感动。她傻乎乎地看着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她知道奇门遁甲之术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学的,更不是一年半载就可以精通的。

    从她被劫持至今,才多久呀?他不仅仅学得炉火纯青,竟还如此用心!

    韩芸汐踮起脚尖来,在龙非夜的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低声说,“恕你无罪。”

    龙非夜笑了起来,压抑许久的心情总算舒坦了一些。

    “咱们找找出口吧。”韩芸汐认真说。

    顾北月这才开口,“公主,既是嫡亲之血启动了结界之门,怕是也得结界之血才能开启吧?”

    上一回他们他祭坛遇到的是人心所生的幻象结界,而现在,却非人心所生的幻象。这个结界又是守护雪狼坟的结界,想必是无法被打破了,只能通过开启出口离开。

    让顾七少守着白彦青,韩芸汐他们回到掉落之地,她用自己的血滴落在地上,可谁知道,这血都还未落地就凭空消失不见了。

    他们三人以为结界之门要再次开启了,可是,他们等了好久,整个结界却都纹丝不动。

    怎么会这样?

    血凭空消失了,必定是被结界吸了去。可为何结界没有被开启?

    韩芸汐不相信又尝试了几次,可却都没有结果。

    “会不会需要白彦青的血?“顾北月连忙问。

    韩芸汐早就收了毒蛊人之血,后来为了日后研究,她在深渊里还偷偷藏了一些在储毒空间中。

    她取出了几滴来竟发现白彦青的血也被结界收了去,可是,结界就是无法开启。

    “怎么会这样?”顾北月不安起来。

    龙非夜也意识到问题有些大,若是出不去,岂不得陪着白彦青困在这儿一辈子。

    “白彦青知道吗?”韩芸汐狐疑地问。

    他们又回到树林那边,这个时候白彦青已经意识到了自己被龙非夜耍了。

    他累得气喘吁吁的,终于不在生死两门之间逃窜,而是站在阵法的中央休息。

    韩芸汐知道,她要是直接问白彦青,这件事就会被白彦青当作把柄,反而来威胁他们。

    她低声,“龙非夜,得给他下个套。”

    龙非夜低声说了几句话,韩芸汐和顾北月便都懂了,顾北月很快就悄无声息地潜入阵法去找顾七少。

    待他回来之后顾七少就行动了。

    一道荆棘藤从死门方位里悄无声息地伸出来,要偷袭白彦青。白彦青早就察觉到,他眼底掠过一抹冷笑,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只要有机会抓住顾七少,让顾七少离开死门之位,这个阵法就会露出破绽的,他便有办法破阵法了。

    虽然白彦青很讨厌顾七少那张嘴,但是,比起龙非夜和顾北月来,他还是愿意和顾七少对决的!毕竟要应对顾七少这个性急冲动的家伙,比应对龙非夜和顾北月那种老狐狸要轻松很多。

    顾七少要是正大光明袭击他,或许他还敌不过荆棘藤,但是,顾七少要是偷袭的话,那就等着宅跟斗吧!

    白彦青由着那道荆棘藤靠近,就在荆棘藤要缠到他身上的时候,他忽然抓了荆棘藤,立马就后退,后退的同时,狠狠拽住荆棘藤,一瞬间就将顾七少从死门方位里拽了出来。

    其实,顾七少早就等着白彦青这么做了。他大可断掉荆棘藤,可是他还是装作一副气愤的样子,怒声,“白彦青,你耍老子!”

    白彦青可无暇跟顾七少争辩,顾七少一离开死门方位,整个阵法就立马改变。白彦青往一侧看了一眼,立马就逃!

    白彦青逃出来之后,竟不见韩芸汐他们,只有顾七少的荆棘藤不断追逐过来。

    白彦青也顾不上那么多,逃到了他掉落之地,立马割破自己的手指,滴血而下。

    可是,很快他就震惊住了。

    明明是他的血开启了这个结界的,按理说他的血也能再次开启呀!为什么他的血还未落地就被吸收,而整个结界纹丝不动?

    白彦青和韩芸汐的反应是不一样的,他不相信,又尝试了一次却依旧失败。

    这个时候韩芸汐他们从小树林那边追了过来。

    不得不说,白彦青的这举动让韩芸汐他们非常意外。

    “白彦青,你也没办法出去?”韩芸汐喃喃地说。

    白彦青立马后退,明白了怎么回事?顾七少是故意失手放他出来的,这帮人又一次耍了他!

    白彦青愤怒之余,很快就又大笑起来,“呵呵,看样子你们也出不去!好极了!”

    白彦青都不后退了,他狂笑不止,“龙非夜,韩芸汐,倒头来还是老夫赢了!老夫赢了!你们就等着双修大大限到来吧!老夫,等着!等着!哈哈哈……”

    韩芸汐他们四个人都原地站着,特别沉默,白彦青就在他们面前,得意忘形狂笑不止。

    他所做的一切,不正是为了算计韩芸汐和龙非夜,不正是为了让他们两人双修失败,走火入魔自相残杀吗?

    兜兜转转,斗了那么多回,在他失败之后没想到峰回路转,他还是赢了!

    “哈哈,老夫赢了!老夫赢了!”

    “龙非夜,韩芸汐老夫告诉你们,老夫等这一天很久了!很久了!”

    白彦青到底有多高兴?或者说,他到底有多疯狂?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么恨他们二人?

    韩芸汐蹙着眉头看白彦青的得意,心下只觉得他可怜可恨而已。

    龙非夜握着斜挎在身上的绳子,那深邃冰冷的眸中除了轻蔑,还是轻蔑。要知道,他一直背在背后用黑布包裹着的不是琴,而是剑!而且,不止是干将宝剑,而且还有要送给韩芸汐的新铸莫邪宝剑。

    白彦青哪来的底气,觉得他们双修会失败?

    韩芸汐看白彦青可怜可恨,龙非夜却看白彦青就像是跳梁小丑!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白彦青,随手将玄寒宝剑丢给了顾北月,另一手解开了绳索,取下了被黑布包裹的干将宝剑和铸剑之剑。

    “干将?”白彦青依旧不以为然,他早料到天山顶的干将宝剑是赝品。

    龙非夜没回答他,而是一把掀起了黑布,刹那间,干将宝剑和新铸造的莫邪宝剑便都露了出来。

    白彦青认得干将宝剑,他的注意力立马被那把新铸的宝剑所吸引。不安的情绪立马涌上了心头。

    他也是习剑之人,他看得出来这把还未开刃的宝剑绝不一般。

    他脸上终于露出了恐惧的表情,他开始后退,“不……不可能……”

    “什么不可能?”龙非夜冷冷问。

    “我不相信,不可能!”他大吼。

    如果这把剑是开过刃的,他还会相信龙非夜他们寻到了宝剑来收莫邪剑魂,可是这把宝剑都还没有开刃,分明就是一把新铸的宝剑!

    这么短的时间里,他们怎么可能铸造出如此宝剑?即便是放在剑中之王,干将旁边,这把未开刃的剑也分毫不逊色呀!

    龙非夜才不会浪费时间跟白彦青解释这把宝剑怎么铸造出来的,他仍旧看着白彦青,随手将宝剑交给韩芸汐,说,“送给你的,由你来开刃。这儿没有金刚石,不死之身倒是可以将就一用。”

    什么?

    龙非夜这话一出,就连顾北月和顾七少都目瞪口呆!这家伙当初在求药洞里不开宝刀之刃,原来是留着让韩芸汐玩的呀!

    这礼物送得未免太霸气了些吧?

    居然要拿白彦青这个不死之身来开刃,这……这……

    “哈哈哈哈哈!”顾七少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龙非夜,老子服了你!服了你!哈哈哈!

    顾北月笑而不语,韩芸汐去没有笑,她以梵天之力来握住宝剑,她冷幽幽地说,“龙非夜,这礼物我很喜欢!”

    杀不了白彦青,也能玩死他!

    白玉乔的仇,宁静的仇,小玉儿的仇,天下饱受战乱之苦的老百姓们,所有无辜者的苦难,今日她都要亲手在白彦青身上讨回来!

    韩芸汐一手持剑一手抱住龙非夜,让龙非夜带她凌空而上,她冷声,“白彦青,今日本公主就拿你来祭这把剑!”

    语罢,梵天之力瞬间灌入宝剑之体,剑起,狠狠一落,并非劈砍刺杀,而是从白彦青身上冷冽掠过,磨蹭而过!

    梵天之力和白彦青身体摩擦之后产生的凌厉之气,便可开剑刃。厚厚的刀刃还未开,要在白彦青身上磨成锋利的细刃,那得磨多少次呀?

    白彦青疼痛得差点站不住脚,他万万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他的脑子都空了,转身就逃。

    龙非夜立马带韩芸汐追过去,没一会儿便又是一剑掠过。

    顾北月和顾七少远远看着,并没有追过去。

    “七少,咱们到林子里瞧瞧吧。”顾北月笑道。

    有殿下和公主在,这个又是个逃不出的空间,他大可放心地等着公主他们待会开刃的宝剑。

    顾七少一边往林子里走,一边祭出莫邪剑魂,喃喃自语,“还真有点舍不得呀!没了它,我的武功会不会太弱了?”

    “会。”顾北月很诚实。

    顾七少蹙眉打量起他来,“顾北月,做人不能像龙非夜那么不厚道。”

    这个随和的大夫跟着龙非夜久了,尽学一些坏的!

    顾北月认真地察看雪狼坟,顾七少盘腿坐下,远远地看着龙非夜和韩芸汐追着白彦青磨剑开刃,看得他都心痒痒想过去叫毒丫头让他磨几刀了。

    不过,鉴于龙非夜的威慑力,他还是乖乖地等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