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146章 你好睹物思人

2018-06-21 09:33:21Ctrl+D 收藏本站

    韩芸汐似乎也有些担心腹中孩儿受伤,她双手握住莫邪宝剑,朝龙非夜投来询问的目光。

    这亦是一场冒险呀!她把选择权交给了他。

    龙非夜蹙眉紧锁,他朝远方看了去,只见重伤的白彦青已经又一次被顾七少用荆棘藤捆成了粽子,此时吃亏,无数荆棘藤正漫天飞扬。

    龙非夜毅然做了一个决定,他握住了韩芸汐握剑的手,认真说,“双修,我帮你。”

    双修?

    这个家伙居然要她降服莫邪宝剑的同时,进行双修?

    这……

    “极好的主意!”顾北月大喜,他总算可以放心地退到一旁守着了。

    “听话便可。”龙非夜低声说。

    他从背后拥着韩芸汐,同时也双手握住韩芸汐握剑的双手。

    和以往一样,双修从修心开始,两人安静地感受着彼此的存在,彼此的气息。

    不同于以往的是,这一回韩芸汐用的是凤之力,而非天山的梵天之力。

    浑厚的凤之力萦绕在莫邪剑魂上,很快,龙非夜的噬情之力便缓缓覆上,将之锁在肩上,两个力量像是有了灵性,相互缠绕,好似恋人如胶似漆。

    原本的强盛的莫邪之魂的煞气似乎被这两股力量所感化,竟渐渐地平息了下去。

    过了一会儿,龙非夜便放开了韩芸汐的手,而他一放开,莫邪宝剑便猛地一震。

    龙非夜的手又继续覆过来,韩芸汐却低声,“没事,我可以了!”

    龙非夜这才放心,他拔出了干将宝剑,一个翻身落到韩芸汐对面。

    他朝韩芸汐示意了一眼,见韩芸汐点头,他便持剑袭来,韩芸汐一边要降服莫邪宝剑,一边要应付龙非夜。

    她远不如之前轻松,但是,她还是挥得动莫邪宝剑的。

    她双手握剑挡去,骤是“铿”一声巨响。

    两剑相击,干将和莫邪终是重逢,莫邪宝剑竟一下子就弱了下去,像是臣服!

    韩芸汐大喜,放开一手,开始大动作舞动莫邪宝剑,袭向龙非夜,龙非夜应对自如。

    两人看似激战,却更像是舞剑,彼此之间时而化守为攻,时而化攻为守。顾北月在一旁看着,唇畔噙笑,温暖如轻风。

    见公主如此应对知道,他便知道公主是顺利渡过了难关,降服了莫邪宝剑。其实,确切的说是殿下以干将宝剑帮忙降服了莫邪宝剑,所以,殿下若以莫邪宝剑为武器,必也能运用自如。

    但是,公主要用干将宝剑,可没那么容易了。

    将来,即便公主修满了凤之力,势力估计还是要差距殿下一大截的。不过,他知道,这世界唯一能降服殿下的,也就公主了。

    顾北月正思索着,顾七少忽然在远处冲他大喊,“顾北月,给我丢点干粮过来,好饿!”

    顾北月回头看去,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只见顾七少用荆棘藤将白彦青捆在自己后背上,捆得严严实实,连白彦青的嘴都给封住了,就留下了一双眼睛。

    见白彦青被捆得死死的,顾北月便放心地被顾七少落在一旁的竹楼拿过去。

    口粮一到,顾七少大喜,竟背对着龙非夜他们坐,如此一来被他帮在后背的白彦青正好可以正面看到龙非夜和韩芸汐凌空舞剑。

    白彦青当然看得出来龙非夜和韩芸汐正在进行双修的最后一大关,他满心的不甘,心口处堵得都快炸掉了。

    可是,他连话都说不出来,更别说去阻止。

    顾七少给他安排了极好的视角,他只能看!

    顾七少其实很不舍得吃干粮的,可是他的血要供养这么多荆棘藤,再不吃点东西,他真的会饿昏的。他告诉自己,这些粮食是留给毒丫头的,他就吃一点点。

    他一边吃,一边还不忘和白彦青聊天。

    “老东西,你肚子饿吗?饿不死的感觉可不好受哦。”

    “老东西,你说你怎么这么没用?你费了那么大的心思要阻止毒丫头双修,可人家现在就在你眼前双修呢,你怎么不去阻止呢?你去呀!赶紧去呀!”

    “唉……老东西呀,你说你沦落到这地步,有劲吗?有意思吗?还不如去死呢?哦,对了,我忘了你死不了。”

    “老东西,我特怕疼你知道不?你怕吗?我一直琢磨着咱们这种皮囊是不是真的毁不了?是不是所有伤都会自愈?”

    顾七少说着,忽然认真起来,“老子自愈得没你快呀。你说老子把你阉了,你还能恢复吗?”

    这话一出,白彦青的身体猛地一颤,顿是惊一身冷汗。

    顾七少却哈哈大笑起来,“啧啧啧,老子简直是天才!”

    顾七少一定是忘了,“阉了”这两个字是某个女人先说的。

    白彦青简直是身心重创!他甚至都已经不关心龙非夜和韩芸汐双修了,他惊恐着,不敢想象等龙非夜和韩芸汐双修之后,顾七少放开他之后,他要承受怎样的羞辱!

    他,终于怕了!

    终于……想死!

    如果……如果龙非夜修成了噬情之力,就痛快地一剑杀了他吧!

    噬情之力,正是当年屠杀雪狼族的那股神秘的力量,这个神秘的力量和潜伏人体里的凤之力不一样,这股力量是一种秘法,依旧需要修行,而并非是人人都可以修成的。

    那份秘法流落到东秦皇族手里之后,东秦皇族就不曾有人修成过,龙非夜是第一个!

    **的时间,龙非夜和韩芸汐都在专心修行。而白彦青则是恐惧和求死的心情中渡过。

    这是他最惨,也是最可悲的报应。

    然而,**的时间,顾七少已经跟顾北月要了整整十袋干粮和两壶水。若不是他们带的干粮和水充足,真会被顾七少给吃垮的。

    并非顾七少贪吃,而是他的身体撑不住。

    龙非夜和韩芸汐双修的期间,即便把干粮都吃光了,他也必须维持住体力,养足荆棘藤来。

    顾七少从来都没有这种饥饿感过,甚至感觉一身的力量都在被掏光,甚至有衰竭的感觉。他之前也不曾连着几日耗费过这么多荆棘藤,所以,他没有经历过这种情况,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到底怎么回事。

    他只能吃吃吃!

    顾北月非常清楚顾七少有多心疼那些干粮和水,他猜测顾七少一定是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否则他不会这般喂不饱的!

    顾北月一边给干粮的同时,一边也担忧着。

    他们并没有找到开启这个结界的办法,万一要被困个一两个月,甚至更久,那怎么办?

    他和龙非夜,顾七少都可以通过闭关苦修的方式,让身体处于低耗的状态,至少能维持三个月,甚至更久一些。

    但是,怀孕了的公主可苦修不了。

    顾七少何尝不担心这个问题,可是,一感觉到荆棘藤有乏力的倾向,他就必须忍着愧疚,继续吃干粮。

    顾北月看了一眼龙非夜他们,知道他们至少还得一个时辰才能结束,他毫不犹豫,把手伸到顾七少嘴边,认真说,“七少,委屈你一下了。”

    顾七少当然知道顾北月什么意思,他锁起眉头来,犹豫了。

    “公主饿不得,我家小主子更饿不得。不打紧的,再一个时辰左右,他们就结束了。”

    顾北月微微笑,好不温柔,“没事的,就咬一口。”

    顾七少没有其他办法,见顾北月微笑,他亦豁达地笑了,“如此机会,我岂能浪费!顾北月,你可得忍着疼!”

    顾北月笑而不语。

    顾七少还真的就狠狠咬了下去,不狠咬,如何能喝到顾北月的血呢?

    他也不知道这血能不能帮到他,但是,不至于让他饿,让他敢到无力。此时此刻,龙非夜和韩芸汐正在做最后最关键的修行,根本无暇顾及到这边的事情。

    当顾七少放开顾北月的手时,顾北月的手臂上就出现了一个血肉模糊的口子,在他温润的皮肤上显得怵目惊心。

    顾北月看了一样,便知道这口子必留疤。

    顾七少的难受和内疚全都藏在心底,他故作邪惑地舔干净嘴角的血迹,笑呵呵地说,“给你留个疤,万一我要是死了,你好睹物思人。”

    顾北月微微一愣,很快就淡淡笑开了,亦是开玩笑,“你可千万好好活着,将来媳妇误会了,你得帮我解释。”

    顾七少哈哈大笑,“顾北月,除了毒丫头,没人配得上你!你不会有媳妇的!”

    “会有的。”

    顾北月平静的语气,让人听不出是玩笑还是认真,反正,顾七少不相信。

    顾北月没有说错,他的血足够让顾七少支撑一会儿了。

    一个时辰之后,龙非夜和韩芸汐不约而同收起长剑,携手缓缓飞落地。

    顾北月连忙把干粮带过去,这一整夜的时间必是把公主累坏了的。

    顾七少站了起来,伸张了一下懒腰,也跑了过去。

    韩芸汐和龙非夜这才发现远远地看着顾七少把白彦青背过来,都哭笑不得,就是不苟言笑的龙非夜都扯着嘴角笑了。

    顾北月的速度快,他都到了龙非夜他们身旁,顾七少还在跑。

    “公主,殿下,一切可顺利?”顾北月认真问。

    龙非夜点了点头,他握着长剑宝剑,手一紧,一股无形的力量就散发出来。

    顾七少下意识就退,只觉得这股力量浑厚、霸道、强势。

    “这是真正的噬情之力,最强大的力量。”龙非夜认真说。他的梵天之力已经被噬情之力全部吞噬,生成了最强大的力量。

    顾北月大喜,正要开口,可是,韩芸汐却忽然拉住龙非夜手,惊声,“小东西……”

    韩芸汐的话还未说完,眼前一黑竟昏迷了过去,而与此同时,顾七少忽然止步,白彦青竟从他后背挣脱开了荆棘藤。

    可是,白彦青却像是被一股力量震在地上,只见一头巨大的雪狼凭空出现。

    小东西出来了!

    可是,为什么它的眼里充满了仇恨。

    它……怒目看着龙非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