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149章 你倒是个君子

2018-06-21 09:33:16Ctrl+D 收藏本站

    龙非夜一察觉到附近的异样,韩芸汐第一时间就启动储毒空间,要收回九颗毒泪。

    可谁知道,她居然收不回来。

    九颗毒泪像是被一股陌生的力量操控住,同她抗衡着。

    怎么回事?

    难道是白彦青?

    韩芸汐朝白彦青看去,却见白彦青也观望着周遭,很他们一样诧异。不是白彦青的话,又会是什么人?难不成还有毒宗遗孤存在?顾北月和顾七少也都警惕起来。

    白彦青确实很诧异,其实韩芸汐拿出迷蝶梦的时候,他就偷偷尝试过利用储毒空间收走迷蝶梦。可是,他失败了。

    储毒空间的每一阶都还会有高低之分,很明显,刚刚晋升到第三阶的韩芸汐比他要强很多。

    不是他,又会是谁?

    “抢回来。”

    龙非夜低声,抱着韩芸汐凌空而上,要去夺九颗毒泪,可就在这个时候,九颗毒泪忽然朝四面八方飞走,与此同时,周遭凭空出现了一批黑衣人。

    这……

    龙非夜和韩芸汐皆是大惊,龙非夜抱着韩芸汐落地,顾北月也立马靠过来。

    “这些人是真是假?”顾北月低声。

    这里是结界,他们对结界之术都不熟悉,也极少遇到过,结界里的真真假假很难分辨的。

    “你们是什么人?”韩芸汐质问道。

    黑衣人只是包围了他们,并不回答。

    谁知道,小东西却忽然飞窜到顾北月肩上去,雀跃地蹦跳,还对韩芸汐比比划划,叽里呱啦叫个不停。

    小东西的毒兽血被取走之后,它所有的修行就全都毁了,它已经又变成小松鼠的模样,无法跟芸汐麻麻神识沟通。

    韩芸汐不明白小东西说什么,但是,她可以肯定来者必定是小东西认识的人。

    难不成还真的有毒宗遗孤守护在雪狼坟里?

    当年救走她娘亲的那个毒宗遗孤,会不会就是守护雪狼坟的人呀?

    “你们是毒宗的守坟人吗?我也是毒宗之后,我们对这里没有恶意。”韩芸汐问道。

    或许,这帮人会知道如何离开这个结界。无奈,黑衣人非但没有回答她,反倒低下了头。

    这什么意思?

    “吱吱……吱……”忽然,小东西尖叫起来,也不知道是兴奋还是惊恐。

    就是抱着顾北月的一撮头发,尖叫个不停。

    “正主来了!”

    龙非夜忽然凌空而上,拔出长剑。很快,一个身着白衣的中年男子便由远而近飞来。

    乍一看明明在远方雪山那边,可是认真一看,却已经到了眼前。

    只见他一手掌控着九颗毒泪,一手负于背后,悬空立在半空中,恍如神祗一般,高高在上地俯瞰众人。

    虽是中年,却不见脸色有皱纹,只见双臂有些斑白而已。然而这斑白并不影响他的俊容。他的五官就像是上苍刻意雕刻出来的一样,是无法形容的丰神俊朗。他那冷漠的黑眸中散出的气息,不仅仅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冷清,而是拒人于千里之外,不容世俗所亵渎和觊觎的冰冷。

    他就像是这个世界的主宰之神,他浑身上下散发出的肃穆和威严,是任何人都不能挑衅的。

    众人看得都怔住了,即便是龙非夜心下都不自觉生出一种敬畏之感。但是,龙非夜并没有退缩,他扬剑直指对方,依旧声冷如冰,“你是何人?

    白衣男子眼底不见丝毫波澜,他负在背后的收缓缓抬起。这抬手的动作极慢,像是太极,可是,袖中飞出来的金针却特别快,速度远远比韩芸汐费尽全力打出的针还要快!

    龙非夜没有闪躲,而是挥剑打过金针。

    一剑而已,便打落了所有金针。金针落地,顾北月看去,顿是心惊,“是玄金!”

    玄金可是这个世界最罕见的材质,除了毒宗之外,极少极少有别的地方有,而毒宗里也就只有那么两三处。

    这个男人的暗针居然是玄金材质的!

    暗针被龙非夜一剑打落,白衣男子似乎有些意外,但是,他并没有表露多少,只是深深地看了龙非夜一眼。他那指节分明的五指忽然一握。

    刹那间,无数金针飙飞出来,是刚刚的三四倍之多,全都袭向龙非夜。

    “有毒,小心!”韩芸汐大喊。

    龙非夜不得不一边闪躲,一边挥剑。韩芸汐蹙紧眉头,想用储毒空间收掉这些毒针,可是,她居然办不到!

    龙非夜都还在挥打毒针,白衣男子居然又打出了一波来!

    韩芸汐更急,解毒系统告诉他,这些毒针的毒非常可怕,检查得出来也解不了!

    龙非夜只要一个不小心,必死无疑!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要做什么?”韩芸汐大吼。

    白衣男子却没有理睬她,韩芸汐心想,难不成这个家伙的储毒空间等级别她还高?所以,她收不了他的毒物?

    她就不信这个邪了,她骤然得凌空飞过去,她想试一试,如是这些毒针攻击自己,储毒空间是否能收得了。

    之前,白彦青的等级比她还高,白彦青对她使毒,她不一样收得了?

    以二阶来对付三阶段,是个极好的办法。

    韩芸汐飞过去,抱住了龙非夜,果然,所有飞向龙非夜的金针居然全都凭空消失,被韩芸汐的储毒空间给收了。

    韩芸汐大喜,“我猜对了!”

    白衣男子忽然停了下来,认真看着韩芸汐,半晌才说出两个字来,“聪明。”“你是谁?我们无冤无仇的,你为何要下毒手?”韩芸汐急急问。

    白衣男子并没有回答她,随手一扬,动作看似随意,然而力量却令人意外,韩芸汐居然被震了出去。

    “你找死!”

    龙非夜冷声,正要去追韩芸汐,却被一道无形的墙挡了回来。他伸手一按,就按住了像墙一样的东西,退推不开。

    结界?

    “是结界之术!”顾北月惊声,他已经接住了被震开的韩芸汐。

    “你到底是什么人?”韩芸汐大喊。

    可是,白衣男子就是不理睬他们,韩芸汐和顾北月企图从令人方向接近龙非夜,谁知道,龙非夜居然被白衣男子困在无形的结界之中,他们根本靠近不了。

    韩芸汐拔出莫邪宝剑,祭出凤之力,可是,她持剑劈砍了数次,无形的结界居然一点动静都没有。

    “公主,别动了胎气!”顾北月急急拦。

    龙非夜亦看过来,冲韩芸汐摇头。

    小东西看着白衣男子,更加兴奋了,它跳到顾北月肩上,拼命地冲韩芸汐挥手……

    这个时候,韩芸汐终于发现小东西的一样。

    “你认识他?”韩芸汐问道。

    小东西立马就点头,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在韩芸汐和顾北月听来,全都是一个声”吱”。

    小东西是想告诉芸汐麻麻,这个中年白衣男人一定是芸汐麻麻的亲爹,一定是!

    这个男子就是它当年在毒宗山野里遇到的那个拥有纯雪狼族血统的男子,它想臣服,可是他却拒绝了它,消失在山林里。它漫山遍野地找都找不到了。

    虽然他不在年轻,可是,相貌并没有改变多少,他的血统更是不会改变的。 就是他,错不了!

    小东西记起了一切,也知道了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喜欢芸汐麻麻。因为芸汐麻麻身上也拥有纯雪狼族的血统呀!

    白彦青那个老东西并不是芸汐麻麻的爹爹,这个男人才是!

    “公主,此人的能耐必在殿下和你之上,且看看他到底想做什么。”顾北月低声说。

    韩芸汐就是不静观其变也没其他办法了,她冲龙非夜大喊,“你千万小心,那些毒针的毒我也解不了。”

    “知道。”龙非夜的视线不离白衣男人,警惕着。

    果然,白衣男人又一次打出毒针来,这一回的毒针可谓是铺天盖地而来,密密麻麻的,令人防不胜防。

    龙非夜不再挥剑挥扫,而是高举干将宝剑,在刹那之间就噬情之力就从干将宝剑中爆发出来,形成了巨大而力量圈,狠狠地爆发,震慑出去。

    一时间,所有毒针全都被震开,一部分四散落在周遭,一部分朝白衣男子袭去。

    白衣男子依旧立在空中,波澜不惊,即便毒针都被震到他眼前了,他还是无动于衷。而毒针一触到他的身体,就立马消失不见,无疑是回到他的储毒空间里去了。

    见到这情况,韩芸汐他们才松了一口气。谁知道,白衣男子忽然朝龙非夜飞来,同龙非夜赤手搏斗起来。

    两人的拳头极在一起,各自发力,也不知道是谁把谁震开,总之,龙非夜被震出去的同时白衣男子也后退了好几步。

    龙非夜唇畔泛起一抹冷笑,“你倒是个君子。”

    刚刚那么近的距离,白衣男子要是对他下毒,他早就没命了。可是,白衣男子并没有,就真的是赤手空拳地跟他斗。

    这种较量,他喜欢!

    白衣男子仍是没说话,表情冷漠得令人琢磨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龙非夜总算是遇到一个比他还惜字如金,喜怒不形于色的人了。且不说是敌是友,这样的人,他还是欣赏的。

    龙非夜将干将宝剑,放到背后去。见状,白衣男子立马就袭过来,龙非夜果断应战。

    两人的拳头都很硬,也很快,一击一挡,一挡一搏,很快就打留几个回合,居然不分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