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151章 当年的真相

2018-06-21 09:33:14Ctrl+D 收藏本站

    偌大的宫殿,一片寂静。

    韩芸汐的警告之声的回声还在宫殿里回想。

    警告……

    即便是龙非夜都有些担忧,因为,跟韩尘较量过,他太了解这个家伙的势力了。然而,担忧之余,龙非夜依旧非常欣赏自己妻子的脾气和勇气。

    他走过去,护住韩芸汐,正要开口,韩尘却大笑起来。

    不得不说,这个冰凉凉的男人笑起来还特别好看,顾七少和顾北月在一旁看着,都觉得这个家伙更像龙非夜的父亲一样,至少脾气都是一样的。

    “呵呵,你警告本尊?”韩尘问道。

    即便韩尘笑了,韩芸汐还是一脸冰冷,面无表情,“是!”

    “呵呵,我狼宗的后人,就要有这种胆量!你不愧是本尊的女儿!”韩尘看韩芸汐的眼神 ,终于露出了满意的色彩。

    其实,韩芸汐心底也是有所忌惮的,见这前辈没有跟她计较,她暗暗松了一口气。

    她把语气放软,问说,“上一回,他们在祭坛遇到的那个神秘男子,是你吗?”

    “嗯。”韩尘承认了。

    他在雪狼坟里断断续续修行了二十多年,一离开雪狼坟他就回玄空大陆去,并没有在云空大陆逗留,对云空大陆的种种争斗也没有兴趣。

    他是狼宗的宗主,现任的雪狼族祭司,也雪狼族黑暗祭司之后,他的父亲是黑暗祭司,母亲也是雪狼族族人,他拥有最纯正的雪狼族血统。而白彦青则是光明祭司和毒宗嫡亲联姻之后的后人,经历了数代人,白彦青身上的雪狼族血统已经少之又少了。韩芸汐是他和沐心的女儿,所以,韩芸汐拥有了一半雪狼族的血统,比白彦青要正统多了。

    确切的说,韩芸汐只跟雪狼族有关系,跟毒宗没有任何关系。白彦青能开启祭坛,正是因为祭坛结界是雪狼族和毒宗一道布下的。但是,深藏地下这个雪狼坟结界,却是黑暗祭司布下的。这是一个任何血液都开启不了的结界,只有精通结界之术者,才能开启。

    白彦青之所以能进来,是他故意开启的。

    雪狼坟里这个祭台是利用雪狼骸骨布下的一个强大的阵法,这里既是雪狼族对先祖对雪狼崇拜的纪念,也是狼宗后人闭关修行之地。利用雪狼骸骨布下的阵法是一个万毒之阵,里头藏了无数毒针。储毒空间在这个阵法里会完全失效,若想不中毒,必要凭借真本事。

    “那你是怎么遇到我娘亲的?你们到底是意外相遇,还是早就认识?”韩芸汐一直纠结着这个问题。

    “她是被我的手下救回来的,当时我初到雪狼坟,还不明情况,不知道毒宗还有遗孤存在。”韩尘解释道。

    周遭都很安静,韩芸汐忍不住问了一句,“然后呢?”

    韩芸汐觉得这家伙和沐心之间应该会有一段很曲折的故事,否则沐心不会嫁到天宁韩家去。

    可没想到,韩尘轻咳了两声,语气依旧冰冷,“我的下属解不了她中的媚药,把她带回来……”

    说到这里,韩尘又停了下来,此时此刻,龙非夜,顾北月和顾七少三个男人全都盯着韩尘的脸看,他们分明看到了这个冰冷的家伙脸上有尴尬的表情。

    “然后呢?”韩芸汐特别较真,又认真问。

    “然后……我解了她的媚药,连夜让下属送她离开毒宗。白彦青搜山,杀了那个下属。我不想暴露狼宗的秘密,也不想跟毒宗遗孤有任何瓜葛,所以作罢了。”韩尘解释道。

    “再然后呢?”韩芸汐又问,龙非夜想拦都来不及了。

    “没然后了,我一心修行,在雪狼坟和狼宗之间来回奔波,也是那日你们开启祭坛结界,我也是偶然路过才留心到你们的。毒宗之事同我狼宗没有任何瓜葛,若不是白彦青利用风名山迷宫囚人,你们又闯入,影响到我外出,我未必会出手,也就不会知道原来你是我女儿……”韩尘又说。

    “等等,你刚说你解了我娘中的媚药就放她走,可我娘怎么会怀……”

    韩芸汐话到这里,忽然就停住了。

    她这才意识到所谓的“解了沐心中的媚药”是怎么一回事。

    好一个委婉的说话呀!

    韩芸汐朝韩尘看去,韩尘表情依旧冰冷,却有些尴尬地避开了她的视线。

    其实,这件事有一个极大的隐情,他是永远都不会说出来的。

    玄空大陆并没有媚药这玩意,当年他和下属都是初到云空大陆,都不知道媚药是什么东西。

    那个下属并非好心想救人,而是好奇沐心中的毒,就把人给带回去了。他精通毒术,从未遇到解不了的毒,却搞不定媚药这种既是药,又是毒的东西。

    他帮沐心把脉把了好久,都还不明情况的时候,沐心就缠上来了。当他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已经迟了,不救只能看沐心死。紧急而又无奈之下,他只能以身救人。

    确切的说,他和沐心之间是一个大乌龙。当年他是被下属的好奇心给坑了。

    所以,白彦青杀那个下属,他没有出手相救,也没有报复白彦青,而当是那个下属该有的惩罚!

    从此之后,他就下令所有下属,不允许插手毒宗,甚至是云空大陆任何事情。

    “所以,这些年你没找过我娘?”韩芸汐又问。

    “那不过是一个意外而已,若非刚刚听到白彦青说起沐心的事情,我并不知道她叫沐心,也不知道她怀了我的孩子。”韩尘的语气里,还真听不出对沐心有一点点怀念。

    韩芸汐原本还有些愤怒,这个家伙坐视不理,原来他也是刚刚才知道她是他的女儿呀!

    “所以,你刚刚骗了白彦青,你耍他的?”韩芸汐忍不住想起金执事来,这一招和金执事耍君亦邪没什么区别。

    “本尊乐意!”韩尘冷冷说。

    韩芸汐暗暗感慨,这家伙看似那么高冷,天知道会不会是个内心**的家伙!当然,这种事她只敢暗暗揣测,不敢问出来。

    她必须承认,她这个意外而来的父亲并不是随便可以挑衅的。

    “呵呵,伯父,白彦青那种人就该好好骗一骗!”

    顾七少忍不住开了口。韩芸汐都还没认爹呢,他倒先喊人家伯父了。

    韩尘抬眼看了他一眼,那表情可谓……相当冷漠。

    韩尘天生就这脾气,对不感兴趣的人和物从来不会打理,过问。他不仅仅没有追查沐心,而且,面对毒宗的种种动静,他也是冷漠的,从不打听。云空大陆上的事情,他基本都没兴趣!

    直到偶然撞见韩芸汐他们开启祭坛,他都没发现韩芸汐是他的女儿,因为毒宗嫡亲之后一样开启得了那个祭坛。

    直到白彦青占了风明山,龙非夜在风明山两个出口埋伏来重兵,严重影响到他的出入,他才开始留心到他们的一举一动。

    “你都坐视不理了,为何又要开启结界,让我们到这里来?”龙非夜开了口。

    “你是怎么远距离就判断出毒素方向的?”韩尘认真问。

    若不是韩芸汐这个本事吸引了他,他不会把他们带到这个雪狼坟里来。

    顾北月和顾七少都纳闷了,韩芸汐当初说过检查毒素也是储毒空间的功能之一呀。

    储毒空间可是雪狼族之物,韩尘怎么会不清楚?

    龙非夜却知道真相,他立马替韩芸汐回答,“她天生对毒敏感,嗅得出来。”顾北月和顾七少都狐疑,难不成他们记错了。

    韩尘也好奇,“有这等能耐?”

    “你不是瞧见了吗,这是我的本事,别人学都学不来!”韩芸汐故作一脸傲娇。

    韩尘倒是没多追究,冷冷说,“很好,当得起我狼宗的后人!记得十年之约,届时我会带你认主归宗,你在这里守坟修行,我会把狼宗的秘术交给你。现在,你们可以走了。”

    “谁跟你约了?”韩芸汐一脸莫名其妙。虽然这家伙是她父亲,可她真的一点感觉也没有。

    “你有拒绝的权力,如果你打得过你妹妹的话。”韩尘冷冷说,“本尊就你们两个女儿,十年之后,谁赢了,谁有权利选择去留。”

    “我有妹妹?”韩芸汐很意外,可是想想也不奇怪。韩尘是一宗之主,当然得有孩子。

    “是,她目前是玄空大陆新贵榜上第七。算中等水平,十年之后,应该能进得了玄空大陆的高手排位战。”韩尘起身来,要送客。

    韩芸汐有点懵,正要拒绝,龙非夜竟帮她答应了,他说,“好,十年之约,不见不散!”

    韩芸汐不明白,可是,龙非夜都这么说了,她只能默认。

    “来人,送客!”

    韩尘的态度依旧冷漠,即便对韩芸汐这个女儿也不见多少感情。韩芸汐心想,或者是因为这家伙对沐心没有感情的原因吧?韩芸汐并不知道,韩尘对她那个妹妹也是冷漠至极的。

    “白彦青我们要带走!”韩芸汐突然想起这件事来。无论如何,白彦青都要带出去,交给唐离。

    “那人本尊留下了。”韩尘说着,回头朝还趴在雪狼骸骨上的小东西看去,冷冷说,“毒兽你带走。”

    雪狼毕竟是雪狼族崇拜之物,他没好拿来研究,但是毒蛊人他倒是可以留着慢慢琢磨。迷蝶梦化成的九颗毒泪为何能破解毒蛊人之人,当年雪狼吃下去的毒药草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何能让雪狼不死不灭,这可是雪狼族一直没有解开的谜。

    “小东西!”韩芸汐一喊,小东西立马朝她跑过来,生怕被丢下。

    韩芸汐抱住小东西之后,寸步不让,“白彦青是我们囚住的,不能留给你!还有,九颗毒泪是我的,请还给我!”

    韩尘也不强夺,他冷冷说,“白彦青和毒泪,本尊用一个人跟你换,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