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155章 后会无期

2018-06-21 09:33:09Ctrl+D 收藏本站

    顾北月这位云空大陆最权威的大夫都这么说了,大家的心情多少有些放松。

    韩芸汐吐了口长长的浊气,让自己冷静,她确实不能再动胎气了。

    “时候不早了,都散了吧!有什么事明日在议!”龙非夜冷冷说,低声吩咐徐东临,“明儿一早把任四小姐请过来。”

    把白彦青这颗最大的毒瘤收拾掉,接下来的事情虽然还很多很杂,但是,龙非夜完全没有让韩芸汐插手任何事情的打算。虽然冬天还没到,但是他都已经在考虑是不是要把她送到江南梅海去养胎了。

    “你先回屋,我处理点事就回去。”龙非夜低声说。

    韩芸汐还是很乖的,摸着肚子,点头答应。她心里是这样想的,得好好睡一觉,养足了精神,让任四小姐再好好帮她看看,养几日之后,她就必须开始忙碌起来,她还好多事情没做呢。

    人都散去了,顾七少窜上屋顶也不知道往哪里去。

    龙非夜却立马示意楚西风追过去,顾北月早瞧出端倪,他低声,“殿下,七少可能失去莫邪剑魂,加之荆棘藤耗费了他太多精血,情况不是很好。在结界里我就把过脉了,没发现什么异样,且让他歇几日再看清楚。”

    “此事交给你了,还有唐离。”龙非夜认真说。

    虽然刚刚离开迷宫,但是,他真是一刻都不能闲着,他回头就对徐东临说,“把这几日的信函全都送到侧厅去,还有让负责北历那边的探子尽快过来。

    “是,殿下!”

    徐东临都要走了,却又折回来,“殿下,有一事比较紧急。”

    龙非夜止步,刚要走的顾北月也回头看了过来。

    “穆清武还被困在迷宫里,还有……端木瑶下落不明,极有可能也在迷宫中。”徐东临认真说。

    “找人去把穆清武带出来。”龙非夜冷冷说。

    “那……端木瑶呢?”徐东临怯怯地问。

    龙非夜一声没坑,转身就走了,徐东临知道,殿下的意思是……管她去死!

    见龙非夜的背影消失在院外,顾北月这才走过来,“徐侍卫,这个迷宫不易出入,还是我走一趟吧。你们也忙了几日,都歇一歇吧。”

    “这……属下跟你去吧?”徐东临说道。

    “不必,我速去速回。”顾北月这“速去速回”四个字让徐东临无话可说。

    夜渐深,唐离的屋子门窗紧闭,此时此刻,无论宁静哭得多伤心,无论唐离还认不认得她,至少,从这**起,他们都会相互陪伴在身旁的。

    韩芸汐洗簌了一番,洗去了迷宫里的霉气,一身清爽,躺在**榻上,一边等龙非夜回来,一边琢磨着几件事情。比如帮宁静找牙医,比如要不要让苏小玉去拜师……

    她等着等着,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若是以往,龙非夜不来,她是不会睡的,可是此时肚子都大了,不嗜睡是不可能的。

    龙非夜就在侧屋,见婢女灭了她屋里的灯,他就知道她睡了。他也安心处理累积成小山的信件。

    百里茗香和苏小玉都还在睡梦中,并不知道主子们都回来了。

    顾北月很快就又折回到迷宫入口,他在入口处站了片刻,回忆着他们是在哪个地方遇到穆清武的。

    也不知道穆清武是原地不动,还是在迷宫里走丢了。

    顾北月很快就回想起那个石室,他到石室之后却发现那个石室已经空了。

    无奈之下,顾北月只能拖着疲惫的身体,满迷宫地找。幸好,他并没有找太久,他在另一间石室里看到了穆清武。

    穆清武坐着发呆,一见顾北月进来,顿是大喜,“你们逮住白彦青了?”

    顾北月瞥了一旁的干粮一眼,淡淡而笑,“幸好少将军找着干粮,要不,这会儿我该过来收尸了。”

    “应该也就几日,就算没粮食,我也不至于那么弱。”穆清武认真说。他在原本的石室等了很久,后来肚子实在饿就凭着记忆走到原本关押他的石室,这里还有白彦青侍从留下一些干粮。他原本想回那个石室的,可是一出门却忽然分不清楚左右两个方向,他只能原地不动了。

    “少将军就笃定我们会来找你?”顾北月还是微笑着。

    “一定会!”穆清武犹豫了片刻,认真说,“公主并非无情之人。”

    “少将军,白彦青被杀了。公主他们也都走了……”

    顾北月话还未说完,穆清武就打断,“白彦青不是不死之身吗?怎么……”

    “公主和殿下自有办法,这个……少将军不需要知道。”顾北月坐了下来,有长聊的打算。

    穆清武还是识趣的,他没有再追问白彦青的事情,而是焦急地问起另一件事。

    “顾大夫,我父亲,穆家军现在是什么情况?天安国是不是降了?”

    白彦青给他看的那一枚虎符,他很肯定是父亲的。只是,白彦青说的那些荒唐的话,他绝不相信。

    顾北月轻叹,“少将军,我是专程来同你说此事的。公主和殿下不会再过来了。”

    穆清武一下子就安静了,顾北月凝重的神色让他非常不安。顾北月将穆远博被白彦青威胁,以屠城为要挟,引公主去天安皇都一事全都说了出来,当然也包括龙非夜屠杀离族穆家一事。

    穆清武听得目瞪口呆,迟迟都缓过神来。

    “少将军,你父亲和妹妹都已不再人事。穆家的人都是在下亲自安葬的,在下也只能保证他们没有尸首异处。望,节哀。”顾北月淡淡说。

    穆清武忽然起身来,冲到门外去,一拳头砸在石墙上,硬生生将石墙给砸出了一个大洞。

    他回头朝顾北月看过来,怒吼,“为什么?”

    顾北月平静如故,“少将军,这是离族该有的报应。少将军怨殿下也罢,恨殿下也罢,这都已是事实。有屠城之心者,殿下就算不杀,天下人亦会杀之。少将军是明白人,还望看开。”

    “我看不开!”穆清武大吼,眼眶都湿了。

    他还盼着想着,公主和殿下来救他,他就回去说服父亲和龙天墨投降。可谁知道,**之间事情会变成这样!

    穆家真的是离族之后,他自己也成了自己最不屑的离族之后!父亲没了,妹妹没了,穆家也没了!就剩下他一个人,成为天下公敌!

    穆清武对着墙壁跪了下去,整个人颓废地瘫着。

    顾北月眼底掠过丝丝怜悯,他在天宁和穆清武解除颇多,也算是了解穆清武的为人了。若非如此,他今日不会亲自来,更不会独自一人来。

    他走过来,在穆清武身旁蹲下,将穆清武拉过来靠在自己肩上。

    他的肩看似单薄,却可以承受得煮这个世界上任何压力,哪怕是比山还重的压力。

    穆清武靠在他肩上,肩膀都颤了,或许是已经哭了吧。

    顾北月就像是个兄长,语气温和却不失力量,“少将军,天安皇城的老百姓不许穆家人入土,只许火葬。在下把穆家人真正的尸骨全葬在天皇皇城西郊李家山山腰上,立了无字碑。离族之人还有逃散者,殿下将来或许不会追杀,或许……一个也不会放过。在下现在送你下山,出医城。回头告诉殿下和公主,你误入机关,死在迷宫里。如何?”

    穆清武猛地抬头看来,认真问,“顾北月,你就不怕我将来着急离族之人,举兵造反,为族人复仇吗?”

    “你不会。”顾北月很肯定。

    穆清武正要说,顾北月却又道,“你也报不了仇。离族,失的是人心。”

    光明磊落的穆清武,如何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呀?

    他看着穆清武,许久都没有说话。

    “少将军,你且当……当年公主路过那条巷子,并没有注意到你,没有救你吧。”顾北月淡淡说。

    穆清武忽然大笑起来,“我宁可如此!宁可如此!”

    当年,公主如果没有救他,解他身上的毒,他早就死了!就不必经历那么多,知道那么多。心,也就不会那么痛了!

    顾北月轻轻拍了拍穆清武的后背,很快就放开了他,起身来。

    “既宁可如此,就让它如此吧。少将军,天快亮了,走吧。”顾北月平静地说。

    穆清武闭着眼睛,沉默了一会儿。待睁眼时候,已不见眼中泪光。他跟着顾北月出了迷宫,一路到了医城城外。

    “顾大夫,多谢了!后会……无期!”穆清武拱手,弯腰行了个大礼。

    一如当初,他和顾北月登门秦王府,拜谢秦王妃救命之恩那样,行了一个极大极大的礼。

    “后会无期。”

    顾北月看着穆清武的背影消失在晨光里,才转身回医学院。

    他一回来就遇到龙非夜喝茶,韩芸汐也已经起了,陪在一旁。

    “殿下,公主,早呀。”他笑道。

    龙非夜亲自为他倒了一杯茶,示意他做,淡淡问,“你来回一趟,花了**的时间?”

    显然,穆清武的瞒不过龙非夜,韩芸汐似乎也知道了些什么,没做声。

    “穆清武误入陷阱,死了。他随手葬了,再回来。”顾北月说道。

    龙非夜和韩芸汐都没做声,龙非夜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催促仆人去把任四小姐请来。

    他们不多问,必是不会再追究,顾北月也就不多言了。

    任四小姐没到,百里茗香和苏小玉倒是先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