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158章 高高兴兴见贱人

2018-06-21 09:33:06Ctrl+D 收藏本站

    龙非夜的大手一覆上来,韩芸汐就莫名有些紧张,可是,她不知道,此时此刻,龙非夜比她还紧张呢!

    两人都安静了下来,龙非夜不敢用力,甚至不敢乱动,就是轻轻地覆着。

    他这手,持过天下剑中之王干将,可执掌整个武林;他这手,在朝堂上翻云覆雨,可颠覆整个云空;他这手,同韩芸汐十指相扣,一诺要护她到白头。

    就是这大手,此时此刻正轻轻覆在韩芸汐腹上,紧张得都不敢动弹。

    时间一久,紧张的韩芸汐都不紧张了,也看出了他的紧张。

    韩芸汐都忍不住笑了,“你摸到小家伙了吗?”

    龙非夜摇头,“他没动。”

    韩芸汐扑哧一声大笑起来,“还没到时候呢!等再过一两个月,他能把肚皮顶起来。”

    “真的?”龙非夜又好奇又惊喜。

    此时此刻他哪像是云空的王者呀,像个喜怒全都形于色的普通人。韩芸汐突然想起韩尘在地宫里说的话,套用在龙非夜身上。那就是万一有人拿孩子骗他,不管什么事他都一定会相信。

    “真的!”韩芸汐笑着说,“你把耳朵靠过去,指不定现在就能听到他在动了。”

    龙非夜立马就凑近,小心翼翼地挨着,生怕太用力伤着大的小的。

    韩芸汐怕是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个家伙此时此刻紧张而又小心的表情了吧。

    相视相恋这么久,她也是第一次见!

    肚子里的这位最好是男孩,否则,她真要吃醋了!

    韩芸汐把龙非夜的脑袋按下去,“傻,我和孩子都没那么弱的,你凑近点,认真听。”

    即便她都这么说了,他还是放松不了。

    他认真听了半天,狐疑地问,“没动静?”

    “那就真的还没到时候了,我也没感觉过他在动。”韩芸汐无奈地说。

    “那得多久?”龙非夜连忙问。

    “一般来说五六个月就开始了,有的会更早一些,因人而异。”韩芸汐认真说。

    龙非夜的眉头立马就蹙了起来,他计划把这个女人送到江南梅海去养胎,计划未来的两三个月里,尽可能快地把北方的事情都处理掉,然后定都到南方去。如此一来,便可以一边陪着她,一边处理建国之后的诸多政务。

    如今小家伙都五个多月了,任四小姐昨日也说了,接下来小家伙的变化会很大。已经错过了几个月,他着实不想再错过接下来的陪伴时光,更不想留她一个人分享不了小家伙每一处成长的喜悦。可是,把她带在身旁并不妥当,就怕她太劳累。

    龙非夜正犹豫着,韩芸汐却科普起来,“有的娃勤快好动,天天没事就动个不停,拳打脚踢的,还会翻身。有的娃懒,一整天都窝着睡觉。”

    龙非夜不自觉单膝跪在她身旁,一边轻抚她的肚子,一边仰认真听。

    这温馨的一幕似乎就定格在了秋日下午的院子里,成了隽永的画卷。

    影卫过来的时候撞见了这一幕,都不敢打扰,只在院子门口安静地守着。他们跟着殿下那么久了,还是第一次见殿下下跪呀!

    即便是单膝下跪,那也是跪地上呀!要知道,再过几个月殿下必定会建国称帝的,那可是九五之尊,云空之首。那可是只能跪拜天地,先祖的呀!

    影卫等了许久,直到徐东临跑过来,才惊动龙非夜和韩芸汐。

    “什么事?”龙非夜冷冷问。

    徐东临挠着脑袋,走进去,都不敢抬头看主子。

    “殿下,公主让属下带人去迷宫找端木瑶,属下找了半天都没找着,就看到苏小玉和韩尘前辈到地宫里去了。”

    公主还没认那位生父,徐东临也只能称呼他韩尘前辈了。

    “你找端木瑶?”龙非夜颇为意外。

    “我花了不少时间练成的玄女剑法,不能没有用武之地!再说了,万一白彦青没把她藏迷宫里,而是藏在别处被人救了。”韩芸汐很认真问,“那怎么办?”

    其实,她刚刚想拉龙非夜上山,并不是担心苏小玉,而是见影卫迟迟没来禀,怕影卫不熟悉迷宫的暗室找不到人,想亲自去找。

    龙非夜和她聊起了小家伙,她就给忘了。

    龙非夜原本都把端木瑶给忘得一干二净,也懒得在想起,可韩芸汐这么说也有道理。万一人不在迷宫里而是在外头被救了,那就是后患了。

    “让顾北月先过去找人,就说我二人随后就到。”龙非夜冷冷吩咐。

    要他满迷宫找端木瑶,他办不到。

    龙非夜给龙非夜准备了轿子,亲自点了几个做事沉稳的影卫过来抬轿子,他就跟在一旁。

    这架势,让韩芸汐有种危机感。感觉自己估计很快就会因为肚子里的这个球,被禁足了。会不会以后出门龙非夜都不让她用走的,而是全得坐轿子?

    韩芸汐看着自己的肚子,有种孩子还在娘胎里就已经开始坑她的感觉了。

    轿子上山可费时了,他们抵达的时候,顾北月已经闲适地坐在大树边等着他们。

    他一身白衣胜雪,靠在树干上小憩,沐浴在大树筛落的细碎阳光里,仿佛就是一个路过人间的天使,令人不忍心打扰,却又很想靠近。

    韩芸汐他们都还未靠近,顾北月就醒了。

    他连忙起身来,依旧那谦顺的样子,箭步上前来,“殿下,公主。”

    这一刹那,韩芸汐都有种错觉,感觉自己其实并不真正了解顾北月,甚至从来都没有见过真实的他。

    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呀?

    “人找到了?”龙非夜问道。

    “在三层的暗室里,暗室里有粮水,应该还能支撑四五日。”顾北月如实回答。

    他找过去的时候,端木瑶可谓是想尽办法,各种挑拨离间,甚至要以身相许来求他,放她走。这些,他也没跟韩芸汐和龙非夜多言,他只问,“公主,现在就下去吗?”

    韩芸汐眼底掠过一抹寒芒,“带路!”

    若是别人,她还可以放过一马,但是,对端木瑶,她若放过,一定是遗憾终生的!

    顾北月在前面带路,龙非夜护着韩芸汐下去,三人很快就抵达了第三层地宫,找到了那件暗室。

    暗室的机关在外头,只能从外头开启。换句话说,如果没有人来启动机关,端木瑶一辈子都休想出来,只能饿死在里头。

    韩芸汐按在机关上,低声,“你们俩都回避吧,女人的事情,男人别插手。”

    韩芸汐其实是有私心,不想让端木瑶再见到龙非夜,一面都休想!

    别说端木瑶武功被废很难恢复,就是全恢复了,她也敌不过如今的韩芸汐。实力悬殊太大,龙非夜还是放心的。

    他一言不发,走到甬道尽头,靠在墙上,等。顾北月则走到甬道的另一端,一样是靠在墙上,侯着。

    韩芸汐左右看了看,冲龙非夜笑,也冲顾北月笑,很明显,她的心情特别好!

    也难得有这么一次看见端木瑶能有如此美好的心情。

    石门缓缓开启。

    石室里的端木与以为顾北月想通了,要折回来救她了,谁知道她看到的竟是她最憎恨的那张脸。

    “韩芸汐!”她惊声。

    “瑶公主,好久不见呀!”韩芸汐笑呵呵地走进去。

    端木瑶立马就后退,她从白彦青那里得知了韩芸汐所有的事情,包括她的身世,她的毒术,她的凤之力。

    端木瑶非常清楚,自己敌不过这个女人的。她要么逃,要么死!

    韩芸汐双手轻轻抚着隆起的肚子,看着端木瑶笑。

    被吓坏了的端木瑶视线这才下移,注意到韩芸汐的肚子。

    她非常意外,几乎是惊呼出声,“你!你……”

    韩芸汐原地站着不动,一手撑在腰上,一手抚着肚子,一脸幸福,“龙非夜的孩子。”

    对于一个情敌来说,还有怎样的话,怎样的字眼比这几个字来得更刺耳,更有杀伤力的呢?

    龙非夜的孩子!

    龙非夜给她的孩子!

    要知道,一个男人可以接受一个女人,跟一个男人可以接受一个女人为自己生儿育女,完全就是两码事!后者,明显更胜于前者!

    端木瑶明明都已经对龙非夜死心了,明明都已经只有恨意了!

    可是,当她听到这句话,看到韩芸汐隆起的肚子,她的心,还是像刀割一样的疼痛,无论她多努力都忽视不了!无论她有多恨,也都掩盖不了心疼!

    她忽然好想哭,好想痛苦一场!

    她一直不承认自己输,哪怕武功被废了容貌被毁;哪怕知道白彦青只是利用毁掉天山而已;哪怕在顾北月拒绝了她的挑拨离间,关门而去的时候,她都不承认自己输。

    甚至,韩芸汐来了,来打开这道石门的时候,她都还不觉得自己输了。

    可是,“孩子”两个字,让她瞬间就崩溃,绝望。

    心如刀割,疼痛得无法呼吸的感觉,提醒着她,她依旧是深爱着那个男人的,所以,她输得彻底!

    “韩芸汐,如果你是来炫耀的,你赢了!你赢了行了吧!”端木瑶哭着吼。

    “你认输吗?”韩芸汐脸上的笑意全无,取而代之的是骇人的冰冷,她说,“可惜,迟了!”

    她拔出了莫邪宝剑,冷冷道,“我不是来炫耀的,龙非夜爱我,疼我,**我,我自己知道就行,跟你没半点关系。我今日是来替我师门,除害的!”

    端木瑶不解,“你师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