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1159章 只有你可以

2018-06-21 09:33:04Ctrl+D 收藏本站

    为师门除害?

    韩芸汐的意思是天山剑宗也是她的师门?

    “韩芸汐,你什么时候成为天山剑宗的弟子了?”端木瑶质问道。

    韩芸汐持剑直指,“你不需要知道。”

    端木瑶却一脸嘲讽,“怎么,跟龙非夜双修过,你就当自己也是剑宗弟子了吗?你的内功是龙非夜教的吧?”

    说到这,端木瑶忽然哈哈大笑起来,“韩芸汐,这么算来,龙非夜是你师父呀!哈哈哈,本公主是龙非夜唯一的师妹,也是你唯一的师叔!哈哈哈哈……”

    端木瑶狂笑不已,她原以为自己全盘皆输,没想到最后她竟然还赢了一个身份。

    “哈哈,韩芸汐,本公主的辈分比你高!本公主跟龙非夜是同辈的!你要为师门除害是吧?尽管来吧!”

    这一刻,端木瑶高兴得都不还死亡了。

    韩芸汐气定神闲,轻轻地抚拍隆起的肚子,耐着性子看端木瑶笑,等她笑完。

    端木瑶笑着笑着,忽然发现了韩芸汐的一样。

    韩芸汐都没说什么呢,她就先心虚了,怒声质问道,“韩芸汐,本公主说错了吗?”

    其实,此时此刻的端木瑶在韩芸汐眼中,跟个患得患失,喜怒无常的疯子没有多大区别。

    韩芸汐故意不回答,嘴角泛起轻蔑的笑意。果然,端木瑶急了,“韩芸汐,你笑什么?本公主说得有错吗?”

    韩芸汐也不回答她,持剑挥了三招,每一招都中端木瑶的要害,却都没有真正伤下去,而是点到为止。

    三招的速度极快,但是,端木瑶还是看清楚了!不为别的,只因为这招数是她最最熟悉的玄女剑法!她学了好多年都没学成的玄女剑法!

    端木瑶呆住了。

    韩芸汐……她怎么学会的?

    “熟悉吧?我师父不是龙非夜哦,你猜猜我师父是什么人?”韩芸汐笑道。

    “我师父?”

    端木瑶的心算是支离破碎了,韩芸汐非得夺走她所有的东西才罢休吗?就连玄女剑法,韩芸汐都学会了?这个女人的存在,简直就是专门来打击她的!

    端木瑶的心中生出了自卑,可是,她脸上还是不服输。

    在天剑剑宗这件事上,至少……至少她能在时间上赢了韩芸汐!

    她冷笑道,“就算你拜我师父为师,又如何?不喊本公主师叔,你好歹得喊本公主一声师姐!玄女剑法也是我练过的,不要的!”

    端木瑶的脸色变得狰狞起来,她逼近,藏在手中的冷不丁刺向韩芸汐的肚子。只可惜,韩芸汐早就有所防备,她握住了端木瑶的手,直接扼断!

    应声落地,端木瑶疼得都喊不出声。

    “端木瑶,你错了!我没有拜剑宗老人为师,我拜的是洛青灵。玄女剑法是我师父洛青灵的东西,不是剑宗老人的东西。我练玄女剑法,那叫名正言顺,你练玄女剑法,那叫名不正言不顺,偷偷摸摸见不得光!”

    韩芸汐认真地问,“你说,这和先来后到有什么关系吗?我是洛青灵唯一的弟子,龙非夜也将会是剑宗老人唯一的弟子,因为……我改变主意了,我不想脏了龙非夜送我的宝剑。我会把你送到天山去,然后,让剑宗老人亲自将你驱逐出师门。”

    勾结邪剑宗,劫持师尊,杀害尊者,任何一条罪名都可以让端木瑶被驱逐天山剑宗。就算剑宗老人不杀她,天山剑宗的其他人,也一定会动手的!

    “洛青灵……你拜洛青灵为师……你……”

    端木瑶无话可说,除了不可思议还是不可思议!为什么……为什么韩芸汐会想到拜洛青灵为师?为什么……为什么她当初没有?

    韩芸汐推开了端木瑶,冷冷道。“端木瑶,本公主都没有自称公主,你在我东西秦皇族面前,劳烦也不要自称本公主。”

    韩芸汐收起莫邪宝剑,端木瑶已然傻愣,跌坐在地上。

    还有什么能比把一个骄傲的女人所有的骄傲全都踩碎,来得残忍,又来得痛快的呢?

    论美貌,美貌已毁;

    论武功,武功已废;

    论身份,身份已卑;

    ……

    端木瑶绝望到觉得自己连活着的意义都失去了。

    韩芸汐没有杀端木瑶,但是,毫不留情地屠杀了端木瑶的心!

    她持剑的手扶在腰上,另一手抚摸着肚子,转身离开,留给了端木瑶一个至死都忘不掉背影,也是忘不掉的噩梦。

    韩芸汐走出石室之后,启动了机关关闭石门。

    她转头看去,只见龙非夜还站在原来的位置上,他抱剑,靠在墙上,也正朝她看过来。

    她笑了,走到他面前去,笑呵呵说,“龙非夜,我报完仇了!回头你让徐东临……”

    韩芸汐的话还未说完,龙非夜便道,“让徐东临找人把她送回天山,让师父逐她出师门。”

    “你……你都听到了?”韩芸汐很意外,这才想起刚刚石门没关。

    龙非夜嘴角的笑意终是藏不住,他俯身而来,靠在她耳畔低声,“我愿意给你更多孩子,你还要吗?”

    韩芸汐的脸一下子就烧红了起来,这个家伙果然全都听到了!

    她羞着推开他,他哈哈大笑,依旧追问,“你还要啊?”

    韩芸汐没有回答,就是瞪他。

    龙非夜认真起来,小心翼翼地将她拉过来,在她额头上轻轻落了一吻,柔声道,“只有你可以。”

    “韩芸汐,这个世上如果没有你,一定没有人可以了……”

    这句话,龙非夜说在心里。

    龙非夜的温柔,绝对是韩芸汐最致命的弱点。一吻,足以让她变蠢,傻笑半天。

    “走吧。”

    龙非夜拉起她的手时,她才想起了背后还有人。可是,她回头看去到时候,发现顾北月已经不在那儿了。

    “人呢?”韩芸汐问道。

    “说是突然想起医学院里的事,先走了。”龙非夜淡淡说。

    顾北月走的时候,确实是这么说的。而实际上,顾北月不是有事要走,而是一听到石室里的对话,识趣地回避了。

    韩芸汐开心了,端木瑶是什么下场,龙非夜一点也不关心。夫妻两人很快离开了迷宫。

    而此时此刻,苏小玉已经见到白彦青了。

    韩尘站石室门口,没进去,却也没离开。并不是她对苏小玉和白彦青的私人恩怨有兴趣,而是因为,他得站在这里防着白彦青对苏小玉下毒。

    白彦青虽然伤得极中,但是,毒术依旧不是一般人能避得开的。他不站在这里,苏小玉这个丫头必会沦为白彦青的人质。

    白彦青被韩尘踹了那一脚,至今还没缓过劲来,他蜷缩在角落里,见苏小玉过来,也没多少反应。

    苏小玉舌尖抵着嘴角,眯着眼打量白彦青,在昏暗中活脱脱就是小恶魔。她并不着急,她已经想好要怎么报仇了,如今考虑得先做什么,后做什么,才不至于让白彦青半途就被折磨至昏迷。

    韩尘靠在石门上,双臂环抱,垂着眼,也不知道是在小憩,还是在想事情。

    昏暗中,烛光打在他棱角分明的侧脸上,勾勒出了那恍若天人的弧度。他真的一点儿也不老,当然,也不年轻。冷漠的气息让他身上成熟的男人味显得更加神秘莫测。

    不管他是在小憩还是在思索,他都缄默在自己的世界里,他对苏小玉的一举一动,都没兴趣。

    但是,隐藏在暗地里的老仆人对苏小玉却有极大的兴趣。

    老仆人不知道这个小丫头是不是已经答应了当宗主的徒弟,也不知道这个小丫头来见白彦青要做什么。

    他偷偷地打量着苏小玉,打量得很细。

    这个小丫头看上去有十二三岁了吧?长得还不错,尤其是那双大眼睛,灵动之余还多了一份同龄孩子没有的狡黠。他可以肯定,这个丫头不简单。

    总的来说,苏小玉给他的第一个印象,还是不错的。

    一室安静。

    没多久,苏小玉就开了口,“前辈,能不能帮我把他绑起来?绑在椅子上?”

    “来人。”韩尘冷冷说。

    黑衣仆人很快就过来,苏小玉向来人来熟,她愉快地使唤起了黑衣仆人,没一会儿黑衣仆人就把白彦青绑坐在椅子上,不仅仅固定了身体,还固定了四肢。

    白彦青只看了苏小玉一眼而已,始终没做声。

    “啧啧,老东西,你不问问我要做什么吗?”苏小玉问道。

    白彦青理都不理睬他,这个臭丫头来无非是要报仇的,他即便沦落到这地步,也还不至于对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求饶。

    “不想理我呀?”苏小玉一边说,一边活动起了手脚,“不理我也成,反正你理我也没用?求我,更没用!我告诉你,今天我是来帮我家主子,帮我自己,帮静姐姐,还有帮你的徒弟白玉乔报仇的。你放心,就四笔账而已,一晚上就算得完了。”

    白彦青垂着头,没做声,嘴角泛起不屑的冷笑。不管这帮人要他死,还是要折磨他,又或者想怎么样。他都不会再求饶的!这是他最后的坚持,也是不败的坚持。

    韩尘无动于衷,老仆人却很不可思议。韩芸汐他们都把白彦青折磨成那模样了,这个小丫头居然还要单独来报仇,这该有多恨白彦青呀?报仇就报仇,还分出了四笔账出来,她打算怎么报四次仇呢?

    老仆人觉得蛮有意思的,也期待起来。